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海风少年

海风少年小说

海风少年

作者:一世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27

火爆电竞小说《海风少年》在线阅读这里看!提供海风少年夏霜霜纪寒凛小说全文阅读。海风少年小说讲述了纪:“三个?夏霜脱口而出:“我说的是不带你来的,你说的是不带你来的。”四周的三个人忽然觉得今天的赛场应该没有空调,怎么突然就冷了十几度。纪寒凛:“怎么不带我来?”,十分凶残来着。和JS战队对战的是Dream战队,他们的队长阿青在【神话再临】的天梯上排行不虚,算是小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海风少年》,作者一世安,欢迎阅读~

夏天一点都不热:老冯,晚上老地方见,好好搓一顿,为我短短一天的自由之身!

全世界第一可爱:老夏,你这么快就逃离凛神的控制了?

夏天一点都不热:是的!班主任终于有别的事情可干了!愉快,开心!N(*≧▽≦*)n!

夏霜霜把手机收回口袋,就看见教室外头挤了几个女孩子,兴奋得团在一起。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就是那个纪寒凛啊!是不是很帅?我是不是没有骗你们?”

“啊啊啊!我的心脏仿佛不会跳了,他是不是转过头来了,他是不是在看我?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的妈,真是帅惨了,好想给他生猴子!”

“你们这帮女人,为什么要抢我老公?”

夏霜霜:“……”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自从半个月前,纪寒凛在图书馆的一张白衬衫搭牛仔裤的照片被传到校内网上,他就火了。并以比病毒还快的繁殖速度,迅速火遍网络,被冠以“最帅图书馆男神”的称号,以至于冯媛都听到风声,特意跑来他们学校,围观凛神。

——“长得帅的人,看书的样子都这么迷人。”

——“把他的头像印在微积分教材上,我能看十遍。”

——“楼上的,你是看十遍封面吧?233333333……”

网上的评论大抵如上,皆是称赞纪寒凛颜值高、学习好……

当然,夏霜霜那天也在图书馆,还恰好碰见了纪寒凛,他是借了本书,也确实摊开看了,但五分钟后,他就拿起了手机,开始打游戏。

“凛哥,你不是说,你要补考之前的课程,这是我特意帮你找的参考教材啊。”夏霜霜压低嗓音,顶住四面八方窥视的压力问道。

“不是翻开了吗?”纪寒凛瞥了夏霜霜一眼。

夏霜霜:“你根本没看啊!”

纪寒凛:“这是一种古老的仪式。你不懂。”

夏霜霜:“……”

夏霜霜那一帮后知后觉的室友在某个午后才发现夏霜霜竟然和纪寒凛一起从电竞教室出来,他们俩居然认识!于是,室友们开始缠着她要凛神的联系方式。

“霜儿,你帮我们要个手机号码嘛!”

“对对对,微信扫个码就行。”

“再不济,QQ邮箱也好啊!”

夏霜霜嘴角抽了抽,翻了个白眼:“你这和直接要QQ号有什么区别?”

三位都不说话了。

夏霜霜见不得她们这样,只好补充道:“不是我不给你们追求爱情的机会,实在是,我现在跟人家也不熟。我们就一起上课,虽然也有小半个月,但是我没他的联系方式。莫名其妙去要,显得我很猥琐,而且他这个人很膨胀,我要是问他要手机号,他铁定以为是我想追他……”

于是,收获了室友一堆“哼,凛神才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人呢!”“夏霜霜你这个心机girl,我看你就是喜欢凛神想一人占有吧?”“夏霜霜你就说吧,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喜欢……喜欢个鬼啊?!她是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喜欢一个宛如班主任一样盯着自己打游戏的男人?

于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并不想尝试,她鼓起勇气,去问纪寒凛要联系方式。

情形大致如下:

夏霜霜:“凛哥,你有微信吗?”

纪寒凛:“你觉得我是从原始社会魂穿来的?”

厉害了,魂穿都知道。

夏霜霜:“那你能把微信号给我下吗?”

纪寒凛:“你想要?”

夏霜霜:“不是我想要,是我的室友……们。”

纪寒凛:“呵呵,一般当一个人说‘我有一个朋友’的时候,其实说的就是她自己。同理。”

夏霜霜:“真的不是我。”

纪寒凛:“那没有。”

夏霜霜:“好的,是我。”

纪寒凛:“你不是有我游戏好友吗?”

夏霜霜:“……”

话都说到这分上了,夏霜霜得是脸皮有城墙厚才会继续追问吧?

对这样一个男人,除了绝望,她生不出别的情绪来。

夏霜霜绕过那一堆随时会冲进教室把纪寒凛扑倒的狂野女人,往宿舍楼走去,忽然接到一通电话,屏幕上方显示几个大字——班长大人。

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班长:“霜霜,下午咱们学院跟计算机学院有一场篮球赛,虽然只是一场友谊赛,但是你也要记得过来给咱们学院加油啊。”

夏霜霜:“大人,我想休息一下午……最近实在太累了。”

班长:“我们学院的女生本来就不多,普遍都是歪瓜裂枣,虽然这样就把我自己骂进去了,我也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事实。打篮球的那几个就靠你这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来鼓舞士气呢,你必须得来,为了集体的荣誉。”

夏霜霜揉了揉太阳穴:“那好……我来,两点是吧?我先回去睡一觉……”

睡醒后的夏霜霜再度接到班长的电话。

班长:“霜霜,你过来了没?”

“在路上、在路上了……”夏霜霜一边收拾背包,一边飞快地穿上鞋子跑出寝室。

班长:“那就很好。你去超市拎一箱矿泉水过来,这边忘记带过来了。”

“一箱……”夏霜霜感到绝望,就她的体格,那可是一箱矿泉水啊!“好……那我可能到得晚一点……”

“没事,反正现在江浩还不渴。”

夏霜霜:“……”

夏霜霜挂了电话,去超市扛了一箱矿泉水,在前往体育场的道路上,徐徐前行。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汽车鸣笛声,她本能地往旁边让了让,那喇叭的声音依旧在身后响着,她转过头去,就看见郑楷坐在一辆十分骚包的跑车里。他朝她喊:“小夏,你去哪儿?怎么拎这么重的东西,我送你?”

夏霜霜此时已经快要脱力,也顾不得跟郑楷客气:“我去体育场……”

“刚好,我也过去。”他解了安全带,下车帮夏霜霜把一箱矿泉水扛上车,两人坐定了,他才问,“你去体育场干吗?”

“比赛,我们学院下午有篮球赛……”夏霜霜眉头一皱,“和你们学院?”

“你们学院没男人了,让你这么一朵娇花扛这么重的东西?”郑楷点了点头,“是啊,和我们学院,巧了,下午上场的几个,你还都熟,我、沨子、凛哥……”

“等等!”夏霜霜紧张地问道,“你说还有谁?”

“我、沨子、凛哥……”

夏霜霜:“……”

“下午我还有场篮球赛,晚上就不过来了……”这么重要的话,纪寒凛为什么不说三遍?

“一人我饮酒醉……”是郑楷的手机响了。

“小夏,你等会儿,我接个电话啊!喂?老郑,干吗?祝我生日快乐?你傻了吧?二十年前这个时候,我还在猥琐发育!你是不是被‘首富’这个代号冲昏头脑了?膨胀了?你那个长了一张网红脸的秘书可以辞了吧?什么?QQ资料上写的我今天生日?你那么喜欢那只企鹅,你怎么不干脆跟她领结婚证啊!啥?车?限量……别啊,别退。爸,你没记错,今天就是我生日。我妈就是二十年前的今天生下的我!没错!我记得很清楚!对,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您,英俊潇洒高富帅,让人移不开目光……好的,爸爸,我爱你!”

郑楷挂了电话,看了一眼一旁面部保持尴尬笑容的夏霜霜,说道:“我们家老头子,年纪大了脑子糊涂。”

“你爸把你生日记错啦?”夏霜霜探寻着问道,觉得自家长辈能把孩子生日给记错,也是件很缺德的事情。虽说她爹妈总是忘记,但好歹不会记错……

“就没记得过,一个女人拼死拼活去了半条命给他生的儿子的日子都记不住。”郑楷骂了一句“渣男!”

“那你刚刚不解释清楚……”

“没事儿,隔几天我生日了再提醒他一次,刚好再骗辆车。”郑楷发动引擎,“划算!”

夏霜霜:“……”

夏霜霜十分忐忑地跟着郑楷到了体育馆,老远就看见班长在跟她招手,但场面似乎失去了控制……计算机学院的加油区围满了女生,而……数学系的加油区,只有班长一根定海神针。

郑楷:“我靠!我们学院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女生了?”

夏霜霜:“我去!我们学院的女生什么时候只剩两个了?”

郑楷迅速归队,夏霜霜则帮着班长把矿泉水箱子剪开。

“班长……”

“霜霜,那些女人都是被猪油蒙了心啊,你千万不能叛变,你是我们数学系的好群众,你必须团结在数学系的周围……不是,你男朋友是计算机系的?”谭琳爽盯着远处朝他们走过来的纪寒凛,诡异地问夏霜霜。

夏霜霜一回头,就看见纪寒凛穿着一身球服在她跟前站着,手腕上缠着护腕,身上的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腿部的肌肉线条也很完美,他头上绑了跟发带,把头发都缠了上去,露出白净的额头。大概刚刚做过热身,他鼻尖上有细细密密的汗。

“你怎么在这里?”纪寒凛发问,自然地将夏霜霜手里的矿泉水接过去,“不用训练?”他拧开矿泉水瓶盖,仰头喝了一大口,“不用特意来给我加油。”

夏霜霜内心:我真的不是来给你加油的,啊喂!

纪寒凛把水塞回夏霜霜手里,“等着,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夏霜霜:“……”

听起来,晚上是要干什么大事!不懂上下文的人一定会以为是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要发生!

纪寒凛还没走开,班长已经开始对夏霜霜进行爱的教育了。

班长:“夏霜霜,你居然把我们的水亲手交到敌人手里。那瓶水,我是不会给你报销的!”

班长:“夏霜霜,你知不知道,集体荣誉面前,没有爱情!一毛都不可以有!”

夏霜霜眼神悠悠地扫过计算机学院的加油区,分明在那里看到十几张本学院的熟悉面孔。

郑楷这会儿也挤了过来:“我靠,我们那边简直不敢过去,一个个仿佛要把我生吞活剥。小夏跟你讨瓶水喝……”话毕,拿走一瓶水……

班长:“反了反了!敌军来偷粮草了!”

班长果真是个戏精。

远处的江浩看了看这边,小跑着过来了,班长立刻递了一瓶水过去,江浩却只直勾勾地看着夏霜霜:“霜霜,你来啦?”

这不是废话吗?难道站在你面前的是克隆人?

“嗯……”夏霜霜有气无力地应道。

“打完比赛,要是赢了的话,我请你……”江浩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班长,“请你们吃饭。”

“我……”夏霜霜拒绝的话尚未说完,班长就急吼吼地抢过话茬儿:“好的、好的!学长你们一定会赢的!我们这么多人给你们加油呢!”

确定……这么多人???

“你能赢了再说吧!”夏霜霜感觉自己握在手里的那瓶水又被人很大力地抽走,抬头一看,是纪寒凛又杀了回来,可能听见刚刚江浩说的那番话,觉得得给江浩一个下马威。这次他又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把瓶子塞回夏霜霜怀里:“我的东西,别让别人碰。”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一脸迷茫的夏霜霜愣在原地。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纪寒凛打篮球和他平时打游戏时一样激进,入他们数学系的场区仿佛入无人之境,还数次从江浩的手下抢下了球。

计算机系加油区的女生传来阵阵欢呼:“凛神,加油!老公,加油!”

全然不顾一夫一妻制的法律尊严,和“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爱情宣言。

江浩大概是被纪寒凛拦得没了办法,有些恼羞成怒,下一次开球的时候,直接撞到了纪寒凛的身上,压到了纪寒凛戴着护腕的右手。

夏霜霜看见纪寒凛的眉头皱了皱,左手握住右手手腕,脸色都发白了。

郑楷走过去,在他身边说了两句话,他侧目看了夏霜霜这边一眼,她还怀抱着他那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全然不敢动。

他摇了摇头:“没事,继续。”

夏霜霜猛然想起,纪寒凛之前带着自己一起练习的时候,就经常停下来,揉一揉右手的手腕。这段时间,她对电竞的了解已不像当初那么肤浅,也知道电竞其实就是一项体育项目,选手也会受伤,会形成肌肉损伤,专业的俱乐部会定期请理疗师给选手做理疗,以修复肌肉。

纪寒凛玩游戏的时间不短了,手会不会也有伤?那刚刚那一下……夏霜霜心口一紧,抱着矿泉水瓶的手,骨节都泛白了。

中场休息,眼见着纪寒凛朝她这边走来,夏霜霜领悟了他这是要喝水解渴,赶忙把矿泉水瓶子给拧开,可不能再让他那只手使力了。

纪寒凛接过水,喝了一口。

“你的手,没事儿吧?”夏霜霜问。

纪寒凛的眼睛微微一眯:“能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好。”夏霜霜随便答道,却看见纪寒凛手腕处有一道红痕,“你要不别打了?万一手真的受伤了,就不好了。”

“你是你们学院派来的卧底吧?”纪寒凛挑眉,“我这样的王牌不上?”

“那、那你手伤了,谁带我成最强王者啊?”夏霜霜皱眉,嘴硬道。

“放心。”纪寒凛把喝空的瓶子投掷进垃圾箱里,“就算只剩一只手,照样带你赢。”

话毕,他又跑回了赛场。

整场比赛,自从夏霜霜发现纪寒凛的手有伤后,整个人都提着心吊着胆。好不容易比赛结束,自己学院以三分落败,她也顾不上伤情,只匆忙地往纪寒凛那边赶过去,却被拥挤的人群给挤了出来。

纪寒凛手捧女粉丝献上的鲜花,依旧一副生无可恋的面瘫脸,四下看了看,就看见被挤到角落里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来的夏霜霜。

她个子高,却瘦削,平日里很能吃的样子,但似乎就是难长胖,细胳膊细腿的,好像风一吹就会倒。眼下她被人挤得连连后退,他想伸手去扶她一把,才发现中间隔了那么多层人海。

等他被郑楷他们拉着拍了一圈照后,他走出人群,看见小丫头正坐在凳子上刷手机。他低头去看,小丫头看见他过来,赶忙把手机锁屏,收了起来。

“凛哥,你结束了啊?”

“嗯。”

“你们赢了,我请你去吃饭吧!去紫虾蚬子!”

“不训练了?”纪寒凛伸出手像拍篮球一样拍她的脑袋,“还想偷懒?用美食麻痹我的监察力?”

“我就偷懒一个晚上。”夏霜霜歪着脑袋,“行不行?”

“你们干吗,又单独行动?吃饭不带我?”郑楷从纪寒凛身后蹿出来,“我发现你俩经常单独行动啊!”

“你女朋友呢?你不知道我跟凛哥这属于单身狗的互相取暖啊?我要是有对象了,你看我跟不跟你们玩!”

纪寒凛的眼睛眯了眯。

“我女朋友不知道干吗去了,一天没见到人,打电话也不接。走走走,一起吃饭,我请客。”回头又朝着许沨跟林恕招手:“走,一起去吃饭,咱们战队还没坐在一张桌子上,心平气和地吃过一顿团圆饭呢!”

那当然,就他们战队这融合度,很容易一言不合就把菜直接扣对方脸上了。所以,才要强调心平气和。

年轻人想聚餐,总能找出十七八个理由。

比如,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去聚餐吧!

比如,今天下雨了,我们去聚餐吧!

比如,今天礼拜一,我们去聚餐吧!

所以,当郑楷以“咱们今天赢了比赛”以及“咱们战队从来没有一起吃过饭”为理由要求聚餐时,大家都无法拒绝。

唯独夏霜霜有点尴尬:“你们看我像不像古代背叛家国跟人私奔的和亲公主?”好歹她是数学学院的,自己学院输了比赛,她应该颓唐一下的,“我是不是不应该和你们一起庆祝,而是要回公主府面壁思过?”

“那要是你们学院每天输比赛,你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吃饭?”纪寒凛右手插在口袋里,问。

“你为什么要咒我们学院?!”

“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让你减肥的很不错的办法。”

夏霜霜转头问郑楷:“我胖吗?我需要减肥吗?”

郑楷嘿然一笑:“我不知道,我没试过。”

夏霜霜:“……流氓!”

纪寒凛:“虚伪。”

许沨:“我为什么会认识这帮神经病?”

林恕内心:“晚上吃什么好呢?”

一行人一路吵吵闹闹,引来不少路人侧目,倒不是嫌弃他们吵,而是……

女生们:“我靠!那边那四个长腿欧巴好帅!那个妹子也美翻了!我靠,为什么这么美,她用的什么色号的口红……”

男生们:“看!美女!”

好不容易到了郑楷选定的酒店,郑楷一看就是熟客,被服务生领了进去,坐进一个超高级的VIP包厢。

夏霜霜望着精致的餐盘、高悬的水晶灯以及菜单上的价目表,感觉有点缺氧。

夏霜霜:“郑楷,以后团队建设还是朴实点吧,这样似乎有点太奢华了。”

郑楷跟服务生点完餐,转头回夏霜霜的话:“我们家老头子的钱,花着不心疼。”

纪寒凛:“嗯,你们家老头子的钱,我也不心疼。”

许沨:“为毛你专注啃老,还一脸自豪?”

郑楷不恼,“老头子五十都不到,哪里老了?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爸!”

林恕:“世界卫生组织将45~59岁的人列为中年人,伯父确实不算老年人。”

众人:“……”

菜很快上了,大家也顾不上嘴炮了,四个打了一下午篮球的人当然累了也饿了,拼命夹菜吃饭夏霜霜虽然不及他们出力,但这一天的运动量对她来说已经是爆炸式增长了,于是她也拼命吃了起来。

饭毕,郑楷接到他朋友的电话。挂了电话,他说:“我朋友组了个局,大家一起去吧,就当饭后娱乐。”

夏霜霜顾忌着纪寒凛那只手,现在放他回去,无异于纵虎归召唤师峡谷,十分危险。于是,她立马点头赞成:“好啊!”

林恕:“楷哥,你朋友我们又不认识,还是不去了吧?”

夏霜霜:“我们四个刚好啊,实在无聊还能凑一桌麻将呢!”

纪寒凛:“好,今天的饭后活动——打麻将。”

许沨:“真的不问问我的意见?”

“不问!”众人异口同声,“事儿逼!”

于是,郑楷又带着四位队友火速杀到了朋友定的“绝世”KTV。当然,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在唱歌的,夏霜霜环顾四周,“超级豪华VIP包房都这么骚气吗?四壁挂满气球,摆满花?”

纪寒凛:“我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郑楷:“完了,你们别说了,我开始慌了……”

然后,郑楷的女朋友,Z大校花钟艳手捧鲜花从人群中朝郑楷走过来,她脸上端着淑丽的笑容,一身礼服妥帖地勾勒出完美丰盈的身材。

“亲爱的,生日快乐。”钟艳伸手环住郑楷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他,又在他脸上轻啄一口。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郑楷的某位不知名的好友直接跳到大理石桌子上,手拿话筒,高喊“祝我们最好的哥们——楷子,生日快乐!!!”

夏霜霜蒙了,这都什么朋友,她要是弄错冯媛的生日,冯媛能把她撕褪三层皮,并且三天不理她。除非十吨小龙虾,才能挽回她们的友情。

她以为,以郑楷那副吊儿郎当的太子爷风范,会当场跟那帮二世祖翻脸。

但他只是捧着话筒迟疑了三秒,然后做出一副惊喜并惊讶的表情来:“很惊喜,很意外,谢谢你,亲爱的。谢谢你们,我最好的兄弟们!”

夏霜霜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尴尬细胞都在拼命分裂,就快要占据她的身体了。

纪寒凛这时候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一个果盘,捧在手上,问夏霜霜:“吃不吃瓜?”

现在……也只能吃瓜了!

于是,他们寂寞无助的四个人蹲在墙角吃瓜,看着KTV中央那帮群魔乱舞。

夏霜霜:“我有一个秘密,不知当不当讲。”

许沨:“我对别人的隐私没兴趣。”

夏霜霜:“我还是讲了吧,你们千万别祝郑楷生日快乐,毕竟,今天并不是他的生日。”

许沨:“不是他生日?那这帮鸟人到底在干吗?郑楷那货还演得跟真的一样。”

夏霜霜:“现在你们知道我的感受了吧?仿佛我已经欢天喜地准备开始放假了,才发现记错国庆节是十月一号不是四月一号。”

林恕:“你这个比喻太悲伤了,想哭。”

“……”

四个人蹲在角落里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为郑楷鸣不平,于是,光怪陆离的灯光下,站在包房正中央那个笑得像个傻狍子一样的男人,身上忽然带上了某种莫名其妙的悲剧光环。

瓜吃多了,有点憋尿,夏霜霜说:“我去上个洗手间。”后面那句“有没有人一起”,在她看了旁边三个大老爷们之后,硬生生吞了回去。

夏霜霜出门前仔细记下了房号,KTV里找个洗手间跟去趟迷宫历险似的,左右绕得都晕了。好不容易解决完生理问题,洗完手,刚走出洗手间没两步,就被一个人喊住了:“美女!”

条件反射性地回头:“你是郑楷同学吧?我是他兄弟,刚刚一个包厢的!”

夏霜霜用力想了会儿,好像就是刚刚那位“惊喜意外”兄,叫徐翔好像。

“有事儿啊?”

“啊,对。”惊喜意外兄问,“我们包厢号多少来着,我有点忘了。”

“哦。”夏霜霜冷漠脸,“我记得路,你跟我走。”

“好!”

此时夜深,除了一些出来包场通宵的,大部分包厢都已经清空,夏霜霜在前边带路,突然就被身后那人抓住了手腕,要把她往外面拉。夏霜霜力气小,被那人扣住了两只手腕,牢牢钳制住,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联想到微博上那些拐卖妇女儿童的套路,夏霜霜整个人仿佛受到惊吓,惊喊大呼:“你有病吧滚开!”有几个路过的小青年来看,驻足停步,夏霜霜惊慌失措地解释:“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徐翔上来一把将夏霜霜给揽进怀里,笑呵呵地给那些人解释:“我女朋友……闹呢!”

“我不认识他!”夏霜霜仍旧死命挣扎,“我真的不认识他!”

“啊!”徐翔忽然一声惊呼,夏霜霜只觉得手上一轻,昏黄迷离的灯光笼罩在来人高大的身影之上,看不清面容,却带着熟悉的“怼天怼地”气场。

仿佛一颗救星降世,夏霜霜决定,至少十天不和班主任顶嘴!

哪怕在心里也不顶嘴!

纪寒凛冷着一张脸,就这么一会儿没盯着,就出了事儿?他疾走了几步过来,一把抓住趴在他家二哈身上那人的衣领,把他拎起来,摁在茶几上,一顿敲打。“垃圾玩意儿。”纪寒凛骂了一句。

原本在这时候应该维护世界和平的女主角夏霜霜没有喊出“别打了,别打了,你们别打了”这番话,而是在一旁给纪寒凛助威:“凛哥,给我揍他,狠狠爆揍他!我好心给他带路,他居然想睡我?!良心不会痛吗?”

那人的被纪寒凛扣住脖子,唯一解放的手在桌子上一通乱摸。

啪!一个啤酒瓶子碎在了纪寒凛的右手上,玻璃碴儿挤进他的肉里,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纪寒凛吃痛,松了手,那人趁机跑了。

血滴在地板上,啪嗒啪嗒……

“凛哥……你的手……”夏霜霜后悔了,她刚刚就该认怂,就该劝架,就该拉着纪寒凛走。他的手那么重要,况且本来就有伤……她怎么就能让他冲冠一怒为红颜,自断手臂三十天?

纪寒凛眉头皱了皱,看着二哈一脸急得要哭的样子,只好平静地道:“还好没伤到脸……”

夏霜霜:“……”

纪寒凛:“你哭什么,刚刚被人欺负也没看你哭?你会清理伤口吗?”

夏霜霜红着眼眶摇了摇头。

“那还不带我去医院?”

夏霜霜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拿出手机……

“还有,报警。”纪寒凛声音低沉,“这都祸害到谁头上了。”

牙疼。

想到刚刚那个王八蛋趴在二霜身上的样子,他就牙疼。

真的疼。

小说《海风少年》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