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绯闻恋人

绯闻恋人小说

绯闻恋人

作者:昭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6

这里提供秦郁绝谢厌迟小说《绯闻恋人》全文完整章节,绯闻恋人秦郁绝小说节选:秦郁绝笑道:“有了金主这三个字,对艺人伤害很大。如果公众不认为我们两人是正常的恋爱关系,那么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发生。唐小棠顿时气恼起来,她低下头去刷了一会儿手机,又没有心情看下去那些铺天盖地的辱骂和污言秽语,想了想,然后问道:“为什么小郁姐你的心态这么好啊,我都为你生气了。,少年慵懒地靠着墙根,胳膊搭在膝盖上,抬手用拇指擦了下唇角的伤,轻嗤一声,吐出口血水,眼底里全是嘲讽。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绯闻恋人》,作者昭乱,欢迎阅读~

从公司离开回到公寓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

为了合约这回事,秦郁绝今天一天没吃什么东西。

家里冰箱空荡荡的,只剩下橱柜里放着一包泡面。

在烧水的间隙,助理唐小棠打来一通吃瓜电话。

“郁姐,我听贺姐说,你和那位谢二少成男女朋友了?”她声音一惊一乍地问,“真的假的?贺姐没和我细说,那位大少爷帅不帅啊?”

唐小棠最近进医院做了个割阑尾的手术,请了一周假,这会儿还没复工。

“纠正一下,”秦郁绝吹了吹指甲,按开电水壶开关,字正腔圆道,“是假男女朋友。”

“恋爱合约嘛,我懂的!”唐小棠情绪高涨,“你看,这就说明,你对谢二少来说肯定是特别的。他都肯花钱来和你维持这段虚假关系了,肯定是一见钟情,不可自拔。”

说着说着,她又开始犯愁了起来:“不过会不会有人觉得这样就是谢二少在包养你了啊?”

“说得对。”秦郁绝点头,“但我提醒你一句——”

“什么?”

秦郁绝微笑,一字一句道:“我是甲方,是我花钱维持这段虚假关系。换句话说,就算是包养,也他妈是我包养的谢厌迟。”

“……”

“而且你见过哪家包养,被包养的还给自己涨价的吗?”

“……”

“我见过,谢厌迟就是,而且他居然觉得自己在我这值三千万。”

挂断电话,热水壶里的水也刚好烧开。

秦郁绝熟练地撕开泡面包装袋,油包只放三分之一,倒入热水,盖上盖子。

有几滴滚烫的水溅在了手背上了,烫红了一小块皮。

她轻皱了下眉,却忍住没出一声,只是迅速打开水龙头放在下面冲凉。

疼痛感逐渐消去,面也差不多泡好。

秦郁绝端着面桶走到客厅,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接着夹了一筷子面,送到嘴里。

屏幕上刚好是个地方台的电影频道,那位主持人端着一口格式化的规范腔调,在介绍着一段影片:“这段影片取自于电影《青花案》,当时的秦且离就是靠这一部电影,一举夺下了影后的头衔,也成了国内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影后。”

“只可惜或许是人生如戏,影后秦且离也同电影里的主人公一样,英年早逝。或许,这就是用生命去成就一部——”

“啪”

秦郁绝抬手按下遥控器,电视屏幕上的画面随之熄灭。

她低头,咬断口中的面,或许是因为油包放得少了,面条也索然无味,就好像味同嚼蜡。

秦郁绝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秦且离还在的时候,总是温温柔柔地教训着自己:“吃这种快餐身材会走形的,而且你才多大呀,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说着,便系上围裙,进厨房替自己下一碗排骨面。

这么一想,距离那段时光,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

再也没有人叮嘱自己应该好好生活。

手机震动了下,来了条简讯。

薛南音:【郁郁,剧组里几个朋友刚才结束了一个综艺节目的录制,在市中心这边唱歌,你要不要也来?顺便给你介绍几位导演。】

秦郁绝看了眼手机屏幕,没多大反应。

薛南音最近靠着部IP剧女主小火了一把,加上公司有意在捧,几个综艺刷下来,也算是在大众面前混了个眼熟。

她和薛南音关系并不亲密,甚至还可以说得上陌生。

况且在戏里,自己不过客串了个排不上号的小配角,就几场戏,倒不值得被人这么挂念着。

现在突然在这么个档口邀请她去组局,多半是鸿门宴。

秦郁绝:【谢谢好意,但今天恐怕有些不凑巧。】

薛南音:【是吗?那真的有些可惜了。今天来的有几位前辈和秦且离前辈接触过,你不是秦且离前辈的妹妹吗?所以他们对你挺感兴趣的,就托我来问问。如果你那边的事情解决完了,还是希望能来。】

“秦且离”这三个字在秦郁绝眼中一烫,跟道疤似的刻在那儿。

倒是挺聪明。

知道怎么正中人下怀。

她笑了声,曲着食指用关节处敲了敲屏幕,将眼微垂,若有所思。

片刻后,发出一行。

秦郁绝:【行,我来。】

“她说会来。”

薛南音看见秦郁绝的答复,似乎是松了口气,刚才一直因为焦灼而攥紧的手也终于放松开来。

周围的人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我说周小少爷,你这么费功夫让人骗个小明星来,是不是真喜欢人家?”

“你说屁呢,”坐在包厢正中间的人翘着二郎腿,听见这话,将唇角一扯,“秦郁绝给我丢了这么大的人,我还真就这么算了?”

说话的人叫周衍。

不久前,秦郁绝就是被人算计着,送上了他的床。

这段时间圈里对她心照不宣的封杀,多半也是经由他的授意。

平时里这些刚出道没多久的小新人,都是排着队让他挑的,遇见秦郁绝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

这件事一出,倒是叫朋友笑话了许久,周衍当然情绪难平。

“谢二少怎么还没到?不让他也看看戏?”

“在路上吧,那祖宗你也敢让他准时?能敷衍着来一趟就是给你面子了。”

一群人聊了些杂七杂八的,玩了几局牌,就听见敲门声。

秦郁绝到了。

但让人失望的是,她并没有像人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反而平静得出奇。

秦郁绝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唇角一翘,突地笑了声,大大方方地说:“周少爷既然想邀请我,大可不必这么迂回。”

说完,眼神一偏,落在薛南音身上。

薛南音故作不知地挪开视线,弯下腰给搂着自己腰的那位男士倒了杯酒,仿佛没看见人一样。

在看见地点定位的时候,秦郁绝就猜到这次聚会上应当不会有什么导演和剧组成员。

这块地方消费颇高,向来都是这群纨绔玩乐的场所,每套包间都要提前预约。

所以,她早猜到会遇见周衍。

但秦郁绝知道自己必须来。

从周衍四处散布她卖身上位被拒绝的传言就能看出,他是在逼自己就范。

秦郁绝不可能一直躲着。

在进门前,她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放在包里,万一最后真的闹到鱼死网破,还能稍微有喘口气的机会。

这么看来,自己没猜错。

“既然这样,秦小姐还站着干什么?坐啊。”

周衍的腔调里含着一点玩味,写满了别有用心。

位置几乎都被坐满,有个看上去是特地被留下的空位,就是在周衍的旁边。

旁边传来一阵阵哄笑,听起来暧昧而又带着满满的不怀好意。

秦郁绝扫了眼整个包间。

倒是还剩下一处空位,是个稍微靠里边点的位置,应该足够两个人坐。但是位置上放着些东西,看上去是有人占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地在秦郁绝身后响起。

慵懒磁沉,非常熟悉的腔调。

“喂。”

秦郁绝转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招人的桃花眼。

谢厌迟靠着门框,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抬起眼帘看着她,唇间还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开口:“借过一下?”

……他怎么在这?

在片刻的错愕后,秦郁绝很快就反应过来。

也对,这种花花公子之间的组局,他这号人物在这,再正常不过。

秦郁绝抿了下唇,侧了侧身。

“谢了。”谢厌迟直起身,走进去。

干脆利落,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方才还装得人模狗样的一群人顿时堆出笑脸,连忙拿开空位上的东西:“谢二少,坐这儿。我们等你可久了,您不来,这牌都没兴致玩了。”

“行了。”谢厌迟坐下,没骨头似的往后一靠,手搭在膝盖上,轻轻抬了下食指,点了下秦郁绝的方向,看上去像是随口一提,“不让人进来?”

旁边有人嬉皮笑脸地打趣:“对啊,秦小姐怎么还不进来坐?”

周衍靠着沙发,领口扣子敞开几粒,看上去喝了不少酒,眼底全是轻挑。

“秦小姐,我们之前有些误会,不如今天一笔勾销?”他边说着,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处,眼神露骨。

非常明显的暗示。

一笔勾销?

秦郁绝抿唇,似乎是轻嘲了声。

这个词,还轮不到周衍来说。

“哗啦——”

而就在这时,有道特别突兀的撕包装袋声音响起。

谢厌迟没骨头似的靠在角落那个位置,漫不经心地撕开包蓝莓果干,然后扔了一粒到嘴里。

接着,皱了下眉。

好像是觉得难吃。

似乎是觉察到秦郁绝的目光,谢厌迟眼皮一掀,同她对视。

恍若有暗波涌动。

“郁郁,你也真是。”

或许是见气氛僵持不下,薛南音读懂旁边人眼色,开口劝道:“人家周少爷愿意和你解决误会呢,你怎么还这么傻站着?”

秦郁绝回神,顺着声音看她一眼,然后轻笑了声:“好。”

说完,挪了下步子,朝座位的方向走去。

周衍坐直身,唇角一翘。

然而,在临近周衍的时候,秦郁绝却突地将方向一转,干脆利落地在谢厌迟身旁坐下。

“抱歉。”

秦郁绝转头看着谢厌迟,将眼一弯,用气音说道:“不过看在好歹我们也签过合约的份上,借个位置?”

旁边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秦郁绝,怎么谁的旁边都敢坐?

但谢厌迟却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就好像身旁压根没坐个人似的。

只是在秦郁绝坐下时,他忽然抬起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上,就好像是刻意地在护着什么。

接着,谢厌迟缓慢地抬起眼,朝着周衍的方向看了一眼。

虽然只是不带任何情绪的一眼,却还是让周衍顿时绷紧了后背。

他咬了下牙根,然后赔着笑站起身,似乎是准备迈步走向秦郁绝:“谢二少,让您见笑了,她不太懂事……”

“吃么?”谢厌迟突地开口打断,他目光微偏,将手中的果干袋递到了秦郁绝面前。

周衍顿时一愣,准备迈开的步子硬生生止住。

秦郁绝稍怔,然后低下头,从里面拿出一枚蓝莓干,放进口中:“谢谢。”

甜腻味在唇齿间炸开,泛着表层的一点咸味蔓延。

味道,的确不怎么好。

“怎么。”

谢厌迟将手中的包装袋往桌上轻轻一扔,抬起胳膊枕着后脑勺,笑了声:“从刚才我就奇了怪,坐个位置还有这么大讲究?要不然我起身给您让让?”

“……不,我是怕她不懂事,惹谢二少不开心。”

“瞧你这话说的,”谢厌迟低笑了声,将身体稍稍往前倾,懒洋洋地问,“我像是这么事儿的人吗?”

……您可太像了。

“当然不像。”

话都说成这样了,周衍也看得懂脸色,返身坐下:“既然您不介意,就算了。”

谢厌迟唇角一扯,往后一靠,偏过头在秦郁绝耳畔低声道:“秦小姐,我记得合同上不是说,我们这关系是从一周后开始生效?现在还没到时候吧?”

秦郁绝:“对。”

谢厌迟长眸一眯:“所以,今天这得算特殊服务啊。”

“……”

秦郁绝抬眼对上面前那人噙着笑的眼眸,隐隐约约对接下来的话有了预感。

果不其然:

“不过特殊服务也不是不可以。”谢厌迟说到这,稍稍一顿,然后拖长了尾音,“但是——”

“得加钱。”

秦郁绝微笑:“您说加多少呢?”

“加多少呢?”谢厌迟摸着下下巴琢磨了会儿,“这次少点,就五万。”

秦郁绝点了点头,作势起身:“告辞。”

小说《绯闻恋人》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