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舟行晚景

舟行晚景小说

舟行晚景

作者:麋鹿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7-16

这里提供顾晚舟程景良小说《舟行晚景》全文完整章节,舟行晚景顾晚舟小说节选:顾晚舟回神,看见他点点头:“是初中同学,程景良是插班生,初一的第二学期掉转来的,我的同桌,也是那时我好朋友,很喜欢他。”陆子寒拉高声调:“安全防范防闺蜜啊!”,“是谁?有官司吗?”顾晚舟问她。她摇摇头,凑到顾晚舟耳边激动地说:“是明启的程总监哦,好帅!”“我知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舟行晚景》,作者麋鹿,欢迎阅读~

北京有一家非常出名的土鸡馆,龚城把庆功宴定在了这里。

“来来来,两位,这次真是多谢你们,不仅赢了官司,还打垮了一个竞争对手,真是多谢!”龚城为顾晚舟和陆子寒倒酒,82年的拉菲,口感极好。

“来,咱们干一杯!”

喝完酒,陆子寒为顾晚舟夹了砂锅里土鸡的鸡翅:“你不是最喜欢吃鸡翅吗?这可是北京最正宗的土鸡馆!你一定喜欢,尝尝。”

坐在陆子寒对面的龚城也笑着介绍说:“没错,这家土鸡馆味道最正,顾律师你可得好好尝尝,听子寒说你多年没有回国,我特地提前一周预定的位置!庆功宴嘛,不能马虎!”

龚城是个很会说话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不到三十五岁能做到这个位置,人一定不会简单。

“咱们也不客气,龚城,都是熟人,就别律师律师的叫了,晚舟,龚城是我的高中同学。”

“难怪你们这么熟!”顾晚舟笑,“我还以为你们只是朋友,没想到还是高中同学。”

“顾律师直觉变差了,”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程景良突然开口,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朝她举了举,“洋鬼子的火鸡把你养得不如从前了。”

龚城和陆子寒不是看不出顾晚舟和程景良之间是有问题的,他们之间的微妙这么明显,要是再看不出来,都对不起自己在紫禁城混的这么些年。

“哈哈,我们程总监喜欢开玩笑,晚舟你和他不是旧相识吗?他是思念女朋友过度,对美国回来的人都有敌意!”龚城说着,又给关系倒了杯酒。

“干杯!”程景良举着杯子对她说,“感谢美利坚合众国为我们大天朝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精英!”

顾晚舟原本对程景良的调侃当做他心理不平衡的表现,却听见龚城说程景良有了女朋友,尽管她没有刻意去回避时间这个现实,但她听见之后还是会发现自己的伪装太过薄弱。顾晚舟仰头喝光杯中的酒,看着一脸得意的程景良笑道:“原来程总监有女朋友了?也在美国?”

“是啊,跟顾大律师一个学校。”程景良摇了摇杯中的红酒,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好像还不想回来。”

“是啊,跟晚舟你一个学校,听景良说是高中毕业在天津上完了大一才出国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龚城没有发现顾晚舟的变化,继续为她添酒,坐下后转动着桌面的菜。

“顾律师不仅认识,还熟得很!”程景良再次向顾晚舟举杯,瞥了一眼为她夹菜的陆子寒,自顾自地倒了杯酒。

“是吗?晚舟也是在天津读完大一才去美国的,晚舟,你认识吗?”陆子寒问她。

“真的吗?!”龚城惊讶地看着她,“太巧了!你和景良是老相识了,他女朋友也和你一样在……”话说到一半,龚城和陆子寒终于发现了问题,不得不停了下来。

陆子寒看着顾晚舟,好像终于明白她这么多年来在美国始终孤身一人的原因,他的目光转移到她的手腕上,那里有一块她戴了多年的手表。陆子寒表情复杂,龚城也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程景良的手腕,似乎想了一下,然后才恍然大悟一般地收回了表情。

场面突然冷了下来,龚城只讪讪地朝着顾晚舟笑,到底是经历过事的人,很快开口道:“还真是巧,真是巧!也难怪景良等了这么多年,这么优秀的女朋友,要是我,我也等!”

程景良看着尴尬的两个人,无所谓冷场的局面,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笑,起身拿起外套和顾晚舟的包,对他们说:“要是没有什么事,我想带我的女朋友先离开,失陪了。”

八年前的程景良,外表无可挑剔,骨子里透着优雅,不喜欢麻烦,自己却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八年后的他,做事干净利落,骨子里的优雅升华成了在精英层次中应有的气质,外表依旧无可挑剔,还增添了不少成熟男人该有的深沉,但那副不要脸的傲娇范一点都没变,似乎谁都欠了他五百万。

程景良拉着她走出土鸡馆,从包房出来他就一直黑着脸,走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顾晚舟开始挣扎,手却被他死死地捉住。

“程景良,你放开!”她拍打着他的手,却被他一把扔进车里,他站在车门前,右手撑在车顶上,俯身威胁她:“你要是敢跑,我就直接开着车去拜访咱爸咱妈!”

咱爸咱妈。

顾晚舟心里一酸,那是高三毕业他对顾爸顾妈的称呼,每次都是这样在她面前称呼顾爸顾妈,让自己总是心猿意马,却又可悲地强迫自己面对现实。她总觉得程景良是个她触不到的点,她追啊追,却始终追不到,只能默默看着他,可是她如果追累了,不去追了,他这个点却不跑了,甚至还回来等她一会儿,他们就这么追赶着,停留着,互相纠缠了七年,直到八年前,顾晚舟去了美国。

说完,他“嘭”地一声摔上车门,从车前绕到了车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程景良坐在驾驶座上阴沉着脸。顾晚舟一直知道,他早就生气了,尽管餐桌上的他一直保持着他该有的风度,但是顾晚舟知道,他生气了。就好像程景良知道,自己哪怕一个细微到所有人都发现不了的表情,她都知道。

顾晚舟扭头不去看他,车内安静得可怕。

“为什么回国不通知我?”他突然发问,说的话像是用牙齿咬出来的。

“为什么回国要通知你?”

“为什么?”程景良的声音更加阴沉,方向盘上的真皮套被他扭曲得变了形。

“因为这跟程总监没关系。”顾晚舟没有回头,依旧看着窗外,淡淡的语气。

“顾晚舟!”他突然扑向她,将她压在身下,用力地吻下来,试图撕开她的衣服。

“程景良!”顾晚舟用力想要推开他,“王八蛋!”

“当初就应该把你给办了,让你从美国带个小王八蛋回来!”

他疯狂地咬着她的唇,她的双手被程景良用一只手扣在头顶,他的另一只手摸向她的后背拉开了衣服的拉链。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顾晚舟看着他红眼的样子愣住了,双腿被他压在身下根本动不了,尽管自己拼命地躲着他用力压下的吻,却根本没有用,暧昧的气息突然蔓延开来。

背后的拉链已经被他拉开,她突然停止了反抗,两眼倔强地看着他,咬牙切齿地说:“程景良,你要敢,我会恨你一辈子!”

他愣了一下,与她对视良久,终于拉上了她的衣链,却不起身,贴在她的身上轻吻着她修长的颈,无力到几近崩溃一样地叫着她的名字:“晚舟……”

坐回了驾驶座,程景良无力地靠在靠背上,良久,突然起身用力拍打着他眼前的方向盘,喇叭声响彻整个地下停车场,引得警报声无数。

顾晚舟提起手提包,右手摸到了车门开关,刚才的一切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右脚踩到地面时,差点站不稳,她站在车外脱掉自己的高跟鞋,提着它们离开了停车场。

顾晚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程景良,他与那个高二时把轻微醉酒的自己从疾驰的轿车前拉进怀里的程景良一样,他们都让自己感到那么陌生,带着狂烈的怒气,带着她从未见过的凶狠,从前逼得她想靠近他融化他的怒火,而现在只逼得她想离开,越远越好。

车水马龙的北京在黑得看不见星星的天空下依旧繁忙得令人发指,顾晚舟的思绪似乎也繁忙得让人不知所措。

程景良,八年了,八年前的那个冬天的午后,你答应会放过我。八年后的今天,你却给了我一个“女朋友”的身份。我该说什么?谢谢你还记得我?

顾晚舟回到酒店,关了灯坐在毛毯上,抚摸着戴在左手腕的那块表,那是还在天津读大一的时候,她在网上看中的,是程景良付的款。自己的表盘是银色,他的是金色,刚收到表的时候,因为金色的实物真心不好看,所以程景良的金色被他嫌弃地扔在抽屉里,没有办法,她只好再看一款,在网上买了寄给他。

在明启的会议室再见到他时,那块表静静地躺在他的左手手腕,廉价的金色表盘在顾晚舟看来像一块惹人厌的污渍贴在他的名牌西装上。

顾晚舟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拉开落地窗帘走出阳台时,程景良的车果然停在楼下,他一直从停车场跟在自己身后,她一直知道。顾晚舟低头看着,感觉到车内的程景良正在与自己对视,一定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心里突然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仰头喝完了杯中的液体,一甩手,将高脚杯砸向程景良的宝马。

楼下传来一阵玻璃砸在什么东西上破碎的声音,顾晚舟关上阳台门的瞬间又听见了程景良砸车门的声音,一阵快感油然而生,洗澡,睡觉!

小说《舟行晚景》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