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

作者:布乐 来源:布乐小说 时间:2019-10-16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状态:连载中作者:春雷炮全文阅读

龙飘飘慌忙丢了连青栀,跪下接架,而连青栀没有了她的搀扶,竟然晃悠几下往后摔去。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揽入怀中。“主上……”连青栀心跳露了几拍,慌忙离开他的怀抱跪下。“你在害怕?”西陌寒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唇角噙起一丝笑意。连青栀不置可否,清秀的双眸,眼睛睁的圆圆的,习惯了柳苏苏的柔媚体贴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精彩章节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纪晓芸风离痕目录小说精彩片段:连青栀不置可否,清秀的双眸,眼睛睁的圆圆的,习惯了柳苏苏的柔媚体贴,这一刻,西陌寒倒是对她这样拘谨羞涩的,产生了兴趣。“主上……”连青栀心跳露了几拍,慌忙离开他的怀抱跪下。西陌寒抱着她来到床榻上,大掌一挥,纱蔓落下。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揽入怀中。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纪晓芸风离痕目录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龙飘飘慌忙丢了连青栀,跪下接架,而连青栀没有了她的搀扶,竟然晃悠几下往后摔去。

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揽入怀中。

“主上……”连青栀心跳露了几拍,慌忙离开他的怀抱跪下。

“你在害怕?”西陌寒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唇角噙起一丝笑意。

连青栀不置可否,清秀的双眸,眼睛睁的圆圆的,习惯了柳苏苏的柔媚体贴,这一刻,西陌寒倒是对她这样拘谨羞涩的,产生了兴趣。

西陌寒抱着她来到床榻上,大掌一挥,纱蔓落下。

淡青色的脉络,蜿蜒在连青栀脊背上,仿佛盛放的一朵蔷薇。

“连儿,你知道吗?每次你兴奋的时候,你的后背都会盛开一朵青色的蔷薇,最后变红消失。”

他唇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抚摸着她的秀发,眉目间尽是深沉之色。

……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让人沉沦下去,直到柳苏苏怀孕。

整个皇宫瞻望着鸾凤宫,西陌寒也再也没有来过。

龙飘飘拉着连青栀的胳膊,摇晃着,“娘娘,你要打扮的漂亮一点,不然皇上是不会到这边来的!”

连青栀依旧只是笑,看着远处的浮云,心情有些惆怅。

在她笑的时候,看见了从殿外走进来的西陌寒。

“西陌翼暗中对苏苏下毒,苏苏和肚子里的孩子,危在旦夕,连儿,你知道该怎么做吗?”他没有回头看她的脸色,声线绷直。

连青栀紧抿着柔唇,站起身,“属下,愿意去西北剿匪,替柳皇后拿回解药!”

“不!”西陌寒回头,凛然地看着连青栀,“你一个人去西北,跟西陌翼换回苏苏的解药!”

连青栀的心脏,刹那间停止跳动,她怔怔地看着西陌寒,似乎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西陌寒叹息,“连儿,朕没有时间给你去剿匪,但是苏苏一定得救,你明白吗?”

西陌翼会放过她吗第二次吗?

想必是不会的,所以,他拿已经怀孕的柳苏苏来换她连青栀。

“你不用担心,朕一定想办法救你回来!”西陌寒安慰着她,双手在背后,紧握成拳。

连青栀依旧是点头,表情有些茫然。

西陌寒送走连青栀的那天,心情是复杂的,他不知道这种焦躁的心情从何而来,只是他很想杀人。

很快,西陌翼的解药和书信却来了,信上表示,他不会伤害连青栀的性命,而且允许西陌寒每年换季的时候,可以见连青栀一眼。

四个月后,西陌翼只身一人到西北见到了连青栀。

连青栀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她头上全部是伤,累累的伤痕隐藏在头发上,有些甚至露出森森白骨。

西陌寒怔住,狠厉的眼神扫向西陌翼,“你竟伤她如此!”

西陌翼在旁边低低的笑,“皇上,这是给你宫里金丝雀解药的代价,况且我们商议好的,你一个人可带不走她,臣弟劝您最好不好冲动……”

西陌寒走近她,抚摸她干枯的头发,“连儿,连儿……”

连青栀抬起头,眸中平静无波,清澈的眸子再也没有任何倒影,她只是沙哑地问道,“主上?”

西陌寒点头,伸手去抚摸她枯瘦的脸颊,连青栀害怕的哆嗦,西陌寒皱眉,低声道,“连儿,等我,主上带你走,就算拼了这条命,主上也带你走。”

连青栀微笑着摇头,他的主上,是不可能将她从西陌翼身边带走,她的武功全失,眼睛,已经看不见了。

西陌寒在御书房中,咬紧牙关研究着西北图纸,连青栀浑身是伤的样子不时的在他脑中浮现,他心若刀绞。

两个月后,西陌寒终发动了战争。

那日,秋风如薄雪,西陌寒策马前往西北。

柳苏苏大腹便便,挽留西陌寒,“寒,不要再去了,这样很危险。”

西陌寒阴冷的眼神,冷漠地看着她,“连儿在那里,更危险!”

柳苏苏在城门上看着那挺拔的身影,美眸含愁,她已经感觉,他正一点点的离她远去。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西陌寒猛地从龙床上醒来。

眼皮没来由的跳动了一下,他捂住胸口,疼痛像会随着心脏跳动般。

过了好一阵子,这疼才微微缓解,他抬头,只感觉心头一阵空荡荡的,可怕的失落感充斥着心间。

他深呼吸,朝着外面喊道,“来人,来人……”

值夜的太监慌忙跑来,对着他叩拜,“皇上,请吩咐!”

“朕要见侍卫统领,叫他来见朕!”西陌寒大声怒喝。

侍卫统领在崖底整整搜了一天,还没有休息,就匆匆进宫“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皇上,连妃……坠崖身亡……”

“哗啦”一声,西陌寒伸手,掀翻棋盘,白子黑子洒落在地面,“再说身亡就砍了你的脑袋!再找!”

侍卫统领一头冷汗,“是,遵命!”

最近所有人都知道,皇上罢朝了,没有人知道原因,众人猜测纷纷。

……

“寒,先吃东西,你已经三天不吃不喝了!”柳苏苏拉了他的手,就要往外走。

西陌寒收回自己的手,坐在那里巍然不动,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柳苏苏,柳苏苏看着他的眼睛,觉得他从来没有如此的坦诚看着她过。

她咬着下唇,泫然欲泣,从她知道连青栀坠崖,他不吃不喝的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他要说出来了。

“苏苏,我真的……”西陌寒叹息,想要说出他思考已久的话。

“不要,我不要听!寒,你是爱我的,你爱我,你说过,你爱我!”

西陌寒眉头皱在一起,一言不发地看着柳苏苏。

“寒,我不奢求你全部的感情,我只要待在你身边,像往日那样,待在你身边,不管你心里爱着的人是谁,求求你,不要说出来,不要……”柳苏苏眼泪婆娑,凄凉地看着西陌寒。

西陌寒摇头冷笑,“你把所有人当傻子吗?马为什么会突然受惊奔跑,严防的山林为什么会有带毒的冷箭,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吗?”

柳苏苏原本我见犹怜的俏脸,顿时变得惨白,她抓着紫檀木桌不断颤抖,然后冷笑,“她欠我的,是她欠我的!”

西陌寒站起身,冷冽地看着柳苏苏,“苏苏,你不该承认的这么爽快,你应该知道,我暂时,还不想跟柳家撕破脸面。”

柳苏苏愣在那里,表情愕然,原来他们之间,已经仅剩下最后的权利关联了吗?

他看着她呆掉的样子,冷笑了一记,一甩衣袖,快步离开。

……

西陌寒伫立在悬崖上,冷风将他的衣衫吹的嗽嗽作响,他身后的发丝,随着衣衫飞舞,霭霭的暮色下,他美丽的像一幅画。

手中的长笛吹出动人的旋律,不再是以前的凄婉,倒是有些祈盼。

他看着远处墨色的青山,眉头微皱。他已经去悬崖下看过了,没有连青栀的尸体,就是说,她没有死……

他想起了第一次教她练剑的情况,想起了第一次带她出征打仗的情况,想起了她在马背上拉弓挽箭的情况。

原来,记忆这么清晰,她叫他主上的声音,萦绕在耳边,她隐忍却倔强的脸颊,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

原来,从那么早开始,他就已经爱上了她……

一曲终了,他放下长笛,落寞地看着悬崖下方,

连儿,再次相见,就是我们的重生,西陌寒,此生此世,绝不负你!

心悦君兮君不知连青栀状态:连载中作者:春雷炮全文阅读
布乐小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