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刺吻

刺吻小说

刺吻

作者:妖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7-14

宁叶夕沈慕泽小说名叫《刺吻》,这里提供《刺吻》全文阅读,小说刺吻讲述的是宁叶夕沈慕泽之间的故事,非常好看不容错过。他望着宁叶夕的目光更加冷清,仿佛看见了什么垃圾一般。但沈老爷子此时却只顾着宁叶夕的反应,见她面如金纸,痛心不已。沈慕泽,你这个小子跟夕儿说什么?你们不是要害死夕儿,害死我们沈家的子孙么?”,“快叫救护车!”沈慕泽慌忙冲上前,一把抱起江可涵便朝外面冲去。而宁叶夕也愣了几秒,跟随着出去了。看着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刺吻》,作者妖妃,欢迎阅读~

我缓缓起身,拽住家具的边边角角,整个人的手都积聚了我所有的力气,也就是靠那所有的力气,能够支寻找通向医院的光明之处。

我眯眯眼睛,努力让自己醒来,喉咙干涩,脑袋像灌了铅般地重,任凭我怎么努力抬头,却依旧是无济于事。

我咬咬嘴唇,整个人都全身使劲儿,探身从床头柜里拿了红外线测温计测过体温后,起身准备去医院吊针。

我,白浅还没有那么弱,怎么能轻易地就倒了下去?

我微微低头,低头瞥见放在自己沙发上放着的一条墨黑色的毛毯,慢慢抽起来,路上裹着条珊瑚绒的墨色色毛毯,低着头哆嗦着赶路,幸好夜里街上行人不多,没人朝我投来异样的眼光。

我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是习惯了自己来。其实,如果不自己来又能怎么样呢?靠谁?

人啊,这一生相信的只有自己了。

这不知怎么回事,就成了我的座右铭,深深刻在我心底的座右铭。

我看着温度计上面的数字:三十八度五,靠退烧药是降不了温的。

穿戴整齐后,开上了自己那辆低调内敛的迈巴赫,打开手机导航,寻找离这里最近的医院的方向。

没有司机,只有我一个人。

好不容易挂完号,到急诊室一看,前面还有十多个人排着队。

我双眸微闭,靠在墙上眯着眼等待,终于听见护士叫到了我的名字。

“发烧,三十八度五,不咳嗽不流鼻涕没有其他症状,头孢过敏,麻烦您帮我输液。”我一口气说完后,侧着脸等着医生给他量体温。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只有几个值班医生,特别忙碌的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

我侧头微微就瞥见了这些用五个手指头就能轻易数清的人数。

头昏脑涨,实在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

办公桌后面的男医生盯着电脑上的病人信息没动,又抬头看了我两眼,见我微微皱眉以后,才赶紧抽了根温度计给我。

我瞥着那个温度计,心里一阵嘁嘘。

微微叹了口气,默默从不锈钢罐子里取出个酒精棉球擦了擦,检查了刻度以后才老老实实地将温度计含进嘴里。

从刚进来的时候,就对这家医院的莫名抱有一种很不看好的态度。

我经常由于加班,长期抚在桌子前工作,身体多多少有一些问题。

而这家医院比起从前常去的那家医院的测温枪,这水银温度计的效率也太低了。

而且在这个凌晨时分,这医生跟没睡醒一样,不知道靠不靠谱。

到时间后我默默地将温度计拿出来看了一眼,跟早晨量得一分不差,我递给男医生,又重复了自己要输液的要求。

“先吃点退烧药试试吧?”戴着口罩的男医生建议,“或者打退烧针。”

他完全没有理会病人的需求,我明天还要去上班,现在只有输现在只有输液才能让我好的快一点。

我的脾气不好,听他这样不瘟不火地搪塞着我,我整个人都是尽可能地压抑着自己心里地怒火,努力地暗示自己,让自己千万不要生气。

就在我实在压制不了自己心头的怒火时,一道熟悉又温柔的声音默默地传输过来。

“直接输液吧。”

我刚要抬头看是谁说话的时候,就听到那道声音继续说着:“她的这个体质特殊,这体质退烧难,输了液好得快些。”

我转过身,想进一步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结果,只有一道白影很迅速的闪过,像是在刻意地躲着什么。

他的背影真的太熟悉了,是他吗?

我还在徘徊和犹豫不前的时候,那个本来还在搪塞的男医生见状也不坚持,利索地敲着键盘开药,随后让我拿着病历卡出去交钱。

这医院我没来过,交完费后晕头转向地直奔手术室走,半路上被护士拦下来了带到了药房拿药。

折腾了半天才终于到了输液室,我寻了个靠窗的软沙发坐下,医院有暖气,我坐下没一会儿眼皮子就往下耷拉。

实在是困得发慌,不一会儿,我就靠着散发着热气有些生锈的暖气昏昏欲睡。

在梦里我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有人叫我的名字,但好像又是现实中那样的清晰。

“白浅!白浅!”

一道特别急促的声音穿了过来,能够分辨出来,就是刚刚叫我的那个女护士。

“白浅,67号的白浅在吗?”

……

护士推着推车在走道里喊着,来回走了两遍,才发现了窗边缩着的人。

轻轻拍了拍仍在熟睡的我的胳膊,询问:“白浅吗?”

我这才惊醒,揉了揉眼睛小声道:“是我,不好意思,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儿,你挂哪个手?”护士略有些生涩地拆开吊针的包装,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她拍了拍我的右手手背后在她的手腕处勒上橡皮管,并没有想象的青筋凸起,护士皱着眉,盯着我不太明显的经脉看。

其实,我是特别怕扎针的,医生总是找不到血管,这样就让我无比尴尬。不仅费时费力,而且遇上一些态度不太好的医生,血控制不住,就会喷涌出来。

以我的脾气,肯定会将这样的医生骂个狗血喷头,可是,医生同样也属于服务业的一员,也确实实属不易,所以,我这个人有个原则就是,从来不会恶意中伤那些对社会做贡献的人,无论他们的态度与否。

我刚将头撇到旁边去,不看她继续自己手下动作的时候,突然间觉得一道不同于女护士的手臂微微用力的拉过去了我的手臂。

我抬头,眼睛正好对我抬头,眼睛正好对上了他的视线,他的眼睛那么清澈,就像是一汪春水一样,荡漾着我原本竭力克制的所有疲惫。

是他,夏亦晨。

我当时脑子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整个人都完全失去了直觉,在稍微迟疑一下的时候。

可就在这一刻,他好像是找到了血管一样,丝毫没有犹豫,就赶紧用他略微冰凉的手拍了拍我的手臂,然后快刀斩乱麻,一下子就将自己手里的针头插了进去。

我看见夏亦晨,虽然他的动作很温柔,可是想起十年前的那些事情,我整个人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

直接就站了起来,想要扯掉他挂在我手臂上面的针管。

他是那样的了解我,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目的,直接就将自己的手压在了我的脉搏上面,然后,第一次,我见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犀利。

小说《刺吻》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