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我捧你啊

我捧你啊小说

我捧你啊

作者:苏钱钱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6

崔楚伊沈暗小说名叫《我捧你啊》,这里提供《我捧你啊》全文阅读,小说我捧你啊讲述的是崔楚伊沈暗之间的故事,非常好看不容错过。抬头想看看头顶后面的影子,却不慎看见一位男子站在一把椅子后面,面容清俊,高挺的鼻子,黑黑的眼睛,唇线微微抿着,有些慵懒。,“我在叫狗,没叫你。”“她不用帮忙。”“……”沈暗想抽死自己的嘴。向诚见他一直紧锁眉心,问道:“怎么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我捧你啊》,作者苏钱钱,欢迎阅读~

徐秋儿早期在星女团里人气仅次于崔楚伊,经过霸凌事件后获得全网同情,人气一蹿升高,成了现在团里的C位。

可崔楚伊没想到她的粉丝瞎得这么彻底,接个机接错人了不说,还把这事送上了热搜。

顶着最讨厌的人的名字登上热搜,崔楚伊的心情是复杂的。

她点进评论区

【秋秋最美!不接受反驳!】

【我秋太可爱耿直了吧,机场做面膜,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秋秋了!】

【?徐秋儿什么时候衣品这么好了?这套不像她的风格啊,不过真好看。】

【有人扒这个神秘男子吗?】

【男子不知道,但这个车是宾利加长定制版,千万起步,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告辞。】

……迷。

还好当时光线不好,加上又是深夜,她带着帽子墨镜,脸上还有面膜,所以照片都不是很清晰,拍到的也是一个弯腰钻进车里的背影。

至于那个“神秘男子”,更是模糊地只看到一点身形的轮廓。

所以尽管这条微博目前已经被转发了近五千次,但几张照片都没有能暴露自己的地方,且吃瓜网友的重点都放在了徐秋儿和豪车上,粉丝更是闭着眼睛吹,根本没人认出照片上的女人其实是崔楚伊。

以崔楚伊的经验,这样的新闻只要扒不出具体信息,一般挂两三个小时热度就散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算是松了口气,她放心地捡起毛巾继续擦头发,边擦边想等明天睡醒了得去物管那把她的小土猫接回来。

第二天。

昨晚沈暗没有回家,休息在了工作室,早上八点,陆彦青收到他回来的消息,迫不及待抱着一条狗上门。

“你家这位祖宗再不送回来能在我们小区开个后宫了。”

“……”

沈暗十个月前飞美国忙个项目,临走时将工作室的金毛狗送到陆彦青家寄养。

沈暗今天穿的比昨天稍微正式了些,白衬衣,黑长裤,少了些浪荡纨绔,多了几分符合身份的骄矜清贵。

他卷着袖口蹲下来,摸着金毛的头:

“你陆爸爸说的是不是真的?”

陆彦青赶紧打住:“别,我哪敢做他爸爸,它是我爸爸差不多。”

天知道这十个月他被这条狗折腾成什么样。

沈暗不理他,温柔地摸着金毛狗头:“太子,陆爸爸欺负你没有。”

陆彦青一听这名字就头晕,得多嚣张才能管自己的狗叫太子。

他正腹诽着,太子嗷了两声,委屈地用爪子抱住沈暗,一副受尽虐待的模样。

沈暗顿了顿,面无表情地对着空气说话:“你今年的奖金别拿了,充公买狗粮。”

陆彦青:“……?”

#活得不如太子狗系列#

九点,工作室的助理正常上班,沈暗把太子安顿好,和陆彦青一起出了门。

奔驰大G缓缓驶出小区,朝沈家住的臻和庄园开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途中陆彦青忽然想起了什么,调侃沈暗:

“你挺厉害啊,昨天刚回来就跟一个小明星上了热搜。”

沈暗皱眉:“什么热搜?”

陆彦青以为他装,“就机场上你车的那个!”

沈暗反应过来昨晚的事,当即拿出手机,陆彦青说:“别看了,已经被撤了。”

沈暗微愣:“你做的?”

陆彦青耸了耸肩,做了个否认的神情。

沈暗大概也猜到了是谁,不甚在意地收起手机:“撤就撤了吧。”

陆彦青看他无所谓的样子,像印证了自己的猜测似的:“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会看上那种娇软的小女生,不像你的口味。”

沈暗嗤笑,懒懒瞥来一眼:“那你觉得我喜欢什么口味?”

陆彦青思考了几秒,“性感尤物。”

沈暗:“……”

沈家在江城是数一数二的商业望族,前些年沈柏年身体不好,想提前把公司交给一对儿女来管理。

长女沈凝,纽约大学商学院毕业,精明能干,接手的产业管理得蒸蒸日上。

而沈家老二沈暗,同样在纽约留学,学成归来接手公司的时候,却淡定地聘请了陆彦青这个职业经理人来帮他打理公司,自己玩起了工作室。

他这个骚操作,当时气得沈柏年差点一下子过去,两父子因此闹了不少争执,幸好陆彦青能力强,接手公司一年就将营业额翻了一番。

沈柏年才因此让步,但还是不忘把话挂在耳边警告沈暗:“你要是干不好就滚回来管理公司。”

一晃三年过去,公司被陆彦青打理得井井有条,而沈暗也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牛逼的成绩。两人之间虽是聘用关系,却其实早已是可以交心的朋友。

路程行至一半,沈暗手搁在车窗上,想着刚刚陆彦青说的话,忽然冒出一句:

“你觉得她娇软?”

陆彦青冷不丁又被cue回刚才的话题,茫然道:“不软吗?她的歌歌词都是草莓巧克力发射爱心什么的。”

沈暗转过来,似是有些意外:“她是歌手?”

“嗯,一个女团的成员,最近势头很好,自己发单曲了。”

这就有意思了。

沈暗坐正,“找一首给我听听。”

陆彦青将车靠边,打开app,找到徐秋儿最近发的一首《草莓味kiss》,连上车内音响后,欢快的前奏旋律在车厢里传出来。

坚持了半分钟,沈暗抬了抬手:“关了。”

陆彦青看他一脸打扰了的神情,笑道:“怎么,入不了你法耳?”

沈暗转过去,看着窗外,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唱的什么几把玩意儿。

真不是出来污染耳朵的吗……

怎么,跟昨晚的那个她不太一样。

半小时后,陆彦青将车缓缓开入臻和庄园。

这里背靠江城著名的翠湖山,独门独栋,是隐藏在青山绿水中的超级豪宅小区。

正在门口修剪草坪的佣人看到车牌,遥遥望了两眼,看清车上的年轻男人后,高兴到当场丢了手里的工具往屋里跑:“太太,少爷回来啦!”

杜芸很快跟着佣人来到门外,看到陆彦青和沈暗,欣喜地笑眯了眼:“儿子们回来啦?”

陆彦青这些年为沈家尽心尽力,沈暗不在国内的时候他也会经常过来看两个老的,所以沈柏年有时候也会骂骂咧咧地说:

“让那个狗东西别回来了,我们有凝凝和彦青就够了。”

这次沈暗在美国待了近一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回来,杜芸很高兴,拉着他上下打量:

“快进来,你爸在书房,知道你昨晚回来,今天六点就起来了。”

几个人一起进了屋,杜芸对着楼道喊:“老沈,你儿子回来了!”

一楼尽头的书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半晌都没反应。

杜芸一声轻骂,又喊:“老沈,儿子走啦!”

不到三秒,门被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年愈半百的中年男人,他背着手,身躯凛凛,端得是一副老皇帝刚下朝的姿态。

人走过来,睨了沈暗两眼,没吱声。

沈暗马上颔首,恭恭敬敬:“爸,我回来了。”

沈柏年从鼻子眼里哼了一声,中气十足提着劲儿:“肖妈,把你手上的鸡毛掸子给我!”

肖妈是沈家资历最老的佣人,可以说是把沈家两姐弟放在手心里疼的。听沈柏年这么一说,睁大眼:“啊?”

沈柏年觉得威严受到了轻视似的,加重声音:“鸡毛掸子,拿过来!”

肖妈犹豫:“先生,少爷才回来,您……”

说着,她看向杜芸,希望太太能给点反应,制止一下。

没想到杜芸说:“行啊,肖妈,你给他,我倒要看看他拿着鸡毛掸子还能当令箭不成。”

肖妈随即把鸡毛掸子递给了沈柏年,杜芸站在旁边,双手抱胸,一副【来啊,你试试】的样子。

老皇帝拿着鸡毛掸子,愣是没胆儿下手。

他讪讪地甩到一边,刚好就着这个台阶下了:“这次看你妈的面子,下次要再一跑就是一年,我非拿鞭子抽你不可。”

“是,不走了。”沈暗嘴角漾着,上去扶沈柏年:“我收集了几张老戏曲唱片,给您的。”

沈柏年很受用:“是吗?哈哈,好好好,这个我爱听。”

沈柏年平日里无事就爱听京剧,其中尤以梅派是最爱,当年还是曲艺团小花旦的杜芸就以一曲《贵妃醉酒》打动了他,两人因曲结缘,携手至今,一个是商业大鳄,一个是江城文工团团长,家庭和美。沈柏年每每被媳妇压制的时候都会安慰自己:

“这是朕的贵妃,得让着。”

快到饭点的时候,沈凝回来了。

沈凝是那种典型的女强人,高冷女王系,完全继承了沈柏年骨子里的凌厉和沉稳,不怎么爱说话,眼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不过二十六,已经成了圈里能独当一面的女总裁。

她一身白色职业套装进家门,看到陆彦青后愣了愣,而后冷下脸:“你怎么又来了。”

杜芸听了不高兴了:“怎么说话呢凝凝,彦青怎么就不能来家里了,我还打算找个日子认他做干儿子呢。”

陆彦青原本在喝茶,一听这话狠狠呛了一口。

沈暗把话接过来:“姐,彦青是过来看我的。”

“……”

沈凝便不再看陆彦青,坐到沈暗这边,关心弟弟近况。

半小时后,一场针对沈暗事业规划的讨论总算圆满结束,沈凝起身去厨房帮忙,临走前想起了什么,告诉沈暗:

“对了,热搜是我撤的,你恋爱我不反对,但低调点。”

沈凝做事心思缜密,虽然照片没有暴露沈暗,但那辆显眼的车她还是第一时间认出来了,未免舆论后患,便果断解决。

她离开后,沈暗揉着被盘问到发胀的太阳穴,不可思议地看着陆彦青: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陆彦青迷恋地看着厨房里的背影:“你不懂。”

沈暗:?

陆彦青缓缓回头:“你这种喜欢性感尤物的肤浅男人不会懂知性女人的美。”

沈暗:……

你可滚吧,我看你就是个抖M。

中午在家里吃,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聚了个餐,吃完后沈凝分秒必争地回了公司说要开会,陆彦青也借下午要见客户追了上去。

沈暗陪沈柏年下了会棋,又陪两个老人一起听了戏曲,晚上六点吃了晚饭才离开庄园。

司机送沈暗回工作室,路上拿出一个东西问他:

“少爷,今天我打扫车的时候在后面发现了这个,还有几颗糖,是您掉的吗?”

沈暗瞥了一眼,司机手里的是一个年代有些久远的iPodnano播放器,上面缠着耳机,还有卡通贴纸,显然不是他的东西。

沈家的车不坐外人,昨天除了自己就是那个徐秋儿坐过后排位置,她是个歌手,随身带ipod听歌也正常。

沈暗敛眸,眼底似有一丝笑划过:“都给我吧。”

刚说完,兜里的手机响了。

接起一看,是助理。

沈暗的这个助理是刚从美国跟着回来的,操着很生硬的中文断断续续告诉他:

“太子,趁我,厕所,跑出去,它和一只猫,打架了。猫受伤,现在,猫主人她”

助理话未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清脆中带点儿小嚣张的女人声音:

“你就告诉他猫主人很angry!请他立刻!马上!来见我!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主人教出这么条小混混!”

沈暗:……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小说《我捧你啊》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