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她那么那么美

她那么那么美小说

她那么那么美

作者:兰织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7

《她那么那么美》小说许罂顾星沉章节目录,小说许罂顾星沉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许公子闷闷不乐:“每天都在那里是什么意思?”不要,川崎都舍得送了,你会觉得没意思吗?”“……顾星沉似乎不需要我照顾,他自己看书也不管我。“我待得太无聊了.”“呵!有人不喜欢理你吗?开什么玩笑,”陈星凡说。,半晌没得到回音儿,许罂才睁开眼瞟一眼金宇。“咋了?”金宇单眼皮垂下去,思量了一会儿,一捉许罂的手把药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她那么那么美》,作者兰织,欢迎阅读~

预备铃打响,徐静拿起课本教案,领着顾星沉往外走,走到办公室门口停了停:“许罂?”

许罂才蓦地从少年身上收回目光。“徐老师。”

“有事儿?”

“没~”

徐静推了推眼镜,威严道:“没事儿就赶紧回教室,上课了!”

徐静和少年一前一后,从许罂身侧走过。

衣袂擦肩时,许罂试探地低喊他:“顾星沉?”

可少年就像没看见、没听见,径直走过,许罂伸手一捞,手尖一痒,只碰到他衣袖的布料。

“顾星……”

他已经走远了。

许罂心里紧缩了一下,讶然地看着少年冷漠至极的背影,觉得这个少年熟悉又陌生。

顾星沉长高了,气质好像也更冷了些。至少,从前他对她千依百顺的,宠得很,可不敢这样。

许罂就不是个服软认怂的人,趁着徐静走近教室之后,她在走廊截住了人。

“喂!我叫你呢顾星沉!干嘛装不认识。”

被拦了路,顾星沉才看向面前的少女,他天生凉薄的目光,有股清澈的味道。

彼此视线交汇,许罂的心紧张了一下。拉拉他的手,少年指腹温凉如玉,有些熟悉的味道,她朝对方弯了弯红唇。

许罂隐隐期待着些回应,然而对方却说:“让开。”

许罂愣了一下,心里闪过一点儿酸涩之后,升腾起股无名火:“装什么陌生人?有意思吗你——”

但这时候徐静折回来,打断了许罂发脾气。

徐静狐疑地问:“你们认识?”

许罂刚张嘴,就听旁边少年一句冷淡地撇清:“不认识,徐老师。”

手心蓦地一空,许罂呆站在原地,望着少年冷漠的背影,渐行渐远,

走廊上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撞见,窃窃私语:“我天……是校花唉,居然被甩了冷脸了!”“那男生谁啊,好有气质啊。”

许罂听得烦,踢开地上不知谁掉在走廊的橡皮擦,手往松垮垮的校服兜儿里一插,踩着重重的脚步,气冲冲往教室回。

教室炸开锅了,新同学竟然是个如此出众的南方帅哥!很少见那种。

顾星沉站在讲台上,修长的手指从粉笔盒里取了一只,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写下自己名字——“顾星沉”。

字写得很好,清秀苍劲,跟他人一样,有种南方的高山流水、清澈凛冽味道。

女孩子们交头接耳,悄悄议论,但就是有点儿不敢看新同学的眼睛,觉得有点儿冷。

“大家好,我是顾星沉,从N市九十二中转来,往后——”

“砰!”

顾星沉突然被打断了。

教室后门被大力踹开,班上师生都吓了一跳!

徐静拍拍胸口,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对后门进来的嚣张少女直皱眉:“许罂!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粗鲁!上课迟到还不喊报告,有正门不走、走后门,你上哪儿学的坏习惯!”

许罂双手傲慢地插.在兜儿里,斜睨着讲台上,嘴巴挂着一点儿邪气的笑,挨了教训也不痛不痒、漫不经心,把不良少女的属性,演绎得活灵活现。

“对不起啊徐老师,刚劲儿大了点儿。哟,这是新同学在自我介绍呢?”许罂乌溜溜的眼珠往少年身上一转,讥诮,“没吓着你吧,新同学?”

徐静:“许罂!”

许罂鼻子轻笑一声,态度大好,但转变太突兀看着略假:“徐老师教训得对,要不,我从正门重新来一遍?”

她说着,短短的百褶裙下,纤细笔直的美腿就往前门方向一抬。

徐静简直头疼:“赶紧坐下!浪费上课时间!”又对新学生安慰道,“你继续。”

许罂抱着胳膊坐回自己座位,讲台上少年刚张口,她又故意把椅子腿往后一蹭,“吱嘎”地刺耳响,故意搅扰。

徐静简直有些忍无可忍,但又拿许罂没办法。平时这孩子很少这样,也不知道今天抽了什么风!

徐静:“星沉同学,去位置上坐下吧。学习进度上有什么不懂及时反馈,或者跟你同桌唐诗说也行,她是副班长,也是英语科代表。”

“好的,徐老师。”

顾星沉面色平静,似并不为刚才被针对的事尴尬,可他刚走到自己位置跟前,后排的少女一推桌子,挤去了他的空间。

桌椅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引得同学们纷纷看去。

许罂抱臂靠着椅子靠背,偏着头斜睨站在过道进不去的顾星沉,嘴角有一点儿笑:“新同学,这里不适合你哟?你换个位置!”

徐静刚在黑板上写下本节课的英文题目,回头简直气得忍无可忍:“许罂!别欺负新同学!”

让一个女孩儿不要欺负个高高大大的男生,这话听来实在有点儿搞笑。学生们哄笑起来。

陈星凡、金宇几个都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晓得许罂哪根筋不对,拉拉许罂胳膊,小声问:“喂喂喂,抽啥风呢?没事儿针对人家新同学干啥?”

许罂抽回胳膊,盯着少年冷笑,懒得压低声音。“看他不爽呗。”她顿了顿,“我讨厌冷冰冰、装模作样的人!”

许罂补充的那句话,终于引来了少年的目光——那双冷感的眼眸,终于看向她。

顾星沉面无表情,可谁也没看见,他袖子下那只手早已死死掐着掌心,刺破了皮肤

他,远没有表面那样,云淡风轻。

许罂煞是得意,也不管班主任在上头咆哮让她罚站什么的,她刚才被那样对待,可憋了一肚子火气,必须得好好发泄!

谁让她不爽,她就报复谁!

——顾星沉,你不是装作不认识我吗?

——我就让你再认识认识我!

许罂已经打好如意算盘,却不想少年扫她一眼后,径直转身,从后门走出了教室!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学生老师哗然。

许罂噌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望着少年消失的后门,眉毛生气又茫然地皱着。

“喂!许罂!”陈星凡低喊一句,伸手抓许罂却迟了一步,眼看着许罂跟着新同学跑出教室。

“校花干啥呢?”

“就是嘛,她干嘛针对新同学啊……”

“是啊……”

教室议论纷纷,是个长眼的都发现了不对。许罂虽不是听话的好学生,但也从没欺负过班上同学。

这情况,很反常。

陈星凡回头,对上宋小枝、金宇的询问目光,以及更多的来自同学们的询问目光,她摊摊手:“别看我,我也懵着呢!”

上课时分,校园里没什么人,所以要跟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并不算难。

顾星沉垂着头,迈进卫生间。许罂小跑步跟了进去。

“喂站住!顾星沉!”

“你要再不站住,我生气了!”

许罂进来尖着一嗓子,把男厕里一正站着尿尿的男生吓得直接尿了地上,喊了声“妈呀”,跑不出。

许罂气喘吁吁,在洗手台边找到了想找的人,红唇一弯,走到少年背后,抱着胳膊、扬了扬下巴。

“跑什么跑?还不是被我找到了!”

水声哗啦,顾星沉自顾自洗着手。

许罂发现自己竟还是被当成空气,刚熄一点儿的怒火又冒起来,瞪了一会儿,气冲冲一抓顾星沉手。

“喂!再洁癖你也该洗干净了,有病啊?”

“我跟你说话——”

许罂捞起男孩子的手腕才发现他手背有一道伤,水褪去,那鲜血就冒出来,蜿蜒一条鲜红。

“你受伤了?”许罂心咯噔了一下,然后忽然想起,她推桌子的时候好像撞到了他,以及,她桌边儿有一块铁皮被陈星凡那躁动症掰得飞了起来,唐诗就此还控诉过好多次。

他的伤,是她弄的。

“你是傻子吧,不知道受伤不能沾水吗,还学霸呢!老毛病怎么总不改……”

许罂掏出手绢儿想擦,却在对方冷淡至极的目光下顿了手,这一顿的工夫,顾星沉就抽走了手。

他冷淡的目光扫过许罂,转身就走。

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许罂是受不了的,抓住那只修长的手臂。

“顾星沉!你干嘛呀!当我死的吗?不理我、冷落我,你觉得很好玩儿是吧?”

男孩子高而修长的背影背对着她,后颈肌肤玉白,衬托着深黑的短发,是干干净净的味道。

他停下了步子,却没回头,也没说话。

许罂软下些语气,勾勾红唇笑:“你不是来找我的吗?来了干嘛又扭扭捏捏地装作不认识……”

顾星沉默了一下,卫生间里抽水机还在哗啦地响。“我今天就递交转学申请。”

许罂惊愣,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少年如许多次那样,为她而来,从没想过还有巧合的可能性。

“你……你不是来找我的?”

顾星沉没回答,许罂眼睛有点儿酸,红了一点儿,但她向来不喜欢示弱,笑了声。“我有那么可怕?看见我在你就要马上转学。”

许罂抿抿唇,尽最大限度地掰弯了自己的脾气,和气的说:“我们不是说好了,分手也是朋友吗,至于这么把关系搞得这么紧张么?”

这次,顾星沉用低低的嗓音回答了她。

“朋友……”他鼻子轻轻笑了一下,似乎讽刺,“那是你说的,不是我。”

小说《她那么那么美》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