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

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小说

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

作者:步袹西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10

这里提供小说《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在线阅读,小说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的男女主是黄玲乐秦沂泽,由步袹西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从此以后,从今往后,秦沂泽终于对我说了一句话,使我心里踏实了,总觉得,只要有他在身边,我和林丹就没有太大的危险。确实很矛盾,一方面,我想摆脱他,另一方面,他又在下意识地依赖我。,却发现,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整个广场都是这个样子,看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住的了,连脸都没来的极转过去,就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作者步袹西,欢迎阅读~

家里就我和姥姥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高考结束后,我随便找了一个冷门的专业,没有别的要求,就两点。

学费少,离家近。

毕竟姥姥年纪大了,我不能走太远,怕她身体不好,我赶不回来照顾她。

学校就在省内,为了节省路费,我专门选了最便宜的火车票,晕晕乎乎的折腾了半天才到达学校。

办好一切手续之后,我把缴费的单子递给宿舍管理员阿姨,然后她头也没抬的对我说道:

“黄玲乐,608号房间。”然后递给我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钥匙。

我接过钥匙,有些无语的看了看楼梯,任命的拖着行礼往上爬,这个公寓的条件还不错,就是没有电梯。

等我爬上去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我把钥匙插进锁里,门“咔嚓”一声开了。

屋里的人同时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向我。

我的性格有些内向,被她们这样看着,变得有些局促起来。

拖着行礼箱,悻悻的走进去,跟她们打了个招呼。

“你们好,我叫黄玲乐,考古系,四班!”

“你是考古系的?我也是,我叫林丹”

一个扎个高高的马尾,看起来比较活泼的女孩,听说我是考古系的显得很是兴奋。

一边自我介绍,一边走过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箱,挽着我的胳膊将我拉了进去。

“喏,这里就剩一张床了,你睡我的上铺吧。”

林丹指着屋里仅剩的一张空床对我说道,我四周打量了一眼,发现她们都已经将床铺好,就算不愿意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点了点头,将跨在身上的包包放在床上,把行礼箱中的被褥拿出来,我就爬了上去。

因为有林丹的帮忙,我也很快就收拾好了。

坐在林丹的床上,我们四个人相互打了个招呼,林丹我算是认识了,另外两个,那个剪着短发的叫艾萌萌,另外一个烫着波浪卷的叫做方云熙。

宿舍只有四个人,而且也很好区分,看发型就能看出来。

我就一直是清汤挂面的那种长头发。

艾萌萌和方云熙一个是历史专业,另一个是建筑专业。

比较起来,我还幸运一点,因为林丹不仅和我专业一样,连班级都一样。

“现在我们都认识了,我提议我们一起出去聚个餐吧。”

林丹显得特别兴奋,而她的提议也得到了另外两个室友的认可。

我努力的将已经紧紧亲吻在一起的眼皮抬起来,对她们挥了挥手。

“我现在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要不等明天?或者你们先去吧。”

林丹不相信的看了我一眼,发现我真的是很累的样子,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然后带着艾萌萌和方云熙离开了。

她们走后,我赶紧关上宿舍的门,爬到我上铺的床上,躺了下来。

昨晚做了一夜的梦,今天又坐了这么久的车,我真的是又累又困。

没过多久我便已经睡着了。

可是睡得并不安稳,睡了一会儿就被一阵冰凉刺骨的寒意惊醒。

我感觉身边像是躺了个什东西,不由得伸手去摸了摸,结果不摸还好,一摸竟然摸到我身边躺着一个冰凉的身体。

寒意彻骨,吓得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仔细的看了看,身边什么都没有,抬起手再摸了摸,还是什么都没有,不由得奇怪起来,难不成我出现了幻觉?

眼皮一个劲的打架,我揉了揉眼睛,继续躺下睡。突然我感觉身边的床吱呀了一声,跟着床上的被褥就动了。这次我的感受真真切切。

我紧紧皱眉,但就是没睁开眼睛。

此时我敢肯定,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床上,而且越发的靠近我。我想动,但此时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像是被牢牢绑在床上一样,四肢张开。

这样的姿势让我觉得很羞辱很无助。

接着,我感觉到越来越重,像有一个人似得,他的动作我阻止不了。

我气愤极了,想挣扎,可我一点也动不了。

隐约的,我似乎听到耳畔有声音回荡。

“卿卿可有想念为夫?”

这是男人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极其吸引人,只听着声音仿佛都要沉醉。

可是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昨天晚上,在我梦里跟我拜堂成亲的那个男人。

隐隐记得他在我耳边说过,他叫秦沂泽。

渐渐的,我觉得越来越重,也越来越热,汗水不停的流下,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

最后,我竟然……竟然……

这时候,像是解开了禁锢,我一下子就能动了,我猛地起身,大叫一声“啊!”

宿舍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我转过头,发现我的床边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吓得我再次想要尖叫出声,她却先开口了。

“玲乐你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原来是林丹,顿时我松了一口气,对她点了点头,从被窝里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什么梦把你吓成这样?”

想要起身的我身子一顿,我该怎么跟她说?

“我……”我说话的时候,声音沙哑,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声音竟然是我发出的。

我惊魂未定,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下真实感,我竟然睡得那么死,连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难道刚才的事,只是一场梦?可是为什么那么真实,还能和昨天晚上的接起来?

这时,其他室友也起来了。

艾萌萌坐在对面床上疑惑的看着我“咦,你脸怎么这么红?浑身是汗,头发都湿透了,我都有些误会了哦。”

说完还俏皮的对我吐了吐舌头,跟她的名字一样萌萌的。

其他两个人一听,顿时秒懂艾萌萌话里的意思,有些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哈哈,你该不是做春梦吧!看你想男人想的,叫你一起去吃饭还不肯去,别矫情了哈。”

我觉得尴尬得要死,但想起刚才那种感觉,我是真真切切的……那情形和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的几乎一样……

难道我真的做春梦了?

那昨晚呢?一时之间我也弄不清楚。

“你们先睡吧,我去洗洗澡……”我赶紧下床,一溜烟跑进卫生间,脸烫的估计能煮熟鸡蛋了。

快速打开花洒,凉水从我的头顶洒下来,冲淡了我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小说《绝宠阴婚:死鬼老公喂不饱》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