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傅先生的情深时光

傅先生的情深时光小说

傅先生的情深时光

作者:梨淑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0-18

这里提供小说《傅先生的情深时光》在线阅读,小说傅先生的情深时光的男女主是沈时默傅新度,由梨淑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沈时默和傅新度一样,她也喜欢安静,尤其是她的职业,更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下进行,所以结婚时傅新度将家安在这里,与其它别墅之间至少隔了二十米的距离。,“看到没,公司上下大概都知道,每次我来找傅新度都找不到。”她眼神闪烁,瘪了瘪嘴。“人家是真忙。”辣条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傅先生的情深时光》,作者梨淑,欢迎阅读~

沈时默反锁了主卧的门,将空调温度调低,蒙在了被子里,一觉醒来她就再也不是傅太太了,明明是她争取了三个月的结果,但躺在床上,她还是不争气地落了泪。

傅新度草草洗了个澡,裹着干净的浴巾走向主卧,却发现门被反锁了,他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三个月前,沈时默肺炎入院那天,他在湖州,已经订好了返回南城的票,登机前的3个小时,他却被带去了调解室,侵权调解。

四月底的湖州,乍暖还寒,沈时默给他发微信时,他正在调解室里,男人不停地看着表盘上的时间,豆大的汗珠滴落在长桌上,他一个劲儿的点头不耐烦地说:“处罚我认,这版权就当不是我们的,现在可以走了吗?”

助理站在一侧,腮帮子微鼓,明明就是竞争公司贼喊捉贼:“傅总。”窦景从后面推了推傅新度,小声提醒。

调解员是个六十岁左右的严肃无比的男人,傅新度最怕跟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交手,他们会用吓死人的三观给你洗脑,恨不得将你几十年的人生全盘否定。

再后来的几个小时,傅新度态度强硬不行,服软也不行,一直被说教到了晚上,湖州到南城的所有的飞机都已起飞,临近五一,最近两日的票也已售罄,开车路上至少3天,加上堵车,他想等他到家了,沈时默也要出院了。

于是他给她转了十万元。

微信的对话框里是沈时默的轮番轰炸。

【时光】:高烧40度,肺炎,医生建议住院,老公,你回来吗?我不行了。

【时光】:我生病了,要住院了,我活蹦乱跳的,你不管不顾也就算了。

【时光】:扎了三针,才找到了血管,我要投诉,我手肿了。

【时光】:老公,我很脆弱的,辣条上课去了,去厕所我还得自己一手拎着吊瓶,一手提裤子。

【时光】:老公,你回来吧,我需要你。

【时光】:M的,你死了吗?还是当我死了。

……

【渣度】:我往你卡里转了十万。

【时光】:原来我真的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说赚钱是为了我?这锅我不背,还有什么比我的命更重要?

【时光】:傅新度,你拼命赚钱,不过是为你的亏欠找个心安的理由。

【时光】:今天不回来,以后都不用回来了。

……

那一晚沈时默折腾到凌晨,该骂的话全骂了,直到最后精疲力竭,她开始怀疑,嫁给傅新度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沈时默绝望的不只是傅新度最后没回来,而是在自己周而复始的控诉下,他还能置身事外,像个没事人一样,冷眼旁观,甚至连句回复都没有,这种被无视的悲哀才是让她窒息的,哪怕他跟她吵,至少证明她不是一个人。

这哪是从来不发脾气,分明就是对她懒得搭理。

消停了几天,沈时默平静地发了两条消息。

【时光】:离婚吧。

【渣度】:不离。

【时光】:不用你同意。

再后来只要她找他,必然是围绕离婚开始,她再也不闹着要他陪,开始了长达一百天的闹离婚,不论傅新度说什么,她总能用离婚两个字来回。

辣条开玩笑说:“沈时默,矛盾层次变高了啊,从生活层面上升到了婚姻层面。”

沈时默回:“是的,得道成仙了,只想升天解脱,否则只怕我会变成怨妇,提前进入更年期,傅先生只适合一个人过,他是负一度的冰,我是一百度的火,本想将他融化,结果被他浇灭了,我觉得保命要紧。”

辣条翻了几个白眼:“你确定不是在装X?就怕他回家放倒你,你这团火苗又窜窜地燃烧起来了。”

“回家?呵,估计他都忘了回家的路了。”沈时默自嘲道。

她明明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

傅新度拧不开主卧门,转身走向了另一侧。

书房东面墙上张贴着他开疆僻壤的辉煌蓝图,醒目的红色标志都是他开拓出的“疆土”。

一年半“懒猫科技”已从只此一家变成了三省六市八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天南海北地飞,他说:“小默,形式已经稳定,待管理人员全部到位,我就停下来陪你,最多三个月,你等我。”

三个月就像明天一样遥遥无期。

傅新度伸手摸了摸地图,剑眉紧蹙,沈时默说得对,从他决定转型让她过上好日子而忽略她的那一刻起,他所有的努力不过是为亏欠找个心安的理由。

他有错,才不辩驳,哪怕是有苦衷,结果的确是他没有在她住院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没有在她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

不论她怎么折腾他从不怪她,甚至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并不是因为不想搭理她,而是他真的舍不得,他想依着沈时默的性子,发泄好了就舒服了。

小说《傅先生的情深时光》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