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我是炮灰呀

我是炮灰呀小说

我是炮灰呀

作者:开花不结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30

苏伊萧彦小说叫《我是炮灰呀》,作者是开花不结果,剧情非常饱满,为您提供我是炮灰呀小说完本阅读。我是炮灰呀小说主要讲述了:苏伊对此不屑一顾,拍着胸脯向外走去,自言自语道:“原来人类也有女性头头,她们是怎么选择的?“有什么事吗?”“你们别胡闹了,不肯依大小来选啊!”“你们瞎想什么啊,我在想,她们要打赢这场比赛吗?您的想法不健康啊,您要找个对象吗?”,两人不着边际地说了半天,苏伊才搞清楚,梁航和他前任前桌,勉强算是互利互惠关系。一个帮另一个写作业,应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我是炮灰呀》,作者开花不结果,欢迎阅读~

一觉睡到天明,看看时间也才刚六点。

苏伊洗漱完下楼,曲老太已经在厨房忙碌,苏婉婷等人昨天旅途劳顿,还没起来。

“外婆,早上吃什么?”苏伊从曲老太身后探出头。

电饭煲里已经飘出粥香,案板上有和好的肉馅,曲老太正手脚麻利地擀包子皮。

“醒了?又没上学,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苏伊洗了手帮忙,“昨晚很早就睡了。”

曲老太偏头仔细看了看她,只见她脸色如常,没瞧出什么异样。

她的女儿和外孙女,看着都柔柔弱弱的,却一个比一个能抗住心事。

婉婷出事那会儿,才二十出头,大学尚未毕业,头一天打电话回来,说找到了周末兼职,以后能给家里省钱了,第三天学校老师就语气沉重地通知她,婉婷失踪了,极有可能被人拐卖。

曲老太现在回忆起来,都一阵阵心悸,手脚发凉,仿佛天塌了下来。

那段日子到底是怎么挨过去的,现在竟想不起来了,大约太过痛苦,脑子下意识选择遗忘。她更不敢细想,失踪的一年多里,婉婷都遭受了什么。

好在老天有眼,将女儿还了回来。

婉婷回家时,整个人几乎不成人形,花一样年纪的小姑娘,被折磨得像一把枯柴,精神更不好,整日躲在房里,如惊弓之鸟,除了曲老太,谁也不敢见。

曲老太悲喜之余,又心惊胆战,生怕她想不开。

可她竟也慢慢熬了过来,眼见着有了点血色人气。

她的遭遇,整个小渔村,乃至整个镇的人都知道,一开始许多人唏嘘可怜,等时间一长,有些嘴碎的人就开始说些不三不四的话。

甚至某天竟有人上门来,说要给她介绍对象,对方已经四十多岁,远近有名的老光棍,整日游手好闲,活了半辈子还靠他老娘养着。

就这种条件,被拒绝后,介绍人还话里话外透露出婉婷这样的情况,不好太挑剔的意思。

可怜曲老太一辈子好脾气,破天荒发了火,把人赶出去,站在门外大骂,骂得整个村子都听得见。

第二天,婉婷下楼来。她已经很久不出房门了,那天却衣着整齐,梳洗干净,穿着曲老太给她买的新衣服。

曲老太现在还记得,女儿面色苍白,一字一顿说的话,她说:“妈,我不甘心,我的人生,不该是这个样子。”

曲老太知道,能杀人的从来不是只有刀,软刀子更叫人生不如死,把女儿留在这里,那些闲言碎语早晚会毁了她,所以就算舍不得,就算不放心,也只能让她离开。

婉婷离家后,她身边还有苏伊。

对于这个孩子,不说婉婷那时见不得,就是曲老太自己也是不喜欢的,毕竟这是女儿受苦受罪的证明,她身上更流着一半可恨的血。

可人年纪越大,心肠就越软,看她一个小娃娃,小手小脚蜷缩在那,哭起来跟猫崽子一样,谁能狠下心不管不顾?

曲老太有时想想,这孩子命也不好。投了这样的胎,爹不疼妈不爱,磕磕绊绊长到这么大,连一句完整的爸妈都没叫过。

像她,也像婉婷,都是苦命人。

可世上这么多人,有几个是不苦的?只要还活着,熬啊熬啊,总有熬出头的一天。

她缓缓出了口长气。

“伊伊,别怨你妈妈,她心里是最苦的。”

苏伊轻轻点头,“我知道。”

她对苏婉婷当然不会有怨,本来就是遭遇强迫生下的孩子,即使心底再厌恶,也默认曲老太将她养大,一直寄钱回家,既没让她饿,也没让她冷,苏伊觉得,就算在这里的不是她这个魔头,任意来个其他人,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曲老太又擀了几片面皮,语气松快起来,“昨晚你妈妈跟我说,她和你萧叔叔已经领了结婚证,这次来接我们,回去之后就要办婚礼,把你转去那边读书好不好?”

“外婆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苏伊道。

曲老太便笑了,“明后天我们就走,你看看要不要跟朋友同学道别。”

她不打算让女儿在这儿停留太久,也不想让她再次面对渔村其他人的眼光,只能仓促些。

她在渔村住了大半辈子,这里有许多好,也有许多不好,但总归是故乡,要搬走不免有些不舍。

但她更不放心婉婷,不知道她婆家怎么样,光看萧家父子言谈举止,还有他们昨天带来的礼品,感觉家境很不一般。那样的人家,会不会嫌弃婉婷的出身?会不会介意伊伊的存在?家里人好不好相处?

身为母亲,总是有太多太多的忧虑,不亲眼去看看,怎么能放下心。

包子包好,曲老太把一半上锅蒸,一半用来煎,确保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

楼上三人下来时,猪肉虾仁馅儿的包子正好出锅,加了蜜枣的粥熬得香甜软糯。

曲老太又煎了几个蛋,装两盘自己做的腌萝卜和醉泥螺,还洗了两串葡萄,餐桌摆得满满当当。

“小萧和小彦昨晚睡得怎么样?咱们这儿离海太近,一天到晚吵得厉害。”她招呼萧行萧彦父子。

萧彦点了点头,萧行惭愧笑道:“伯母把被子晒得太软,我们一觉睡到大天亮,要不是闻到早饭香味,现在还舍不得起来。”

虽然他和苏婉婷已经领证,该叫曲老太一声妈,但本地习俗,新人头一次叫爸妈,长辈得给个大红包才行。昨天进门前,苏婉婷预想曲老太没准备,就让他先按伯母称呼。况且他第一次上门,猛地就叫妈,多少也有点唐突。

曲老太乐呵呵地说:“家里没什么好东西,随便做了点,你们看看合不合胃口。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小彦也不要跟阿婆客气,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小渔村没有固定的菜市场,平时想买点肉什么的,都得从一个用三轮车载着的流动肉摊那买,像刚刚包包子用的肉馅儿,就是一大早,人家载到家门口卖的。

说是肉摊,也搭着买点菜啊葱啊的,但毕竟种类太少,平时自己吃也就算了,现在家里有客人,曲老太便打算吃过早饭去镇上,多买点东西回来。

苏婉婷要陪她一起去,萧行自愿充当司机,大人们都走了,总不好留两个孩子在家,最后索性五人全去了。

苏伊和苏婉婷、曲老太并排在后座,曲老太坐中间,她一手牵着女儿,一手牵着外孙女,早晨的太阳从车窗外照进来,暖得人忍不住犯懒。

她恍惚想起,许多年前似乎也有这么一个早晨,她跟母亲两人在晨光中赶路,那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躲在树下偷看她,被人起哄后,脸色更加红黑,只有一口牙齿白得晃人。

那几乎是上一辈子的事了,他没了将近三十年,她快要记不清他的模样,只有那股从身体里往外涌出的暖意,今天回想来,依旧似曾相识。

她缓缓眯起了眼,眼角的褶皱越发深刻。

几人一起到了镇上,虽然只是个小镇,但靠着海边,又是十一,来往人流不少。

菜市场里更是闹哄哄的,人挤着人,地面潮湿泥泞。曲老太便对苏伊说:“里头脏,又有味道,伊伊,你跟小彦在外头等着吧,带他在附近逛逛,小彦你看怎么样?”

萧彦没什么所谓,虽没多大兴趣,但不至于反驳老人家的安排,略点了点头。

苏伊抿着唇,瞄他一眼,又看看曲老太,轻声说好。

毛团窝在她帽兜里,心中啧啧有声:大魔王演技确实不错,瞧她这内向小可怜的模样,演得多像?要是能够一直保持,别暴露本性就更好了。

走前,萧行还示意萧彦到一旁,单独交代了几句:“伊伊内向,你好好跟人说话,别爱答不理。顺便看看她有什么喜欢的,你做哥哥,按理应该送给妹妹一份见面礼。”

萧彦神色淡淡,没说好还是不好。

“要是让她不高兴,回头我就给你奶奶打电话,说你把女孩子惹哭了。”萧行使出杀手锏。

萧彦啧了一声,转头就走。但萧行知道他听进去了。

说起来,他这父亲当得并不称职,和前妻分开多年,又总忙着生意场上的事,萧彦差不多是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不知怎么就养成了对谁都冷淡疏离的性格。

这次拜访岳母,萧行请自己母亲当说客,说动萧彦一起来,就是为了让他和新家人培养感情,以免日后住在一个屋檐下,还跟陌生人一样。

另一头,曲老太也悄悄叮嘱苏伊,往她兜里塞了些钱,“要是觉得晒,就和小彦到店里喝点饮料,外婆和妈妈一会儿就出来了,咱们在停车的地方会和。”

苏婉婷站在旁边,并不看她们,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鱼摊上,似乎突然对鱼有了兴趣。

萧彦顾自走了几步,在拐角处停下来,听到身后苏伊跟上的动静,继续往前走。

虽然家长们交代要好好相处,但这两人的性格,一个冷冷的,还带点少年人的酷,另一个本性如何且不说,人设上是羞怯内向的,也不会主动开口,所以一前一后走着,跟不认识一样,没半句交流。

苏伊只是为了完成曲老太的嘱咐,并不打算打破眼下的局面,只随着人流,慢悠悠走在建筑物阴影下。

毛团忽然蹦跶了一下,“伊伊,你看那件裙子好不好看?”

苏伊闻言偏过头,街边橱窗里,模特道具身上穿着件纱裙,很浅的草绿色,看着清新飘逸,跟仙女裙似的。

她神色复杂地看毛团:“你喜欢裙子?我记得你是公的,难道看错了?”

“是给你穿!”毛团跳脚。

苏伊哦了一声,又问:“我没钱,你有钱吗?”

她特地后退两步,仰头看清楚这家店店名,继续说道:“我记得苏小燕说过,这家店的女装是最贵的,随便一件好几百。”

毛团便给噎住了,无话可说。

其实这种镇上的店,又不是正经品牌服装,价格能高到哪里去。可偏偏苏伊一语中的,他们两个加起来,兜里连两百块都没有,其中一百,还是刚才曲老太给的。

这个大魔王,是真的穷得理直气壮,而且毫不羞愧。

两人无声说着话,苏伊眼角看见,本来在不远处的萧彦又走了回来。

萧彦径直走进店里,问迎上来的店主:“这件她能穿么?”

“可以可以。”女店主来回打量两人,嘴里说:“小美女皮肤白,人又瘦,穿起来肯定好看,要不要拿下来试试?”

萧彦道:“包起来。”

女店主顿时眉开眼笑,“帅哥眼光真好,我们家的衣服是最好看的,每个款式只进一件,多了没有,绝对不会跟人撞衫。你看要怎么付款,现金、银行卡、手机转账都行——”

“等一下,”苏伊打断她,问萧彦:“是给我的吗?”

萧彦低头,对上她的眼。

自昨天以来,这是两人第一次说话。

女店主的话并没夸张,苏伊确实很白,而且身形纤细,套在略显宽松的衣服中,看着有种不太真实的剔透感,站得越近越这么觉得。

萧彦从未特意去关注女同学,但在他印象里,别的女生看起来并没有给人这种感觉。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眼下,他听她开口,似乎要拒绝,眉头就皱了一下。

“给你的。”他说。

毛团也以为苏伊要拒绝,却见她得了肯定答复后,转头看向店主:“多少钱?”

店主笑眯眯道:“原价五百八,五百六给你了。”

这个价格,意料之外的低,萧彦掏手机的动作略有迟疑,他没送过这么便宜的礼物。

苏伊却毫不留情,一刀砍下:“太贵了,四百块卖不卖?”

小说《我是炮灰呀》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