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小说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作者:月下蝶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6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小说由月下蝶影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祁晏岑柏鹤,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祁晏岑柏鹤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看着这位祁晏姓梁的男子,此人容貌俊美,眉清目秀,嘴唇稍薄,但眼中却又带着一丝红润,周身还微微沾染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紫气,不过这紫气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身边的人送来的。,两人吃完串,准备穿过小巷回家的时候,就在路边看到一个干瘦的男人给两个年轻小姑娘看手相。如果只是看手相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论以貌取人的下场》,作者月下蝶影,欢迎阅读~

对于真正会算命的人来说,算人前事不算难事,难的是后事。因为前事已经发生,是固定不变的,而后事却还有多种可能与变故,功力不深,就有可能误人误己。

至于别人信不信他说的东西,他并不在意。能说的他都说了,别人放不放在心上,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反正银货两讫,互不相欠。只有骗子才会害怕别人不信他,舌绽莲花,说出一大堆好听话,最后的结局总是会让人“破财免灾”。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懂事,”孩子妈妈把男孩子拉到身后,不让他说话,“您给他算算,他以后的学业、事业,还有婚姻什么的。”

祁晏笑着摇了摇头:“女士,我前面说过了,令郎此生最大的两劫已过,余生不会再有大灾大难。”年少时骄傲自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这孩子眉正目秀,心中有正义,日后长大也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

孩子母亲虽然还是想知道更多,但是听到这位小师傅说自己孩子余生都会过得很好,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利落的从钱夹里掏出五张百元大钞,双手奉上,“多谢先生。”

接过这笔钱,祁晏见男孩抿着嘴仍旧有些不服气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这个笑,让他有些显小的脸上多了几分神秘,“夫人不用如此客气,令郎日后定会是个有为之人。”

男孩面色有些不自然,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不礼貌,母子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小声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祁晏轻笑一声,把钱放进自己钱夹:“少年人,心中有怀疑才正常。”

男孩脸色有些发红,低着头没有说话。

“夫人,如非必要,请你家人本月请不要南行。”祁晏拿起自己的小木牌,“再见。”

“啊?”男孩母亲愣愣的点头,等祁晏走远了后,才回了神,她这次真遇到高人了?

身为岑家分支的人,她从小到大就没有缺过钱花,五百块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平时闲着没事的时候,她就喜欢看灵异志怪类的文章,现在虽然人过中年,这个爱好也没有改变。刚刚经过这里的时候,她看到这个小年轻人心里拿着一块木牌,还写着什么铁口神算,鬼使神差地就想要对方帮她儿子算算命。

想到那位年轻先生说的话,她拿出手机,给自己丈夫打了一个电话,听他说要去南边出差两天,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于是开口撒了一个小谎,把他给留了下来。

像他们这些分支里的人,在总公司就算有职务,也不过是可有可无,所以她丈夫去不去出差,对公司的安排根本没什么影响。

管他算得准不准,反正小心无大错!

“航哥,什么事儿呀?”祁晏把电话给王航拨回去,在旁边的小店里买了瓶冰冻饮料,手机里传出王航激动的声音。

“钱钱,你牛,你牛上天了,哥哥给你献上膝盖了!”

“你的膝盖我要着又没什么用,还是收回去吧,”祁晏走到人行道口,看到红绿灯还有十几秒,于是站在原地等待。

红灯很快变绿灯,他看了眼四周,才放心的往前走。刚走过中间的双实线路段,就见一辆打着左转灯的黑色汽车从他右边飞速窜了过来,然后火急火燎的开远。

被喷了一脸尾气的祁晏抹了一下脸,这个路段虽然允许左转,但是这种车速也太不友好了。

“钱钱,你除了会算命以外,还会不会别的?”王航激动地在屋子里转圈,“比如捉鬼捉妖,求神问仙之类的?”

“也就算算命,看看风水,”祁晏眯眼望向前方,“其他的别多想。”

“会看风水也行,”王航兴致盎然道,“明天你来我家做客,帮我看看我家的风水呗。”

“行。”祁晏答应王航以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准备回家。

祁晏的家在梧桐路,地段很好,小区不算大,但是绿化很好,物业管理也很靠谱,要在这里买下一套房子,不花上几百万根本不可能。

也不知道老头子哪里来这么多的钱。

到超市买了两根大骨头,一包海带丝,回到家就给炖上了。

把火关小,祁晏回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刷鬼话论坛,看到里面那些楼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是挺有意思的。

翻了几个帖子,当他看到一个帖子里的楼主说,新搬的小区在短短两个月内,已经有好几起自杀事件以及猝死事件时,皱了皱眉。

不过当他再刷新的时候,这个帖子已经被删除。于是他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现在网上的消息真假难辨,有些人为了找存在感,故意编造谣言,压根不会考虑后果。

骨头汤熬好以后,祁晏先舀了一碗到师傅照片前拜了拜,然后把碗端回桌子上自己喝起来。反正他老人家羽化登仙了,这些凡俗东西他也吃不上,还不如他帮师傅吃了,也能不浪费。

吃完晚饭,祁晏拿出师傅留给他的道经,念了一段。

道家术法有无数分支,他现在所学也源于道术一脉,不过真正有本事的道家术士,向来秉持着爱信你就信,道爷懒得跟你多说的随性态度,以致于道家如今越来越式微,普通百姓想起道士,脑子里只会想到炼丹跟骗子。

实际上道家学说中包含着很多有用的瑰宝,只可惜时代迁移,生活速度加快,社会竞争激烈,很多人每日为了生活奔波劳累尚且来不及,哪还有精力去专研与他们生活没有多少关系的道家学说。

第二天一大早,祁晏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房门就被王航敲响了。

“钱钱,吃早饭呢?”王航一进门,见桌上摆着还没来得及动的早饭,把自己给祁晏买的早餐往桌上一搁,厚着脸皮把祁晏熬的粥端到了自己手上,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你这熬粥的手艺,真是没谁了,我觉得你如果去开一家粥铺,生意肯定会很好。”

祁晏嫌弃的瞥了王航一眼,拆开他买来的早餐吃起来,“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你没去过我家,我怕你迷路,所以特意来接你啊,”王航低着头喝粥,抬都不抬一下,“有没有觉得很感动?”

“哦。”祁晏感动得很平淡。

两人吃了早饭,祁晏换了一套衣服,就跟王航下了楼。

王航来接他,还特意开了车,这车看着也只比普通代步车好上一点,并不是奢侈大品牌。可见王家父母,并不打算把自家孩子养成不知疾苦的纨绔子弟。

“钱钱,等下我家要是哪里摆设不对,直接说没关系,不用顾虑太多,”王航把车停到车库,带着祁晏下车,“我家里人知道我要带同学回来,都高兴得不行。”

祁晏笑了笑,拎着一大兜水果跟在王航身后进了王家大门。事实证明,王航说的不是客套话,王家上下果然很欢迎他的到来,热情得让他都快受不了了。

看着自己眼前冒尖儿得几乎要掉下去的果盘,祁晏忙把上面即将掉下去的那两块塞进自己的嘴里。

不过王家父母并没有主动提起看风水的事情,或许在他们心里,这只是两个年轻人在闹着玩,他们压根没有当真。

“航航陪你同学在我们家参观一下,”王母笑容温和地对祁晏道,“你也别客气,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就好。”她早就听儿子提过这个朋友,从小没爸没妈,被一个小镇上的道士养大,可见从小吃了不少苦。

现在看这个年轻人长相讨喜,又跟自家儿子合得来,心里自然而然就对他有了好感。

没办法,祁晏的这个长相,实在是太容易激发上长辈们的父性母性了。

“钱钱,你跟我到四周看看,”王航激动的站起身,满眼期待的望着祁晏,“我们先从楼上看起,还是先从楼下看?”

“先从外面看。”祁晏对王母礼貌的笑了笑,才站起身望了一眼大门外,家里的摆设做得再好,如果居位不正,正门歪斜,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帝都乃是聚龙之地,人气旺盛,从大处来说,就是不错的地方。王航居住的小区在修建时,应该请专业人士看过,所以算得上是一块旺地,更不会犯朝向有误这种常识问题。

走出王家别墅大门,大门两边是很简单的草地与绿植,并没有弄什么喷泉假山,看起来大方舒适,这倒是很像王家人给他的感觉。大门的造型宽阔简约,花纹简单,也没有弄什么凹凸不平的个性造型,更没有为了摆阔弄出什么狮头、虎头装饰。

“钱钱,我家这门有没有什么问题?”

祁晏摇了摇头:“心胸开阔,有福之家,没有问题。”

“那我们去看看里面?”王航略显狗腿的给祁晏领路,大有让祁晏把他家里里外外夸一遍,他才能够放心。

不过房子刚看到一半,王父就接到一个电话,必须要带王航出门。

见王父表情有些严肃,祁晏知道这不是小事,主动提出了告辞。

王航不好意思的把祁晏送到车上,小声跟他道:“听说是有位大人物进医院了,帝都不少人都去献殷勤。”

就他们家这种身份,还不知道能不能在人家跟前露脸呢。

小说《论以貌取人的下场》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