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小说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

作者:蒋牧童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19

颜晗裴以恒是小说《黑白世界彩色的他》的主角,剧情随着颜晗裴以恒之间的发展,越来越精彩。在这里为大家带来黑白世界彩色的他小说结局。等到真做奶茶时,还挺简单。颜晗拿出自己从老爷子那拿来的上好的红茶,这老头儿这一口,他喝的东西,一点也不便宜。,这会儿长发女生头差不多要垂在地上了,平时都是老实孩子,估计也就是有点儿女生的小毛病,喜欢背后议论别人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黑白世界,彩色的他》,作者蒋牧童,欢迎阅读~

前车之鉴还在,之后没人再敢造次。

之后是新生的自我介绍,因为没人愿意第一个上来,最后干脆按照学号来了。

颜晗站在讲台旁边的窗口,她微靠着后面的墙壁,安静地听着台上的自我介绍。大学的班级跟高中一个班动不动四五十人不同,整个班级一共才二十一个人。

班里的学号是按照男女生分开的,入学成绩在前的排在前面,只是等所有男生都自我介绍完,颜晗都没听到坐在教室最后排的少年。

此时他坐在那里,安静,却有存在感。

终于,待所有人自我介绍完毕,文梦清站在台上,清了下喉咙,笑着说:“现在,咱们欢迎最后一位同学上台。”

最后排的裴以恒缓缓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这次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盯着他。

他本来就个子高,此时站在高出地面一截的讲台上,台下的人都得仰视他。

“大家好,我叫裴以恒。”

依旧是那样清爽干净的声音,即便看不见他的脸,听着他的声音,都足可以让人心生好感。

一旁的男班助何扬名有点儿不高兴了,来之前他和文梦清都说好,男生归他管,女生让文梦清负责。结果刚才有个男生公然调戏颜晗不说,这会儿又来了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

他本来就是个性格严肃的人,立即开口说:“这位同学,你和大家以后都是一个班级的,总不能一直戴着口罩和帽子吧。”

听到学长这么说,台下的其他同学都挺激动。

特别是有几个女生,刚才就嘀咕他到底是帅还是不帅,光看身材,身高腰细,一双腿在黑色长裤中,笔直而修长。

他身形虽清瘦,却是好看的高挑挺拔。

“抱歉。”裴以恒低声开口。

何扬名满意地点了下,正准备鼓励一句。

谁知他侧过脸,棒球帽下的那双眼睛,安静地望着何扬名,“我不想摘。”

……

教室陷入死一般地寂静。

何扬名大概是没想过,会有这么冥顽不灵的学生,气得伸出手指,对着他气得脸都红了,“你,你简直是……”

颜晗本来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还想他会找什么理由。

没想到,这么直接粗暴。

突然,电光火石间,颜晗脑海中闪过行政办公室里曾怡的话。

——这个班有个学生高中时候被严重烧伤。

旁边何扬名的声音气得发抖,说道:“这么多人,就你一个戴口罩的……”

“算了。”颜晗望着何扬名,快速打断他的话,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她转头看着裴以恒,轻声说:“他戴着口罩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同学的自我意愿吧。”

何扬名还是不服气,强行说:“可是……”

颜晗直直地望着他,压低声音说:“何学弟,学校可没哪条规定,开班会的时候不能戴口罩。”

她声音虽然低,但是站在讲台上的裴以恒却听得清楚。

终于,何扬名闭嘴了。

等裴以恒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整个自我介绍总算是结束了。

接着是文梦清简单地介绍了专业课程,本来这事儿是要班主任来做的,可惜新闻一班的班主任正在国外开会,临时回不来。

颜晗觉得这个班级学生都应该去摸摸彩票。

从班主任到班助,居然没一个靠谱的,也算是概率极低。

之后又是临时班委会选举,因为马上是军训,估计会有班级活动,所以要先找几个学生负责一下班级的事情。

等一切都搞定的时候,班会总算结束。

教室里的人,迅速如潮水般褪去。

文梦清和何扬名留在最后,何扬名说:“不行,我得去找他谈谈,明天就要军训,他总不能戴着口罩军训吧?”

他说的话,颜晗全都听着呢。

这会儿裴以恒还没走,何扬名正准备走过去,颜晗开口说:“我来跟他聊聊吧。”

何扬名还想说,好在文梦清将他拉走。

整个教室只剩下两个人。

这时候,最后排的人也站起来,准备离开。

“裴同学。”颜晗走过去。

裴以恒站定,颜晗站在她面前。

他个子可真高,她轻扬起头望着面前的人,良久,在心底默默吐了一口气。

少年身上有种从容淡定的沉稳,像玉石,温润清冷。他完全没有新生的那种怯生生,即便是面对颜晗的单独谈话,神色依旧安静淡然。

他唯一露在外面的五官,是那双眼睛,眼型狭长,瞳孔分明,睫毛很长又浓密,但是眸子里透着一股冰冷如霜的味道。

颜晗思虑了许久,终于认真开口说:“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尽管找我。”

她怕自己说多了,戳中人家的伤心事,毕竟正值年少青春之时,被一场大火毁去了容貌,如今只能戴着口罩,他心底也一定很难过吧。

真叫人惋惜。

想到这里,颜晗踮起脚尖,伸手在他的肩上,轻拍了两下。

她认真地说:“加油。”

其实颜晗并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不过曾怡特意提过,再加上第一次见面时太过惊艳的感觉,这样的男孩子,命运对他真实太过苛责了。

要是他没被毁容的话,口罩下的这张脸,还不知得祸害多少小姑娘呢。

于是她微抿着唇瓣,认真地想了下,低声说:“要不你把你的微信给我吧。”

少年望向她,眼色终于起了些许变化。

反倒是颜晗见他没动作,声音又软和了几分:“你把手机拿出来啊。”

在她的眼神下,裴以恒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待他伸手递过去时,颜晗微垂着眼睑,望着她面前的这只手。

一双好看到极点的手长什么样?

颜晗眨了下眼睛,似乎舍不得错过这只手的任何一点儿细节,大概就是这样吧。

手指纤细,骨节分明,手掌是属于男人的那种宽大,但是手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格外白皙,没一丁点儿缺陷。

颜晗心神微微摇曳。

好在她及时克制住心底的纷乱,把微信加上了,她赶紧还给少年,找了个借口匆匆溜走。

等她一路快走,到了教学楼下的时候,她才站定,平复了一下心情。

可是脑海里各种想法,总也停不下来。

颜晗觉得她可是学姐,怎么能下午刚觊觎过人家的脚踝骨,现在又肖想他的手呢。

即便那真的好看,也不能想。

太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第二天,军训正式开始。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大家都是先按照班级的顺序整理好队伍,随后再统一带到大操场上。昨晚被临时选出来的班长,看着队伍最末位,那个身形修长清瘦的人,咬咬牙准备上前。

可是班长还没走过去,反而是一个穿着白裙的身影走近。

“裴以恒。”颜晗走过去时,直接喊道。

新闻一班的人都看向她,只见颜晗严肃地说:“昨晚我说过的事情,你没忘记吧。”

不等他有反应,颜晗已经对班长说:“系里老师给我安排了工作,正好裴以恒能帮忙,今天我先把他借走,请假条晚上我补给你。”

班长自然对她的话,丝毫不怀疑,点头说:“好的,学姐。”

颜晗这会儿直接伸出手指,冲着裴以恒略勾了两下,神色冷淡地说:“你跟我来吧。”

裴以恒站在原地没动,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们两个。

颜晗走过来,压低声音说:“你是不是还要我牵着你走啊?”

……

等他们走后,队伍里讨论的声音,才逐渐起来。

“我去,他不用军训也太爽了吧。”

“我本来还想看他摘口罩的样子呢,肯定好看。”

“他真挺神秘的,学号不都是按照男女生分开来的,可是他是我们学号最后一名,他应该最后转班过来的。”

“这你都知道,那他是特招的吗?”

活动室内,空调刚打开,但是室内的温度已经比外面凉快不少。即便现在是夏天的尾巴,每年这时候军训,中暑的不再少数。

颜晗随后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给自己扇风。

她是昨晚想起来,今天军训正式开始。她知道裴以恒要是参加军训,口罩必须得拿下。于是她定了个早上六点的闹铃,准备赶过来,帮他解围。

现在看来,刚才她赶到的时间,正好。

颜晗转头,看见少年还站在原地,笑着说:“你坐啊。”

裴以恒身上穿着军训的训练服,头上也是迷彩帽,只不过脸上还是戴着口罩。他转头看着这间活动室,透着几分古朴。

这里,居然是围棋活动室。

不远处桌子上摆着棋盘,还有两盒盖得严实的棋子。

颜晗见他盯着棋盘看,笑了下,解释说:“这间围棋室离操场近,而且我只有这里的钥匙,你可以留在这里。”

他的视线望向颜晗,清冷的眸子微微缩紧,难道她知道什么?

“你戴着那个口罩训练也挺不方便的。”颜晗还从没对哪个男人这么贴心过,主动替他掩藏起伤口。

她不希望他产生任何自卑心态,她也会努力帮他融入班级集体的。

颜晗并没注意到他眼神的不对劲,而是走到棋盘旁边,看了一眼之后,突然抬起头,饶有兴趣地问:“对了,你会下棋吗?”

她乌黑明亮的眼睛上,睫毛浓密又卷翘,眼神满是期待地望着他。

终于裴以恒有了反应,即便眼前有帽檐遮盖着,他还是清楚地看清颜晗脸上的表情。她是认真地在问他,会不会下棋。

这一次,裴以恒彻底笑了。

清冷的少年抬头,望着面前这个在别人面前看起来很威风的学姐,此时正瞪大着眼睛望着他。

真有点儿傻啊。

终于,裴以恒淡漠点头,“我会。”

……

当颜晗在棋盘正中心落下一枚棋子时,对面的裴以恒眼睑微垂着,望着围棋棋盘中间的那枚棋子。

许久,他都没动。

颜晗见他不动,特地解释说:“这个位置,在围棋里叫天元。”

裴以恒抬起头,帽檐下他的黑眸轻轻地落在颜晗的身上。

终于,他缓缓开口说:“天元,这是属于大师的位置。”

当年,围棋之神吴清源年轻时,远渡东洋,一手天元,石破天惊,打破了日本传统名门千百年来下棋的规则,几乎是悖论而行。但是他创造出了另外一种围棋规则。

这个故事,是所有学习围棋的人,打小听着长大的。

裴以恒自然不例外。

“你是说我有成为大师的潜质?”

颜晗轻眨了下眼睛,浓密的长睫毛扑闪了好几下,终于开口。

语气里,都是小窃喜。

裴以恒:“……”

小说《黑白世界,彩色的他》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