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凉掉的一腔孤勇

凉掉的一腔孤勇小说

凉掉的一腔孤勇

作者:养只猫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24

《凉掉的一腔孤勇》小说由养只猫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周易姜白,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周易姜白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她这样有点鼓励自己的话,也不知道是真的坚信还是催眠自己。在刚开始知道姜白喜欢周易的时候,蓝恬还抱着看热闹的心帮了她好几次。,“是糕点师吗?”白露发问,姜白才想起来刚才她还问过糕点师是谁,便点了头。蓝恬喝着水,没说话。见她喝水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凉掉的一腔孤勇》,作者养只猫,欢迎阅读~

她没着急回班,而是先去找班主任再要一份志愿。

这次,她填了和Z大相隔一个市的同名C大。都是C大,就当她给自己最后的一个答复吧。

姜白一向是说到做到的,那天之后,她没有再给周易发过任何短信,也没有再去打听过他的消息,就这么过了大学,到现在。

走神的时间可能有些长了。

周易又对她皱了眉头,她整理了一下思绪,回了神:“一杯芒果奶茶和一个火腿手抓饼吗?”

周易幅度很小的点了头,姜白按了几下机器:“中杯?”

“嗯。”

“一共十五。”

结果周易递过来的钞票后,她按下确认。

弄完,机器弹出小票,姜白动作娴熟的撕下小票递给周易。无意间触碰到他的指尖,是早就遗忘在记忆深处的冰冷,姜白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冷颤。

大概是因为这么一下,周易抬头扫了她一眼。

收回手,在周易看不到的地方,姜白的手在身上用力擦了几下,但还是觉得那股冰冷残留在了手上。

她礼貌的抬了下手:“稍等一下,那边有卡座。”

周易没有搭理,像高中时那样。

他和姜白的距离只有一个吧台那么短。曾经也有过这么短的距离,而率先远离的那个人永远是周易。这次,是姜白先离开的吧台,她从小门那走到后厨房。

蓝恬正做着刚才周易点的奶茶和手抓饼。

在看到她那刻,姜白慌了的心才稳下来。见到周易时,记忆全部被动的拉出,一幕幕都历历在目,让姜白有些慌神,现在看到蓝恬忙碌的背影,才确信是真的已经过了五年。

蓝恬很快察觉到她,头也没回:“进来干什么,这么大一个,挡着我啊。”

姜白笑了下:“没有啊,我就来看看你。”

奶茶已经弄好,被蓝恬放在机器上盖了盖子:“看什么,没事就来帮忙。”

“成。”姜白应了一声,蓝恬诧异的看了姜白一眼。十分钟前顾着看电视剧不愿意招待客人的真的是眼前这个人?

她诡异的扫了她几眼,心里想着什么。

手抓饼很快做好,蓝恬装好在桌子上。姜白却不那么想拿出去,蓝恬推了她一下:“大白天做梦啊,拿出去啊,人等多久了。”

姜白欲言又止,看到蓝恬转身去处理鸡翅,迅速拿起那个小袋子推开小门交给了周易。

周易接过就起身离开。

姜白转身又回到后厨房。

“那人挺帅的啊。”

蓝恬突然开口。

有些没头没尾,姜白‘啊’了一声,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蓝恬在说什么,虽然不知道被口罩遮了大半的脸蓝恬是怎么发现他帅的。

蓝恬没听见姜白回答,又扫了她一眼。

“他是周易。”

蓝恬切菜的动作顿住,过了几秒,恢复先前的频率:“嗯。”

她娴熟的炒菜,一向不喜欢油烟味的姜白选择坐在她旁边。一直到菜全部做好了,搬上桌子准备吃的时候,蓝恬才出声:“他认出你了没有。”

姜白咬了一口可乐鸡翅,甜腻腻的味道在味蕾上散开,她笑着:“怎么可能认出来。”

“怎么不可能认出来,起码一年时间。”蓝恬语气有些不悦。

“我后来化的那个样子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他怎么可能记得我到底长什么样。”漫不经心的语气。

“没化妆之前就在追了啊。”

“我化妆之后他看我的次数更多。”

“……”

周易看过她多少次,她当时可全部都记在本子上。

气氛又安静下来,姜白一个劲的吃鸡翅,对比下来,蓝恬吃的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把饭吃完,她擦了擦嘴,看着还在疯狂啃肉的姜白:“那你呢。”

蓝恬盯的很紧,试图从姜白的动作里看出一点不自然,但她失败了。

“嗯?”姜白应了声,“哦,我怎么可能还惦记他。”

蓝恬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阵,随后有些嫌弃道:“不惦记天天看这电视剧干什么?”她指向姜白还放在柜台前的手机。

姜白笑着:“自古以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美的事物,总要多看几眼嘛…”

“说人话。”蓝恬打断。

姜白喝了口汤:“他很帅不是吗。”

蓝恬不置可否,没再回话。

那天的偶遇就像生活中很多的小插曲一样,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小事罢了。姜白没再去想过这件事,和之前一样每天优哉游哉。

当几个人扛着摄像来到她们店门前的时候,姜白还走出吧台看了看四周,以为来什么明星了。

但什么明星没看见,看见了周易,戴着墨镜走过来的周易。

离店面越来越近,一直跟在周易旁边的眼睛男人率先一步走向她,同时手上递出一张名片,姜白低头接过。

听见男人说:“小姐你好,我是周易的经纪人。来这是想借一下你们的店面,拍几组照片。”

姜白快速扫了几眼名片上的字,抬头扫过正在说话的男人和周易:“那你们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老板。”

男人听见她的话语,点了点头。

姜白转身把名片随意的放到柜台里,往后厨房走去。没走几步却突然感到一股灼热的视线,她有些迟疑的放慢步伐,确定了有人在看着她后迅速回头。

和她一样迅速的是消失的视线。

周易的经纪人有些奇怪她突然回头:“怎么了?”

姜白有些莫名,随便摇了头就快步走到后厨房。只是在她扭头后,又来了。

她进去时蓝恬刚好在擦手,见了她,问:“咋的了。”

“有明星来取景。”她说。

“哦。”蓝恬反应很淡,“你说不就好了。”

姜白看了看她:“是周易。”

蓝恬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么几天又听见这个名字。她看了看姜白:“你还没走出来?是谁和我说不惦记了的。”

姜白默了默,正色:“自古以来,人对美的事物都没有…”

“说人话。”

有了上次的事情,蓝恬很快打断她。

“其实我只是想说,周易比较大牌,我们一起出去比较有士气。”

姜白正色。

蓝恬认真的看了她几眼,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还是放下毛巾和她一起出去。

报酬之类的很快谈好,姜白去和客人沟通清了场,摄像人员动作迅速的摆好机器准备拍摄。

姜白和蓝恬一起做了饮料,挨个给了工作人员。

因为拍摄,她们两个也闲下来了,虽然平时比较忙的一直只有蓝恬一个人。

扫了一眼有序进行拍摄的周易,姜白拉了拉凳子凑近蓝恬:“我和你说,我感觉这里面有人老是在看我。”

说话间,姜白又感觉到那股强烈的视线,时有时无。

蓝恬打了个哈欠,带了点水汽的眼睛看看她,像在确认她是不是开玩笑一般。姜白又说:“我觉得,是工作人员里面哪个小鲜肉比较害羞不好意思直视我,所以才偷偷看我。”说着,姜白伸手卷了卷不再卷的发尾:“果然我是天生丽质。”

蓝恬的表情像听到、看到什么不敢置信的东西一样,嫌弃的摇了摇头,随后扫视了一圈工作人员,“那我只能说看你的人只会是一个龌蹉的大叔。”

“放屁!”姜白有些大声,她扫了扫工作人员,最终视线落在一个学生样的助理身上,冲蓝恬摆摆下巴:“看,看那个,他这个年纪的人最羞涩了最清纯了,我觉得就是他。”

摄像摆了个手势,周易走到一旁坐下。徐越快步过来给周易递了杯果汁,周易接过时眼睛打量了一下徐越,徐越心里一咯噔:“怎么了哥,是我哪里不对……?”

他说着就上下看了自己一下,周易只是咬住吸管喝了一口果汁,语气听不出想法:“没事。”

蓝恬顺着姜白指的方向看到了在周易旁边的徐越,表情淡淡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周易身上停了片刻,不经意的对视让她又迅速别开目光。

姜白推了推久久不说话的蓝恬:“诶,是吧,你也觉得是他是吧。”

“屁。”蓝恬回道,随后眼神扫了扫旁边扛着摄像的人,一边看,一边头头是道的剖析:“像他那种大学生心里,都喜欢御姐,你,顶多是他们高中玩剩下的。”

姜白:“……”姜白被蓝恬说的面无表情,就盯着她,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蓝恬视线停在一个啤酒肚的大叔身上:“看,我觉得是他,靠我的火眼晶晶。”

姜白看过去:“毛线!”

说罢顺手拿起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看我去试探试探。”

说着她就起身往徐越那走去,和蓝恬的胡扯还真的让她心思平了不少。其实姜白是放下周易了,只是毫无防备的相遇让她想起高中时的情形,她是那么不服输。

和小鲜肉胡扯了几句,姜白知道他叫徐越,和她想的一样,大学生,大四了,现在跟着周易是实习期间。

只是,一直看着姜白的人不是他。在和徐越闲聊的期间,还是能感受到那股时不时就落在她身上的视线。

她不禁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打扮。

短袖加短裤加人字拖,也很正常啊,起码没有露不该露的地方。

聊了一阵,有点渴了,刚抬手。发现自己拿过来的果汁好死不死和徐越的是同一种。这一时之间,姜白有些分不清哪个是她的。

起码看了一分钟,也没看出花,姜白随意往其中一杯握去,反正也没啥大不了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的指尖才碰到杯壁。果汁就被一双修长好看的手拿走了,姜白有些诧异的抬头,只看到面无表情的周易咬下吸管,果汁顺着吸管被吸上去。

姜白有些哑口,那喝剩下这个?

她还没开口。

徐越突然‘啊’了一声:“哥你拿的是姜白姐的。”

周易松开吸管,好看的唇张张合合,答非所问:“姜白姐?”

“哦。”徐越反应过来他们不认识:“姜白姐就是这个店的老板娘啊。”他指了指姜白,姜白抬头看了看周易。

他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喝了一口后就放下饮料往经纪人那边走去。

姜白看着这又被放在桌子上的饮料,一脸莫名。

徐越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欲言又止的。

反倒是姜白先开口了:“你怎么知道这个是我的。”她指了指被周易喝过的果汁。

徐越拿起另一杯,举起给她看:“这里,我刚才对行程的时候不小心戳了一下。”

顺着看去,姜白看到了一个小黑点,点了点头。摆摆手:“没事,我去再做一杯就好了。”

徐越点点头:“真的不好意思啊。”

看他这个样子,姜白笑了,看来周易还是和以前一样,我行我素,看把小伙子吓的:“没事,又不是你喝的。”

拍摄持续了一两个小时。

摄像在收拾器械的时候,经纪人走过来结了一下报酬。姜白看着比别人来取景还要多几张的毛爷爷,眨了眨眼睛,小声冲蓝恬道:“我现在突然恨不得周易天天来我们店拍摄。”

蓝恬看她那样,倒是真的确定她不再那么在乎周易了。她抬眸看了看那边站着的周易,心里有些乱。

事态弄人。

姜白不是什么有大追求的人,把钱焐热之后拉着蓝恬关了店,美名其曰给自己放假。

没过几天,姜白恍然发现。他们店的生意,突然火爆很多。每天来店里的都是各色各样的美女,还很喜欢在店里自拍,然后一坐就大半天。

姜白把饮料端过去时,一个女生喊住了她:“诶,上次周易来是在哪拍的照啊。”

她的话语让姜白猜了个透,她心里明了,抬手指了指:“那儿。”

几个女生顿时激动的抱团到那轮流拍照。

每天看着不同的美女进出店面,对她眼睛来说倒也是一种享受。

门上的铃铛随着客人进来,又一阵悦耳的铃声。这铃铛还是姜白当初硬是要加的,现在不的说不说这几天听的她耳朵都要起茧了。

她散漫的放下手机,看向来人。在看清来人时瞬间扫向一屋子的女生,嗯,看来她们都没发现她们的偶像周易来了。

姜白的确不太明白为什么周易要在这样一个风口浪尖的情况下来店里,还带了个女生,女生还挽着他的手臂。

小说《凉掉的一腔孤勇》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