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

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小说

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

作者:轻侯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30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幻想言情《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全本阅读,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是轻侯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祝南风纪寻,主要内容:而且此时的祝南风,哪里还在乎帝王绿。只是…在专心计算:自己给小异界的人吃了一盒半午餐肉,换来的是一块珍贵的玉!如果这个玉的价格是一盒15美元,一盒午餐肉的价值是一百万,相当于…一百万除以15等于…,上初中高中的时候,她年纪还小,不太懂得欣赏少年的美。从没想过还有一天,会有这个年纪的人,在她眼前如此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作者轻侯,欢迎阅读~

小童一手捏着午餐肉盒,往另一只手掌中扣,两下便将肉块倒在了掌心。

他嗅了嗅便张大嘴,作势要咬。

却又生生在犬齿即将咬到肉肉时停下,警惕的转头看了眼祝南风,见她一直在吃这种东西,且并没有死,这才终于放下心。

随即毫不犹豫、急不可耐的下口。

午餐肉入口的瞬间,他瞳孔涣散了下。

身上原始凶戾的气息稍减,显出孩童的懵懂——面对美食时,所有人都是小朋友。

祝南风猜测,在那一瞬间,他的灵魂可能沸腾了。

那是当人吃到难以置信的美食时,才会露出的表情。

区别于方才吃兔肉时的狼吞虎咽,现在的他微微眯着眼,咀嚼速度开始放慢,甚至有点不舍得咽下似的。

他大概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祝南风五官柔和了些,瞧着他的模样,露出欣慰的微笑。

小异界人吃的实在太香了,一边吞吃一边嘶遛溜咽口水。

时而细细咀嚼,时而如获至宝的轻舔,双眼眯着,无比享受的模样。

连看着他吃的人,也会觉得口舌生津。

祝南风观赏着他进食时如痴如醉的小模样,成就感满满。

此刻,她更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这是个真实存在的异世界——

如此陌生,又如此鲜活。

想想自己初来乍到便险些被凶兽吃掉,侥幸活下来又直接晕倒。

醒来后一直忙于探索,未曾有一时半刻放松。

当下瞧着小异界人心无旁骛的大快朵颐,她才感到平静。

进而生发出兴奋和幸福感。

小童吃东西的样子,让她觉得安全——

仿佛这个山洞无比安全,没有凶兽对人产生生活威胁,更不会有人抢他的食物。

祝南风背靠山壁坐着,肢体微微放松。

还好,最初对上的凶兽没有吃她,附近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怪物。

还好她最初面对的人类是这个小野人,不通世事,只知道吃。

她不至于被当成穿墙出现的妖怪,被烧死之类。

也幸亏有这个小异界人,让她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面对一整个陌生世界。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她第一次尝试与他沟通,声音柔煦和缓。

“康吃康吃,嘶遛…”

小童只在百忙之中瞟了她一眼,压根没回应。

见肉沫粘在手指上,他还认真舔舐了手指——不放过任何一点点肉肉。

他双眼微眯,显示着此刻因食物而生的幸福感。

坐在地上的小家伙,甚至开始无意识的摇晃双脚。

祝南风看着小童,心情飞扬,再站起身时,他已经不会警戒的瞪她。

靠着洞壁,她觉得自己跟小异界人的关系又更近了一点点——

小家伙不因她的动作而极度警戒,可是‘跟异界人经营友谊’的不小成就。

嘴角因为成就感而挑起,可很快,盯着小童进食的祝南风,渐渐收紧了眉头。

她瞳孔逐渐放大,不敢置信的微微启唇。

在小童一口一口消灭午餐肉罐头后,他肉眼可见的长大了……

“……”祝南风这辈子可没见过这样的生物!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当最后一点肉被他塞进嘴巴时,小童已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

虽然姿态仍有些像动物,但五官俊美近妖,长眉入鬓,绿眸莹润着危险光晕。

他舌尖舔舐过自己尖锐虎牙,咽口水时喉结滚动……

他都有喉结了!

少年人浑身都散发着攻击性,令人紧张。

那张棱角变得分明的脸,散发着野性魅力,且让人无法忽略他初见端倪的雄性气势。

跟他同处洞室的祝南风,产生了压迫感。

“……”她咽了下口水,一向因理性而显得淡漠的脸上,满是惊讶。

攥紧一直放在手边的防狼喷雾,她看见少年吃干抹净后,抬眼又盯向她手里没吃完的午餐肉。

有些走神的祝南风下意识的将剩下的三分之一午餐肉丢给他,少年轻松一抬手便稳稳接住肉团,毫不犹豫的继续吃了起来。

表情很是愉悦。

间接接吻之类的想法,在他这里是不存在的。

他靠着洞壁,坐姿舒展,两条乍然生长的大长腿微微曲盘着。

祝南风不敢再继续打量,只怕在兽皮裙下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她微微涨红了脸,也不知是因为震惊,还是什么别的情绪。

心里五味杂陈,转头盯住洞口,几秒钟后她迈开腿。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她需要去山洞口往外看看!

……

……

洞外充满了各种各样繁茂的植被,绿色的藤条枝杈张牙舞爪的伸向四面八方。

绿色的叶子充满生机,朝着朝阳舒展身体。

形状奇怪的叶子,过于粗壮高大的树,奇怪的铺了满地的藻类和落叶,踢开它们后,勉强能辨认斑驳不堪的石板路——

这里曾经有路,可似乎已经太久没有人踏足了。

她捏着匕首,小心翼翼的前进探索。

走了十几分钟后,如在山洞中般,她没有看到一个生物。

倒有了一些昆虫,却也呆头呆脑,没有任何威胁。

这周围的区域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保护起来了,像是生物们心照不宣的远离了山洞——

这是巨兽的巢穴才会可能有的状况。

祝南风想到了昨天晚上的凶兽,她不知道那凶兽什么时候会回来,有太多疑虑和未知。

前方植被太过茂盛,她无法再继续前进。

树影斑驳的庇荫地,她沉默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转头。

洞口另一边是斜直向山下的崖,植被少了许多,可仍有不少草木在岩石上生根,斜着生长——

虽然向远处观望的视野好了些,却仍看不到山脚下。

这个世界云雾缭绕,山峦起伏,河川交错,漂亮的不似人间。

她伸手能捉到湿气很重的白色云雾。

云雾穿过指缝,有丝滑凉意。

所有的一切都很远,又格外广阔。

只看一眼,便觉得胸襟舒畅,想要振臂一呼。

深呼吸,涌入肺腔的空气实在太清新,整个世界的颜色都无比鲜亮,空气透亮的像把眼前画面调高了好几度分辨率。

说不定多吸一口气,能多活十几年。

远方时有飞鸟长吟,或独行,或成群的翱翔过天空——

它们有的大到离谱,色彩斑斓,散发着原始的威慑力。

祝南风甚至看到一只拥有三对翅膀的飞禽,当对方划过天空时,她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一步。

她心潮澎湃,渴望随便选择一条路,开启新的冒险。

在崖边,她贪婪欣赏四野风景,沉默的站着。

山洞里的巨大兽骨是什么动物?

这个世界是否有许多那样庞大的凶兽?

山洞里的小童从哪里来?

为什么能变大变小?

为什么会像个小野人似的独自生活在山洞里呢?

小童和昨晚袭击她的那个可怕凶兽有什么关系吗?

世界法则又是什么?

看样子,至少生物科学在这个世界要遭受重创了。

那其他科学呢?

还有哪些常识会被打破?

祝南风居然有些期待。

原来,新世界大门的打开,真的会如此有趣。

半小时后,她敛目,在激情和克制之间选择了后者。

转身走回山洞的过程,她脑海里有了许多打算。

少年已经吃光了午餐肉和兔子,此刻正徒劳的伸手在铁盒里抠挖——

他手指在铁盒内壁擦过一圈儿后,送进口中吸吮,然后露出不满意的表情。

大概已经彻底没有香味了。

祝南风绕过他在洞室内走了一圈儿,山洞外室通风,并不适合做仓库。

反而是巨兽尸骸所在的内室,空间极大,又避风遮阳,完全是储物的好去处。

转头看了眼少年,她走进内室。

才走两步,回头就见那少年不知何时坐到了内室和外室通道处,仍在专注摆弄午餐肉空铁盒,仿佛并没有在关注她似的。

祝南风忍俊不禁,他专门换到可以监控她的位置坐,再怎么装作若无其事,监视意图也太明显了吧。

她一边行动,一边关注少年。

当戴着口罩手套,准备碰触巨兽尸骨时,少年瞬间转头朝着她狠狠盯来。

直到祝南风收回手,他才收回视线,继续摆弄午餐肉盒子。

祝南风明白了:他不允许她碰触巨兽骸骨。

明确这一点后,她又尝试着拖起第一具人类尸骨,少年没有任何反应。

她便将六具尸骨都拖到了山洞外。

在少年毫无疑义的情况下,祝南风用自己背来的折叠铲,挖了4个小时的坑。

好在洞口后侧方的土地上有许多腐殖质,土质松软很好挖。

可即便如此,一向坚持锻炼的祝南风还是累的浑身发酸。

将六具尸骨并排安放,他们的武器被规整的摆放在他们身边。

祝南风拜了拜,将他们好好掩埋。

入土为安,但愿他们亡灵安息吧。

做好这一切后,她又清理了下内室。

六具尸体没有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当然也有可能都被少年收走了——

就像他收走了她丢进风门的弹力球一样。

整理好内室,她将自己带的东西都从背包和拖箱里拿出,一样一样贴墙码放,然后再把背包背回身上。

拖箱也拉回了风门边。

这时候,消失了几个小时的少年身披着夕阳金光回来了。

南风惊奇的发现,他又变小了一些,现在像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学生——

墨绿色的眼睛格外有辨识度,五官同样依稀可辨。

是在吃饱的时候会长大,饥饿的时候会变幼小吗?

南风正猜测,小童将亲自盛满水的午餐肉空盒放在了她脚边。

“?”

放下后,他便退后到另一边,靠着山壁坐下,目光却紧盯着她。

一脸期待。

“……”

南风看了看铁盒,里面是纯净的水,捏起后,她假装饮了一口。

小童表情似乎愉悦了点,可他并未收回目光,仍炯炯望着她,仿佛在说:

“我专门给你带回来的水,全喝了,别客气。”

南风可不敢随便喝异世界的水,想拒绝。

但他眼神实在殷切,他们好不容易才‘建交’,要是因为一罐水退回原点,可有点得不偿失。

她只好准备去取水质测纸,可才想将铁盒先放地上,小童就皱起眉头,表现出烦躁的状态。

她不得不捏着午餐肉铁盒走进山洞内室去取测纸,再捏着走回来,测试确定异界的水没有问题。

但光没什么奇怪的矿物质之类的也不行,还得烧开才能喝。

她得出去捡些干木枝,总不能捏着一铁盒水去捡木枝吧?

再次想将铁盒先放在地上,便见小童无表情的脸瞬间变臭,甚至还在喉咙里发出了低低呜咽的声音。

仿佛只要她敢将水放下,他就敢立即翻脸。

“可是我得去……”她才开口,便见他微微歪头,似乎在认真听她说话。

啊,小异界人又听不懂……

沮丧的叹口气,她认命的捏着一罐水,出去捡木枝。

如果往返两个世界顺利的话……教小异界人说话,就必须提上日程了。

小童好奇的目光追随着,盯着她做各种奇怪的事。

打火机点燃木枝烧水时,另一只手还捏着铁盒的南风,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她像是养了只大型犬……还是特别强势难伺候的那种。

水烧开后,她慢慢吹着喝了——

液体入口的瞬间,她便产生一种味蕾被爱抚般的感受。

滋味清甜,她情不自禁含着微烫的水细细品味过,才舍得咽下。

下一瞬,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冲击了她。

彷如喝了十杯咖啡,无糖无奶加冰的那种!

又抹了一瓶清凉油,泡温泉泡了个爽。

神清气爽,通身放松惬意,甚至不自觉低低喟叹出声。

这无与伦比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样舒服?

心内有些警戒,可转念又平静下来,测试显示这水跟地球水的成分一样,应该没有危险。

忍耐着想一口干掉的欲i望,她停顿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什么异样,才咕咚咕咚将水一口饮尽。

一铁盒水下肚,她靠着洞壁,不自觉的伸展四肢,实在是好舒服。

祝南风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下午挖坑后沉重酸痛的身体居然一点点恢复轻盈,昨天昏迷后未能安眠造成的不适感也逐渐消失。

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这水……真的只是普通的水吗?

还是异界的水都跟神水一样有奇效?

细细感受了好半晌这份畅快,她才再次睁开眼,然后便见小童正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

她与他对望了一会儿,才回味过来,他那表情,俨然是自己看着他吃午餐肉时的表情啊!

大概有一点同情,有一点沾沾自喜,或许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优越感和得意……

祝南风脸一下便红了,有些羞耻的避开了他墨绿色的眸子。

她刚才喝水的样子很没形象吗?

天色愈加晚了,洞室内已经开始灰暗,祝南风看了看时间。

17:43,风门快开了。

昨天她过来的时候,遇到的那头凶兽,只怕对方也快归巢了吧?

她有些紧张,凶兽虽然没有吃她,但她还是希望今天能不再对上它。

不过,既小童然跟凶兽住在一个山洞里,凶兽又没有吃她,是否代表那凶兽其实并不嗜血?

昨天晚上只是被她的突然出现吓到了?

祝南风无法确定。

正想着,一个东西咕噜噜朝着她滚过来,撞到她的登山靴后停了下来。

抬头对上小童墨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中蕴着光芒,仿佛不需要光照,也能自亮。

“给我的吗?”她问。

小东西是他丢过来的。

小童听不懂她的话,左歪头看看她,又右歪头看看她。

祝南风捡起那东西,借着夕阳落下前最后的彩霞,打量手心里的玉石。

浓绿透亮,有些像小童的眼珠。

摸起来温润舒服。

“谢谢。”这玉石跟刚才那罐水一样,是感谢她给他肉吃的吗?

不愧是人形生物,有灵气。

她抬头朝着他笑,心里有份小雀跃。

小童没有回应,而是转头朝着内室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她,随即站在转角处望她,仿佛是在等她一起过去。

这一会儿他变得更幼小了,恢复了她最初见到他时的样子,是个十岁以下的小男孩模样。

祝南风摇了摇头,垂眸看表——17:59.

在18点来临时,她朝着小童摆了摆手,转头跨向风门。

如她所愿,风门非常稳定的在18点开启。

穿过风门前的一瞬,她突然又看到了放在地上的午餐肉铁盒。

然后猛然想到,两个午餐肉铁盒,似乎都被小异界人舔了个遍……

嗯…不止一遍。

而她,用那铁盒喝了水。

“……”呃……

还来不及细品突然冒出来的窘意,下一刻,她面前出现了熟悉的房间。

小说《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