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小说 > 

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

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小说

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

作者:一只狐狸呀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6-08

这里为大家带来主角是隋宁安封云泽的小说《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精彩完结版阅读,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是作者一只狐狸呀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封云泽听到黎仓霄的名字,瞬间冷漠的说:“不接。”“邀约函的信封上还有一句话,让我务必转告给你,黎仓霄说他身边,有您想见的人。”助理声音很小。封云泽冷笑一声,现在除了隋宁安,还有什么人是他想见的?,“加工资,所有的大楼清洁人员,全都加工资!”封云泽像个孩子,颤抖着将箱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其实并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短篇 小说《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作者一只狐狸呀,欢迎阅读~

护士冲进来,不假思索就是一针,隋宁安虽然情绪及其激动,但在镇静剂的影响下,还是很快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眼泪横流。

孩子……她的孩子啊……才28周的孩子!居然被取出了她的身体!原来护工说的手术,竟是这个!

知道挣扎没有用,隋宁安开始央求护士,让她去看看孩子,但她们只是进来给她输液换药,一句话也不多说。

“能不能让我看一眼孩子……或者让我给封云泽打个电话……就一个电话……我求求你们了!”隋宁安疯了一样,要不是麻药劲没过去,她都能起来磕头请求。

“打什么电话呢,孩子都已经取出去了,你现在打电话,他就能回到你肚子里了么?”护士终是不耐烦了,冷漠又有些同情的看了隋宁安一眼:“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栽在元配手里的小三到我们这里来被清理了肚子的,或者输给小三的原配,明明正常但是被逼疯最后死不瞑目的,都没什么好下场,你两样都占了,也是惨。”

隋宁安紧紧攥着拳头,嘴唇被她咬破了,一口腥味。

“好好养身体吧,也别发疯,没准你还能好好活下去。”护士换完药就走了。

隔壁敲墙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比昨天晚上更急促一些,就像是在发出求救信号。

“封云泽,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怎么可以这样伤害我……”隋宁安眼泪断线的掉,根本止不住,在她心中最隐秘位置的男人,形象一点点碎裂了,爱也跟着一起,焚于心底的熊熊大火。

只要一低头,或者一伸手摸到自己的肚子,隋宁安就哭的浑身抽搐。

这世界太冰冷,这世界太无情,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痛苦?

她努力的爱一个人有错么?她已经活的那么谨小慎微了,为什么还是最终连自己和孩子都保护不了?

轰隆一声巨响,屋子跟着晃了一下,接着又是连续几声巨响,隋宁安眼见着屋子的天花板碎裂了一半。

屋里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位置上,东倒西歪,塌下去的天花板激起阵阵烟尘,做完手术隋宁安没有再被绑铁链,从床上翻到了地上,腹部剧痛无比,眼见着窗户变形碎裂了,只要爬一下就能出去,阳光照进来,她却一动不动的笑了,终于要结束了么?

也罢,她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孩子,没有爱人,没有牵挂,所以对眼前这巨大的变故,竟一点儿都不觉得怕了。

手腕突然被抓住,隋宁安猛的睁开眼睛,发现她病房和隔壁之间的墙已经倒了一半,因为病床是隔着墙焊在一起的,所以这部分比较坚固,没有塌毁,攥着她手腕的是个年轻男人,棕灰色眼眸,有点微混血的感觉,眉眼尽是英气,还带一股子匪痞之意,手很大,手背上有延伸进手臂的纹身。

“把那个递给我。”男人平静开口,隋宁安顺着他纤长的手指望去,他指的是之前禁锢她的铁箍。

巨响不停,房子震动,周围持续坍塌,整栋楼像是都被人为安装的连环炸药爆破了一般。

男人头顶上悬吊着的碎裂天花板眼见着马上要掉下来,可他完全没有任何惧怕的神情,说话语气都不带半点慌乱。

隋宁安将那铁箍推了推,男人抓住后,起身用它去怼脚下,他右脚的脚踝被移动的床还有床头柜和一些杂物夹住了。

“你是不是也被注射镇静剂了?”隋宁安小声问,男人这么健康结实,没道理动作轻飘飘的。

他不答话,只是专注着让自己脱困。

天花板终是挂不住,又劈裂了一处,若是真的掉下来,绝对会正砸在那男人头上。

“我来帮你。”隋宁安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她是有厌世轻生的情绪,但不能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挣扎着爬到那男人身边,隋宁安用纤弱的手帮他拽着碍事的床头柜,虽然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可还是让男人将铁箍顺利塞进了缝隙,将脚缓慢移出来,脚踝已经被砸的血肉模糊。

男人随手撕扯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将脚踝用力固定,一边看向四周,像是在找脱困的办法。

建筑物外立面已经完全变形,这男人房间的窗户被上层楼板砸扁了。

“从那边的窗户爬出去。”隋宁安喘着粗气,指了指墙板后方的位置,其实还想问一句他脚能行么,但看他一点儿疼痛的反应都没有,兴许是不疼的吧?

“小心!”

隋宁安大叫一声伸手一挡,掉下来的天花板正好砸在她肩膀上,剧痛席卷了她的神经,可她并没有倒在男人身上,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用力撑了过去,除了封云泽,她习惯性的排斥任何男人。

男人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情况,没有犹豫继续朝着逃生方向移动,隋宁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拽住了他的衣角。

“我不会救你的。”男人微回头,语气冷若寒冰,眼神更是冰若寒山,隋宁安眼前已经一阵阵发黑,咬牙坚持着摇摇头说:“如果可以,这家安养院里有一个28个周大的孩子,放在保温箱里,如果可以……请帮我救救他,求你……”

隋宁安泪目的说罢,再也没力气抓住男人的衣服。

摇摇欲坠的楼板继续坍塌,将透进缝隙的阳光堵在外面,四周越来越黑暗。

男人还是离开了。

隋宁安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腹部伤口裂了,血一直流,麻药过去已经恢复知觉的腿脚因为失血过多开始变的冰凉,若是睡过去,便再也醒不来。

黑暗中,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夺回了隋宁安仅剩的意识。

“真是……连死都不让我安安静静啊。”隋宁安微叹了口气,用力挪了下身体,身边能塌的地方都已经塌了,手机夹在一堆碎裂的木板中,她处在狭小空间,外面没有任何救援的声音,望着眼前黑暗的轮廓,心里生出一个念头。

能再打一个电话吧?虽然她没有什么财产,更没有人在乎,可……还是心有不甘啊……

手机没有密码,屏保一片黑暗,只在最中央的位置有一颗染血的子弹。

拨通记忆中那烂熟于心的号码,嘟嘟的等待声让隋宁安原本已经快要散尽的勇气重新聚集起来,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最后一次再听听封云泽的声音,应该不算奢望吧?

“哪位。”

电话终于通了,是张助理接的。

“是我,隋宁安。”

“你……哪里来的手机?”张助理显然被吓的不轻,但接着又压低了声音问:“你手术完成了对么,身体感觉怎样?”

隋宁安低声说:“张助理,求求你,让封云泽接电话,我……没有时间了。”

“封总在……”张助理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封云泽,他正和未婚妻隋可儿一起,同生意伙伴品酒聊天。

张助理其实挺可怜隋宁安的,她看起来不是什么妖艳贱货茶里茶气的女人,没心机,就像软柿子一样认人捏,内里有一股子傲气也不表现出来,除了为肚子里的孩子,从不开口求人,想来也是在封家做过一段时间太太的人,虽然没结婚证,可她毕竟怀了封总的孩子……

不过如今孩子没了,想来封总对她确实狠了点。

“你等等。”张助理拿着手机去找了封云泽,哪怕这样他可能会被骂,但还是想帮帮她。

“你好,我是封云泽。”

隋宁安沉默不语,泪流满面,只有不知道电话这边是她的时候,封云泽说话才会这般温和有礼吧?

“请问是哪位?”封云泽又问一次,有些不爽的看向张助理,他只是低着头不说话,能打到这个私人号码上来的人,肯定是熟人,毕竟这种高等级号码,任何广告电话都是被完全屏蔽的。

就要将手机交给张助理的时候,终于传来了动静。

“封云泽……”隋宁安压不住哭腔的叫了一句他的名字,封云泽瞬间眉头拧紧,她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和要死了一样?

不过想到可儿说过,隋宁安是个戏精,估计是为了脱困什么方法都想了。

隋宁安用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封云泽随时都可能挂了她的电话,她能抓紧时间对他说点什么呢?告诉他,她好冷,好疼,好怕么?她有什么资格呢?

封云泽瞪向张助理,显然是在责备他为什么给了隋宁安手机。

起身像身边人示意抱歉,封云泽转身压低了声音说:“你真是可以,这是又骗了谁的手机?你不用解释,我没兴趣听,我会给你一笔钱,送你出国,你好自为之吧,不要再惦记这个孩子,就当你没有生过……”

“我只是……想见见你。”隋宁安第一次打断封云泽说话。

封云泽也没想通为什么要说给她钱的话,还解释那么多?她明明就是个垃圾,不配,他难不成愧疚了还是心乱了?说起来,他内心确实会有点觉得对不住隋宁安,她纵然是坏,承受的这一切痛苦也足够了。

本是想再安慰几句的,但封云泽一开口却是另一番腔调。

“你是不是活腻了?想见我?你配么?”

小说《只想再见你,天堂或地狱》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