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

作者:消失绿缇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9-27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的主角是季渃丞,给大家带来的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是消失绿缇倾心所创的一本浪漫青春小说,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小说全章节试读:衬衫也还了,饭也吃了,酸哒哒的话也说过了。姜谣瞬间反应过来,季渃丞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剧本。冯连。想罢,她轻轻抿了抿唇,眼眸一垂,半点没有提这件事。,等吃完饭把姜谣送上出租车,一打开手机,连院长的电话都被拦下三个。季渃丞轻轻按了按太阳穴,立刻给院长回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作者消失绿缇,欢迎阅读~

不是。

那是什么?

她揣着惴惴不安的小心思和来自记忆深处的隐伤。

那些搅弄的她七上八下的情绪汇聚在口舌处,就只剩下一个“哦”字。

她忍不住去看季渃丞的侧脸,一如当年她仰望他的眼神。

季渃丞好像比以前更清冷了,三年未见,他身上仅有的那丝少年气也完完全全消失殆尽,现在他是T大最年轻的物理教授,带着一个比一个优秀的学生。

她呢,好像从大学开始,就习惯频繁进组了,结果到现在也没混出什么名堂。

在表演老师那里的印象简直恶劣,班主任对她就一个形容词,浮躁。

年纪轻轻的,没树立起演员的自我修养,就光想着做大明星了。

她也从不忌讳把想红的渴望表现出来,但她一直执着谨慎的坚守着底线。

她想红,是为了有足够的实绩去配得上季渃丞,而她必须靠自己,不能当一个完全依仗家里资源的蛀虫。

其实说起来,‘配得上’这三个字也有些荒唐,因为季渃丞不喜欢她,所以他们之间才不那么平等。

“怎么了?”季渃丞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脸来盯着她看。

他看起人来一向专注且真诚,就是这种眼神,总是让姜谣心慌意乱,一如当初在物理办公室里,在课堂上,在偶然相遇的走廊里,在遥遥相望的操场上。

姜谣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的摇摇头,露出一个沉稳的笑,桃花眼一眯:“没有啊,节目组还等着我呢。”

季渃丞微微蹙了蹙眉,抬起手看了看表:“恩,我也该回实验室了。”

“再见。”

姜谣的眼神飘了飘,目光最终定格在被阳光笼罩的石阶上,她率先从季渃丞身边擦肩而过。

两条腿好似灌了铅,片刻都不愿离开季渃丞所在的地方,但现在的她无比清楚,死缠烂打绝不会得到季渃丞半点喜爱。

季渃丞目送着她离开,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衣领最上方的扣子。

姜谣喜欢他穿衬衫的模样,最好挽起袖子,解开上方第一颗扣子,露出锁骨。

她从不遮掩惊艳的目光,有时候在课堂上,会看的他有些拘束和尴尬,所以习惯了逆着她的喜好来。

姜谣的身影很快消失了,只有空气中还留着一股淡淡的碘酒味道,季渃丞晃神片刻,便很快恢复过来,朝门外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哎,季老师,刚那小明星你认识啊?”

猝不及防被拍了一下肩,季渃丞停在原地,侧过身看了一眼,语气疏离道:“徐老师。”

徐禾玮笑嘻嘻道:“现在这女明星长得都挺好看啊,可惜最后都得跟富豪。”

季渃丞冷淡的扫了他一眼,直白道:“听说你的论文又被《科学》打回来了?”

徐禾玮被噎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他嘴角抽了抽,似笑非笑道:“我这也才回国一年,还不太急,要是三年都没成果,才闹心呢。”

季渃丞轻笑了一声:“哦,也对。”

他回国之后,先是在盛华高中耽误了三年,哪怕耽误了这三年,他依旧比同龄人的履历华丽的多,也更受学院重视,多少引得别人不满。

徐禾玮撇了撇嘴,拿着开好的感冒药,头也不回的往学院走,他得比季渃丞花更多的时间在研究上,才能有朝一日彻底甩开季渃丞。

季渃丞捂住嘴,轻轻咳嗽了一声,或许是洗过澡着了凉,也或许,再次见到姜谣让他难免有些波动。

T大校园不小,走着走着,他竟然也绕到了体育馆附近。

他很少因为私人的事情耽误工作的时间,今天大概……破例了太多次了。

台阶上站着摩肩接踵的观众,把体育馆的大门堵得密不透风,隐隐约约能听到在最靠近大门的地方,传来吃瓜群众的欢呼声。

季渃丞远远的望着,抱着手里的文件淡笑。

他不爱太过热闹的地方,但如果他想见的人注定处在喧闹中央,那他也是愿意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一直到整个录制结束。

但在人群散开的时候,他就离开了,耽误了几个小时,今天大概又要加班了。

风有点大,卷着地上细碎的石子打转,姜谣从体育馆出来的时候,疲惫的快要睡着了。

冯连给她盖好毯子,把她绑头发的头绳送下来,嘱咐道:“机票我改明天了,今儿节目组要聚个餐,你下午缺席那么久,再推了就不合适了。”

姜谣懒洋洋的支吾一声,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的片段碎成了渣渣,但无外乎都跟季渃丞有关,那些对她来说已经有些遥远的高中记忆,像爆米花一样炸开,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清晰。

她都不知道冯连是什么时候给她抱回酒店的,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姜谣努力眨了眨眼睛,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涨痛,缓了好一会儿,她才逐渐恢复神智,然后尖叫着冲进卫生间卸妆。

对女演员来说,没什么比一张好皮囊更重要了。

美容护肤要从小做起,她们这种长时间带妆的职业,更要好好保护皮肤,这一觉睡的,眼妆晕成大熊猫,脸上的粉底也参差不齐。

她花了不少时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还没吹干头发,冯连就在门口催她。

“谣谣,赶紧收拾啦,让人等不合适。”

姜谣胡乱拍了拍补水精华,直接把湿漉漉的长发披散着,套了一条纯黑色短裙,就匆匆忙忙的拉门出去了。

冯连盯着她犹豫道:“你没化淡妆?”

姜谣揉了揉黑发,指尖一股橘子味洗发露的香味儿。

“刚卸了,就不化了。”

“也行吧。”冯连也没强求,姜谣现在正处在颜值巅峰时期,哪怕不化妆,依旧是美艳动人的大美人。

晚上的聚餐就是个大型劝酒陪酒交际场,有人游刃有余,有人手足无措,但不管是哪种心态,反正去了就是个喝。

冯连还挺有底线的,哪怕知道该有的交际必不可少,但他时刻没忘了姜谣的真实身份,宁愿让人不痛快,也不能纵容别人灌姜谣酒。

但架不住小姑娘自己管不住自己啊!

姜谣的酒量在高中就练出来了,她从小一起混的发小们大多都是男孩,她也经常跟着他们胡闹折腾,偷偷喝酒这种事都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

冯连见姜谣像喝水似的一杯一杯往肚子里灌,恨不得回到下午抽自己一巴掌。

这破烂聚餐怎么就没推了呢?

姜谣凭借一己之力,喝吐了周围好几个男演员,她自己仍然屹立不倒。

和一群扭捏作态的女星相比,她到显得格外突出,一晚上把下午丢的人缘全都捞了回来,还和几个发展势头不错的明星成了酒友。

大晚上的风凉飕飕的,姜谣就穿了一件小裙子,冯连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她披上,一边帮她系好扣子,一边喋喋不休的唠叨。

“要是让董事长知道,非得骂死你不可,谁让你在这种场合玩命喝酒了?”

姜谣一挑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看我醉了么?”

冯连没话说了。

虽然酒气挺足,但看起来神志清明,真不像喝醉的。

“赶紧回房间休息吧,明天早晨九点的飞机,别起晚了,六点我给你送早餐。”一进到酒店大厅,冯连就把自己的外套拿了回来。

他那外套太不起眼,酒店里多少有爱凑热闹的人照相,姜谣的生图也必须美美的。

回到房间里,姜谣坐在床上呆滞了片刻。

她也不是没醉,只是没有当年那么喜欢外露了,神经是异常兴奋的,兴奋到她不知道该怎么抵消。

半晌,她拽过自己的手机,飞快的输了一个电话号码。

她盯着号码看了一会儿,却并没有拨出去。

自从当年季渃丞为了断掉跟她的联系,换了手机号,她第一时间就从发小那里拿到了新号码。

但是三年了,她不记得自己输入了多少次,却没有一次打出去过。

这种心情挺复杂的,但却让她觉得安心,起码她和季渃丞并不是真的一点关联都没有了。

她颤了颤睫毛,长出了一口气,眼前雾气蒙蒙的,直到看不清屏幕上的数字。

人喝了酒,总是容易情绪波动。

眼泪猝不及防的砸在手机屏幕上时,她才突然如梦方醒似的站起身来,抓起房卡冲出了门。

站在T大的校园门口,随手给出租车司机塞了钱,姜谣头重脚轻的往里走。

她突然格外想念今天见到季渃丞的地方,她需要再细细回味一遍,才能放心离开帝都,不让这次意外影响自己的工作。

可惜医务部已经关门了,连值班的老师都没有,在淡白色路灯的掩映下,灰突突一片。

她蹲在地上,有些作呕,但呕了半天,除了些酸水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她撑着路边的座椅站直身子,给司湛打了个电话。

“你们T大教师公寓在哪儿?把季渃丞的公寓地址定位给我。”

她跟司湛从小玩到大的,对她和季渃丞的事,司湛比任何人知道的都清楚。

电话对面顿了顿,司湛“啧”了一声:“你都憋了三年了,终于忍不住了?”

姜谣翻了个白眼,口齿不清道:“废话那么多,赶紧告诉我。”

司湛声音变得有点儿严肃:“你是不是喝多了,助理经纪人都不在你身边?”

“哎呀大哥你告诉我行不行!”姜谣没什么耐心,语气里已经带了哭腔,她现在的头脑被酒精麻醉的特别简单,只有一个念头,见季渃丞一面。

司湛沉默了片刻,不多时,微信给她发来一个地址。

姜谣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果断的挂了电话,朝教师公寓的方向走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刺激了她的方向感,在陌生的校园,辨不清东南西北的黑夜,她竟然顺利的找到了季渃丞的公寓。

可惜,窗户是黑的。

她仰着头,呆兮兮的望着整齐的铁栏杆,眼前多少有些重影。

夜风明明有点儿凉,但此刻醉意发酵,她却觉得浑身燥热,恨不得一场大雨把她浇的淋漓尽致。

她对着别无二致的窗子喃喃道:“季渃丞,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

高中毕业那天,她和季渃丞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只是那时候,不管他如何义正言辞,都浇不灭她的一腔愚勇。

“然后接下来,我是不是该强吻你了?”

姜谣嘟囔后,抿着唇,有些羞涩的笑了。

小说《谁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师》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