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嫡次女的自我修养

嫡次女的自我修养小说

嫡次女的自我修养

作者:濯水清浅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15

这里提供小说《嫡次女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小说嫡次女的自我修养的男女主是陆离萧锦麟,由濯水清浅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如此咄咄逼人的几句话,便让陆离感受到了这堂姐的敌意,以前她少有来陆家,除了五姑娘与她亲近些,其他姑娘都差不多,她怎能得罪这三姐呢,她何来敌意?围场没意思,我不想待着,想来就来,陆家也是我的家,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昊哥儿跑得快,和陆离前后脚回到膳厅,公主和沈书玉也已经忙完了,问他们俩一大早跑哪儿去了,昊哥儿率先说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嫡次女的自我修养》,作者濯水清浅,欢迎阅读~

秋风楚楚送离人,秋水泠泠迎归客,扬州去往京城的水路上,几艘客船在水面徐徐滑行,泛起阵阵绿漪,惊飞沿途鸥鹭。

扬州盐运使陆焕之携家眷归京述职,包了几艘客船走水路回京,他外放八年,倍加思念家中双亲,只恨这水路太长,船行太慢。

陆夫人带着一双儿女在船舱中读书,长女已经五岁,识得不少字了,在一旁安静写大字,幼子才三岁,正是爱玩闹的年纪,一直闹着要去船头看鱼,陆夫人拘住他,叫他不要吵着姐姐练字。

屋里这样吵,陆庭也静不下心来练字,便搁了笔,朝弟弟拍拍手,陆庭瑞扑到了姐姐膝上,笑得咯咯响。

陆夫人见之无奈,“就你最疼他,日后他养成个无赖性子可怎么好?”

陆庭道:“我就这一个亲弟弟,怎能不疼?瑞儿,咱们是一母同胞的姐弟,小时候姐姐疼你,长大了你得保护姐姐,知不知道?”

瑞哥儿可劲儿点头,童音嘹亮:“我会保护好姐姐的!”

陆夫人笑得欣慰,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和那些同父异母的不同。

思及此处,陆夫人目光便惆怅起来,她在扬州是盐运使的正室夫人,一双儿女也是正室嫡出,自信且矜贵,可回了京里,陆家只是普通书香门第,更贵者大有人在,便是在自个儿家中,她也只是继室,那原配还有个嫡长女呢。

那原配不是一般人,正是当今陛下胞妹,太后亲女荣安长公主。

陆焕之的原配是荣安长公主,长公主的原配却不是他,而是英国公府已经故去的世子,两人是青梅竹马水到渠成,这桩婚事原也是佳偶天成,婚后不久公主便怀有身孕,却不想世子前往山西剿匪殉职了,公主新婚便新寡,后来生下一对龙凤胎,守了三年夫孝。

三年夫孝后荣安长公主再嫁,便嫁给了当时探花及第的陆焕之,太后想着女儿嫁了个武将早早守了寡,这回嫁个文人可稳妥了吧。可公主和新驸马婚后感情不和,成婚一年便和离,偏偏公主那时又有了身孕,是挺着大肚子和离的,后来生下一女,虽还姓陆,却是跟着母亲住在公主府,陆焕之便外放到了扬州,娶了扬州本地官家女周氏,后也生下一女一子。

他们一家人在扬州夫妻恩爱儿女承欢,日子别提多和乐,如今陆焕之任满,携家眷归京述职,陆夫人便焦虑起来,有那样显赫的原配嫡长女在,她的女儿该怎么办?那位大姑娘若还住在公主府就好,就怕她要住到陆家来,那她这继母可难办了,荣安长公主横名在外,那位大姑娘也不知是什么性子了,她可不敢惹。

陆庭是早就听母亲说过京中的姐姐,她还未见面便有排斥,他们一家四口和和美美的,为何要让那位姐姐插进来?住在公主府不好么?若是那位姐姐来了,她该如何招架,才能保住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呢?

船行多日,京城终于到了眼前,陆家人前一日就得了消息,这日派人去码头接应,陆离这日也装扮一新去迎接她的父亲。

早上公主府一家人坐在一桌吃早饭时,公主便看到陆离今日换了做客衣裳,她瞥了几眼,让人去她库房里拿她幼时戴过的赤金双凤衔珠镶红宝的璎珞圈给陆离换上,配套的那对镯子也拿来。

陆离原本戴的是一挂游鱼戏莲粉晶璎珞,品质也不俗,但公主想着今日陆离去见她爹,自己虽不出面,也算是重逢挑战了,要让他知道,女儿跟着她过得很好,听说他在扬州也娶妻生女了,陆离这原配嫡长女一定要比那继室所出的子女强才是。

公主的大丫鬟锦绣去把东西拿来了,还顺带了些别的,巧言道:“奴婢瞧着二姑娘头上戴的头花也秀雅有余贵气不足,若戴了这璎珞圈岂非有喧宾夺主的意味?奴婢再挑了顶小凤冠,公主和二姑娘瞧着可好?”

陆离瞧着是不太好,陆家是书香门第,家里的姑娘都清雅简素,她穿这么金灿灿一身站过去,怎么看都是格格不入的。而且她本身也不爱金玉之物,小孩子戴凤冠做什么?小巧精致的绢花点缀一二不好么?

但公主觉得甚好,她就喜欢这么贵气的装扮,能彰显她皇家风范,只是戴了这凤冠,陆离那一身蓝粉色的衣裳就不配了,公主又让人给她换了件金红色的,这一下通身的气派就出来了,还不碾压陆家那群穷酸女。

陆离只觉累赘,知道的是说她爹回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进宫朝拜呢,穿成这个样子去,只怕父亲还以为她是母亲派去施下马威的。

给陆离通身都换过了一套装扮,时辰已经不早了,路上她就催马夫快着些,可别比她爹的马车晚进家门,那她可就难为了。

公主怕女儿受欺负,今日特地让锦绣跟着陆离去,路上锦绣就在劝她:“姑娘不必急,便是晚些也无碍,他们还敢怪罪您不成?”

陆离道:“我头回拜见父亲,迟到总是不好,便是长辈不说,我心里又怎么过意得去?”

锦绣自讨了个没趣,心说难怪公主不喜欢二姑娘,她真的浑身上下都像陆家人,在公主府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学到皇家的气派,骨子里天生就带着陆家人的酸腐。

公主府在内城,他们出门晚,街上已经热闹起来,集市上人挤人的,公主府的豪华双驾马车途经朱雀大街时,挨挨挤挤走了大半个时辰,等他们摸到陆家时都快到午膳时分了。

陆家门房下人看到马车忙出来迎接,心说素日里四姑娘来只坐普通的青缎油顶马车,今日特地坐了公主的双驾马车,看来是有备而来。果然又见四姑娘被公主府的下人簇拥着下车,一身的金玉堆砌,比往日气派得多。

门房侯在车旁给陆离请安,说四老爷和四夫人已经进了家门,姑娘也快去吧。

陆离被丫鬟婆子簇拥着进府,已经有下人提前去通报了,人都聚在上院,今日想必是欢聚一堂,陆离姗姗来迟,这会儿还没进去,已经开始忐忑了。

小说《嫡次女的自我修养》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