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解语

解语小说

解语

作者:艾弋孤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8

《解语》小说由艾弋孤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解语许颐时,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解语许颐时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她睁开眼睛,竟看见站在窗外的竟然是许颐时。身着皮衣,戴着黑色棒球帽,正单手插兜地站在窗前斜视着解语。语言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许颐时又敲了敲窗户。,一次次的折腾,一直到天亮。*最后的战场,是浴室。只是最后不是两个人的较量了,是许颐时一个人的。解语已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解语》,作者艾弋孤,欢迎阅读~

“天儿,你爹在家吗?”

“我是你刘二爷,找你爹喝两盅酒。”

一个熟悉的老头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刘二爷是住在我家不远的村西,年龄七十多岁了,平常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找老爹来喝酒。

正当我走到院子要去开门的时候,忽然一股凉意从脚后跟传到了背脊上。

刘二爷去年不是得癌症死了吗,我还参加了他的丧礼,怎么会来喊老爹去喝酒?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激灵,迈出去的右脚也不敢收回了。

只感觉周身冷飕飕的,如坠冰窖。

“天儿,你死在家里了,还不开门?”

见我久久没有开门,那东西在大木门外徘徊了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过了一会儿便没有了声音。

我一下瘫坐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

“小天,开门,我是二虎,咱们一起去村东的水坑洗澡去哇。”

一个年龄和我相若的声音响起。

二虎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他不会水,前两年掉进村东的水坑淹死了,捞出来的时候身体都膨胀的发白了。

而且大半夜的,谁会去水坑洗澡?

我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二虎喊了一会儿,见没人搭腔,便走了。

“小天,我是阿花,我喜欢你好久了,我家里没人,你和我去我家里……”

阿花和我同村,是上初中的女同学,她确实喜欢我,只是在上初三去学校的路上被车撞死了。

死的时候身子已经被撞烂了,只剩一个头瞪着圆圆的眼睛,似乎死不瞑目一般。

“天儿,我是你李大娘,开开门,我找你娘说说话——”

我娘都死快二十年了,而且李大娘今年得脑溢血已经死了。

咣咣咣!

敲门声更加急促了,甚至还掺杂着一丝气急败坏,震的大木门咣咣作响,似乎马上就要被敲破一般。

“天儿,我是娘,你开开门,娘想你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既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我娘死去快二十年了,我都不知道她长的是什么样子,我真想去见见她。

我从小没有娘,内心的思母之情无人能知,有时候睡在半夜还再喊娘。

我的泪一下涌了出来,真想去开开门,见她老人一面,哪怕这个“人”真的不是娘。

“记住,无论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

就在我站起身子,走向大木门的时候,加上我思母之深,而且又被这诡异的声音引诱,正要开门的时候,忽然老爹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我打了一个寒颤,这才清醒了过来。

妈的,老子差点遭了这鬼东西的道。

我心中更加紧张了。

敲门声过了很久才停了下来。

正当我感觉一切都将过去的时候。

忽然更加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就好像是同时几个人在敲门一样,砰砰作响。

木门都要被敲烂了。

“天儿,你真死在家里了……”

“小天,你不和我玩了……”

“小天,你不喜欢我吗……”

“天儿,你娘说想要见见你......”

“天儿,你跟娘走吧,娘想让你陪在娘身边,那里太冷了,咱们娘俩儿做个伴儿......”

刘二爷、二虎、阿花、李大娘还有娘的声音同时催促响起。

此时听到这些声音,却是格外的渗人。

我只感觉背后湿了一片,若是有一个镜子在我面前,我此时的脸色肯定苍白无比。

那些人敲了一会儿门,声音嘎然而止,见我依旧不开,似乎是死心了。

我坐在院子内,感觉到大木门没有响动,而且周围一片寂静,甚至静的可怕。

我开始担心起老爹来。

这么久了,老爹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我心中不安的想着。

正当我沉思忽然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砰砰砰!

“天儿,快开门,你老爹出事了。”

是张二柱的声音。

我一听说老爹出事,也顾不上老爹之前的叮嘱,立刻跑向了木门。

忽然想起忘了拿什么东西。

于是急忙折返回屋里,将红布包裹里的东西放进了我黑色背包内,手中拿着罗盘就跑了出来。

任何教派都有自己保命的手段,罗盘就是任何风水师的护身符。

这罗盘上面刻有二十八星宿二十四山十二地支十天干九星八卦东西南北四位,而盘体也有阴阳之数,中间的天池,也叫海底,可以纠一切阴阳斜正,数理复杂。”

代表天地人一切万物,能够沟通阴阳两界;比道家的任何符箓都要万能,是以先天之气化后天无形之煞,威力巨大。

所以能够震慑一切鬼神,使其敬之远之。

想到这里,心中有了底气,而且我从老爹哪里也学会许多道法秘术,相信对付这鬼东西不在话下。

这鬼东西看到老爹受伤,想来害老爹,我岂能答应。

打开了大木门。

张二柱气喘吁吁地喊道,“你在里面干啥咧,怎么才开门?”

我顾不得回答张二柱的话,急忙问道,“我老爹呢?”

“在我家呢,你快跟我过去吧。”

张二柱说完就带头快步往回走去,我手中拿着罗盘紧随其后。

四周的狗叫声又汪汪响了起来。

只是这狗叫声极为怪异,低沉嘶吼,似乎是对什么东西极为恐惧。

云家村几乎家家户户养狗,每当我和张二柱走到几户人家附近的时候,总伴随着低沉的狗叫声。

我之前还以为是我们路过这里惊动了周围的狗。

但这狗叫之声半紧半慢,很是诡异。

我心中一惊,忽然响起了一俗语。

农村夜深人静,狗叫个不停,有俗语说:紧咬人慢咬神,不紧不慢咬阴人。

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家里有鬼怪邪祟作怪,就是周围环境当中有邪魅精灵作案。

想到这里,我这才看向了前面疾步行走的张二柱,脚跟竟然不落地,就像踩在空气上行走一样,但是给人一种飘飘悠悠的感觉。

而且老爹一直在后山的棺材里躺着,张二柱怎么会知道老爹出事了?

我噩梦中的黑影似乎和眼前的张二柱有了重叠。

一股凉气在背后扩散开来。

所谓关心则乱,我现在真的后悔极了,后悔忘记了老爹的叮嘱。

响起老爹的叮嘱:三天内,不要离开云家!

心想完了,恐怕要坏大事。

小说《解语》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