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独家甜婚

独家甜婚小说

独家甜婚

作者:二三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9

《独家甜婚》小说黎安墨景书章节目录,小说黎安墨景书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黎安气得直打哆嗦,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字:“我不记得签过这个合同。”虽然她不知道裴学谨是如何骗她签的,但是在她的印象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屋赠与合同”。,路过前台的时候,她想起裴建元托她办的事,就过去找了小米。“帮我留个豪华套房,下周五、六两晚。”“给朋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独家甜婚》,作者二三三,欢迎阅读~

晨会上,总经理宣布了“贵客”入住的消息,要求各部门经理在这段时间内督促手底下的人“小心小心再小心、仔细仔细再仔细”。

而作为与“贵客”有最直接接触的客房部的经理,黎安更是被他留下来耳提面命了一番:“墨总有很严重的洁癖,房间必须时刻保持清洁。你跟前台通好气,只要看到墨总出去,就立刻联系保洁进去打扫。还有,让保洁不要乱动墨总的私人物品,碰一下都不行!”

黎安觉得有点离谱:“那打扫的时候,万一墨总把衣服啊什么的扔床上,那为了不碰衣服,床也不给他铺了?”

“第一,以墨总的个性,不会随随便便把衣服扔床上;第二,就算他真把衣服扔床上了,宁可等他回来再进去铺床,也不要动他的东西。去年京市皇庭总部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个保洁为了擦桌子,把墨总的笔记本电脑换了个地方放,被墨总发现以后,那边的客房部,上至经理下至保洁,全都引咎辞职了。”总经理一脸的严肃,“我也是为你好才提醒你,你千万别不当一回事。”

“我一定牢记陈总教诲!”

黎安一回去,就立马召集了客房部的所有人开会,传达了总经理的“精神”。为了不出差错,她还特意把总统套房的保洁工作交给了全部门资历最老、最为细心的两位阿姨。

**

墨景书很早就出了门,直到晚上八点黎安下班都没回来。

黎安正庆幸着第一天安然度过,没想到洗完澡出来,发现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来自同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急忙回拨过去,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被人接起。

“来8888。”听筒里传来的男声极度喑哑,像是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黎安愣了一下,在意识到对面是谁后慌忙应道:“好的墨总,我这就过去。”

她连忙换下睡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披肩长发就急匆匆地上了楼。

“8888”是皇庭酒店唯一的那间总统套房,也就是墨景书住的房间。

黎安站在门外,惴惴不安地按响了门铃。

不多一会儿,墨景书亲自来开了门。

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下摆的一边被松松地塞进银灰色休闲西裤的边沿,另一边则大喇喇地垂在外面。

衬衫的扣子没有被全部扣上,从上往下数开了三颗,露出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以及隐隐可见肌肉的胸膛。

他似乎也是刚洗过了澡,身上散发着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头发还没有完全干,蓬松凌乱,有种颓废的性感。

黎安看得两眼发直。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墨景书用力地拉进了房间。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黎安的后背重重地撞上了冰凉厚重地门板。

她的五官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啊……”她刚发出一声痛呼,下唇就被人咬住。

黎安诧异地睁大了眼,墨景书清隽的脸近在咫尺。

他的双眼紧闭,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脸上透着一股不正常的潮红。

墨景书吻得很急、很猛,像是干渴了墨久的人终于遇到了水源。

黎安下意识地推拒,但力量上悬殊的差距让她被他压得动弹不得。她急得打他、踢他,却又顾忌着他的身份不敢真正下去重手。

她的反抗于墨景书来说约等于挠痒,不仅没能让他住手,还刺激得他越发的血脉贲张。

他的唇贴在她耳边,轻声地问:“你忘了你丈夫是怎么背叛你的了吗?你难道不想报复他?”

黎安如遭雷劈,停下所有动作僵硬地站在原地。

墨景书将黎安的衬衫下摆从短裙边缘抽出,一只手急不可耐地往上,覆在了她的胸前,另一只手向下,按住了底裤。

他的手指灵活,指尖的温度滚烫,黎安曾被裴学谨嫌弃过墨多次“冷淡”,可被墨景书这么一撩拨,身子一抖,竟不可自抑地起了反应。

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可裴学谨与周晶晶亲昵的画面蓦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既然这桩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她又凭什么不能放纵自己!

黎安闭一闭眼,抬起双臂环住了墨景书的长颈。

得到她的回应,墨景书倏地睁开眼,幽黑的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浅浅地勾唇,大手一扯,黎安的衬衫纽扣全部崩开。

墨景书眸中的亮光愈发的耀眼。

他低头轻咬,极度的刺激让黎安不断颤栗,唇间逸出如猫儿一般细软的声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身上的衣服悉数不见了。

墨景书舔着黎安的耳垂,哑声诱哄:“乖,分开。”

黎安的理智早已被一丝丝地抽离,身体被感官所支配,任墨景书予取予求。

墨景书挺身进入,极致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

他握住黎安的腰,一下一下地用力撞击,听着她的高喊,胸腔中空缺的那一块仿佛被一点点的填满。

**

这一晚,他们俩从门口到沙发,从沙发到床,又从床到浴缸。

墨景书的身上仿佛装了一个永动的马达,永远不知道停歇。

黎安昏睡过去时,墨景书仍旧伏在她的身上。

叫醒黎安的,是不断作响的手机铃声。

因有窗帘的遮掩,屋内仍是一片黑暗。

她将沉重的眼皮掀开一条细缝,伸长了手臂捞过床头柜上那支与自己的一模一样的手机,连来电号码都不看,划开后直接贴到了自己的耳边。

“喂?”

她浓重的鼻音惊呆了电话对面的那人。

“卧槽儿?!女人?!”

“嗯?”黎安的大脑一片混沌,只知道自己没听懂他的意思,却无力去想其他。

浴室的门被拉开,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

紧接着,柔软的床垫陷下去一块,黎安的手中一空,手机已经被人拿走了。

“有事?”墨景书清冷不悦的声音响起在她的头顶。

黎安像是被雷劈中,所有的困意在这一刻退去。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了她的脑海,让她紧张羞愧得攥紧了被子,恨不得立刻从这里消失。

室内很安静,她听见电话那头的男人调笑地问:“怎么,不为你的白月光守身如玉了?那女人谁啊?施语涵还是谢婉柔?”

——施语涵和谢婉柔都是如今正当红的一线女星。

“都不是。”墨景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随手一扔,手机落在了床上。

“睡醒了吗?”他问黎安。

黎安这才不得已地睁开了眼睛。

墨景书光裸着上身,下面虚虚地围了一条浴巾。

他坐在床沿,一双眼睛紧锁着她。

“昨晚是一场意外,你不要想多了。”他说。

小说《独家甜婚》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