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危情蚀骨

危情蚀骨小说

危情蚀骨

作者:风吹落叶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7-18

这里提供向晚贺寒川江清然小说《危情蚀骨》全文完整章节,危情蚀骨向晚小说节选:“醒过来?”一旁传出一道浑厚的响声,她愣了一下,一扭头,恰好见到贺寒川坐着很近的布艺沙发里,两根大长腿随便的相叠着。医院门诊的墙刷的很白,明晃的光源照在他的脸部,映出了他脸部的小表情来,似笑非笑的样子,让向晚有一些摸不透。,抬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微微的苦。梦兰站在门口和敲门的人说了两句,才转身回了办公室。贺寒川正在喝茶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危情蚀骨》,作者风吹落叶,欢迎阅读~

洛欢“啧”了一声,歪头看她,真粗鲁。

谷雨火急火燎地拉着洛欢就跑。

那边听到声音的男生寻声往这边望了眼,又会快收回了眼。

谷雨跟洛欢前脚刚到,语文老师后脚就抱着教案走进来。

洛欢坐定后,长舒了口气,赶紧低头从桌肚里掏出语文书。

语文老师放下教案后,朝台下扫了眼,然后满意地翻开教案开始讲课。

洛欢在文科方面还是挺可以的,上课也有好好听,偶尔还兴致上来举手回答个问题。

不过到了后面两节理科时,就两眼一抓瞎,整个人仿佛懵逼掉了。

和老师似乎不在一个时空,满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以及“我为什么要学这门课”等等。

每当这时谷雨就想笑,明明家里两位家长都是学霸出生,偏偏生了个没什么理科头脑的闺女。

这基因变态也是可以。

后来的谷雨无数次庆幸说,幸好咱们当年文理分科,这要是换成现在不分科了,你还不得跳楼自戕去?

洛欢忍不住点头。

有些缘分许是早已注定好的,无论是正缘还是孽缘,要是换做现在,她不一定会遇到那个男生,也不一定会像那个时候的她一样勇敢。

“我无了……”

第三节一下课,生物老师刚出教室,洛欢就合上书本趴到桌上,下巴抵着手臂,大脑昏昏沉沉。

谷雨觉得她和理科天生有仇。

当年初中那会就是这样,每次上完理科都仿佛丢了半条命,初三那会,还是靠死命地补课才上了这所高中。

虽说她理科也不怎么样,但她就比较淡定了。

“诶,要不你放弃吧,反正咱俩下学期都选文,高考又不考理科。”

洛欢闻言,无言地转头看她。

“不成,这学期理科考试还不少,像什么周考月考,期中考,最关键的是,还有下学期的会考。”

“我最起码得考得差不多吧,不然多丢我老爸老妈的脸。”

在德川高中的教师子女不少,但像她这么废的,估计就她一个。

老爸老妈没给她来个滴血验亲,都是用爱在支撑。

那双水灵灵的眼珠缓缓的,溢出些许坚定来。

“这学期我必须理科每门都及格了。”

谷雨怜悯地望着热血少女,不禁摇了摇头,不和她讨论这个。

中午放学后。

谷雨跟洛欢去校门口新开的一家砂锅米线店里吃饭。

洛欢父母都是教师,中午做饭来不及,就经常早上带饭中午各自解决午饭,等晚上再回去做饭吃。

谷雨也懒得中午那不到两个小时来回折腾,于是两人经常中午一起在学校吃。

这米线店新开不久搞酬宾活动,再加上在地处学校这个天时地利的地界,简直是人挤人。

店里的桌子也早已坐得满满当当的。

窗口还排着长龙。

加上天气热,店里几台吹风机大马力运作,在这种条件下也只能是热力循环。

洛欢不耐等,和谷雨一商量两人决定买了偷偷带回教室里吃。

“……欢欢?”

两人打包好吃的后,刚要进校门,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

门卫室就在旁边。

两人均是一震。

“跑。”

洛欢藏好吃的当机立断,拉起谷雨的胳膊就往里面冲。

身后还传来那男生几欲叫她们的声音。

应该是被他一起的朋友给拦住了。

这个时间学生大部分都外出吃饭去了,又或者是回了寝室,整栋教学楼落针可闻。

甚至能听见两个女孩大口喘气的声音。

谷雨死狗似的靠在墙上,冲洛欢竖大拇指:“欢欢,你不和这号人玩实在太明智了,这种人,真他妈的恐怖。”

要是他声音再大点儿,她们能直接进“光荣榜”一个月。

倚着墙的洛欢忍不住笑,肆无忌惮的,蹲在地上缓了会才起身,拉着精疲力尽的谷雨上楼。

她们班在三楼,这种后面班还是有点好处的,就是在下面,不用成天爬楼梯。

洛欢低着头,懒得看路,循着记忆往上走。

这种走法就容易撞到人。

在楼梯拐角撞上人的那一刻,洛欢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

这人好高啊。

身上也好香。

有点柠檬味洗衣粉的味道。

“抱歉。”

只是没等她抬起眼看他,少年便已开了口,声音低淡,透着股温和。

“额,没事儿。”

他越过她往下走。

洛欢反应了大概两秒,忽然扭过头。

那人已经走远了,只能看见一个很高的背影,纤细挺拔。

她莫名觉得有点眼熟。

“看什么呢。”

谷雨趴在栏杆上抬头看了眼,微顿了顿,声音忽然高了一点。

“江知寒?”

“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走走走。”

谷雨催促着。

洛欢收回了眼,拉着谷雨继续上楼。

走廊里空空荡荡的,两人进了教室,坐在座位上把书全都清到一边,低头拆食物包装。

米线滚烫的香气瞬间涌了出来。

教室里十分安静舒爽。

两人吸米线的声音此起彼伏。

学校周边的饭馆一般量都挺大的,为了贯彻节约精神,两人硬是撑着吃完了。

丢完了垃圾回来,然后就坐在座位上消食,一动不动。

谷雨翻出前些天才在路边报亭买的小言情杂志。

洛欢从桌肚里摸了半天,找出一只橙子味的棒棒糖,撕开包装咬进嘴里。

随手翻了翻课表,下午还有物理。

洛欢陷入了沉默。

“谷雨。”

“啊?”

“你说……那个江知寒学习不错是吧。”

谷雨靠着后面课桌,眼睛盯着杂志,懒洋洋地随口应了声:“不然呢,中考第一过来的,上学期期末还是第一,理科接近满分。”

洛欢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有些恹恹地趴到桌上。

谷雨忍不住瞥了她一眼。

女孩垂眸看着书,长发别到白生生的耳垂后,睫毛卷翘。

安静的有些过分。

谷雨就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吃饱之后的神经变得懒洋洋的随口而出:“你这两天老打听他干什么,怎么,看上了啊。”

洛欢后背一震,忽然转头看向她,眼神逐渐亮起来。

“?”

谷雨头皮微麻:“喂,你……”

“我的理科有救了!”

洛欢兴奋地说:“如果我追到了江知寒,我理科成绩不就不用发愁了吗!”

“……”

谷雨愣愣地张了张口。

下一秒,抬手摸上洛欢额头。

“不烧啊。”

洛欢把她的爪子拉下来,挑挑眉:“怎么了?”

“别啊你。”谷雨连小说都没心思看了,赶紧合上凑了过来,神情焦急:“你疯了吧你,居然为了成绩想去追那种人!”

“怎么了。”洛欢好笑道:“不就是追个人吗,我又不是去献身,况且我是为了学习,多么正能量的事儿。”

谷雨真想敲开闺蜜这脑袋看看她的大脑构造,一天不吓人就浑身不舒服。

“你知道江知寒的传闻吗你就往前冲!”谷雨吞了吞口水,语速很快地解释:“江知寒,最好别靠近,别给自己惹麻烦。”

“他爸是个赌徒,还犯过事儿蹲过大牢,他妈以前好像做过皮肉生意,他们一家在当地都没什么亲戚,那种人基因不好,就算学习再好也没用,小心有暴力倾向。”

“所以江知寒长那么帅,为什么没小女生靠近他,还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谷雨伸出一根手指戳啊戳洛欢的脑袋,想控控洛欢脑袋里的水。

洛欢面无表情地把她的手扒拉下来。

“哦,我知道了,我去补课总行了吧。”

“真的?”

谷雨半信半疑地盯着闺蜜瓷白的小脸瞅了好一会,才勉强相信,哼了一声,说了句。

“这还差不多。”

洛欢悠悠地叹了口气。

高一没晚自习,下午五点半就放学。

在校门口一人买了杯奶茶,洛欢跟谷雨分道扬镳,坐上了不同的公交。

晚饭很丰盛。

虽然如今上面明令禁止再设什么尖子班火箭班,但每个年级成绩最好的还是一班二班,家长们也心知肚明地将一班二班看做是重点班。

重点班自然课程内容跟难度要大。

蒋音美带重点班辛苦,有时候回来还要批改作业,给学生们答疑,每当这个时候,洛国平就买很多菜做一大桌东西犒劳老婆。

洛欢这个女儿也因此能跟着沾一点点光。

这晚的饭桌上,洛欢剥虾剥得欢快的时候,对面的蒋音美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问:“你最近学习学的怎么样?”

一句话,仿佛就给洛欢按了暂停键。

洛国平赶紧出来打圆场:“哎老婆,这才刚开学问什么学习,孩子正吃饭……”

蒋音美瞪了他一眼,洛国平就不敢说了。

蒋音美重新看向女儿:“我这两天抽空去你们老师办公室翻了翻你的作业,虽然全都写上了,但大部分都是错的,有些解题思路甚至离了十万八千里。”

蒋音美不想再去回忆她看到女儿作业那一刻的尴尬神情,以及附近老师明面安慰私下嘲笑的神情来,闭了闭眼,又继续对她开口。

“你没理科天赋我们也不强求,下学期你想学文也行,但这学期必须给我都考及格,不然你过年叔叔婶婶们给你的压岁钱就别想要了。”

晴!天!霹!雳!

舔了舔嘴唇,求助无望,洛欢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母亲:“那我能出去找个辅导班吗?”

洛家是双教师家庭,其实都不大有时间教自己的女儿,而且,在专业方面肯定也比不上专门教理科学科的。

蒋音美盯着她看了一会,点点头:“行,我亲自帮你筛选。”

洛欢哦了一声,垂下眼帘。

这几天里,洛欢不敢随便敷衍作业了,每天绞尽脑汁,就算赶不上公交也要写完作业再回家。

这周末,蒋音美倒真给洛欢找了一家补课机构。

是她同事的一个亲戚开的,做了已经有十几年,机构很大,在千城也开了分校。

洛欢本以为和江知寒的缘分就那么断了,谁知在补习机构那,又再次遇到了他。

小说《危情蚀骨》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