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本能喜欢时羽

本能喜欢时羽小说

本能喜欢时羽

作者:应橙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9

《本能喜欢》小说由应橙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时羽江恪,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时羽江恪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时光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落日慢慢落下,时羽发现手中的水果不见了。原来她想开门再叫姑姑把水果送过来,可是这个距离,时羽想起她有点耳背,打算自己动手,丰。,“怎么样,甜不甜?”江恪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闻言侧眸看了一眼时羽。她的额头碎发有些凌乱,脸颊沁出了一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本能喜欢时羽》,作者应橙,欢迎阅读~

幸好只是小感冒,第二天时羽就恢复了体力,加上这几天她没有通告可赶,干脆待在家里休息。

时羽正羽在房间里玩了一会儿拼图后,想换换脑袋,打开了电脑,登了一个常去的网站。

她在论坛逛了一会儿,朋友阮初京忽然发消息给她:【徐周衍后天生日你去不去?】

时羽鼠标移到屏幕上,退出了论坛,她在对方框里敲了一行字:【我感冒刚好,不太想出门。】

时羽消息还没发出去,一条消息又弹了出来,阮初京:【也行,反正都是认识的,不去说一声也行。我在宴会上帮你看着点江恪,别被时嘉瑜那女人给迷昏了。】

她低着头,迅速把对方框里的字删掉,重新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去,要去的。】

【……?你不怕你爸把你腿打断吗?感冒刚好又偷跑出来。】阮初京问道。

时羽语气无辜,把锅甩得明明白白:【所以要你送我去。】

周日,莺山别墅,坐落在半山上,占地广阔,挑高的门厅尽显恢弘气派。别墅区热闹非凡。

宾客陆续到场,中央垂着的琉璃灯顺着脉络打下来,一室衣香鬓影。

不远处的圆弧形沙发窝着几位谈笑风生的男人,其中有两位尤为吸引目光。从他们入场,场内的女士纷纷把眼神不自觉地投过去,然后再移不开,小心地讨论这两人。

两人的气质大相径庭,一正一邪。靠右懒散地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双桃花眼还不忘对姑娘放电的男人正是这场的生日宴的主人徐周衍,另一位,眉眼英俊,嘴唇薄且锋利,

扣得齐整的灰衬衫露出一截喉结,平添了几分不可侵犯的禁欲,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恪哥,终于舍得回国了,你不知道我多想你。”

说话的人叫钱东临,夸张得要扑过来要跟他来个拥抱,不料江恪侧身一躲,面容嫌恶,对方扑了个空:“你……你嫌弃我!”

“不然呢。”江恪倾身掸了掸烟灰,反问道。

随即人群发出一阵笑声,徐周衍垂下肩膀,笑得正恪:“我们恪哥,走到哪都是一支花,也老套正经,我还真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多看一眼,不是你的错。”

一提起女人,有人插话:“你身后的小尾巴呢,没跟来吗?”

在京北圈子里,谁不知道时羽的江存在,这姑娘长得漂亮,但性格也轴,十年如一日地喜欢江恪,跟在他身后,就连江恪要出国留学那阵,她也吵着要跟去,至于后来为什么没去成,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群公子哥,都是在顺风顺水的环境下长大的,阶级观念深,优越感高,除了徐周衍和钱东临,他们骨子里是瞧不上时羽的,她成长在乡下回到时家,也没走个正途,不学无术,反而去娱乐圈做了个小明星,关键也没什么成绩。

加上江恪对时羽的态度,冷淡又不明朗。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敢公然调侃时羽的原因。

但只有仅有的几个人知道,时家对江父有救命之恩,婚约出来的时候,江恪那时的处境更不能拒绝。

去年回国的时候他试探性地提了一下解除婚约,老爷子气得心脏病突发,差点命悬一线,住了一个月的院。

这件事,江恪不能提。

徐周衍咬着一根烟,声音慵懒又有些含糊不清:“听初京说好像是前两天冻感冒了,估计来不了。”

江恪视线凝滞在半空中,指尖夹着的烟灰抖落,他倾身,直接将烟屁股在烟灰杠里,没有再说一句话。

时羽今天出门磨蹭了一下,衣服换了又换,直到阮初京的夺命连环call震个不停,她才出现。

本来就去得晚,眼看阮初京快把车开到山脚下时,她忽然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如临大敌,狂对电话那边点头:“你放心,主编。”

挂完电话后,阮初京立刻拉她下车,一边解释:“姐妹,对不起啊,这个宴会我去不了,帮我跟徐周衍说一声。有个采访我们原本没希望的,对方忽然改主意了,但他只有登机前的一小时,这个采访没搞定,主编让我把头拧下来当盆栽。”

时羽被推下车,一脸地惊恐:“那我呢,你就把我扔在山下吗?我怎么上去?”

阮初京发动车子转了个头,朝她眨了眨眼:“这正是机会啊,让江恪来接你。”

未等时羽回话,阮初京脚踩油门刷地一下就走了。时羽站在原地有苦说不出,阮初京怕是没体验那天的场景,现在她再打电话给江恪,只怕他会神色厌烦地说出“滚”这个字。

可是远山郊岭的,夜色沉下来,时羽有些怕,犹豫再三,还是打给了江恪。电话打了好一会儿才接通,时羽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开口时带着一点鼻音:“你是不是在周衍哥的生日会上?”

“嗯。”听筒那边传来一句清冷的应声。

“我也来了,本来是初京送我过来的,然后她主编打了电话过来……”时羽没有头绪地解释一大堆,像是顺便很轻地提了一句,“你能不能来接我?”

电话那边久久没有声音,但也没挂,时羽听见打火机发出“咔嗒”的声音,他好像点了一支烟。

时羽刚想说“那算了”,江恪忽然开口,低低沉沉的声音传来:“在哪?”

等江恪把时羽接来宴会上时,生日会已经进行了一小半。众人一见两人一同出现,争相发出起哄声。

时嘉瑜在一旁看得暗自咬牙,刚才在宴会,她盛装出席,只为让江恪看一眼,只是人还没靠近,江恪抄起钥匙离开了宴会。

一群人玩闹声过于明显,江恪一个眼神看过去,无声但带着压迫,其他人纷纷噤声,不敢闹腾了。

一行人入座,时羽也在江恪旁边坐了下来。先前出声调侃的是一位公子哥叫王临,是时嘉瑜的发小,两人关系亲密。

因为时嘉瑜,王临看时羽哪哪都不顺顺眼。他坐在他们斜对面,看见一向乖戾的时羽坐江恪乖得不行,看他的眼睛里透着光,心里就直冷笑,替角落里默不作声的时嘉瑜不平。

“妹妹,听说你在娱乐圈混得没戏可拍,要不我投两部戏给你拍拍?”王临语气轻挑,实则在嘲讽时羽的没用。

时羽正低头剥着荔枝,闻言眉毛一挑,语气老成:“别呀,盛姨跟你妈妈天天打牌逛街,姐妹相称,按辈分,你该叫我小姨妈。”

一群人哄堂大笑,这摆明就是时羽在占王临便宜,还有人嗤他——“还不过来跟你小姨妈敬茶。”

时羽偏头的时候,好似捕捉到江恪一闪而过的笑意,她愣了一下,再去看的时候,江恪神色如常。

徐周衍指了指江恪,一脸的正经:“你小姨夫也在这。”

本来王临纯粹是想让时羽难堪,没想到她从包里拿出经纪人的名片递给他,语气坦然,也不觉得丢脸:“还请大外甥多多提拔我。”

怎样都难堪,王临一时间接也不是,不接也是。她分明是惹不起的祖宗。就在王临尴尬时,一阵落雪滴落,轻快的音调的响起,王临松了一口气,起身去接电话了。

没一会儿他折回落座,有人问他:“你也喜欢theone啊。“

“对啊,我女神,她的编曲可对我的胃口了。”王临一说起这个,眉眼透着神彩。

“theone的编曲确实很独特,不按常理出牌,却将每一个细节处理得很到位,又击人心,有时间想跟她学习一下编曲。”一向自傲的时嘉瑜难得露出几分欣赏和崇拜。

“我也有听她的曲子,最近金曲榜上有好几首都是她编曲的吧,听说这人很神秘,不知道年龄,长相,只知道是个女的,仍拥有无数粉丝拥泵。而且听说长得很好看。”

他们讨论的正是最近大热的一位屠榜级的鬼才编曲人,多次斩获金曲奖,曲风灵动多变,最擅长大编制弦乐,通过丰富多变的和声和强弱有趋的动态变化,把其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Theone的编曲多出现在大型游戏比赛里,传唱度强,好记,也出现在电影中,极少的艺人曲目上。

传闻有好几个广告公司开出丰厚的酬劳邀请theone作曲,对方断然拒绝,给了一个很酷地回复:不缺钱,作曲看心情。

“不敢露面怕不是个如花吧。”有人出声道。

时羽正在吃着一块橙子,眼底是一闪而过的心虚,随即不小心被噎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有些不适:“我去下洗手间。”

时羽在洗手间里洗漱了一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脸颊微红,眼尾上挑,透着几抹神彩。

她在想刚才江恪来接她的事,这是不是代表他们之间有可能,关系得到了好的进展,一想到这,时羽就心情明朗起来。

等时羽回到大厅的时候发现江恪已经不在那里了,她去二楼四处找人,终于在阳台处找他。

江恪和徐周衍在一块,他难得放松,倚靠在栏杆上,胳膊肘闲适地支在栏杆上,神态漫不经心透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不知道在和徐周衍说些什么。

时羽正要走过去,忽然听见徐周衍开口:“时羽那小姑娘你到底打算怎么安排啊,你又不能主动退婚。要不从了她吧,时羽长得漂亮,性格也好,说不一定你会慢慢喜欢上她。”

时羽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心口一窒,她想听江恪的回答。

江恪嘴里衔着一根烟,低头伸手拢住火,再抬头,一双清湛的眼睛夹着轻慢:“没可能。”

江恪语气过于笃定,说没可能就是没可能,徐周衍愣了一下,一双桃花眼蕴着不解:“那你刚才去接她。”

“处理麻烦。”江恪的声音很凉,语气平平。

时羽的双腿下一下子就像灌了铅一样,走也走不动。刚才还雀跃的心冷却下来,心脏像被一把钝刀来回地割,是延长的,钝感的疼。

她慢慢转身走下楼,脑子里还在想江恪说的那两句话,以及他的语气与她十二岁年在废弃花园里找的江恪重合。

时羽紧张地问他什么想法。那个时候,江恪眼底透着无所谓,他说:“我没想法。”

是啊,江恪的态度她不是一直知道吗?他当她是个麻烦,一直是公式公办的态度。抛去她是他未婚妻这点,江恪可能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

半晌,到了切蛋糕的时候,一群人对着空中摇香槟,伴着欢呼声,啤酒“嘭”地开花。徐少爷站在中心,笑骂道:“谁他妈往我头上扣蛋糕,就是我孙子。”

一行人哄笑着,还是争相拥上去。半晌,时羽走过去,端着一杯血腥玛丽,眼睛也没眨地喝了下去,笑得讨巧:“周衍哥,生日快乐,这是我和初京的礼物,我还有点事就走先走了。”

全程,时羽看着徐周衍,自动忽略了旁边站个气场强大,身材高大的男人,没有看他一眼。

徐周衍随手扯下领口的巴宝莉方巾随意地擦身上沾到的蛋糕,装作不经意地看了江恪一眼,结果人一脸的无动于衷,他只能笑道:“好,路上注意安全。”

时羽点了点头,拿起手提包就往外走,恰好王临坐在游泳池旁的椅子上同人吹水,一见时羽心不在焉地走了出来,问道:“哟,这就走了啊。”

时羽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一句话都不想说的。王临脸色有点挂不住,恰好时嘉瑜在旁边,他更是觉得面子没地搁。

在时羽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她垂着头,压根没看两人一眼。她正失神,没注意到有人伸腿绊了她一脚。

“嘭”地一声,时羽整个人摔进游泳池里,发出不小的惊呼声。一时间,里厅的人听见声响全跑了出来。

刚入冬,泳池的水虽然很浅,但刺骨又冰冷,时羽站在池中冷得发抖,水珠顺着头发滴下来,脸色苍白,十分狼狈。

众人纷纷围上前来,亦有人递毛巾,皆关心道:“没事吧?”

时嘉瑜站在不远处,心底正得意开心着,却看见江格走了出来,他眼底绷不住的一闪而过的情绪被她捕捉到了。江恪眼底骤寒,他从旁人拿里接过毛巾走向了时羽。

时嘉瑜笑不出来了,江格不是一直不喜欢她吗?怎么会?

他单手插兜走到泳池旁,半蹲下来朝时羽伸了手,想拉她上来。

时羽伸手擦去眼睫上的水,一双眼睛漆黑且清亮动人,她看着江格伸出来的手,摇了摇头:”不用。”

小说《本能喜欢时羽》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