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你有病,我有药

你有病,我有药小说

你有病,我有药

作者:夜雨曾寄北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9-17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浪漫青春《你有病我有药》全本阅读,你有病我有药是夜雨曾寄北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景上萧楚,主要内容:班主任的脾气好,无论学生说什么他都能接得住——一群屁大的孩子嘛,连男女意识估计都没有,谁不知道童言无忌这个道理?但是毕竟他代表不了所有老师,等他匆匆赶到教室时,景上正在和萧楚讲道理。,就这么满打满算的想着,等她回医院的第一天,萧楚并没有过来做康复治疗。那是一种让人有些焦虑的失落,让她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你有病,我有药》,作者夜雨曾寄北,欢迎阅读~

原来她爱吃冰粉……

景上开始认真的回忆自己小时候究竟是在萧楚面前吃了什么东西才让他误认为自己喜欢吃冰粉,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可能是初中的时候校门口老爷爷卖的凉粉,那时候学校的还不像现在的学校有超市或者小卖部,所有食欲正处于极度旺盛段的初中生们刚放了学就一窝蜂的去校门口买老爷爷的自制凉粉,凉粉透明的,软软的,凉凉的,刚吃到嘴里就滑倒了嗓子里,搭配着浇在上面酸酸甜甜的果酱和香脆的花生粒,的确是零食匮乏的生活中最佳的选择。

她不像小时候的萧楚,看着胖,实际上却吃得不多。照她母亲大人的原话,小时候的她有一个只要碰到自己喜欢吃的了,就会一直吃的坏毛病。景上一直记得,搬家的前一天她特地向她妈妈预支了零花钱,买了十盒凉粉,本来想分给萧楚一些的,结果他没来,她就赌气似的一口气全吃了,最后吃到拉肚子发高烧。

这些对她来说都遥远的多的事情,他却记得这么清楚。

只不过这……实在不算什么长脸的回忆,哪怕是想起来了,景上也没有提,只是挠挠头:“是吗?我不记得了。”然后给打发了过去。

赵千秋毕竟是老江湖,见气氛不对,忙在中间当起了润滑油:“原来你们是初中同学啊。我们家萧楚小时候不省心吧?”

萧楚在一旁加腔:“是初一和初二时候的同学,初三上学期她转学了。”当时两人念的学校是初中到高中的直升校,大概真的是缘分,两人又进了同一个班,要不是她下学期突然转学,估计两人高中毕业前一直都会是同桌。

火锅“咕噜噜”翻起了泡,辣油的香气顿时充斥了整个屋子,景上也没有心情去想什么排骨粥了,她直接夹了一块黄喉放进锅里煮,答道:“没有啊,我记得他很乖,很听话。”

这还真不是两人的吹捧,景上说的是实话。

只是关于萧楚,其实她也就记得一个大概。

无论是谁回忆起学生生涯,大概也就记得那几个拔尖的人物,或漂亮的惊艳时光,或个性的令人回味。倒不是说谁会去记得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胖子,只是萧楚整个人本身,实在没给她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习惯性沉默的坐在角落里,因为生病而吃含有激素的药导致的肥胖,和他本人一样没有水花的成绩……

要不是后来班主任推行什么“一帮一”政策,将他从角落里拎到她身边坐着,怕是直到毕业了她都不知道班里还有这么一号人。

太沉默,太低调了,谁能想到会变成如今这么光芒四射的样子。

如果她有预知未来这种能力的话,当时怎么着也要求她爸妈不给自己转学,就这么留在这个学校,死活把萧楚给绑着,借用对方的人脉和关系给自己开辟一条生财之路,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

黄喉煮的差不多了,伴随着火锅里又一个红色的泡泡破碎,景上的梦也戛然而止,景上夹了块黄喉放到嘴里咬了一口——又辣又脆的口感从舌尖上传来,太好吃了!果然冬天还是要吃火锅!

明星店倒也不是空有噱头。

赵千秋不可置信的“啧啧”了两声,又捣了捣萧楚的胳膊:“不会吧。”紧接着就对景上开始了王婆卖瓜:“其实我们家萧楚啊,与市场上那些流量小生比起来,一直都很乖,也不懂那些孩子怎么想的,也不和我们萧楚学学,出道七年都没有花边新闻。”

赵千秋不着痕迹的狠夸了萧楚一把。自从萧楚出道时他就跟着他,为了避嫌,从来没有看见过萧楚和哪个女明星单独吃过饭,甚至有一段时间他都快误会他的性取向了。结果今天闹这么一出又是什么初中同学,又记得人家以前最爱吃的……赵千秋心里默默有了答案:敢情自家的傻艺人在爱情方面不是不开窍,而是走的是纯情风,一直惦记着初中时的姑娘呢。

赵千秋默默的向萧楚使了个眼色,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就差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高声来一首《兄弟》,其实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哥懂你。

只可惜萧楚似乎不太领情,他淡淡的看了赵千秋一眼,唇角带笑,将身旁的肉菜往景上那边推了推,又把生菜拿到了自己的身边:“其实也没那么乖,那个时候我和班里的男生还打过架。”

赵千秋觉得这锅烫的肥牛卷实在是烫,还没放进嘴里就被烫的吐了出来,嗦着一口大舌头:“什么,你还和别人打过架?”

景上也惊了。因为在她记忆里,还真想起说萧楚和人打架的这码事。

有的人胖是壮,可有的人胖是虚胖,很明显,萧楚就是后者。

整个桌上只有萧楚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搭在桌子边上,与赵千秋眼里那个将“谨言慎行”奉作金科玉律的那个冷漠版的萧楚判若两人,他看着景上吃惊的神情似乎格外愉悦,他低着头笑了笑:“不过都过去了,具体的我也忘了。”

多亏赵千秋口灿莲花,妙语连珠,两个隔了十多年相逢的老同学之间才算没有冷场。

似乎人对过往的怀念会随着人的年龄而往上增长。景上虽然是理科生,但两杯小酒下肚后柔情思绪不比文科生少半分,特别是在看到昔日的同窗如今混得这么好之后,更是愁绪万千。等到萧楚将她送回家的时候她还开玩笑似的和他说:“你一定要一直红下去,这样等我以后的小孩在电视上看到你后我还可以和他炫耀,告诉他你是我的同桌。”

赵千秋喝了些酒,这时候看谁都三分亲,张口就怼了回去:“你可拉倒吧景上,我估计等萧楚退休了,你都不一定能找着老公。”

赵千秋的话一刀就插进了景上的痛处,他说的话一分都不假,在别人的眼里医生可能很忙,但实际上医生是超级无敌特别忙,她当医生以前走路就是走路,当了医生后走路都带着飞,景上一直寻摸着自己要不要去参加个什么短跑大赛,或许还能拿个奖。

“你懂什么。”景上一把抓住赵千秋的衣领,怒吼道:“我这是自愿为人民群众奉献,其实追我的人都排到黄浦江去了。”

“你眼里的黄浦江就一指宽吧?”赵千秋嘲讽道,似乎懒得搭理她吹牛逼,啧啧两声转过了身一个人“哼哼”去了,萧楚将她送到小区门口,等到要告别的时候才突然说了一句:“我会的。”

前言不搭后语,景上愣了好一会儿也没明白萧楚讲的是什么。

天上又没完没了的飘起了小雪,大概是刚吃了饭,身体里有了热量,景上也不觉得冷了,但是肚子太饱让人迟钝,以至于景上一脸迷茫的看着萧楚。

“我是说,我会一直努力的,好让你和你的孩子炫耀。”萧楚轻轻说道。他的手放在口袋里,似乎有些紧张,在不经意的地方微微颤抖着。

“哦。”弄明白情况的景上又“嗯”了一声,似乎不明白对方说这话的意义。

“你还怪我吗?”萧楚接着问道:“那天我没去是有原因的,其实……”

景上的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喝醉了后最听不得别人叽叽歪歪的,她大手一挥:“过去了,都是老同学,不要提这个。”

老同学……

萧楚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词,随即景上往前一步,差点上演一幕左脚绊倒右脚的人间惨剧,幸好萧楚眼疾手快,将她扶住,景上就势跌倒在对方的怀里,萧楚被一怀带着酒味的温香软玉砸的猝不及防。

小雪随着风飞扬,洋洋洒洒的落在他的肩头,落在他密长的眼睫上,化作水,转瞬不见。

竟然有些希望时间可以停止。

景上以前总觉得电视上的明星能有多好看,大家都是食五谷杂粮的凡人,在医院里,再美的皮囊也挨不住病痛的消耗。可如今萧楚这么不远不近的站在她面前时,她却忍不住感叹,这红莽凡尘,就是有人长得这么脱俗。

和初中时校门口老爷爷刚做的果冻似的,眼眸如清潭,可照佳人。

赵千秋混酒局混出来的毛病就是爱给人灌酒,哪怕萧楚三令五申不让他给景上喝他也没死了这条心,景上对酒既不抗拒也不喜欢,抱着试试的心喝了一盅赵千秋寄存在店里的东北小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后看人自带滤镜的缘故,反正这么看萧楚的确好像更好看了。

“没事,那个,我没事。”景上摇摇头,挣扎着从萧楚怀里爬起来站稳:“那我走了,以后有机会要再见啊。”景上冲他挥挥手,转身往小区里面走。

只留下萧楚,像是要深深的将她映在脑海里。

会有机会的。他在心里说道。

等萧楚回到车里,赵千秋一双灯泡似的眼睛圆睁,正对着他爱的发电。

“这妞不错啊。没看出你小子口味独特,不喜欢那些朝你身上扑的小模特,反而喜欢知性女医生啊。”

萧楚掸干净了身上的雪,将车门关上:“你不是喝醉了吗?”

“笑话!”赵千秋好像听到天大的笑话,凑近了他的身边:“大哥,你以为你的那些资源都是怎么谈下来的?都是哥哥我在酒桌上给你卖的命啊,和一个小姑娘喝我能喝醉,你这不看不起我赵千秋呢嘛——啊,别推我。”萧楚将赵千秋按回副驾驶上,又帮他系好安全带:“所以呢?好的经纪人就是喝了酒,然后指使艺人来开车?”

“我……”赵千秋刚要指责萧楚得了便宜还卖乖,却看到了他嘴角若有似无的微笑。

赵千秋一慎,什么事都不稀奇,但萧楚这样子笑……的确是挺稀奇的。

毕竟他认识的萧楚,对女人避如蛇蝎倒不至于,但还真没看到他对哪个女人能笑出这样的神情。

明显是坠了爱河啊。

“哎——”赵千秋道:“我说真的,那个女医生谁啊?初恋啊?还有啊,看不出来你啊,初中还和人打架呢,你我还以为你这性格,别人惹你的时候你都懒得计较,然后直接报警呢。”

赵千秋就是个话痨,问起问题来没完没了,但是还真不是赵千秋揶揄他,的确——萧楚不是会动手的人。

刚开始和萧楚接触的人都有同一个感受,他是一个外热内冷的人。

外表明明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温润模样,对待人也是有礼貌,是个各方面都会做到很好却不会让你感到不适的人,他的完美就像是一道屏障,让试图再走进他一步的人望而却步。

但是赵千秋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

两个人从高中相识,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有些久了,一起低潮,一起相互扶持,经历了太多别人没经历的,所以赵千秋知道,正因为他所在的环境五彩纷杂,所以他的温柔不过是呈现给外界的保护色,目的是用来保护真正的自己。

真正的萧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赵千秋也想过,可哪怕是在自己面前,他也很少展露出真正的自己。

只有偶尔流露出的孩子气和细致的温柔让他觉得这个人是真正活着的,不是什么AI,也不是什么机器人。

那颗从不会轻易展现给别人看的内核,今天没由来的褪下了用来保护自己的外衣。

至少他没看到过,萧楚对哪个女生这么温柔。

事出有异,必有蹊跷。

小说《你有病,我有药》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