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娇宠日常

娇宠日常小说

娇宠日常

作者:棠眠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15

杨歆琬姜成袁小说的名字是《娇宠日常》,提供杨歆琬姜成袁小说全文阅读。杨歆琬姜成袁小说节选:杨歆琬没有觉察到她的羞怯,嫣然一笑,欣然望着院子里的姜成袁。本来就觉得自己是很开心的事啊。虽是拳打脚踢,姜成袁却一直盯着杨琬不放,余光扫见她不耐烦,反而眼睛明亮地一直盯着他,唇角还勾起了一抹淡笑。,偏偏这样他也甘之如饴,不提要搬到书房住的事。……姜成袁回了出云院,还没进门就闻到了一阵酒香,开了门之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娇宠日常》,作者棠眠,欢迎阅读~

姜侯府在京城权贵的眼里看着就是一户暴发户,姜家是大明国的开国大臣,不过家业传到了第二代就因为遭人诬陷被先皇夺取了爵位,全家被贬为庶民。

如今的姜侯爷从小在乡村长大,到了三十余岁当年的案子翻了,才被如今的明武帝招回了京城,赐了一座侯府,封了一个山安侯,把姜家的祖产都还给了他。

姜侯爷从小在乡野长大,虽然通些文墨,但只是算是认得字不做睁眼瞎罢了,就算是被封做了侯爷,也没有受到圣上的重用,每日不过是挥霍着祖产度日。虽然是个侯爷因为没什么底蕴在京城权贵世家中却排不上什么号。

而姜侯爷在京城能有几分面子,都是靠生了姜成袁这个儿子。

大明建国还不过百年,国基不稳,内忧暂平,外患却一直没有少过。南海有海贼肆虐,西有匈奴扩张领地,世道远算不上太平,因为这个大明与前朝不同,重武轻文,武将在朝中远比文官说的上话。

姜成袁少年从军,姜侯爷被封爵之时,他已经升到了千总,如今过了七年,他胜了不少仗,圣上看重他年少有为,更看重他像是京中一支干干净净的青笋子,跟那些世家豪门没什么牵扯,也没有被其他武官收到帐下,便愈加重用。

所以姜成袁如今不过二十余岁,已经是兵权在手,有封号的将军,因为着圣上的重用这京城的人就是打心底看不起姜家这家暴发户,都要打着笑脸相迎。

杨歆琬上一世一直觉得她爹爹会同意姜成袁的求亲,就是因为怕得罪风头正盛的姜成袁,所以牺牲了她,再加上有继母在旁煽风点火,她嫁到了姜家之后虽然没把姜家闹得天翻地覆,但对姜家的人也没有露过一个好脸。

每日就吃吃睡睡,万事不管不操心,更别说给林氏请安的事,她压根就没有想过。

林氏喜花,世安院一年四季都是姹紫嫣红,杨歆琬不喜欢去林氏的原因除了嫌弃跟林氏说不到一块去,第二点就是嫌这满院子的花种的杂乱无章,一眼看过去不像是主母的院子,倒像是什么荒草野地。

杨歆琬刚进门的时候林氏喜欢找她这个漂亮的儿媳说话,后面察觉到了她的不耐烦渐渐也不叫她了,只是得了什么东西往她院子送上一份。

进了林氏的院子,往日的记忆渐渐清晰了起来,杨歆琬也弄清了她如今是嫁到姜家的第四个月,因为一件琐事,林氏对着她这个儿媳已经半视而不见。

……

“娘,那个谁怎么会来给你请安?”

听到丫头的传话,姜姝白嫩的脸蛋皱在了一起:“黄鼠狼给鸡拜年一定是没安好心。”

林氏是个五官柔和的女子,一双眼眸因为早年的辛劳看着略有几分老态,眼角有几条细细的纹路,因为没有特意用脂粉去遮,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她跟京中的贵妇不同,透着平易近人的气韵。

听到女儿的嘟囔,林氏抬手便敲了敲她的头:“什么那个谁,那是你嫂子,就是她不愿意教你,你也不能这个怨怼她。”

姜姝嘟着的嘴都可以挂酱油瓶:“她不愿意教我还不愿意学呢,娘都是你,害的我被她损了一通。”

提起这事林氏对女儿生了几分愧疚,嘴上还是护着自己的儿媳道:“你大嫂也不过比你大一岁多些,在家娇生惯养的,难免脾气娇蛮些。”

“哼,她那哪里是娇蛮了一些,分明是把我当做丫头来出气。”

听说了杨歆琬琴艺在京中贵女中算是一绝,林氏就起了让女儿跟着学杨歆琬学几分的心思,就是学不到杨歆琬大家闺秀的气韵,也能让两人的关系亲近些许,让杨歆琬能融进姜家不像就是来姜家做客的一样。姜姝听了亲娘的意思虽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也没有明确的反对,带着琴跟林氏去了杨歆琬的院子,没想到杨歆琬不耐烦的让她弹了一段,就说她没有天赋手指还不如牛蹄灵活,让她不要肖想学筝这样高雅的东西。

杨歆琬说话难听她是一直知道的,但是没想到她当着她娘的面也能说话难听成这样,姜姝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此后对杨歆琬的态度也从无视变成了厌恶。

“她年纪不大,这事你大哥已经说过她了,你也别计较了。”林氏温声安抚道。

“哪能不计较,我又不是多大度的人。”姜姝整个人都埋进了林氏的怀里,撒娇的抱着林氏蹭了蹭,嗔道,“娘,你可答应了我和我一起不理她的,可不能因为她来主动认错就原谅她了。”

学琴的事情都过去七八天了,杨歆琬早不来,现在那么反常的来请安一定是没安好心。

林氏抚摸着女儿毛绒绒的头发,笑道:“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骗人可不好。再说了你大嫂和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隔夜仇,你气过就算了,等会你大嫂来了可不要给她闹脾气。”

“娘你就是脾气太好了,所以这府里什么人都敢欺负到你的头上。”姜姝不满地说道,自个娘什么都好,就是太没脾气了,所以压不住府里的姨娘,连杨歆琬这个媳妇也不尊重她。

林氏朝女儿无奈的笑了笑,她当了半辈子的老好人,就是做了十多年的侯夫人,性子也难以扭转,让她跟别人针锋相对,她宁愿去侍弄她满院子的花草。

说起杨歆琬这个儿媳,林氏心里也不到十分满意的地步,乡下女人选儿媳自然是想找身强力壮能帮衬家里的,虽然她现在变成了夫人,但杨歆琬这样的深闺娇小姐,也不会是她选儿媳的首选。

可是耐不住儿子喜欢,她本想着儿子喜欢,那就娶进门好好过日子,杨歆琬这样的世家贵女免不得娇气,她多包容几分就成了,只是没想到杨歆琬那么娇气,压根就没有好好跟成袁过日子的打算,连着对她们都带着怨气,因为这个她才对杨歆琬淡了下来。

成袁离家她就过来请安,也不知道是不是成袁说通了她,让她打算好好过日子了,要真是这样那就好了。

……

因为世安院养的花草最多,为了这些花草,林氏这里的地龙烧的最旺,所以世安院也是侯府最暖和的地方。杨歆琬进了院子,缩在一起的身体便舒展了许多,看着满院子生机勃勃的红绿,不像以前觉着杂乱无章,只觉得鲜活的让人看了心情都跟着明亮许多。

在外面候着她的是林氏的大丫头揽月,见着她带笑的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见过少夫人。”

说着,掀开厚厚的缠花并蒂莲帘让她进去,刚进了屋一股暖气袭来,将她从头到尾都暖了一遍。

见杨歆琬眯眼舒坦的样子,林氏忍不住笑了笑,论起来她挺喜欢杨歆琬的长相,面容清纯讨喜,胸大腰细臀圆翘翘的,一看就是个旺夫能生的长相,因为这个平时她就是过分了一些,她都能忍了。

可唯独忍不了她看不上她儿子这一点,长得再旺夫要是不然夫君碰,那有什么用又不是娶回家当摆设。

林氏的屋里布置的跟杨歆琬见过的名门贵妇都不相同,华贵的器物不是没有,只是摆放的十分随意,贵妃榻旁边的双月洞门多宝格上什么放的都有,翠绿的兰花,绿地套紫花玻璃瓶,甚至还有一个泥捏的白菜。

雕繁花似锦的紫檀罗汉榻上,穿淡黄滚边白底印花对襟褙子一脸和蔼地便是林氏,见着林氏,杨歆琬有些不好意思,上一世她欺负林氏这个婆婆好说话,从来就没有对她礼貌过,见着也是敷衍着问安,也就是林氏脾气好才从来不跟她计较,现在想想以前的她简直就是个讨人厌的不行。

不止对不起姜成袁,连带他这些至亲的人,也都是她的出气筒。

杨歆琬上前福了福身:“琬儿给娘亲请安了。”

跟以前相比,这姿势端庄正式的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看出了儿媳头上带的头面是她送的那套,既然她有意和好,林氏也不是气性小的人,倒了声好,让下人解了她身上的披风,拉着她坐在了榻上。

一旁面皮白净穿了一件粉红折枝花卉小袄的姜姝皱着一张脸,见林氏亲切地问起了杨歆琬一路走过来有没有受凉还叫揽月去煮姜汤,嘴翘的都能挂酱油瓶子,友军叛变的太快,才那么一会就剩她一人孤军作战。

“妹妹头上的攒花簪是蝴蝶样式的吗?看着比一般的簪子要别致许多。”姜姝正憋着一股气想找杨歆琬的麻烦,就听到转脸朝她说了那么一句。

姜姝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头上银丝攒花簪,白净的脸上不自在地泛起了一抹淡红:“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簪子,有什么漂亮的。”

说着,看向杨歆琬头上的那副祖母绿头面,发簪步摇都是简单不过的款式,但放在她乌黑的发丝上就格外的亮眼好看。

姜姝轻哼了一声,下巴微扬:“你就是说好听话,我也记得你说我的手像牛蹄。”

姜姝是林氏所出,是姜成袁的亲妹妹,性子自然不会有多难相处,对着杨歆琬虽然还带着气,但看这模样消气也没有那么难。

看着这般的姜姝,杨歆琬越发觉得以前的自己眼睛是有问题,怎么就觉得她刁蛮任性,粗俗不堪,现在看着分明是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

“姝儿,你嫂子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弹得不好,力大的差点弹断了琴弦。”林氏在一旁温声劝道。

林氏劝完,姜姝的脸红的更加厉害,她哪里知道那琴弦那么经不得力气,她不过碰了几下琴弦就断了。

“那日是我心情不好,胡乱发脾气。”杨歆琬看着姜姝的目光带着十足的歉意,“这事我本来想找个日子郑重的跟姝儿赔礼道歉,既然如今提起了,我就当着母亲面给姝儿赔礼道歉,希望姝儿能原谅嫂子上次的出言无状。”

说着,杨歆琬从榻上下来,站在姜姝的面前认真道。

没想到杨歆琬脾气那么大的人,会那么正正经经的给她道歉,而且还叫她的小名,姜姝愣了愣:“你不是发烧病糊涂了吧?”

林氏轻斥了一声:“既然你嫂子跟你道歉了,你就别再惦记了,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小事情闹得不愉快。”

姜姝扭过头:“她道歉难不成我就要原谅她,我就是不原谅。”

“这孩子被我宠坏了,”林氏见状,愧疚地朝杨歆琬笑了笑,“她就是嘴巴说的厉害,心里已经不计较了,那事你不用在放在心上。”

杨歆琬顺从地点了点头:“等到以后寻到好玩的东西,我再送给姝儿赔礼让姝儿消气。”

“你送我还不一定收呢。”姜姝高高扬起脖子,像是一只高傲的小黄鸭,看着孩子气十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生了的原因,如今的她看到什么都是带着善意,她从小被父亲祖母娇惯着长大,继母都要让她几分,这样一个环境下,她只差把自己当做天上的星星了,所以嫁给姜成袁之后被他如珠似宝的待着,也从来没有心存感激,只觉得是应该的。

如果是以前,她就算跟姜姝赔礼道歉了,见着她这个样子翻脸跟她吵起来,虽然嫁人了但她可没有半点她已经不是姑娘的自觉,在她心里她依然是那个需要所有人捧在忍让的小姑娘,而不是一个已经当了长嫂的妇人。

但看着现在的姜姝,她不觉得生气,只觉得有意思,估计是经过了生死她停滞的岁数终于长了起来,让她变得不一样了。

这样的她一定会让姜成袁满意的吧?

明明分开没有几个时辰,杨歆琬又忍不住思念起了姜成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说的早点回来到底是多久回来。

小说《娇宠日常》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