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团宠反派三岁半

团宠反派三岁半小说

团宠反派三岁半

作者:松庭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9-15

小说《团宠反派三岁半》是一本最新上线的抖音完结文,团宠反派三岁半主要讲述了主角顾呦呦沈寂川之间爱恨情仇,是松庭编写的一部经典小说:“不过就呦呦的性格,澜姐你放心,就算不喜欢她,那也肯定不会觉得她有能力欺负别的小朋友。”郁澜露出点笑意。,“姐姐你不爱我了。”软糯的小奶音甜丝丝的,像藏了红豆馅的糯米团。顾妙妙对答如流:“爱你,但是你要偷偷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团宠反派三岁半》,作者松庭,欢迎阅读~

一夜辗转难眠的顾妙妙,是被一阵摧枯拉朽的小提琴声吵醒的。

嘎吱嘎吱。

跟锯木头一样。

她顶着起床气出了房门,一眼就看到楼下正在老师和郁澜的监督下,可怜巴巴学小提琴的呦呦。

郁澜听得很暴躁:

“……这都学了半年了,怎么还跟锯木头一样?连个完整的曲子都拉不出来?”

小提琴老师解释:

“这个小提琴和钢琴这类乐器不同,打基础的时间比较久,还有一个就是呦呦年纪太小,手指头就这么大,这个年龄段还是培养兴趣为主……”

郁澜却不管这么多,她就是要呦呦马上学会,不能比别的孩子差。

两人争辩之中,站累了的呦呦偷偷挪到沙发旁,蹭上去就是一个咸鱼摊。

然后她就看到了在二楼看着她的顾妙妙。

于是她立马向她挥手,附赠一个天真可爱的傻笑:

“姐姐你醒啦!”

顾妙妙迎上她满心信任的笑脸,瞬间又回忆起昨晚那个湿漉漉晚安吻的冲击。

昨晚她辗转难眠,脑海里一遍遍地回想起睡前呦呦的那个亲亲。

她不是傻子。

昨晚的重逢,从见面的第一眼开始,她的一切反应和举动,都颠覆了上一世初见的情景。

她也猜测过顾呦呦是否也重生了,可她回忆了昨晚顾呦呦的所有言行举止,实在是无法用“这一切都是她装的”来说服自己。

她思索许久,只能想到一种解释。

平行世界。

顾妙妙恶毒地想,或许是顾呦呦坏事做得太多,所以才在这个平行世界遭了报应,这么傻乎乎的,轻易就相信了她。

顾妙妙看着朝她挥手的呦呦,掉头就回了卧室。

挥手挥到一半的呦呦有些茫然。

姐姐为什么跑掉啦?

疑惑的她见妈妈和老师还在吵架,没空管她,便抱着琴悄咪咪溜上楼去找顾妙妙。

“……姐姐?”

门缝里伸出一个暗中观察的小脑袋瓜,刚起床的顾妙妙神色冷淡。

“干嘛。”

小孩子的感觉十分敏锐,从这简单的两个字,她就能感觉出顾妙妙对她的敌意少了一些。

她并不知道这是因为顾妙妙在同情她认贼作姐。

“嘻嘻嘻。”

抱着琴的小姑娘在挨骂的边缘又试探了一小步,探了半个身子进来。

“姐姐还没听过我拉琴对不对,我拉琴给你听呀?”

事实上今早她在睡梦中已经听过了。

非常的……令人动心。

动杀心的那种。

然而呦呦不容她拒绝,见顾妙妙没像昨天一样骂她,她就得寸进尺地蹭进了顾妙妙的房间,架好琴,昂着小脑袋,抬高手肘……

拉出了宛如指甲划过黑板的刺耳音色。

“老师上周教的茉莉花!”

虽然只会拉一小段,还狗屁不通,但呦呦还是挺起胸脯,非常自豪。

“呦呦才学了三个月,是不是很厉害!”

顾妙妙差点被她这段茉莉花送走,忍了又忍才没骂“你拉的什么玩意儿”。

爱琴如痴的她受不了这把好琴被呦呦糟蹋。

“这曲子不是这么拉的。”

呦呦不明所以,但想了想,她把琴递给了顾妙妙。

“姐姐会拉小提琴吗?”

顾妙妙微怔。

“我想听姐姐拉!”

呦呦把琴塞给顾妙妙,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很捧场地乖乖坐好鼓掌。

这把琴用料昂贵,音色上佳,光是上漆就上了好几年。

沉甸甸的琴架在肩上,她的手指按上琴弦的那一刻,她几乎瞬间回忆起了上一世的她为了练琴而昼夜不歇的过往。

一首完整悠扬的《茉莉花》从她指尖倾泻而出。

第一个音符奏响的那一刻,顾妙妙沉寂已久的心猛烈颤动。

她有太久太久,没能如此顺利的拉出一首曲子了。

外面争执的郁澜和小提琴老师也听到了小提琴的声音,两人同时噤声。

这屋子里就这么几个人,郁澜立刻猜到了是谁在拉琴。

老师听完后不自觉赞叹:“嗯,基本功很扎实,速度也很好,就是音准差点,听起来应该是力度不够……”

这位老师的水平很高,能得到她这样的评价并不简单。

郁澜当即就沉了脸,起身上楼推开了顾妙妙的门,一把夺过了顾妙妙手里的琴。

“这是呦呦的琴,谁允许你拉的!”

顾妙妙还沉浸在她又能拉琴了的恍然之中,并没有立刻反驳。

“顾妙妙,你是不是故意的?我们呦呦拉不好琴,你就故意来她面前炫耀?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多心机!”

昨夜的虚假和平之后,面对郁澜劈头盖脸的训斥,顾妙妙这才找到了点熟悉的感觉。

这才是她熟悉的顾家。

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不能比顾呦呦优秀的潜规则,只要她想要发出属于自己的一点点光,都会被无情打压。

她在顾家,只是一个被捡回去给口饭的流浪狗。

冰冷戾气在顾妙妙的胸中翻涌,她面如寒霜,刚想要不顾一切地骂回去……

“是我给姐姐的,妈妈不要凶姐姐!”

呦呦却挡在了顾妙妙前面。

她没有顾妙妙高,垫着脚,努力将顾妙妙护在身后,睁大一双泪汪汪的眼努力解释。

她不想看到妈妈和姐姐吵架。

顾妙妙完全没想到呦呦会在此时站出来。

三岁的她背影单薄,她努力张开双臂,像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样挡在她身前。

这不该是顾呦呦该做的事情。

郁澜见呦呦维护她,更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傻瓜!被人卖了都不知道!人家都瞧不上你,你还胳膊肘往外拐!”

呦呦急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嘴里还固执地反驳:

“不是!姐姐没有!”

她刚刚看到姐姐拉琴时的神色了,她一定是很喜欢拉小提琴,所以才会露出那么认真沉醉的表情。

姐姐拉的曲子那么温柔,那么感人,怎么会是炫耀呢?

听了呦呦的维护,怔愣的顾妙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十指。

这双手完好健康,再过十年,它会长得纤长灵巧,替她在国际大赛上斩获小提琴金奖。

这双手,如今还没有被上一世的意外毁灭。

她还没有大度到这么就轻易原谅顾呦呦,那顾呦呦凭什么如此坚定地挡在她面前维护她?

她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心软吗?

她看不出自己讨厌她,根本就不喜欢她吗?

“我待会儿再跟你这小白眼狼算账!”

郁澜她原本就好胜心强,对顾妙妙又有敌意,不管呦呦说什么她都认定顾妙妙是在示威。

她一手抱起呦呦,一手拿过那把昂贵的琴。

临走前,她恶狠狠地瞪了顾妙妙一眼。

“走着瞧!”

呦呦趴在郁澜的肩头,软糯糯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可怜又委屈地望着她,奶声奶气地喊“姐姐”。

肉乎乎的小手悬在半空,向顾妙妙的方向伸了伸。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

四周归于宁静。

顾妙妙仿佛卸去了浑身的力气,疲惫地一头栽倒在床上。

隔了许久,她喃喃自语:

“……太狡猾了。”

顾呦呦这个小骗子,太狡猾了。

被郁澜带走的呦呦坐在自己的床上,听一脸严肃的郁澜给她洗脑。

洗脑内容无非就是“你姐姐心眼儿多她不喜欢你”,还有“她回来就是要跟你争家产的”等等。

刚止哭的呦呦眼睫湿漉漉的,歪头问:“……家产是什么?为什么姐姐要争?”

“……就是你爸的钱。”

“妈妈你不是跟我说,好孩子要学会和别人分享吗?”

郁澜气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戳着她脑门道:“我教你别的记不住,这个你倒是记得清楚啊!”

呦呦乖巧答:“妈妈说的话呦呦都会认真记住的。”

你记住了个屁!

“那我告诉你,远离顾妙妙,不许和她玩,知不知道!”

看着妈妈余怒未消的模样,呦呦呆呆看了她一会儿,半响又扬唇甜笑着朝她伸出手来。

“妈妈抱抱!”

小团子刚刚哭完,小脸粉扑扑的,水葡萄一样的眼忽闪忽闪,可爱得要命。

郁澜气她缺心眼儿,但这股气也敌不过小团子的撒娇攻势。

没多久就消了气,揽在怀里亲了几口之后,她让呦呦自己画画,随后出门去了美容院。

把妈妈糊弄走了的呦呦很惆怅。

刚刚妈妈那么凶,肯定吓着姐姐了,说不定现在正一个人偷偷哭呢。

她要替妈妈哄哄姐姐。

可是一时间,呦呦又想不到要怎么哄。

姐姐喜欢什么呢?

她捧着小脸儿,苦思冥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

这个姐姐一定喜欢!

呦呦真聪明!

兴奋的呦呦将椅子挪到柜子前,垫着脚取下了自己的猪猪存钱罐,放进了书包里。

又爬上桌子,撕了个小纸条,一笔一划地画了什么,捏在手心。

推开房门,张姨正在厨房准备午饭,顾妙妙还在房间。

谁也没看到,背着小书包的呦呦将纸条塞进了顾妙妙的门缝里。

随后,她溜出家门,昂首挺胸地,仿佛要去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直到吃午饭的时间,张姨在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呦呦的身影,这才发现呦呦不见了。

“……对,我到处都找遍了,家里院子里也都找过了,没看到呦呦……”

“……书包和存钱罐都没了,我在想是不是离家出走……”

“……楼上那个?您说妙妙小姐吗?她一直在房间里啊……”

“……好好好,我这就联系安保,调小区监控查查,马上就报警……”

顾家上下全都乱了套。

一个三岁的小孩子独自出门,实在是一件过于危险的事情,张姨也慌了手脚。

挂掉电话后她立刻解下围裙往外跑,完全忘了楼上的顾妙妙。

顾妙妙也意外于呦呦的失踪。

但她并不觉得呦呦是离家出走。

正当她打开房门,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脚下忽然踩到了什么东西。

是一个叠好的纸条。

打开一看,上面画了个小提琴,和一个背着猪猪的小姑娘。

顾妙妙心里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顾呦呦该不会是给自己买小提琴去了吧?

顾妙妙没有猜错。

就在别墅区外面不远的商圈,就有一家乐器店。

呦呦平时去幼儿园时,经常看到这家店,她按照记忆里的路走,倒是真被她找到了。

此时的呦呦背着崭新的小提琴,万分自豪地走出了乐器店。

给姐姐的礼物买到啦!

姐姐拿到小提琴,一定不会再生气啦!

就是可惜她的猪猪存钱罐被砸碎了。

那个存钱罐是爸爸给她买的,里面塞满了她的压岁钱,别看存钱罐不大,里面塞的都是一张张红钞票。

刚开始乐器店的店员看她年纪小还不愿意卖给她,等她砸开存钱罐,里面的钱哗啦啦地散开时,他们眼睛都直了。

不过……

呦呦看着来时的路,有些茫然。

回去的路是向左还是向右走来着?

“小姑娘?”

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呦呦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叔叔。

“你是谁?”

呦呦警惕地抱紧她的琴,后退一步。

那男人看上去倒不算丑陋,五官周正,长相泯然众人。

他蹲下笑眯眯地问:

“这是你刚刚买的小提琴吗?”

见他问起琴,呦呦点点头回答:“这是我给姐姐买的。”

她一边答一边在心里想,妈妈和老师说的,不能和陌生人走,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姐姐呀。”男人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那叔叔带你去找姐姐好不好?”

呦呦很意外:

“叔叔认识我姐姐吗?”

他认识才有鬼了。

他只是老远就开始跟着这小丫头,一直跟到这里,确认她是独自出来的,这才趁机下手。

周围还有不少行人,他不好直接将这小孩掳走,这才上前搭话。

“当然认识,就是你姐姐让我来找你的。”男人温声细语,哄着呦呦。

三岁的呦呦一直被家里人保护得很好,更天然地信任自称认识姐姐的人。

既然他说认识姐姐,那就不算陌生叔叔了嘛。

呦呦理所当然地拐过了这个弯来。

“那你快带我去找姐姐吧,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傻乎乎的呦呦毫不犹豫把自己卖得彻底。

这男人一听,喜上眉梢,牵起呦呦的小手道:

“好啊好啊,叔叔这就带你去找姐姐……”

刚要起身,他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顾妙妙气喘吁吁的声音,在他身后咬牙切齿地响起:

“找你爹我干什么?先去找你在火葬场粘锅的亲妈吧。”

人贩子:……

小说《团宠反派三岁半》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