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偏执的浪漫孟婉烟

偏执的浪漫孟婉烟小说

偏执的浪漫孟婉烟

作者:君子阿郭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9

孟婉烟陆砚清小说叫《偏执的浪漫》,作者是君子阿郭,剧情非常饱满,为您提供偏执的浪漫小说完本阅读。偏执的浪漫小说主要讲述了:孟婉烟戴着低低的黑色鸭舌帽,还戴着口罩,大部分脸都被遮住了,只露出了一双又黑又白的大眼睛,她微微抬起头,样子很明显。二人的视线在人群中间交叉,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不料来趟医院就会碰上熟人,小萱激动地向前面两个人招手,而后又想起自己现在的面容,又连忙捂住一次性面罩,低下头,恨不得找,等了几分钟,孟婉烟悬着的一颗心慢慢落回原处,说不清到底是轻松还是失落。下一秒,屏幕亮起,那个号码又出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偏执的浪漫孟婉烟》,作者君子阿郭,欢迎阅读~

孟婉烟说得漫不经心,细长的眼尾上翘像在笑,但挑衅意味十足。

赵芷萱听了脸色一变,浑身都在颤抖,她攥紧拳头,克制自己别动手,随后她轻嗤一声,“说得好像你试过一样。”

孟婉烟唇角扬起的弧度愈深,微挑着眉梢,带着若有似无的媚意:“赵小姐不是阅人无数吗,这都看不出来?”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将赵芷萱贬低得一无是处。

赵芷萱咬唇,睁大眼睛错愕地看着孟婉烟,似乎气到极致,像疯了一样张牙舞爪地就要扑上去,“孟婉烟!你这个贱人!”

小萱拦在她前面,孟婉烟迅速后退,后背猛地撞上一堵坚硬宽厚的胸膛,她还未回头,便落进男人挺直温暖的怀里。

身后的人稳稳地箍着她的腰,掌心隔着薄薄的T恤,不容忽视的触感烫着她的皮肤。

熟悉又冷冽的气息扑来,热烈而危险,婉烟的心脏狂跳,眼见赵芷萱的巴掌已经挥过来,下一秒便被男人一把握住手腕,随即甩了出去。

女人的力气就是男人的十分之一,赵芷萱被猝不及防的一甩,堪堪扶住墙壁才没有栽倒在地。

赵芷萱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一遍,看到男人冷沉阴郁的脸,心尖也跟着一颤,刚才他握住她手腕的架势,似乎只要稍用力,就能拧断她的胳膊。

赵芷萱眼神怨毒地瞪了眼孟婉烟,随后带着助理快步离开。

婉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挣扎间跌入那双沉寂如深潭的黑眸中。

她浑身一僵,反应过后伸手去打他,掐他,甚至狠狠地踩他脚面,耳朵尖也已红透:“你抱够了没!”

陆砚清抿唇,眉宇间聚集的阴云收敛,慢慢松开手,身前的女孩迅速转身,将他狠狠推开。

“神经病!”

婉烟的脸苍白无血色,许是被他气的,脸颊染上一抹嫣然,胸/脯因呼吸不畅,微微起伏着。

他垂眸,黑眸紧紧盯着她,喉结轻轻滚动,眼睛是干涸的,眼眶也发红。

男人就这样倾身而下,温热的掌心轻而易举地扣住她的手腕抵在墙上,颀长挺拔的身子像堵墙一样将她围在中央,冷冽尖锐的气息将她包围。

这样近的距离,陆砚清垂眸,又黑又密的眼睫盖下来,视线捉住她,让她退无可退,无处可躲。

小萱一见这架势,早就溜得没影。

男人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流转,眉宇间的情绪隐忍而克制。

不去深究他眼里暗藏的情绪,孟婉烟拳头攥紧,不甘示弱地回瞪他,唇角勾着,语气轻蔑:“陆队长这是要做什么?”

陆砚清呼吸一顿,目光软了一分,喉间溢出的声音沙哑低沉,像是破开冰川,从深海中传来。

“烟儿。”

男人的身体倾靠过来,婉烟甚至能听到他胸腔内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同他说出口的那两个字一起,剐蹭着她耳边细嫩的皮肤,一下一下敲在她耳膜上。

婉烟偏过头,避开他深沉缱绻的眸光,心脏都在发颤。

她眼尾轻挑,妖娆且妩媚:“陆队长怎么这么叫我?咱们很熟?”

陆砚清抿唇,墨黑的眼眸里似有情绪翻滚,他咽了咽干涩的喉咙,话锋一转,声音低沉而性感:“你清楚我床上五秒钟,这还不熟?”

孟婉烟被他一噎,鼻间冷哼一声,紧跟着右腿膝盖弯曲,往男人某个位置用力顶上去。

陆砚清的动作更快,温热的掌心压下去挡住,女孩似乎用了全部的力气,膝盖顶在他掌心有点疼。

这招还是五年前他教她的。

陆砚清垂眸看向她受伤的右脚,终是妥协般后退一步,松开手,放她离开。

得到自由的那一刻,孟婉烟几乎是用跑的,也顾不得脚上还有伤,飞速从某人视野中离开。

陆砚清拿着手里的医药箱,靠着墙壁,一闭上眼,就是女孩落荒而逃的神情。

从见面那一刻开始,她便像只刺猬,将所有的尖锐对准他,形同陌路,但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婉烟回到房间,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锁住房间,她的后背抵着房门,手捂在胸口,紧绷的身体和狂跳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血液和精力仿佛也在这一刻慢慢被抽干。

陆砚清又想跟她玩什么呢。

一个无缘无故失踪五年的混蛋,别人都说他死了,她不信,于是发了疯的找,就在她相信这个结果,已经放弃的时候,这个人又像鬼魅般出现了。

他一说话,她就可以丢盔卸甲。

不该是这样的。

五年前被抛弃的人是她,他又有什么理由叫她“烟儿”。

思及旧事,婉烟拧着眉心,太阳穴也是一顿一顿的痛,脚踝的伤口一直没上药,刚才又跑得太急,这会又青又紫还冒着血丝。

她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去抽屉里找烟,却发现最上层的药,她这才想起林医生的嘱咐,服用药物期间一定要戒烟戒酒。

婉烟拨开那盒烟,拿出抽屉最里面的戒烟糖,挤出一颗塞进嘴里。

清清凉凉的薄荷味,这是她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最熟悉的味道。

陆砚清那时候又痞又坏,穿着校服衬衫的模样乖戾又张扬,可唇角的线条却很柔和,总像在笑。

他知道她最讨厌烟味,却每次抽了烟就要亲她,惹得孟婉烟脸红又炸毛才罢休,最后嬉皮笑脸地用嘴唇渡给她一颗糖。

就是这个味道,冷冽干净,却凉到心底。

在浴室里待了许久,孟婉烟紧闭着眼,任凭微凉的水流冲击她的头顶,身体都打哆嗦,像是在跟自己赌气。

从浴室出来后,夜幕低垂,无边夜色中还悬着几颗星星。

婉烟换上睡衣,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整个人像是一个被扎破的气球,没了支撑,身体向后倒去,陷进柔软温暖的床褥里。

夏末的晚风已经带了些凉意,吹起白色的纱帘,如梦如幻,孟婉烟直挺挺地躺着,连吹头发的力气都没有,闭上眼睛没一会,门外响起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婉烟以为是小萱,于是摸过一旁的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给她发微信:【小萱,暂时别打扰我。】

也不知是不是对方收到了消息,敲门声果然停了。

婉烟翻了个身,拉过一个抱枕,苍白的小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累得昏昏沉沉。

窗外的冷风吹在刚沐浴后的身上,冷意愈甚,婉烟打了个哆嗦,迷迷糊糊去摸被子时,听到耳边传来的极轻的脚步声。

声音微不可察,更像是幻觉,她警惕性很高,翻身抬眸,直接撞上那道从阳台上一跃而下的影子。

男人翻窗熟门熟路,这可是三楼,一点也不低。

“谁让你进来的!”

孟婉烟拿着抱枕挡在身前,眉心紧锁,紧紧地盯着他,防备的目光像根刺。

陆砚清看到她潮湿的头发,黑眸沉沉,唇角收紧,旋即打开手里的医药箱,声音冷冰冰的却透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我不放心,来看看。”

他刚才敲门,没人开,那个叫小萱的助理又在楼下,他只记得她脚上的伤还没处理,所以干脆翻窗进来了。

孟婉烟冷笑,身体坐正,又捞起被子将自己的上半身裹得严严实实,两条笔直纤长的腿裸露在外,肌肤莹如羊脂。

“五年没见,没想到陆队长爬窗的本事倒是一点都没变。”

女孩顶着湿漉漉凌乱的黑发,勾着唇笑嘻嘻的,可眼神冰冷,讽刺更多。

陆砚清知道她不开心,听着她出言讽刺,心里没别的想法,只有心疼。

面前的男人弯弓屈膝,半蹲在床边,宽大温热的手掌直接握住她白嫩嫩的脚丫子。

婉烟的脚很小,皮肤白得像是镀了层上好的瓷釉,相比之下,他的手掌只要微微一握就能将她的脚丫包住,无形中让人多了分想要保护的欲望。

男人的掌心贴着她的脚,烫着她的皮肤,灼灼的温度从脚底曼延进四肢百骸,直达心底。

陆砚清熟练地拆开一盒药,仔仔细细地帮她处理脚踝的伤口,孟婉烟就这样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不知道这人的深情戏码还要表演到什么时候。

女孩安安静静的不说话,陆砚清沉默地为她上药,俊逸硬朗的五官在灯光下愈发深邃通透。

他知道自己这次执行的任务,却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婉烟。

这次煤气罐爆炸不是意外而是人为,陆砚清甚至不敢想象当时的后果,如果他们晚来一步,二次爆炸会让剧组的人有来无回。

思及此,他的动作一顿,清黑的眼底蓄满了温柔和后怕,他喉结滚了滚,无声地低下头,瘦削柔软的薄唇轻轻吻在她脚背。

面前的男人单膝跪地,近乎虔诚地低头吻在她脚背。

婉烟的心跳停了一瞬,感官都有些迟钝,短暂的心悸之后,神色依然平静而冷淡,灯光落进她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这是做什么?”

她的声音清冷如常,在抽回脚的瞬间,却被男人紧紧握住,像坚固的铁锁一般,不放她走。

两人像是在暗中较劲,一方执白子,一方执黑子,彼此试探,陆砚清似乎更想知道,如今他在婉烟的心里到底占着几斤几两。

气氛陷入诡异的沉寂。

孟婉烟趁他不备,曲起膝盖直直踩向他下面的那个部位,却被警觉的男人一下箍住。

陆砚清抬眸,漆黑的瞳仁里满满地印出她的脸,他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唇角弯起的弧度转瞬即逝,声音低沉温和,还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他说:“还来?”

婉烟眉眼清淡,眼尾上翘,倒是十分坦然:“怎么?怕了?”

陆砚清深深的看她一眼,三秒后低头,温热的指腹摩挲在她青紫微肿的伤口处。

他的语气很轻,似低喃:“我教的徒弟,怕什么。”

小说《偏执的浪漫孟婉烟》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