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豪门通灵萌妻

标签: 豪门通灵萌妻 豪门爱情

状态:完结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叶奈凉

时间:2019-09-04

小说点评

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

豪门通灵萌妻全文简介:【超甜,身心干净】顶级豪门宫家继承人宫司屿权势滔天,为人阴狠x辣。唯独疼老婆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霸道占有欲到了病态阶段。某日,他醉酒回家,一把血淋漓的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我把命给了你,人也是你的!..

精彩节选

重回车上,已是傍晚。

纪由乃用最后的钱,买了很多纸人花圈和冥币,装入了车后备箱。

宫司屿的司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车后塞满的死人用品。

昏黄的夕阳下,从后视镜凝望纪由乃的目光是又惊、又怕、又忌讳。

“叔叔,请送我去碧波庄园101号好吗,到那,你就可以回去了。”

纪由乃穿着素净毛衣和半身白裙,及腰的黑发上夹着一朵白色的纸花。

就像脆弱的白瓷玉人,斑驳光影下,有些不真实。

碧波山庄是帝都东四环内一处联排洋房小区,住的都是些家境殷实的富裕人士,虽比不上帝都那些权势滔天家财万贯的豪门大家,却也能在帝都立足,混的风生水起。

纪由乃的姑妈就住在这。

靠着姑父炒股大赚了一笔后,他们家便过上了富裕日子。

尽管如此,贪财的他们不仅在她爸妈死后霸占了爷爷奶奶留给爸爸的四合院,更侵吞了所有遗产,包括她爸妈的工资,还有保险!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

只是,她必须问姑妈要到足够能让父母下葬入土为安的钱。

下了车,将骨灰盒和花圈、纸人、冥币一并拿下。

纪由乃目送车辆离开。

然后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走向姑妈家的洋房门口。

将纸人摆正,放在姑妈家的门口,左右各一。

两个花圈也整齐的列在那。

天色渐暗,纪由乃朝着天空撒了把纸钱。

在纸钱飘散飞舞中,抱着两个骨灰盒,按响了门铃。

其实,她有些怕姑妈。

可望着怀里的骨灰盒。

一瞬,她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有些阴冷,有点怨毒。

她好奇姑妈一家看到死而复活的她出现会是什么表情。

有点期待。

“谁啊?”伴随着一声扯着嗓门的问询。

“咔哒”一声,门开了。

下一秒,纪由乃脸上透着怨恨的笑意渐深,惊恐的尖叫声响彻半空。

“你!你是谁!”

中年发福的卷发女人本容光焕发,却在开门一刹那,见鬼似的大喊。

恐惧的想关上门,却被纪由乃挡住。

“姑妈,是我啊,由乃。”

说着,纪由乃脸凑近,纪翠华害怕的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不,你不是死了吗!”

这时,又一个女声响起。

“妈,谁啊!你怎么了?”

纪翠华的女儿,也就是纪由乃的表姐林雪颜探脑问了句,却也跟着尖叫,还摔碎了手中的瓷器杯。

“姑妈,表姐,我带爸爸妈妈来看你们了,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没等纪翠华和林雪颜允许,纪由乃捧着两个骨灰盒就进了房内。

欧式风格的华丽装饰,富丽堂皇。

姑妈一家,生活的真好。

纪由乃看似冷静,心中却早已扭曲黑暗的想要毁灭这一切。

被冤退学,父母横死,姑妈一家绝情绝义,她心生绝望也选择结束生命。

可这一家,连去认领他们遗体的良知都没有!

姑妈是爸爸的亲姐姐!人性,亲情怎么可以冷漠成这样?

爸妈和她的尸体在太平间、停尸间无人认领的时候……

他们却侵吞了所有钱,在这享受一家三口天伦之乐!

耳边,是姑妈和表姐的鬼哭狼嚎。

在看到家门口的纸人花圈冥币纸钱,纪翠华更是和林雪颜抱在一起恐惧痛哭。

“姑妈,我来,就想求你给点钱安葬爸妈,我现在身无分……”

话还没说完,便被哭声打断。

“没钱!我不管你是人是鬼,反正你别想从我这拿走一分钱!做梦!”

纪由乃眼睛红了,似被刺激,气极,却想哭。

“求求你也不行吗?”委屈极了,却又怨极了。

“滚!滚出我家!你是鬼我也不怕!我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

流不出泪,只是觉得痛心,憎恶。

坏透的人为什么还能好好活在世上?

“姑妈,你总是这么绝。”

红着眼,颤着手,纪由乃缓缓蹲下身,打开了静置在地上的两个骨灰盒。

“你……你想干什么?”

将骨灰盒里的骨灰撒的到处都是,纪由乃突然朝着纪翠华露出一抹诡笑。

“干什么?我家的钱都被你拿走了,连我爸妈安葬的钱你也不肯给,冤有头,债有主,我只能把他们的骨灰撒在你们家,让他们天天和你们作伴……”

是你们逼我做的那么绝的!

纪由乃随后点燃了门口的冥祭用品。

望着夜幕下风卷起漫天飘散的纸钱。

她笑了,笑的悲伤,有些癫狂,更多的是痛苦和绝望。

以至于公安到的时候,都以为她疯了-

一月后,宫司屿伤势痊愈。

派人找纪由乃之余,第一件事就是去处理暗杀自己的佣兵。

那晚他的车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失灵,这些佣兵追尾至撞击后遭遇严重车祸。

万万没想到这些人竟如此心狠手辣,为确保不留活口,杀了车里所有人,他命大,子弹打偏,没击中心脏,被纪由乃给救了才捡回一命。

月黑风高夜,荒山野岭间。

宫司屿对暗杀自己的五个佣兵采取了阴狠毒辣的虐待逼问方式。

注射吐真剂,电击,水刑,花样繁多,不重复。

手段残忍,见者惊心,闻者丧胆。

宫司屿眸中浮现的戾气太重,又不知轻重,不等五个人开口,就把人弄死了。

取过白斐然递来的真丝手帕,将手中的血迹擦干净。

眸底邪气盛极的他,勾起一抹冷笑,瞥瞥地上的尸体,慢条斯理吩咐。

“指纹牙齿脸都毁了,让人收拾干净别露破绽,送去医院象征性抢救一下然后后捐给帝都医科大,就说是医院无偿捐献无身份遗体供研究用。”

宫司屿的可怕之处就在这。

阴狠毒辣到了骨子里,却又心思缜密的可怕。

就跟没事人似的,整了整身上的灰色西服,他坐回了车内。

“对了白斐然,我让你查纪由乃的住址背景联系方式,有结果没。”

一提“纪由乃”三个字,宫司屿眸底的戾气少了几分。

只是看白斐然的目光,阴冷锐利带着寒意。

人是白斐然背着他擅自塞钱“赶”走的,这事儿他一直耿耿于怀。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你相信,人可以死而复生吗?

从前,纪由乃是不信的。

直到……

割腕自杀的她再一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停尸间,身处恐怖殡仪馆内……

耳畔,是静谧到极致的诡异气氛。

鼻间,充斥着一股福尔马林溶液的怪异气味。

无尽的疑惑和恐惧不安笼罩着她。

她不是死了吗?

在一个老宾馆的破旧浴室内。

她自杀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死气。

在意识到自己周围全是死尸……

蓦然间,纪由乃瞳仁惊恐的收缩放大!

心跳骤然加快!

带着极致的恐惧,她抓起身上的白布,夺门逃出了这密不透风的可怕地方!

疯了一样冲出!

房门外,无边的黑暗向纪由乃沉沉压来,恍若巨大恐怖的怪物要将她吞噬。

奔跑中,借着走廊拐角尽头紧闭窗户外渗入的惨白月光,她找到了紧急通道,摸黑奔下楼,看到出口的刹那,纪由乃几乎喜极而泣。

她看到一个人,也在出口徘徊。

是个女人。

为什么一个女人大半夜会在殡仪馆?

她不想去寻思原由。

只是冲到玻璃门前,疯狂拽扯着门锁,手脚并用。

然而,身后突然一股阴冷寒意四起……

接着,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一个让她毛骨悚然的声音!

“你也……想出去吗?”

下意识的回眸——

刺耳的尖叫顷刻响彻整个漆黑空旷的殡仪馆一楼大厅。

一张全是血的人脸近在咫尺。

她半个脑袋都不见了,渗血的眼睛诡笑着盯向自己。

那种恐惧到极致,多一分恐怕都会暴毙而亡的感觉,迅速让纪由乃产生了呼吸困难的感觉。

在看到玻璃门一侧有应急专用的消防斧后,泪眸血红,疯了似的将门劈碎……

她逃出来了!

从夜深人静可怕诡异的殡仪馆!

没命的,疯狂的继续奔跑……

直到跑到空无一人的林间马路。

暗淡阴冷的惨白月光笼罩下。

筋疲力尽崩溃的跌倒在夜深静谧无一人的路上,纪由乃开始失声痛哭,杏眸中透着深深的无助,灰暗的绝望,仿佛被这个世界遗弃了的孤儿,没有人会来拯救她。

昏黄晦暗的路灯几乎被漆黑深幽的森林淹没。

冷风吹拂树叶发出的沙响,让人发怵。

一波未平,惊恐又起!

她听到前方马路下坡处,响起了惊天的剧烈碰撞。

浑身上下的神经细胞再次紧绷!

碰撞声消失,随之又响起了五声枪响!

一瞬,纪由乃瞳仁流聏郑?br />
枪声!

她慌张的开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却听见,车辆发动机的声音渐行渐远,然后消失,车开走了!

前面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枪声?

害怕的用手抹掉了包在眼眶中的一泡泪水。

纪由乃鼓起勇气想走去一探究竟。

没跑几步。

就见一辆闪着尾灯的黑色奔驰g500半个车身都撞毁在路边的树上。

车整个颠倒了,四轮朝上,引擎盖冒着火光,车内黑漆漆看不清,玻璃碎了一地,但依稀能见几个人影在其中。

他们还活着吗?

纪由乃不确定,于是加快了脚步。

呼吸着寒凉的空气,泪眼模糊,可在距离车祸枪案现场的两米开外,纪由乃停住了,就像惊吓过度的无辜小鹿,她凝望着破碎的车窗外,一只浸满血的手无力的搭在那。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在殡仪馆门口看到的鲜血淋淋的半张人脸,害怕的闭上眼。

殡仪馆、停尸间、女鬼……现在又是一车的死人……

完全崩溃,她快要疯了。

半昏半醒的宫司屿,是在听到细弱可怜的哭咽抽泣声后,才恢复一些意识的。

他被困在车内,身受重伤。

除了他,车内无一人生还。

但同时,他吃力的看见了车外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白影。

“请……请帮下我。”

一度以为真会命丧于此的宫司屿就像看到了佛光普照的“救世主”。

有了一线生机,他开始求救!

纪由乃跪坐在冰冷的马路上六神无主,她完全被吓坏了。

恐惧占满整个心头,挥之不去。

林间阴冷,她瑟瑟发抖。

直到一个微弱嘶哑,有气无力的声音突然在她面前的车内响起,她才重新抬眸。

爬到发出声音的车门另一端,趴在地上,透过碎裂的车窗。

在对上一双深邃幽远透着锐光的冷厉凤眸后……

纪由乃一怔,旋即捂嘴,心惊胆战,轻声问。

“你……还活着?”她已经分辨不出活人、鬼、死人的区别。

“嗯。”气若游丝应了声。

真的是活人!纪由乃眸光发亮。

“你……还好吗?”

细若发丝如甜甜清酒般的绵柔少女音传入宫司屿耳内的时,他几乎觉得身上剧烈的痛楚得到了一丝缓解,尽管这声音中饱含慌张害怕。

“并不好……”声音,透着嘶哑,如大提琴般低沉,尾音的磁性恍若能洞穿人的心底。

在看到车头火光越来越盛,宫司屿眉心一蹙,暗叫不好!

车就快爆炸了!

冷锐的目光回到还趴在车窗旁看着自己的少女,轻咳几声,不顾嘴角溢出的鲜血,磁性的男音透着轻哄安抚。

“帮我个忙好吗?”

纪由乃捣蒜般的点头,“你说!”

“把我……从这车里弄出去,这车快要爆炸了。”

话音未落,宫司屿的目光落到了车窗外少女手中的斧头上,他没更多的精力去疑神疑鬼了,此时此刻,只有她能救他!

说是急那是快!

为了保证这个还活着的男人不会变成又一具尸体,纪由乃几乎使出浑身解数,连拖带拽的把男人从车里给解救了出来。

纪由乃扶着受伤的男人在路边林中一棵隐蔽的树下靠坐下。

他呼吸急促,冷汗直冒。

腹部有尖锐的异物刺入,出血并不多。

但左肩和心脏之间中了一枪,这是最要命的。

“再帮……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吃力地说着,宫司屿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柔低沉,虽然在这之前,他从不会这么说话。

确保自己身上的裹尸布不会走光,纪由乃抬起水眸点点头。

“你说。”

“车里……有手机,你去找……”这话刚说完,宫司屿便立马改口,“算了……还是别去了,那里不安全,快爆……”

可话没说完,宫司屿就惊见那纤然娇弱的身影,转身快速朝着快要爆炸的车跑去。

在讶异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孩竟然这么听话的同时。

他忧心的见那纤长的身影钻进了有死尸的车内。

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了异常的汽车发动机声。

是暗杀他的人马又折回来了!

眸色一寒,惊觉钻入车内的少女兴许是找到了手机,正缓缓的从车里爬出……

看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车。

宫司屿想呼喊,呼喊她快点躲起来!

挣扎一番,却无力喊出,虚弱的倒在布满枯叶的林间泥地上。

他看到少女朝着他快速奔来。

惨白月光下斑驳林影间,她惨白的小脸上落着泪,惊恐慌张的模样让他觉得揪心。

她身后,伴随着冲天火光,剧烈的炸响震耳欲聋!

小说分享
  • 长夜漫漫唯思君
  • 至尊女婿(许乐洛轻语)
  • 巅峰王婿
  • 壕帅
  • 你是我的心头刺
  • 陪君醉笑三千场
  • 先婚厚爱:宠妻捧上天
  • 重生极品仙婿
  • 暖不了的城
  • 莫待无花空折枝
  • 不见琼花
  • 女主她在线躺赢
  • 纪无梦纪千珏小说
  • 何以葬情
  • 都市无敌兵王林天琅
  • 绝世无双战神
  • 重生之首富人生
  • 长夜漫漫唯思君
  • 江无尘孟幽若
  • 苏瑾帝无殇小说
  •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豪门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