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鬼夫临门:霸宠甜妻

鬼夫临门:霸宠甜妻小说

鬼夫临门:霸宠甜妻

作者:米果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0

抖音热文许佳一秦昀冯爷爷《鬼夫临门霸宠甜妻》小说全文在哪里看?在这里给您准备好了鬼夫临门霸宠甜妻小说全文内容,精彩不容错过!冯爷爷说我本来应该很容易被阴邪之物沾染,不过我的命格是纯阴的体质,天生就能抵抗阴邪之物,而且冯爷爷说我的身上有两件能够保护我的物件。,看了这本书书以后,我有更多的疑惑,这本书很厚,后面还有很多的文字没有看,我决定看下去,我想知道后面是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鬼夫临门:霸宠甜妻》,作者米果,欢迎阅读~

“哥哥他怎么了?”我心脏一阵巨疼,连带脑袋也开始疼痛起来,那仿佛要炸裂的感觉越发让我心惊。

紧咬嘴唇刻意隐忍之下,却亦是太阳穴青筋突兀暴起恐怖万分。

“一一,你怎么了?你哥哥已经出事了,你可不能再吓爷爷了!”爷爷拉着我的手,几乎是老泪纵横。

当即我的心也如坠冰窖,爷爷早年当过兵,奉行男儿膝下有黄金,更加追捧男儿流血不流泪。

这般浑浊的眼泪爬满了脸庞,只怕哥哥已是凶多吉少……

我顾不得太多,一把拽下手背上的吊针,锐利尖锐的针头在纤细白皙的手背之上划下一道血痕,鲜血瞬间就浸了出来,化作血珠跌落在床褥之中。

心慌意乱的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异常,爷爷的视线似乎有些涣散,我也没有留心多想。

握着爷爷干枯如柴的手,我心急如焚。

“快,快,爷爷,带我去看哥哥。”尾音已经颤抖到不成语调,苍白的嘴唇血色尽失颤栗发抖。

奔跑到急救室的门口,看着手术中指示灯闪烁,不算耀眼的光线此刻却竟是要灼伤我的视线。

“爷爷,哥哥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浑身颤立的我狠狠捏紧了拳头,内心恐惧的感觉愈发蔓延。

爷爷轻轻叹了一口气,擦了擦眼角浑浊的泪水,表情悲痛。

“你哥哥刚刚看了你,从医院出来没有多久,就出了车祸。”

“这怎么可能!”爷爷的话语让我一阵心惊,医院在市中心,周边都是最繁华热闹的街道,车速根本就不会快到出车祸之后还要把人送进抢救室!

时间仿佛被拉长了,又好似只过了一秒钟。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带着口罩的医生看起来不像是白衣天使,恍若变成了剥夺我幸福的恶魔。

摇摇头稳定住自己的心神,我摇摇晃晃上前。不等我拽住医生的手,他揭开自己的口罩,神色严肃而歉疚。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九十度的鞠躬,讽刺异常。

我此刻终于能够体会到为何会出现那么多的医闹,因为我内心一瞬间也是升起巨大的愤怒和毁灭感。

想要冲上去质问医生,为何没有把许无言救回来。想要殴打撕咬想要崩溃疯狂却也只是为了发泄我内心的歉疚和伤心。

虚弱的我刚刚迈出一步却是踉踉跄跄摔倒在地上,手肘在冰凉的地板上磕破鲜血淋漓我亦是恍然不知。

爷爷上前一步将我扶起来,他神色苍白的脸上,看不出太大的情绪。

“一一,别闹了,我们去送送你哥哥。”

苍老的声音干枯嘶哑,仿佛是饱经沧桑一般。

始终冷静不下来的我,终于见到了许无言,我的哥哥。

白色到几乎刺目的床单盖住了许无言的脸,往日电视剧中才能看见的场面竟然如此真实在眼前浮现。

我始终接受不了这样的一切,爷爷那双如同山坳里挖出的老树根一样的手,颤颤巍巍掀开了床单。

许无言惨白到陌生的脸颊,原本俊美异常的五官此刻毫无生机。

“不!!!!”我抱着自己的头,宛若一个疯子一般,绝望撕扯着头发。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一切。

老泪纵横的爷爷抱住我,亦是心如刀绞。

“一一,别这样,你哥哥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爷爷似乎过于冷静,我也没有多想,只当是他大风大雨经历多了,也就淡然了。

而多年后回忆起今天,我才明白为何爷爷对于自己唯一的亲孙子,竟然如此淡定。

现如今无法接受一切的我,终于软软跌倒在爷爷怀里,晕了过去。

再度睁开眼睛,入目的竟然还是面具,未着丝毫寸缕的我,紧紧贴着男人同样光洁诱人力量感爆棚的肌肤。

却是一阵阵冰凉的寒气,让人忍不住想要越发抱紧面具男。

一想到哥哥都死了,我竟然还做这样迤逦的梦境,越发是感觉自己对不起哥哥。

当即恢复了大多的心智,从漫无目的的愉悦之中回过神来,使劲儿推拒着男人。

“你给我起来!滚开!我不要梦见你!”绝望的嘶吼之中,我的眼泪也崩溃滑落下来。

男人凉丝丝的手指轻轻为我拭去泪水,另外一只手滑过我的锁骨拽着我的玉佩细细把玩。

“许无言死了是对你的惩罚,我以为你会有所长进,没有想到还是这般不会讨人喜欢。”

男人的话语仿佛带着寒气,从地狱之中蔓延上来。

却是震慑了我所有的动作,本欲去拍开他不太规矩的双手,毕竟这个玉佩是哥哥生前送我最后的礼物。

却因为他的话语,彻底僵硬在半空之中,姿势极其地怪异。

不信鬼神之说的我,在梦境之中也是崩溃异常,根本就不相信男人的话语,以为整个梦境都是自己在主导,当即崩溃大怒。

仿佛是自己内心可耻的想法在寻找慰藉,我的确是想要摆脱这样的负罪感。

哥哥不是被我的害死的,是这个面具男害死的。

这般的认知让我都觉得可笑,逃避的自我意识驱使这样的梦境,越发让我觉得不齿。我疯了一般捶打着男人,暴怒地嘶吼:“你给我滚开!滚开!该死的!”

面具男却不为所动,不管不顾我暴怒的情绪,一个挺身彻底占有了我。

欢愉的感觉骗不过自己的内心,我挣扎抗拒无果,眼泪疯狂肆意。这般离奇的梦境,究竟是为何?

“许无言收了我的聘礼,亦代表你陪了嫁妆。我的妻,你逃不过的,最好还是乖乖的。兴许我心情好了,放过许无言。”

面具男的动作越发激烈,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我的眼泪仿佛已经流干,根本就没有多想他的话语。

单单是许无言三个字,就足够让我心碎。

攀上顶峰的男人终于彻底释放了自己,而我却在下一秒从梦境之中醒了过来,猛然坐了起来分不清楚真真假假。

许无言他……

转脸就看见爷爷脸上未干的泪痕。

而爷爷苍老浑浊的双眼却瞬间激动起来,目眦欲裂,一把拽着我挂着的玉佩。

“这是哪里来的?!”

小说《鬼夫临门:霸宠甜妻》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