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我见银河

我见银河小说

我见银河

作者:云拿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7

《我见银河》(云拿月)全文预览在哪看,这里提供我见银河小说在线阅读。越是说越是遗憾。,她赶紧快步到他面前。虞星伸手去拿信纸,盛亦指间微微用力夹住,她没扯动,停了停。视线和他对上。他坐着,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我见银河》,作者云拿月,欢迎阅读~

虞星被周主任训了好一通,想说“那封情书不是我写的”,几次话到嘴边,硬生生憋了回去。

她当时人在餐厅吃饭呢,哪来得及搞事。

不是她写的,却出现在那,还用说吗?

才来了不到两个月就被人整了,虞星在心里长叹一气,深觉自己“不惹事”的原则贯彻到位,结果却不如人意。

全校通报丢人就算了,写一千字检讨也不是问题。可那该死的情书,却要在楼外告示栏里贴一个礼拜!

从教导处出来,虞星直发愁。

带着愁绪,她老老实实把情书按周主任要求的贴在告示栏黑板里,双面胶还是由周主任提供。

贴完情书,把双面胶还回去时,周主任已经去楼上开会了。不用见到他黑如锅底的脸,并没有让虞星心情舒坦多少。

再次出了楼,经过告示栏前,她停下脚,抬头看向黑板。

将那封情书细读一遍,虞星皱起眉。

细读第二遍,嘴唇抿成了直线。

细读第三遍第四遍……

虞星忍不住了,摸摸口袋,习惯随身装的笔在左侧。她近前一步,几乎快贴着墙面,提笔对情书上进行修改。

一封表白的信,有两个错别字,用的英文里写错了一个半单词,还有三个地方的标点不对。

太看不过眼了。

虞星一边改一边暗想,这种水平的情书怎么可能是她写的嘛?而且写了情书被人发现扔到拐角,再被贴上墙,这个逻辑周主任究竟为什么会觉得通顺……

想到周主任,虞星怕被人发现,在澄黄灯下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赶紧改完,她揣好笔,快步朝教学楼走。

没走几步,地上黑影长长,虞星一顿,抬头就见迎面走来一群男生。她匆忙一瞥,没敢看脸,迅速低头,加快脚步。

晚自习不在教室,大剌剌走在学校里,这做派,大概率是高三的。

若不是怕看起来像一块蹦着走的木板,虞星感觉自己还能再提速,顺便去参加竞走。

朝这群疑似学长的男生侧边走时,走在最前那排里,有个人看着她咦了一声:“虞星?她就是……”

那一刻,虞星真想把胸牌上的字抠掉漆。这黑天也看得见字儿,学长眼神真好!

更可怕的是,学长好像想叫住她。

虞星干脆心一横,放弃竞走,拔腿就跑——

什么?学长叫她?风太大没听见!

啊?跑那么快干什么?急着回教室,学习在召唤,她要赶回去接受知识的熏陶!

虞星一溜烟,朝着高二教学楼飞奔。

……

沈时遇吓一跳,一头雾水:“她跑得也太快了……”

刚要叫住她,还没出声人就没影了。

嘴上不忘调侃:“给你写情书的这小学妹眼光虽然有待商榷,运动水平还不错嚒。”

“你知道她为什么跑那么快?”盛亦微微转头,不答反问。

沈时遇慢半拍:“嗯?”

盛亦冲他晏晏一笑:“因为你长得比较丑。”

沈时遇:“……?”

蒋之衍闷笑出声,瞥他一眼,提步跟上加快步伐的盛亦。

沈时遇心里不服。

他丑?暗恋他的学妹不要太多!他要是算丑,临天百分之九十八的男生都得羞愤自投勤学湖!

沈时遇跟上两人,要讨个说法:“不是……”

囫囵几个字音还没说清楚,行至教导处楼外。

告示栏的黑板上贴着东西。

“那是什么?”沈时遇来了劲,刚才那盛亦的小迷妹在这捣鼓半天,两步迈过去一探究竟。

蒋之衍也跟着踱步过去。

一帮人像闲逛般怡然自得地去取车,自然是不赶时间的。

见他俩都在那看,盛亦百无聊赖,慢悠悠走过去。

后边跟着的男生们,和沈时遇蒋之衍两人不同,下意识跟他保持着些许距离。

又找到新的乐子,还是和盛亦有关,沈时遇已经乐了。

盛亦刚近前,他就掐起嗓子,矫揉造作地念起来:

“亲爱的盛亦学长,你好!我是高二3班爱慕你许久的虞星学妹,我很喜欢你!从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你英俊帅气的面容,深深地映进了我的脑海中。”

到这里停了一瞬,沈时遇接着添油加醋:“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想你。啊,学长,你就是我的天堂我的梦!念你爱你念你……”

盛亦淡定地听沈时遇对着纸上的内容好一通自由发挥及二次创作,弯眸浅笑:“眼睛不好用的话,可以抠下来换玻璃的。”

沈时遇急刹车打住,讪笑:“我不是觉得她写得不够生动,帮忙润色一下嚒。”

纸上有几处有涂改痕迹,蒋之衍插话:“这情书字没几个,错得地方不少。”

沈时遇仔细看了看:“好像是。啧,水平不行啊。”

“她刚才在这鬼鬼祟祟,该不会就是在改错的地方?”

“在纸上就着错改?以我们太子爷的身份地位,还不够她换张纸重抄一遍吗?太不上心了……”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倒一本正经讨论起来了。

盛亦明明是“当事人”,却仿佛像是局外看客一样,轻轻挑眉:“聊完了吗?用不用搭个帐篷在这过夜?没聊够我就先走了。”

“哎……聊完了聊完了!”

沈时遇和蒋之衍忙敛了神色,不再瞎闹。

一行人继续往停车场走。

沈时遇暗暗打量盛亦的神色,他是真的不在乎,连蒋之衍都会跟着调侃聊两句,盛亦却全然没有兴趣。

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早就知道他的性子不是嚒。

盛亦哪会对这些有兴趣。

看着像是他们三个里最好相处的,实际上,盛亦才是那个,最孤高,轻狂,目空一切的人。

和以往那些使劲浑身解数的女孩一样,这个叫虞星的学妹,不过是注定要失败的其中一个。

沈时遇耸了耸肩,不再去想。

……

虞星气喘吁吁从教导处跑回来,一进教室,迎头被调侃:“哟,这不是我们班的大红人虞星嘛?”

不到三十人的教室里,低笑声漫开。

早有心理准备,她低着头走向座位。

后座挤了两个男生,一块玩电子产品,瞥见她回来,随口讽刺:

“我说你平时不声不响的,没看出来,竟然还心怀大志啊?”

“老话不是说了,人穷志不短,穷,不就得挑最好的下手。”

“……”

邱卉妮见她闷葫芦一样不作声,伸腿踹她的桌脚:“跟你说话呢!”

虞星愣愣转过头来:“啊?”

邱卉妮不耐烦:“啊什么啊。”

夏元晴戏谑:“你给盛亦学长写情书的事全校都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她状似关心,实则眉眼都是笑,“你说你,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大家同班同学,写完我们帮你把把关也好不是?”

虞星不说话。

把关?算了吧。

她不傻。这一出,整她的横竖不外乎这么些人,3班、这临天,轻视她看不起她的,从这里由近到远开始算,这些富家同窗不就是想在她这个“外来人”身上找乐子。

后座两个男生其中一个插话:“可拉倒吧!就她这样的,倒贴老子都不要,还追盛亦?想吃天鹅肉想疯了!”

另一个笑了一声:“对啊,丑人嘛就少作怪,越作越惹人嫌不知道?”

邱卉妮和夏元晴一边说他们:“干嘛讲话那么难听,人家是女孩子哎。”一边嘴角翘起,笑得停不下来。

在他们的嘲弄声中,虞星坐正,默默翻开书。

杂音过耳,全不留痕。

没关系。看不上对方这件事,大家彼此彼此。

3班众人谓我多不堪,我谓你们全是24K大傻逼。

……

从“情书”一事发生开始,虞星若是在校内走动,必定会惹来探究的目光。不得已,她只能把胸牌摘下,只在早上晨读、班会等班导在的场合戴,过后就取了放进外套口袋。

好不好过都过了。

周末有一天休息,好不容易盼来,虞星早早就回了家,整个白天都待在家里,陪特意调休的小姨。

傍晚,太阳朝地平线落,看时间差不多,小姨虞宛贞提醒她:“你不是要去给秋秋过生日嘛?该出门咯。”

虞星抬头应了一句,洗干净下午用过的两个马克杯,在铁架上摆正,回房换衣服。

苏秋生日并不在今天,特意等到她休假回家才请客庆祝。

虞星换了件长袖T恤,外边套上一件浅色外套,足够保暖。下边就懒得换了,临天的校服裙是褐色的,款式和平穿的裙子差不多。

她在学校按一丝不苟地按校规穿校服,穿久了觉得裙子还挺方便,主要耐穿,方便。

虞宛贞嫌她穿得素:“怎么不挑亮一点的衣服嘛?”

虞星笑笑:“这样舒服。”

见她没戴那副丑眼镜,虞宛贞稍微满意了些:“就是嘛,你也不是多深的近视,老戴眼镜干什么。我给你买小巧的你又不要,非喜欢那个……”

虞宛贞端详她几秒,拉她坐下:“你坐着,我给你把头发编一下。”

“小姨,我——”

“别动。”

虞星哪里拗得过。

虞宛贞摁着她,将她又厚又长的齐刘海分开,多的部分压进侧边的头发里,由高到低,三股编成一股,编出一道花辫。

她头发不算太长,过肩些许,另一侧垂下来,微微盖住脸颊,却不会挡脸。

虞星一开始想拒绝,见虞宛贞难得开心,后来就坐着不动任由摆布。

为了像沙砾掉入沙漠,水珠滴入海洋那样,平静地在临天过好接下去的两年,这一个多月来,她都要习惯粗糙的自己。

今天去给苏秋过生日,她本想简单收拾一下就好,但看小姨这么高兴,霎时觉得别的都不重要了。

虞宛贞忙活一小会,见虞星近来不见天日的整张脸完全露了出来,满意:“可以了。好了,去玩儿吧,注意安全。”

虞星抱了抱小姨,揣着刚拿到的零花钱,这才出门。

……

苏秋先去跟同学汇合,虞星到约定好见面的地方找他们。

一见面苏秋抱上来,虞星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淡香,还没说话,苏秋先往她脖子处蹭了一下。

“阿虞,你好香哦。”

“痒。”虞星笑着缩了缩脖子,“哪有。”

苏秋从小就比她活泼一点,不算特别奔放,人很温柔。

松开她,苏秋介绍身后的朋友:“这几个你认识——”

不是第一次见,虞星和他们互相打了声招呼。

“这两个你没见过,这学期刚来我们班的。”苏秋指了指两个生面孔,互相给他们介绍名字,“……这是虞星。”

虞星略略颔首:“你们好。”

两个初次见的男生突然都变得腼腆起来。一个还好,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赧意,尚算镇定。

另一个就严重了。

视线和不经意看来的虞星正对上,好好一个白净斯文的男生,脸霎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舌头也打结。

“你、你……你好!”

面前的女生白得像牛奶罐子里泡出的,一张瓜子脸,小嘴嫣红,鼻梁挺巧又精致,尤其那双眼睛,像什么……像黑曜石,对,水灵灵泛着光,熠熠生辉,璀璨如星子。

她看过来那下,眼波盈盈,莫名就让人呼吸一紧,有些慌乱。

今天陪苏秋庆祝生日,来的一路上就知道还要接一个苏秋别校的朋友。

两个没见过她的男生看其他人提到她时十分高兴,不免问了一句。当时苏秋在便利店买东西,他们等在门口。

和苏秋最熟的男生说:“苏秋朋友长得……咳,蛮好看的。”

另外的女生也说:“而且人很好,很可爱。”

当时以为不过就是个好看点的女孩子,苏秋不也是他们年级最好看的几个之一?相处多了就习惯了。

现在想来,那句“长得蛮好看”里夹杂的轻咳,不是心虚,应该是害羞才对!

被动触发结巴技能的男生,一边唾弃自己表现不好,一边忍不住偷瞄那张脸,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这哪只是蛮好看的?

这他妈也太漂亮了吧!

小说《我见银河》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