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如果时光能厚待你我

如果时光能厚待你我小说

如果时光能厚待你我

作者:藤萝紫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0-18

《如果时光能厚待你我》小说由藤萝紫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方柒月沈千楼,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方柒月沈千楼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阿柒点点头,看到他眼底的不安如晃动的烛火、微微摇曳,似有若无,将手从他手中慢慢抽离。沈千楼目光紧紧的锁住她,右手还维持抓握住的空荡,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心里一沉。,“……”阿柒看着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突然有些头疼,难道以后,每个中午他们四个人一起吃饭,那她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如果时光能厚待你我》,作者藤萝紫,欢迎阅读~

阿柒到家已经是七点多,在门外她就感觉有些奇怪。表弟虽然老嫌弃她,但只要她一晚回家就在门口等她。

阿柒不知为什么,心里一种莫名的害怕,好像预知到要发生什么事一样。在外面踌躇了许久,才推门进去。

客厅传来外公的怒吼声,阿柒听不清楚,却明白外公虽然人很严肃,但绝对不是个爱发脾气的人。

慢慢的靠近才听到那苍老的声音近乎声嘶力竭,“你怎么不给我死在外面,十几年了,我就当从来没生过你。”

阿柒顿时怔楞在门口,脑海中一片模糊好像什么也听不到却又分明的听到女人陌生的呜咽声断断续续的敲打着她的意识,“爸我错了,我那时……只觉得暗无天日,什么都被毁了,我……”

“那么一件事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才能想通,你真是给我张脸啊!”老人一声长叹,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恍惚间回到了二十年前,她也是跪着,如果明白自己错了,就会道歉,要是不明白,就会一言不发执拗得厉害。人虽然下跪,却不一定会妥协,她那么像小时候的他,所以对小女儿他更多的是欣赏和喜爱。可是此刻他才明白自己过去错得有多离谱,任由她自己清醒找出路,才让她迷惘了那么久。

想到这些,老人的声音平静了很多,目光聚焦在墙上的全家福上许久,“孩子,发生那件事后我、你妈还有你哥都没有放弃过你,不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吞的屈辱,只是怜惜你这么小就要遭遇这些,可是你太让人寒心了。”

“爸,爸,我知道错了。”女人再也忍不住半伏在地上大哭起来,精致的妆容受到眼泪的刷洗有些混乱而狼狈。

“你走吧!婚礼我会去参加,也还会当你是我女儿,不过还是别来这儿了,别让阿柒见到你。”

“爸……”女人不可置信的叫道。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我们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老人老人不再看她,言语狠戾,仿佛到了这个年纪什么也看淡了,要不是眼中隐隐有波光,怕是难以相信说出这样话的人还会有这么隐晦的情绪。

“好,好,我先不打扰你们,下次再来拜访。”女人缓缓起身看着老人的背影轻声说完后,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看了老人的背影才扭头离开。

十几年能让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成长,也能让一个老人逐渐佝偻。人啊!有时不该逃避,一旦逃避了,失去的只会更多。而她失去的也是她这一生最重要的,也许能够挽回,但钟其一生也无法弥补。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是流苏啊!”方流浩一直没说话,忍着看着女人跪在地上脆弱的颤抖着,一声声的说着“我错了”,放在小时候,他会窃喜,可现在却无比心疼。

“你以为她想清楚了,阿浩,她为什么抽中今天来,你难道不知道。”

“是为了避开……”方流浩哽咽不出声,抬头看着天花板,想要把那从眼眶中流出的透明液体逆流回去,却还是忍不住哭起来。

阿柒躲在隔间,幽暗的小角落,透过门缝还是有一缕光。原来以为对那个还没有见过一面的人会没有什么感情,可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难过。仿佛这一生所有的喜,都不能填平这一刻的悲。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突然打开,像是知道她在这里所有的动作都很轻。

阿柒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黑色的人影。

门外丢弃的东西和躲在黑暗中的她,老人知道她都听到了,看到她双手环膝蜷缩成一小团时,方仲霖说不出话来。

许久才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外公,她不想看到我。”

“阿柒,她只是……只是……”老人看着女孩在黑暗中亮晶晶的眼睛,眼中愤怒、难过交织,住着拐杖大步向她走来,拐杖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

“外公,我知道她不想要我。”阿柒第一次打断外公的话,起身抱住老人,倔强的眼泪这才开始下落。

“不要就不要吧!你还有外公、有舅舅舅妈,在他们心里你就像亲生女儿一样。”方仲霖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

阿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只知道眼睛红肿的厉害,虽然没有像个核桃那么夸张。舅妈又一次陪她睡,没有说话,只是一只手环住她轻拍着。

阿柒想不透,为什么舅妈可以对她那么好,而自己的亲生母亲却连连自己也不愿。

“舅妈,我爸爸伤害了她吗?”

罗茹沁没想到她还醒着,许久才哼出一个字,“嗯!”

“是抛弃吗?”阿柒睁开眼睛,勉强有一条缝。

“比这还要严重。”

比这还要严重该有多严重呢?阿柒想不透,“我爸爸是谁?”

“不知道,”罗茹沁说完,看着女孩受伤却拼命装作坚强问自己这些事情,想了想说,“不过阿柒别恨你妈,她其实,活得也不容易。”

阿柒闭着眼睛没有回答,要不是知道前一秒还在和她还以为她已经睡着了。

阿柒回答不了,但心里却知道,她无法恨那个人。有那么多孩子被抛弃在荒野或是孤儿院,相比之下她要好很多。有家人还有朋友。

不是有一这么一句话“对你不好的人,你不要介意,在你一生中,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她只要记得那些对自己好的人就够了。

阿柒醒得挺晚快到十点了,没有人叫她。洗漱后下楼,就见到舅妈在拖地。

“饿不饿?”

“不怎么饿。”阿柒没什么胃口。

“你外公本来想带你去钓鱼,叫你睡得沉才没叫你。”

“我去找外公。”阿柒哒哒哒的跑到门口,从鞋柜里拿出鞋正要换。

“昨晚下了雨,换双耐脏的鞋子。”

“好。”阿柒把鞋子放进去,又拿出一双深蓝色的运动鞋。心里暗道:舅妈,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到饭点的时候,劝你外公回来,别和大爷爷斗。”罗茹沁一边擦地一边说,都老人家还是喜欢比谁钓得多。

“好,舅妈我先走了。”阿柒撂下一就话人已经在门外。

赶到湖边时,才发现悠悠和李自成也在。

“起得可真早啊!正好吃一顿早午餐。”李自成调侃着向她打招呼。

阿柒还没说话,李海就看不下自己孙子的德行,“别吵着鱼儿。”

“爷爷,鱼儿、孙儿哪个重要。”李自成装作不满的质问。

“鱼儿能吃,你能做什么。”

“那我爸生我的时候,你乐呵个啥?”

“你个臭小子,滚一边去。”

悠悠忍不住笑出了声,阿柒也觉得这爷孙两贫起来特别有意思。

“阿柒你们几个去旁边玩。”方仲霖本来要钓上了,被这些熊孩子给吓跑了。

“好,方爷爷、大爷爷我们先走了。”悠悠拉着阿柒就走。

“快走快走。”李海是个急脾气,已经催赶起来。

三个人沿着湖边走着,阿柒、悠悠走在前面,李自成跟在后面,边走边聊。

绕了大半个湖时,李自成递给阿柒一个棕叶编成的螳螂,绿油油的十分可爱。

“李自成,我怎么没有。”悠悠不满的插着腰像个茶壶般。

“阿柒是我妹,你要是叫我一声大哥,我也给你弄。”李自成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恶劣的很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

“切!我会为了这么个小东西,给自己认个倒霉玩意儿为哥哥。”悠悠毫不客气回敬他,一把拿过阿柒手中的螳螂得意的说,“我和阿柒是姐妹,除了男人什么都可以共用。”

“强盗行径。”李自成满不在乎的吐出四个字。

“阿柒。”悠悠拉了拉阿柒的手,把她的名字叫的缓慢悠长,似乎受了千般委屈。

“……”

阿柒只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老被他们拿来当吵架的幌子,该隐遁了。

“看我们家阿柒多明白事理,你抢一个我就送她十个。”李自成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那叼叼的表情让人恨不得在他脸上踩上几脚。

“你……”虽然两人常常吵脸皮够厚了,但悠悠却还是难过的想要哭,扭头就跑。

“你到底在干嘛啊!还不去追。”阿柒也觉得有些过分了,话还没说完,李自成已经跑着去了。

看着一前一后、一跑一追的两人,阿柒有些不理解,明明那么在乎对方,为什么每次都要吵吵闹闹呢?难道他们还真是对欢喜冤家。

“扑通”一声坠落,湖面涌起水花,阿柒回过神,看着远处湖里挣扎的人,脸色一白,急忙跑去一边喊,“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

没跑几步,又是“扑通”一声,李自成跳下去,开始向悠悠那边游去。

两个老人也没有那个闲心钓鱼了,扔下钓竿就向这边赶。

悠悠被救上来时,喝了好几口水,初夏又快到中午湖水不冷,但还是被吓到了。抱着阿柒大哭起来。

老人赶到时,见两个孩子都没事才送了口气。

“阿柒,怎么回事。”李海首先问阿柒,这几个孩子里面只有她最稳重,最让他满意。

“爷爷,是我”李自成感觉衣袖被拉了一下,随着那只手看着哭的有些狼狈的女孩,拉下她的手,看着爷爷凝重的目光,“是我气了悠悠,害得她跑着落下水。”

“啪”的一声响,少年脸上多了一个五指印,在白皙的脸上分外鲜明。

这一掌打断了阿柒的抚慰和悠悠的呜咽声,两人震惊的看着他。

“你知不知道那是条人命,要是你不会游泳,悠悠就……,你也不小了,只知道玩乐,耍些小聪明,今天要是悠悠出了什么事,你能心安吗?”

“是我错了。”李自成重重的跪下,低垂着头,眼泪簌簌的落下,不是因为那巴掌和斥责,只是想到那人或许会因为自己……心里就阵阵纠痛。

“大爷爷,爷爷,我先送悠悠回去。”阿柒扶起悠悠要走,却感觉到悠悠不动,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人,浑身僵硬,“李自成,你也来。”

“去吧!”方仲霖看着少年跪着一动不动,屈身扶起他说。

李自成起身看了眼李海后,侧身而过,和阿柒一起扶着悠悠离开。

走出那片湖后,悠悠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少年的侧脸,掌心在右边,她看到的是左边,不知道他怎么样,“你没事吧!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对,是我自己要跑的不能怪你,你不要……”

“对不起。”没有看她,只是低头自己对自己说。

“……”悠悠呆楞在那儿,以前他也常常把她欺负哭,却从来没说过抱歉。

李自成紧紧的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声音喑哑的几乎发不出声,“对不起。”

悠悠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突然感觉到颈窝处有温热的液体滑过。

是水吗?可那温度……

有些不敢相信,那么张狂的一个人,竟然也会流泪。

“我没怪你。”许久才说,她虽然被吓到,但确实没怪他,何况还是他救她的。

小说《如果时光能厚待你我》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