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对你见色起意

对你见色起意小说

对你见色起意

作者:令栖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5

许昭意梁靖川小说的名字是《对你见色起意》,提供许昭意梁靖川小说全文阅读。许昭意梁靖川小说节选:梁靖川掀开眼皮,在众人的注视下,用手作枪,轻轻一吹。如同在战场上扣动扳机后,在枪口的硝烟未散时傲睨自若,不逊也轻狂。压哨球,极限三分抢断。裁判员哨声响起,比赛结束,最后刷新得分表,5149。回响后的尖叫震耳欲聋,震得耳膜疼痛不已。,梁靖川勾了勾手指,低声说了句话。很简短的一句,全程不超过十秒。何芊芊僵硬在原地,咬了下唇,脸色刷白了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对你见色起意》,作者令栖,欢迎阅读~

许昭意僵持在原地,微微抿了下唇,眸色有些复杂。

她就没见过这么记仇的人。在她看来,这种挑衅行为过于恶劣,也过于幼稚,怎么想都觉得难以置信。

他是小学生吗?

说他是小学生都抬举他了,说不定小学生单纯善良,不稀罕玩这一套呢。

许昭意神色变了又变。

梁靖川以为她即将恼羞成怒,但他想象中她愤愤摔上车门、冲入雨幕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许昭意猫了下腰,钻了进来,心安理得的在他身侧空位坐好。

在他的注视下,许昭意偏过头,咬了下唇,忽然低声道,“我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打脸了,可以了吗?”

梁靖川稍怔,这是他意料之外的示弱和让步。

有点意思,她不按套路出牌。

氛围瞬间微妙起来,车内的环境逼仄,往常话唠的钟婷完全处于吃瓜吃惊了的状态,难得老实地保持沉默。

车子已经摆脱了拥堵的交通,驶上高架。

一路沉默,也是一路煎熬。

“你就没别的话想说?”

对许昭意过于温软的态度,梁靖川微诧地扬了下眉。

其实许昭意早在心底把他从头到尾问候了个遍,消了气。她这人活得通透,必要时候能屈能伸,坚绝不给自己找罪受。

许昭意还以为他想要自己道谢,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她都打算翻篇了,他还没完没了?

虽然嫌弃他事多,但她还是尽量维持温和态度。毕竟还要同行一路,念在“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份上,她决定不跟他计较。

“谢谢、感恩、劳驾您,小女子他日必当涌泉相报,来生做牛做马以孝犬马之劳。”

她嘀嘀叭叭地说了一长串,气都不带喘的。话音一落,她抬眸看着他,微微弯了弯唇:

“兄台想听哪一句?”

“是不是漏了一种?”梁靖川懒懒散散道。

许昭意心尖颤了颤,屏住了呼吸。

虽然不想承认,虽然她也没这个意思,但她几乎是瞬间联想到了“以身相许”四个字。

这人总找茬也就算了,还调戏她?

她后背绷得笔直,从头到脚都僵了,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活像是受了惊的兔子。

看够了她窘迫的脸色,梁靖川上下嘴唇一碰,要笑不笑,“我是说‘结草衔环永世不忘’,你以为是什么?”

许昭意撇开头,被刺激得变了脸色,“神经病吧你,无聊!”

“再说一遍试试。”梁靖川听得不太舒服,皱了皱眉。

许昭意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要敢于尝试。

她轻嗤了声,“这是高架,难不成您打算把我扔下去?”

话音一落,她像是觉得自己的猜测很合理一样,面色沉重地看着他。

“我提醒你啊,高速上赶人下车是谋杀,”许昭意一字一顿道,“犯法。”

梁靖川眉梢微抬,有点好笑,“还给我科普法律?懂挺多啊。”

她警惕的样子像是在看一个法盲,还是个听不懂人话、随时可能发疯的法盲。

“那你可以继续讲讲量刑。”他继续道。

许昭意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并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你什么意思?”

“如果量刑够重,也许能让我大发慈悲,忍你一路。”

许昭意的小脑袋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她就不应该试图跟他交流。

——

回去的时候夜色已浓,许昭意愉快地撂下句“后会无期”,伞都懒得拿,就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雨幕里。

讲真的,她一辈子都不想在见到这人了。

冲完澡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她坐在书桌前整理东西。

明天是周末,她还要去趟一中,不过不是去报到办手续,是摸底考。

燕京的高中间一直广泛流传着这样的话:“嘉博颜值逆天,一中学霸遍地,京附‘非富即贵’预备役。”

毫无疑问,一中十分重视抓学风抓成绩,甚至重视到有些严苛的地步。

别的先不提,就“入学办手续前必须先摸底考”这条规矩,闻所未闻,听着就没人情味。

舅妈刚过来叮嘱了她几句,钟婷又从放门口探了探头。

“明天考试紧张吗?”

“你又有什么迷信说法给我科普?”许昭意对钟婷的套路了如指掌,依旧低着头整理自己的东西。

“还真有,比如说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考前要拜考神。”钟婷摇头晃脑地说完,“一来保佑成绩,二来图个吉利。”

许昭意无语地睨了她一眼。

“当然,你就是考神,我们普通人的办法不太好使。”钟婷顿了下,神秘兮兮地凑过去,“所以我想到了一个改良升级版。”

说着她摸出一个小镜子,抵到许昭意面前,“你可以对着镜子拜拜自己。”

“……”许昭意一巴掌盖在钟婷的额头上,把人推远了点,“你整天研究什么乱七八糟的?有这闲工夫怎么不琢磨琢磨学习?”

“宁可信其有嘛。”钟婷捂着脑袋揉了揉,“你要是紧张,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没什么好紧张的,反正没什么难度。”许昭意不太在意。

“没难度?”钟婷捂了捂自己心口,满脸问号,“我觉得我受到了伤害。”

许昭意确实没太当回事儿,摸底考范围无非是上学期重点内容和一些基础,对她来说根本称不上问题。

所以整个过程她都心情顺畅,十分轻松。直到在考场门口,她跟梁靖川狭路相逢——

许昭意轻松愉悦的表情凝固了,僵硬了,彻底垮掉了。

梁靖川显然也很意外,抬了抬视线,打量了她一眼。

他还没作出什么反应,许昭意快步走进了考场。

教室内的地板被微醺的阳光切割出一半光亮,窗台上放着几盆三色堇,花叶随着风摇曳。

监考老师风风火火地发完试卷,口吻严肃地读了遍考试须知,再三强调严禁作弊。

“本场考试答题时间一小时三十分钟,发卷后请尽快作答。”

许昭意完全不想面对现实,从进来找好了自己的位置,她就趴在桌子上装睡,一直到现在考试开始。

他就跟她前后桌,整个传卷过程,她头都不想回。

跟避瘟神似的。

“……”

梁靖川薄唇紧抿,面色冷淡,倒也没跟她计较。

摸底考的试卷他根本懒得答,他敷衍地填了几个选项,抬了抬视线。

许昭意坐得笔直,手下片刻不停,沙沙沙地往卷面上腾答案。

跟之前的装扮不太一样,这次她没穿JK制服,衣服中规中矩。如瀑的长发也被高高扎起,只有几缕发丝凌乱地散在她耳侧,半遮不遮地挡住白皙的皮肤,还有微红的耳垂。

梁靖川眯了眯眼,眸色暗了一瞬。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不知道她刚在哪儿蹭到了东西,颈后的衣领处有道灰尘的印。

一只小蜘蛛正缓慢的往上爬。

许昭意刚写到第二面,岁月静好的状态也就维持了十几分钟,突然觉得背后有人碰了碰她。

她身形微微一顿,没回应。

梁靖川其实想提个醒儿,可惜许昭意忽然朝前轻挪了下座椅。

她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试卷拢了拢,叠在了草稿纸下面。

“……”

她以为他想让她通融一下,方便作弊?

操。

梁靖川皱了皱眉,神色冷冽。

他的心底无端地升起燥意,像将熄未熄的火苗,说不清是为了哪件琐碎小事。

迅速地填了几个选项,他将卷子往桌面一扣,面无表情地走出了考场。

摸底考并没有规定时间内不准交卷的限制,监考老师看了眼,就知道什么水平,这下连卷面都懒得翻,更不准备劝。

“还有一个小时,其他同学请认真作答。”她扬声道,多少带了点讽刺意味。

许昭意的肩膀僵了下,也没抬头看他什么表情,低头继续刷刷刷地书写。

出了个小插曲,虽然不至于她影响发挥,但她一整场考试的心情不太好。

——

刚踏出考场,许昭意便撞入一双湛黑的眼眸。轻寒薄寡的视线像是裹挟着雪粒,冻得她肌骨皆寒。

她硬生生地在门口顿住脚。

他还没走。

“唉,同学,你能不能让一下。”身后有人催她。

“抱歉抱歉。”许昭意连声道歉,让到了一边,低眸时飞快地用余光偷瞄了眼。

他该不会是因为考场没抄成,恼羞成怒想算账吧?毕竟他都被逼到提前交卷了。

许昭意心跳如擂鼓。

但她面上还是毫无波澜,像没看见他一样,从容而漠然地从他面前走过。

擦肩而过时,梁靖川冷不丁地开口,“你后背上有蜘蛛。”

“什么?”

梁靖川懒懒散散地靠着墙,半敛着视线轻嘲,“就是知会你一声,刚刚在考场,你后背有只蜘蛛。”

许昭意看他不是在开玩笑,脸色都快白了。

说起来有点丢人,但她确实很怕虫子,如果不是顾忌自己在考场外,她很有可能失声尖叫。她哪儿还敢装没事人,想都没想就要脱外套。

梁靖川倒是没料到她的反应,身形微微一顿,略微诧异。

他直起身,拽了下她的衣领,淡声解释了句,“激动什么?我当时就拎走了。”

混乱中许昭意回神,顿了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说什么?”

他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许昭意被他折腾得有点炸,也没意识到自己被揪着领子的尴尬状态。

只是两人话还没讲清楚,走廊尽头传来一声断喝——

“那边的同学,把手给我撒开!”

梁靖川掀了掀眼皮,看了对方一眼,不紧不慢地松开了手。

许昭意刚缓过神,瞥见对方的胸牌上的“教导主任”四个字,瞬间反应过来。

坏事,被误会了。

“老师,不是你想的那样……”

“有什么情况去办公室说,”教导主任根本不给人解释的机会,脸色铁青,“但这里是学校,不管有什么原因,你们俩在考场外拉拉扯扯,都不成体统!”

“你们俩现在去教务处等着!”

“……”

——

闹了这么一出,再想想即将去办公室赴死,许昭意着实有点恼。她辛苦维持了半天的乖顺老实形象,支离破碎。

进办公室前,许昭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梁靖川,压低了声音,没好气地骂他,“同学你有病吧?”

许昭意骂完了也不解气,后槽牙无声地咬合,“你这是在摧残祖国的花朵。”

“祖国的花朵?”梁靖川眼皮子一撩,盯着她很灵性地停顿了两秒,才反问道,“你?”

怎么了?您有事吗?不服气是吗?

许昭意正预备着反问三连,忽然听到一声低笑。

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这声轻笑刺耳又突兀。

梁靖川想起今天一系列的不痛快,心底那点燥意又被挑了起来。他半敛着眉,勾了勾唇。

“清醒点,你顶多是祖国的鹤顶红、百草枯。”

小说《对你见色起意》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