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

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小说

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

作者:暴躁的螃蟹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1-20

《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暴躁的螃蟹,主角是木小雅白川,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小说精彩节选:他们对木小雅唯一的要求就是健康快乐的成长。反而是木小雅自己觉得丢了父母的脸,于是在进入高中之后好好的发奋了一回,最后考了个还算不错的大学。,木小雅还能清晰的记起病房里自己看到的那张脸,哪怕依旧被口罩遮挡着,没能看全,她也能感受到里面的触目惊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作者暴躁的螃蟹,欢迎阅读~

为免浪费了白川这一番“体贴”的心意,木小雅全程任由白川牵着手,没有松开过。

不一会儿,电梯到达顶楼,两人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有人却比他们先一步埋头冲了进来。冲的突然,白川吓了一跳,神情慌乱的往后退了一步。

白川是自闭症患者,他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所以从小就害怕空间狭小或者人多的地方。刚才坐电梯的时候,但凡上来一个人,他就会紧张的绷紧身子,此时差点和人撞上,更是慌张的连忙躲开。木小雅察觉,连忙跨前一步,挡在两人之间,一边安抚着白川:“没事,我们这就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来人这时也发现电梯里有人,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正道着歉,等抬头看清楚电梯里的人是谁之后,一脸的歉意瞬间化作了惊喜,“二少,您回来了。”

来人激动就要去拉白川的胳膊,白川抿着唇,身子又往后缩了缩。木小雅急忙抬手,挡住了来人的动作:“抱歉,他不喜欢别人碰他。”

“啊,是,对不起,对不起,我差点忘了。”男人显然是认识白川的,所以自然也知道白川的特殊,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他先一步出了电梯,让开路好让两人出来,“二少,您回来就好,董事长和夫人都急疯了,总经理都出去找您半天了。”

木小雅微微一愣,听这人的意思,白川难道是一个人偷偷溜去的,白家人都不知道?

“董事长,二少回来了。”等两人踏出电梯,那人就又先一步跑去报信了。

“你没跟家里人说?”木小雅问白川。

白川看了看木小雅,没说话。

算了,估计又没听明白,木小雅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去见奶奶吧。”

两人一起往前走去,没走一会儿,其中一间病房里忽然急忙忙的冲出来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这人木小雅认得,她是白川的母亲,过年的时候木小雅经常能在白奶奶的院子里看见她。

“小川,小川你去哪儿了。”白川忽然消失,白妈妈担心的不行,派了一堆人出去找都没有消息。此时见到儿子自己回来了,那真是喜出望外的恨不得上去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才安心。但是她又深知自己儿子的状况,不喜欢被人碰触,于是只能努力的克制自己。

可是当她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后,却发现自家轻易不能碰的小儿子,此时正乖乖的任由别的女人牵着手。

这是……什么情况?

“阿姨。”走到近前,木小雅喊人。

“木小雅?”白妈妈认出了木小雅,尽管她们接触的不多,但是她的婆婆每次打电话回来和他们夫妻说起白川的生活时,总会提起邻居家一个叫木小雅的女孩。过年的时候,木小雅过来拜年,两人也是见过几面的。

“我听白川说,白奶奶生病了。”木小雅说道。

“你是来看奶奶的,来,快进来。”

木小雅牵着白川往病房里走,在门口又遇见了白川的父亲白国渝:“白叔叔。”

白国渝淡淡的点了点头,神情有些疲惫,看了一眼小儿子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苍老而虚弱的声音却适时的从门内传来:“是小川回来了吗?”

白川听到奶奶的声音,情绪再次被激活,他反拉着木小雅的手疾步走了进去,理也没理门口一脸有话要说的老父亲。

“……”好吧,老父亲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无视。

白川带着木小雅走到病床前,呐呐的喊了一句奶奶,喊完,就又安静的站在一边不动了。

“白奶奶。”木小雅也跟着喊道。

白奶奶的气色还算可以,没有声音听起来那么虚弱,她先是看了一眼孙子,而后目光顺着孙子的右手落在到了木小雅的身上,随即和蔼的笑了:“小雅,你来看奶奶了?”

“奶奶,你身体好点了吗?”木小雅关切的问道。

“好不了了,人老了,这都是自然规律。”白奶奶豁达的笑了笑,她今年89了,人能活到这个岁数,她其实已经很知足了。

“奶奶……”虽然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是木小雅看着这样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即将离去,心头还是忍不住的泛酸。

“是你把小川找回来的?”老人家显然不想聊自己的身体状况。

“不是。”木小雅摇头,“是白川去找的我。”

“小川去找的你?”白奶奶惊讶的望向白川,“小川,你去找小雅了?”

“嗯,我们要结婚。”白川开心的,迫不及待的宣布道。

白国渝和妻子李蓉听到这话都是一惊,他们下意识的对望一眼,彼此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只有白奶奶在短暂的惊讶之后望向了木小雅,求证道:“小雅,小川说的是真的吗?”

木小雅顿时有些尴尬,同时还有点不好意思,虽说她确实答应了白川的求婚,但是被对方家长这么直白的问着,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毕竟,他们之前也没谈个恋爱缓冲缓冲什么的,直接就来见家长了。而且白川还是个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自己怎么看都像是个拐了人家儿子的人,尽管自己才是那个被求婚的。

木小雅的沉默,让白川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木小雅不回答奶奶的话了,是反悔了吗?一股不安在白川的心头弥漫着,不自觉的,白川的额头开始冒汗,握着木小雅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一旁的白家人见了,顿时都是一脸的紧张和防备。外人可能不清楚,但这是白川要发病的前兆。白川不发病的时候看起来只是一个分外安静的孩子罢了,但是一旦发病,他会变的狂躁不安,会不断的砸周围的东西,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拿头去撞墙。

“是真的。”短暂的尴尬之后,调整好情绪的木小雅落落大方的回道,“我和白川……要结婚。”

白川的情绪瞬间为之一松,眉头也重新平缓下来。

“呼”白家父母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已经做好了一个抱人,一个叫医生的准备了。

“真的?”白奶奶颤巍巍的朝木小雅伸出手,木小雅见了,主动伸手回握住。

“小雅,奶奶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但是……你真的愿意嫁给小川吗?你考虑清楚了?我们家小川情况特殊你是知道的。”

激动过后,白奶奶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如果她家小川不是有自闭症的话,他和木小雅那该是多般配的一对儿啊。但是偏偏她家小川不是正常人,她照顾了小川二十多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和一个拥有自闭症的人生活需要付出多大的耐心和勇气了。就算小川的状况比起其他自闭症患者要好上很多了也一样。

虽然她私心里是喜欢木小雅做她孙媳妇的,但是如果这条路走不好的话,那不如不要开始,这样对两个人都好。

“奶奶,我想的很清楚了。”木小雅听出了白奶奶话里的担忧,笑着安抚道。

“好,好好好。”白奶奶这才高兴的笑了出来,“我们家小川也要有媳妇了,我总算可以安心闭眼了。”

“妈,您说什么呢?”白国渝不想听见母亲说这种仿佛遗言一样的话。

但一旁的白川,却在白奶奶说出安心两个字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抹释然还有欣喜。

“小蓉,把我的镯子拿过来。”

白川的母亲名叫李蓉,听了婆婆的话,转身走到床边,从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了一个红木盒子来,递给了白奶奶:“妈,给。”

白奶奶转手就把盒子给了一旁的木小雅说道:“打开看看。”

木小雅愣了愣,依言打开,里面是一个翡翠玉镯。这个镯子木小雅也是见过的,这是白奶奶从不离身的镯子。

“好看吗?”白奶奶问。

“好看。奶奶,我记得这是您的镯子。”

“是,这镯子是我出嫁的时候,我母亲给我的陪嫁,是我们家的传承,而且是传女不传男的。本来我是想把它传给我女儿的,奈何我只生了一个儿子,没机会给。小雅,现在,奶奶想把它送给你。”

白奶奶这话一落,一旁的白家夫妻又是一脸的惊讶,对于白家人来说这个镯子的意义远大于它的价值。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白奶奶会把镯子送给一个外人。

“这……这不行。”木小雅连忙拒绝。

“我本来就是想要把这个镯子留给小川的媳妇的,只是没想到我还能有机会亲手送。”

“可是……”木小雅还要推迟,这种祖辈传下来的东西,又是上好的翡翠,价值一定很高,她哪里敢收。只是她推迟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白川却忽的伸手拿过了木盒中的翡翠玉镯,然后在木小雅茫然不解的目光中,强行给她套上了。

“白川?”木小雅惊讶的看着白川。

“戴着。”简短的话语里透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白峥接到助手的电话赶回病房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一个他有些陌生的女人,正蹲在奶奶的病床前,而他那生人勿进的弟弟,正在笨拙却强硬的给人套上玉镯。而他的亲奶奶,正一脸欣慰的连连点头。

“真好看。”白奶奶拉着木小雅戴着玉镯的手臂,看了又看,许久之后,才又一脸期待的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孙子要结婚了,白奶奶贪心的想要多撑些日子,好参加孙子的婚礼。

木小雅望着白奶奶忽然焕发的精神,有些担心起来,她不记得白奶奶究竟是哪天没的,但是她知道也就这几天了。因为在上一世经历里,她是第二天下午到医院看望白奶奶的,但是那个时候白奶奶已经不在了。

“我晚上就回家和我爸妈说,明天就领证,等领完证我们拿来给您看。”木小雅回答道。

“好好好。”白奶奶一连说了三个好,然后声音忽然渐渐弱了下去,众人察觉不对,急忙抬眼去看,却发现白奶奶已经闭上了眼睛。

这一下,可把病房里的众人吓了一跳,一下全集中到了床头,不停的呼喊着白奶奶。只有白川,依旧安静的站在木小雅的身边,神色平静的望着床上睡着的老人。

不一会儿大夫也跑了过来,简单的检查之后,大夫表示:“老人只是睡着了。”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老人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离开……也是随时的事情。等她睡醒了,你们要是还有什么话,就抓紧说吧。”交代完,大夫就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又凝重起来,白家众人都沉浸在白奶奶随时会离开的悲伤中,一时都顾不上理会木小雅和白川的婚事了。

木小雅望着病床上安详沉睡着仿佛随时会离去的老人,忽然咬了咬牙,转头朝白川说道:“白川,我们去领证吧。”

“好。”白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回家去拿户口本,你的户口本呢?”

白川眨了眨眼,然后扭头,忽视掉自家已经惊呆了的父母,盯住了自家同样惊呆了的大哥:“我要户口本。”

“……”白峥,谁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什么了?

户口本最终还是给了白川,白峥回家取了户口本,亲自送到民政局门口,然后看着木小雅和弟弟进去领了证,再一起出来。

期间他一直在惊叹着弟弟的反应,他的弟弟白川,一岁的时候被诊断有自闭症,三岁的时候发现拥有特殊的记忆和运算天赋,是自闭症中百分之十的幸运儿,是一名学者综合症患者。自从发现了这一点,父母在茫然痛苦的情绪中,终于找到了弟弟的发展方向,他们不余遗力的培养着弟弟。弟弟也学习的很快,但是却始终把自己封闭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和人交流。

一直到弟弟七岁,他们一家人用了无数的耐心,才换来弟弟偶尔的回应,但是交流依旧和艰难。最后还是退休在家的奶奶,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带着弟弟回老房子住。

医生说弟弟懂得回应,就表示他对外界是有认知的,不算是很严重的自闭症,如果恢复的好,很可能会重新获得社交的能力。

他们白家不需要一个天才,要的是一个可以和他们交流的家人。于是父母同意了奶奶的决定,让她带着弟弟离开了。之后的十多年,弟弟一直和奶奶生活在一起,而弟弟的恢复也是可喜的,终于在十二岁的时候接纳了白家所有的人,愿意回应他们的问话了。

但是这种回应,通常不会很及时,往往一个问题问出去之后,弟弟要经过好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才会答复他们。

虽然这几年表现又好了一些,但是除了奶奶之外,白峥从没有见过弟弟对任何一个人做过即刻的回应。

一直到,木小雅的出现。

小说《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