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你呀你

你呀你小说

你呀你

作者:云拿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7

《你呀你》由作者云拿月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迎念喻凛然,为大家带来你呀你迎念喻凛然章节抢先阅读。学姐牛皮!,“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再上心了吗?谁去比赛由我们教学组决定!”年近四十的语文老师被叫住,推了推眼镜,一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你呀你》,作者云拿月,欢迎阅读~

迎念上来就直接动脚,那个“牛哥”的马仔们哪能放过她,好在江嘉树很快反应过来,没有让她一个人孤军奋战。

两个人一起,倒是很快就把人收拾了。

“你给我等着!”

带着人从巷子内部撤退前,牛哥指着江嘉树放了句狠话。

迎念捡起书和包,一边拍着灰一边道:“你那帮兄弟去哪了?平时不是见你身边人挺多么,这时候一个都不见踪影?”

江嘉树听出她话里的嘲讽之意,硬邦邦道:“在学校,我没找他们,我妈知道我和他们关系好。”

江嘉树有一群玩得不错的朋友,迎念自然是跟他们不熟,只耳闻过其中几个。像是印象最深的那个,叫陈什么许泽的,经常出现在百名榜上,不是第二名就是第三名。

她见过几回,那个人长得倒是不错,但是性格冷冰冰的,不爱说话,眼里总有点戾气。她很不喜欢这种不开朗的类型,见过后就忘了,偏偏学校里好像很多女生都吃这一套,不仅他们这个年级,一些学姐也被迷得五迷三道。

迎念听江嘉树话里话外那股不想被他妈找到的意思,禁不住轻笑:“哦对,差点忘了你正离家出走呢?多大的人了还干这种事,我看你是闲得慌。”

她收拾好东西,转身欲走,随口道:“早点回家吧你!”

“我不回去。”

她脚步一顿,扭头,“得,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江嘉树瞪她,“还不是你!你和外公吵架,揪我的领子干什么?要不是你揪我,还说那样的话,我妈回去就不会一个劲地数落我,翻来覆去都在念说我样样不如你,这么大了还被你一个姑娘拽得东摇西晃,没半点出息!”

迎念好笑:“我优秀还碍着你了?你妈说你不如我,怪我啊?”

“你……”江嘉树欲言又止。

迎念懒得和他纠缠,“废话不多说,该干嘛干嘛去吧。”

她刚一转身,就听江嘉树在背后叫她:“迎念!”

“干嘛?”她不耐烦转身,江嘉树盯着她看了半天,到了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迎念在心里翻白眼。这人,磨磨唧唧。她懒得等他的下文,只当他是矫情病犯了,利落地走人了事。

巷子里只剩江嘉树一个人,迎念的脚步声消失以后,四周静得吓人。他心气不顺,蓦地抬腿踹了踹墙角。

那天家宴,迎念走了以后,迎老爷子生了好一通气。后来迎念的爸妈……也就是江嘉树的舅舅舅妈,接了他外婆到家,没瞧见自己女儿本就有些担心,还愣是被迎老爷子叫去骂了一顿。

而他被迎念拽了那么一下,一开始是生气的,后来大舅舅家的弟弟趁人少到他身边和他说话。

小孩悄声告诉他:“迎念姐没撒谎!是谦谦自己缠着迎念姐要和她过招的,后来打不过就在地上哭,迎念姐走过去,谦谦突然就踢她……不能怪姐姐……”

谦谦是什么脾气江嘉树不是不清楚,被宠坏了,确实能干出这种不讲道理的事。然而江嘉树没想掺和他们的争执,喝止迎念那一声只是怕她下手太重把谦谦弄伤了。

结果在大家看来,却都觉得他偏帮一边,站到迎念对立面去了么?

大舅家的弟弟同他解释时那双认真的眼睛,像是在怪他不明事理,看得他心里十分不得劲。

就像当下。

江嘉树站在巷子里,想起迎念一贯看他的模样,心里那口气越发堵得慌。

在巷子里帮江嘉树解围对迎念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她没打算管他们家的事,碰见他,也劝过他回家,他听不听就与她无关了。

吃过晚饭回学校,迎念便将这件事抛到脑后。

晚上回家,快到自家别墅前,迎念正要掏钥匙,忽地被侧前方一道黑影吓了一跳。

“……我去!”

她往旁边蹦跶一小步,看清坐在花坛边的人是谁以后,狠狠翻了个白眼。

“江嘉树?你干什么啊你,大晚上的窝在这搞什么鬼?”

江嘉树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阴影下,那张脸看着平添许多沧桑,迎念总觉得他胡茬都快长出来了。

一晚上不见,邋遢得真快。

“你待在我家门口干嘛?”迎念拾掇好心情,又问。

江嘉树动了动唇。

“你说什么?”

“你大声点!”迎念忍不住吼他,“没吃饭啊!”

江嘉树瞥她一眼,脸上羞赧,似是有些难以启齿:“没吃。”

迎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你没吃饭你就去吃啊,在这干什么?”

“舅舅舅妈在家吗。”他小声问。

“不在,他们出去有事,没这么快回来。”

“我……”

“你?”

“我能……”

“你能?”迎念一头雾水,见江嘉树吞吞吐吐,恨不得冲过去摇晃他的肩膀让他快点把嘴里剩下要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全吐出来,好好吐干净了!

“……我能不能进去吃点东西?”江嘉树鼓起勇气,终于问出了口。

迎念:“……你没钱?”

“用完了。”

“那回家啊!”

“今天不想回去。”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明天再说。”

夜下短暂安静了一会儿。

不想,迎念毫不留情地拒绝:“不好意思,你上别处去吧,你要是待在我家,你妈指不定以为你离家出走和我有什么关系,最后别又怪到我头上!”

江嘉树略有些不敢置信,“那你不怕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我妈怪你没收留我?”

“嘿,你还真敢说?”迎念瞪他,“合着横竖都要怪我咯?那我更不能收留你了,反正到头来受气的都是我,我还不如选一个舒坦点的受气过程!”

她大手一挥,“你走吧。”

江嘉树腾地站起来,“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好歹我们也是兄妹……”

“这个时候知道跟我说兄妹了?我下午的话你是没听见还是怎么着,你好意思说么你?”迎念反诘。

江嘉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迎念见他没话说,提步要上台阶。身后江嘉树又开口了:“你现在讨厌我是因为我以前的那些疏忽,那更早之前呢?小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试着亲近过你,但不管我和家里其他兄弟怎么和你说话,找你玩,你总是一副冷脸不近人情的样子!”

他激动起来:“你觉得家里人不喜欢你,所以你也不喜欢家里人,你受了气,你委屈,你觉得我们都对不起你,可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身上有多少问题?你那臭脾气哪怕能改一点,只要改一改……”

“站着说话不腰疼是不是?”迎念回身,沉下脸打断他,“也是,你是男孩,你们都是男孩,你们没受过气,你们不委屈,你们当然不懂我是什么感受。”

她冷笑,“我就说一件事,就一件……”

“我们六岁那年,爷爷从超市拎着一袋进口甜橘回来,他给家里所有小孩一人一个,因为有多,还分给当时邻居家的两个男孩。”

“最后剩了一个。”

江嘉树听得愣了,脸上闪过迷茫。

“那天我们俩一块在楼上看电视,你和我并排坐在一起。爷爷拿着最后一个甜橘上来,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我估计他是压根就没把我算在家里这些小孩之中吧,所以最后才会只留下一个橘子。”

迎念说着笑了,“不过他也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把那个甜橘给了你。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就走了。”

迎念问江嘉树:“这件事你记得吗?你不记得吧,你当时傻不愣登只知道吃,吃过了知道橘子是甜的,又怎么会懂在旁边的我心里有多酸?我才六岁啊,就记得一清二楚,你觉得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我……”江嘉树唇瓣嗫嚅,哑然说不出话。

“一个橘子可以分成多少瓣,哪怕不对半分也好,可爷爷就是没想过要分一瓣两瓣给我尝尝。”迎念说,“我不愿意跟你们亲近怎么了?别人家小孩之间玩闹推一下撞一下是常事,可是到我这,只要谁哭了我就该死,一天到晚挨骂挨个不停。”

“你们是男孩,在爷爷面前备受宠爱,那我在我爸妈心里也是宝贝,凭什么我要受那些不该受的气?你说我改一改脾气就好,真会说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外公我爷爷他就是打从心里不喜欢女孩,我从一出生就不被他喜欢,我能怎么改?改我的性别吗?这么多年你长眼睛也看到了,你见他改了吗?”

迎念抬手,将碎发别到耳后,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有些事情是改不了的。他重男轻女,而我身为女孩,我为我自己以及我的性别骄傲。”

不知什么时候起了一阵风,树叶飒飒摇动,莫名教人心里发凉。

言罢,迎念小跑着上了台阶,开门进屋。

大门开了又合,毫不留情地在江嘉树面前关上。

江嘉树僵硬地动了动左脚,沙砾和鞋底摩擦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晰。迎念说的事情,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但他知道迎念不会说谎,也没必要说这个谎。

只能说,她讲的确实很对。伤口不是长在自己身上,就不会像受伤的人一样清楚又用力去记住。

他忽然很想和迎念说些什么,可她人已经进屋了,他舌尖钝钝的,即使有话也不知该如何表达。

要说什么。

问她为什么不早说呢?问她原来真的有那么难受吗?还是问她,你还好吗?

不必开口,这些都能预见答案。

江嘉树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

他以前很不理解为什么迎念这么要强,凡事只要是她做的,只要她去做了,必定就是最好的。不管多难,她都一定会做到最好。

原来那么久以前,这一切就开始被催化。

在很早很早的那一天,他接过外公递给他的最后一个甜橘。他剥开皮,看见的是甜嫩多汁的橘子瓣。

而迎念,看见的却是爷爷被剥开的那颗,腐朽又陈旧的偏颇之心。

江嘉树在迎念家门口蹲坐了很久,不是为了等舅舅舅妈回来,虽然他知道按照舅舅舅妈的脾气,看见了他,他们一定会让他进屋。

他不晓得自己在想什么,反正没哪处可去,离家的时候钱没带够,口袋里就剩最后几个子,他不想给朋友们添麻烦,索性就蹲在这。

不知待了多久,面前突然响起脚步声。

江嘉树蓦地抬头,迎念趿着拖鞋站在半开的大门边,皱眉俯视他。

他脸上一热,马上起身,“我这就走……”

“不用了。你可以进来。”还没说话,就见迎念双手交叉环抱在身前,“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原来她不是因为想收留他才改变主意,江嘉树莫名有些失落。

“我今天收留你,不管你是明天跟你妈和好,还是后天妥协回家去,反正在这周末之前,必须得把离家出走的事解决了……”迎念眉头一挑,“然后跟我一起去一趟申城。”

“申城?”

“对。”

“你去申城干什么……”

“到时候就知道了,先别问那么多。”迎念皱眉,“我一个人去我爸妈不会同意。”

每次她跟学校队伍出去比赛的时候,她爸妈就总不放心,不找个幌子,她一个去申城怕是有点费劲。

“同意你就进来,不同意就算了。”迎念不给江嘉树太多考虑时间,率先转身。

“冰箱里有水饺和汤圆,都是手工包的,汤包是外面买的速食,如果不嫌麻烦你也可以把手工面煮了,面的分量和配料都是均分放好的。”

“矿泉水在柜子里,要喝热水自己煮。”

“哦,冰箱里还有冻好的水果汁,不过是冰的。厕所在走廊尽头,按那边墙上第二个按钮大屏幕会放下来,要看节目自己找……”

说完,迎念就朝楼梯走去。

江嘉树像受惊的动物一样紧盯着她,“你去哪?”

“我回房啊我去哪。”迎念对他的诧异表示不解,“干嘛?你一个人会怕啊?”

“等会舅舅和舅妈回来……”

“你就说我收留了你就是了。”她脚步一顿,指着他,“别提申城的事,我自己会跟他们说!”

而后,她步履轻快地上楼,留江嘉树一个人在楼下。

稍站了站,江嘉树提步去厨房煮水饺。算了自己的分量,犹豫半天,再加上了迎念的那一份。水开、下饺子、盛好。

他把水饺吃完,迎念还是没有要下楼的迹象。

江嘉树在餐厅枯坐,洗干净碗、擦好桌面,找不到别的事可做。他略作思忖,用大碗将锅里余下水饺全部盛起,端上楼送去给迎念。

迎念的卧室门没关,她坐在桌前用电脑,江嘉树提步入内,咳了声道:“我煮了水饺,你……”

她闻声回头,江嘉树抬眼瞥见她的电脑界面,话音一顿。

S……什么战队……还有申城什么什么的……

“你要去申城就是因为这个?”江嘉树脸上写满了惊讶。

没看错的话,她的电脑上显示的是某个职业战队的官网界面,赛程那一块写着最近一场比赛的时间,正好在这周末。

迎念不妨他出现,见他端着水饺,也没说不好听的,随意应了声:“啊。”

“你也玩这个游戏?”

“不玩。”

“那你是要……”

“去看比赛。”

“你又不玩……”

“因为喜欢他们队……”迎念平静地转头看向屏幕,声音隐约有片刻停顿,“一个选手。”

江嘉树端着碗愣住。游戏这种“不务正业”的事情,跟迎念这种十项全能的好学生似乎扯不上关系,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游戏比赛的?

这厢他正想着,那边迎念见他既然看到了,不再遮掩,大大方方继续浏览界面。

江嘉树好不容易回神,发现迎念的界面下拉之后,一直停在同一个选手的个人简介部分没有再变过,这才了然。

“……你这是要为爱走面条啊?”

“什么东西?”

迎念猛然回头。

江嘉树撇了撇嘴角,“别人是为爱走钢丝,你这,大老远为了一个人跑去陌生的城市,跟追星似得,比钢丝悬的多,一踩就断,可不是面条吗!”

迎念:“……”

神特么为爱走面条。

江嘉树这狗东西,可真是个比喻鬼才!

小说《你呀你》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