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我的高冷同桌

我的高冷同桌小说

我的高冷同桌

作者:左瞳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8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我的高冷同桌》在线阅读这里看!提供我的高冷同桌梁好陆竞骁小说全文阅读。我的高冷同桌小说讲述了在考试尚未结束的这段时间里,班上慢慢分化成两个团,一个团赌大梁好是第一名,陆竞骁垫底;一个团赌低调高冷的陆竞骁是真正的学霸,班上第一名。,叶青站在办公室,低着头,听着老师的埋怨和指责,一直没说话。离开学校的时候,梁好低着头跟着叶青走到校门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我的高冷同桌》,作者左瞳,欢迎阅读~

第三章

请帮我补习

最令人头疼、令人呼吸都困难的高三终于来临。

可梁好的成绩依旧垫底,毫无进步,上半学期的一次摸底测验考得一塌糊涂,班主任把叶青请到了学校,当着她的面把梁好骂得狗血淋头。梁好满不在乎,与其说是叛逆,不如说是她向往自由,她不愿意走和别人同样的道路,不信高考是唯一的出路。

叶青站在办公室,低着头,听着老师的埋怨和指责,一直没说话。

离开学校的时候,梁好低着头跟着叶青走到校门口,见叶青一直沉着脸,也不骂她,也不打她,反而心虚了起来:“妈,我……我下次争取考好点……”

她讪讪抬头的那一刻,叶青捂着头,身子晃了晃,倒在了地上。

“妈!妈!”她吓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她抱着叶青,瞬间哭得撕心裂肺,冲着马路上走过的行人大喊大叫:“来人救救我妈,她昏过去了!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妈!”

她都忘了具体过程了,只知道有一群人围了上来,不一会儿来了一辆救护车,几个人架着她上了救护车,然后,仿佛一瞬间,她就到了医院,坐在了病房门口的长椅上,闻着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发呆。

医生告诉她:“你妈高血压,还有强直性脊椎炎,不好好调整休养的话,严重时会导致残疾甚至引起诸多并发症。”

她的世界仿佛霎时崩塌。

她哭得浑身颤抖,打电话立刻叫来了梁岩。梁岩跑到医院的时候,背上的汗水浸透了校服,他走过来把梁好搂进怀里,用颤抖的声音对她道:“别怕,没事的,妈没事的,有哥在。”

梁好听着梁岩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心里的那一份慌乱才减轻了一点。

叶青醒过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一双儿女正红着眼圈坐在她旁边,不错眼珠地看着她。

从那个时候,梁好终于明白了,青春期、懵懂期向往的爱情,它的终点是婚姻,然而就是像自己母亲这样的婚姻吗?一个人拉扯大她和哥哥,肩负着本不应该是一个人肩负的压力,包括生活、经济、孩子的成长等等,多少年了,她不曾见过叶青的笑容,不曾见过叶青买过一件新衣服,她甚至觉得叶青的未来像一个巨大的黑洞,深不见底,也不会有光明。

“你们也都知道了,妈有脊椎炎,说不定没几年就瘫在床上动不了了,到时候就管不了你们兄妹俩了。你们想清楚自己的未来,是想像我这样一生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结果那个人跑了,我就变得一无是处,还是靠自己,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上好好生存,两条路,你们自己选,我不会再多说一句了。”叶青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睛里有渐升的雾气。

梁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妈,我错了,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发誓一定考上大学,我一定靠自己让自己活得好好的。”

叶青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妈信你。”

第二天,梁好一进教室,就立在了陆竞骁的身旁,深深鞠躬。

陆竞骁一只手托着一本书看得正入神,抬头看到梁好,挑起眉道:“搞什么?”

“请给我补习!”她态度异常诚恳。

陆竞骁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刚放松却见抬起头的梁好两只眼红肿得厉害,他意识到了什么,却没多问。

“以后你没有课间休息,每个课间十分钟做一道以前的错题。”陆竞骁继续托着书看,冷冷道。

梁好笑起来:“你答应啦?”

他没理她,一脸冷漠。

梁好偷偷翻白眼,坐在他旁边开始复习功课。她一坐下来,陆竞骁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给她补习,她成绩上去了,他还怎么跟她坐在一起?他抬头看着墙上贴着的高考倒计时,心里无奈一笑,在这丫头的前途面前,哪还能计较这种小事?

从那天起,梁好是真的开始认真了,她再也没去过网吧,把所有的时间用来学习,而陆竞骁的所有时间都给了她。

梁好在陆竞骁的突击辅导后成绩开始慢慢提升,梁好之前的成绩上不去是因为她连基础知识和基础公式都懒得背,陆竞骁在短时间内了解到她薄弱的环节,突击训练,一个礼拜之内逼着她默写所有科目的必备基础知识和公式。没想到效果还不错,临近的一次小考测验,梁好考了班里第十五名,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考卷,再抬头看向黑板上贴着的名次表,陆竞骁还是稳坐第一。那一刻,她竟然感到一颗心又急速下坠,她忽然不想换座了。

还没来得及感伤,有同学喊她:“梁好,班主任找你。”

她本以为班主任叫她过去是表扬她成绩提高了很多,没想到进去后,班主任阴着一张脸张口就问:“梁好,你是不是作弊了?”

她呆愣在原地,一口气没喘上来,胸口闷了一下,她低声问:“老师,您说什么?”

班主任很不屑地扫了她一眼,那个眼神她到现在长大了还记得,充满了怀疑和鄙视。

“如果你主动承认这次考试你作弊了,我不会上报给校领导的,也不会通知你妈妈。”班主任一脸严肃地盯着她问,那眼神里带着笃定。

她心里一寒,反问:“就因为我忽然不是班里垫底了,您就怀疑我的成绩不真实?”

“不然我应该怎么想?”

班里,本是到了上课时间,却还不见班主任走进教室,班长刚从办公室回来,通知大家:“班主任有点事,让大家先自习,我现在收一下昨天的作业。”

陆竞骁看着旁边空空的座位,起身对着班长道:“我来收。”

班里顿时一片哗然:“冰块陆要帮班长收作业?”

班长一脸茫然,也不好意思拒绝他,就让他收了。

陆竞骁快速地收好各组的作业,也没管谁交了谁没交,抱起一摞作业就往办公室走。

“我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梁好气得整张脸通红,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陆竞骁刚进去就看见了这幅场景,他走过去把作业放在班主任的桌子上之后并没有离开。

“你有个什么测验就爱偷看陆竞骁的,你当我瞎吗?”班主任问。

“是啊,我是以前爱抄他的,但是不能否认我现在改正错误了,想靠自己考个好成绩,你有什么证据说我这次也作弊了?”

“你!把你妈叫来!”班主任气得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

梁好顿了一下,转而什么也顾不上了,咆哮着:“你老找我妈过来干什么?!我妈要每天上班养活我和我哥本来就辛苦,没时间过来听你训话!”

“你要是没那么让我操心,我也用不着天天喊你妈!你还有脸说我了!”班主任气得起身瞪着她。

梁好拼命地忍住眼泪,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哭,但是酸涩的感觉不停地蹿上鼻尖,涌进心里。她想哭不仅仅是因为老师对她的不信任,更是因为她怕叶青再因为一场误会被气得病倒。

“她没作弊。”这时,一直站在旁边了解原因的陆竞骁开口道。

班主任这才发现他,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她以前是喜欢耍小聪明爱看我的,但是我从来没让她得逞过。”陆竞骁淡淡道。

“万一她看了,你也不知道呢?”班主任继续追问,心里明显是认定了梁好作弊的事实。

“我针对她的弱点给她做了重点补习,就算你不信她,也不该怀疑我的实力。”陆竞骁目光冷漠,高傲地看着班主任道。

班主任顿时哑口无言,沉默了一会儿道:“行吧,这次既然有陆竞骁给你做证,我就不再追究了。既然他那么厉害能给你补习到班里前二十名,到毕业前你们俩就一直坐一块吧!”

梁好赌气地扭头就跑。

班主任气得够呛,没想到陆竞骁临走时,又把她气得差点当场晕倒。

“当老师的要有师德。”

他冷淡地说完,扭头就走。

到了后来,两个人就一直坐在一起,梁好那个时候已经没那些歪门邪道的小心思了,安心坐在陆竞骁身边,每天听他辅导,誓要考上好大学,不让叶青担心。

而陆竞骁是属于那种极少数过目不忘的天才,“复习”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汇,平时听讲也是选择性听,剩余的时间还不如钻研一些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他的灵魂更加崇尚自由,不想被束缚,也不愿被征服。

高考的压力压得每个人都喘不上气来,也是从那时开始,梁好的经期紊乱得厉害。

在某一天的晚自习过后,她的经期居然提早半个月来了。

她起身的那一瞬间,就感到了下身的不适,当场红了脸,见同学们渐渐地收拾好书包回家了,她还愣在原位不敢动弹。

陆竞骁一边收拾书包一边斜睨她:“把我给你的那几道题做完了明早拿给我看,不用耍小聪明找答案,题是我出的,没答案。”

梁好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含糊地应了一声。

陆竞骁见天气渐渐转凉了,窗外秋风萧瑟,本想“顺道”送她回家,可这女人收拾书包的速度跟他完全不在一条线上,他还怎么假装顺道?

“你不走?”他挑眉问。

梁好摇了摇头:“你先回去吧,我再写会儿作业。”

他憋着气,掉头就走。

梁好见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才舒了口气,赶忙从座位上起身,椅子上果然有了印记。她翻出纸巾,撅着屁股擦椅子,刚擦了一半,陆竞骁猛然推开教室门道:“再不走都关校门……”

他咽下没说完的话,一眼就扫到了不该看到的……某个画面。

当时的场面,已经不能用“尴尬”来形容了。

梁好一屁股坐了回去,整张脸通红,心里祈祷了几百次希望他没看见。

陆竞骁一脸尴尬地站在门口,梁好坐在那儿假装写作业,空气一时间安静得可怕。这几天阴雨绵绵,校服外套被叶青拿去洗了,没晒干,她今早就穿着一件衬衫来的,想用外套遮一遮都没办法。

她的心“怦怦”跳得厉害,感觉到了他走近的脚步后,她埋头趴在了桌子上,不敢抬头见人。

她趴在那儿,听见身边拉开拉锁的声音,紧接着是陆竞骁的声音:“还不赶紧围上?”

心间被猛地一敲,她抬起头来,直直撞上他宁静、深邃的目光。

她羞赧地接过陆竞骁的校服外套,赶紧系在腰间。

“你赶紧收拾,关校门了。”陆竞骁说完,走出教室,在门口等她。

梁好收拾好东西,出来见陆竞骁还在,咬咬下唇:“你……你不许告诉别人!”

“我有病吗?”他瞪了她一眼,率先走在前面。

陆竞骁直接拦了辆出租车送梁好回家,路上,梁好只能把他的校服垫在屁股底下,不然连人家出租车都要弄脏了。她尴尬地一边揪着校服一边小声道:“我洗完了还你。”

“嗯。”

那一声特别温柔,梁好还以为旁边坐的是别人,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他,他却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能是幻觉,那个音调一出,她以为他在微笑。

到家后,陆竞骁没多看她,坐在车上淡然道:“喝点中药,调理一下。”

然后,那辆出租车开走了,迅速消失在看不到尽头的夜色里。

在梁好心里,陆竞骁一直都是冷漠、孤傲、脾气很差的一个人,从来都不曾温柔过。

在高中毕业全班拍合影留念的时候,她也只忧心忡忡地觉得,这一别,很可能就是永远不再相见了。从此以后,大家各奔东西,再也不会坐在一起,安安静静地听一节四十五分钟的课了,而他,也不曾对她有过特殊的感情。

她正回忆着两个人高中时候的事情,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

今晚,她不仅假冒海归被抓个现行,还稳稳丢了单子,错失提成,简直痛不欲生。

陆竞骁看了一眼手表,还差几分钟就关校门了,催促她:“回去吧。”

梁好知道这位少爷一直不喜欢住校,而是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了套公寓住,也就不等他一起了。

下了车,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凑到车窗前道:“对了,下周一的广场宣传摊位留给我卖面膜吧!”

陆竞骁斜睨她一眼:“明天再说,我累了,回去睡觉了。”

“那我明天在哪儿等你?”

“中午十二点,会议室。”说完,他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梁好回到宿舍,宿舍里的人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把陆竞骁搞到手了?”

梁好一愣一愣的:“什么意思?”

“别装傻!我们刚刚在窗户看到你从他的车上下来的!”宿舍三位姐妹围住她,盘问起来。

“那是因为我兼职公司要谈的客户是他啊!别四处乱传啊!”梁好一脸慌张。

几个人眯起眼,根本不信:“梁好,别怪我们没提醒你,现在陆竞骁就是学校的香饽饽,别说咱们计算机系了,就是别的系的各路美女,什么班花、系花都盯着呢,你小心成为众矢之的啊!”

她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她对于陆竞骁一直都避之不及。

懒得和这几个八卦女解释,她洗了洗,直接上床,倒头就睡。

第二天十二点,梁好为了早日成为商业大亨,准时到了约定好的会议室。

没想到陆竞骁已经到了,两个人谈判了十分钟后,没谈拢,均不耐烦起来。

此时此刻,陆竞骁坐在梁好对面的位置,所有的情绪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那双冰冷的瞳孔里,飞扬上挑的眉形更是衬出他的一丝烦躁,梁好一脸淡然无畏地直视他。

此时,除了她以外,来帮她震场的同宿舍好友们都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她们早就有所耳闻,陆同学不好相处,难以亲近,脾气也不太好,她们虽义正词严地表示这种男人绝对不能拿来当男友,但见到本人后又禁不住沦陷于人家的颜值,看得挪不动脚。

陆竞骁身边的保镖阿光都有点被他即将爆发的情绪震慑到了,下意识地往后挪。就在这时,陆竞骁抬起了右手,整个会议室的人吓得倒退一步。

阿光毕竟是有经验的,立刻冲上去拉住陆竞骁的胳膊,在他身后小声提醒道:“少爷,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而且这里是学校,影响不太好。”

陆竞骁停顿了一下,侧脸对着阿光,俊美的眉眼向上挑了一下,眉头微皱:“我拿打火机。”

阿光嘴角一僵,一脸尴尬,松开他的手臂退到后面。

陆竞骁纯白色polo衫口袋里翻出一个私人定制的Zippo,银白色的,阳光刚好以一个微妙的角度从窗口投射进来,照在上面。

梁好眼尖,一下子看出了刻在Zippo表面的图形是一个心形,得是多么闷骚的男人才会选一个刻着心形图案的打火机!

之后,他行云流水地又从牛仔裤口袋里翻出一盒香烟,轻轻抖出一根,再用唇夹住,右手大拇指轻巧地弹开Zippo的盖子,点上,微蹙双眉,优雅地吸了一口。

光是这一套吸烟动作,那几个花痴舍友已经沉醉了,刚刚誓死要护卫梁好生命安全的闺密现在齐刷刷地成了陆竞骁的新粉丝。

学校为了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新批下来了政策,每天中午都可以在广场宣传兼职公司的产品,或者分享创业心得。

陆竞骁要在最好的摊位推销他爸公司新推出的产品,梁好想要那个摊位推销她的面膜,两个人谈不拢就开始沉默。

“两天,不能再多了。”陆竞骁终于做出了退让。

涉及钱和尊严的问题,梁好一拍桌子,立刻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撸起袖子,指着陆竞骁的鼻子怒吼:“陆竞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本来周一到周五学校广场的摊位就是我的,你这忽然要抢我位置推销你老爸公司的产品,这天理不容啊!你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为了要那个最好的摊位跟我们年级主任写了一万字的市场营销理论论文!重点是,我是计算机系的啊!”

陆竞骁根本懒得理她,继续吸他那根高级货,轻飘飘地扫了一眼窗外的云之后淡然道:“一周七天,我要五天,给你两天已经算是对你不薄了。”

梁好都快哭了,他给她的那两天是周六、周日啊!谁在学校?当她傻啊?

“不行!虽然周六、周日有外地的住校生,但是周一到周五才是市场的黄金时间!陆竞骁,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梁某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梁好气急败坏地说道。

更何况,这人昨晚才毁了她的提成,现在又来抢她的平台!

陆竞骁看了半天窗外,终于舍得瞟她一眼了,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高二下学期,化学实验课。”

梁好一愣,有那么一瞬间,心间止不住地一跳。

陆竞骁没等她反应过来,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是谁不听老师讲课,把过量金属钠直接往水里扔,导致坐在一旁的我差点被你炸到毁容?”

梁好没想到,陆竞骁这种高高在上的少爷对她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同桌做过的小事竟还有印象!

可仔细一想,当年她没好好听讲,造成她的实验台角落轻微爆炸的事情,陆竞骁对周围的事物再漠不关心,也不可能会忘记她差点炸了他的脸这件事。

想到这里,梁好心有余悸地抬头看陆竞骁的脸,嗯,很好,完美,皮肤嫩得跟水煮鸡蛋似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化学成绩最高的一次也就是七十三吧?”过了一会儿,陆竞骁道,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点点轻视,他那根烟竟然还没抽完。

梁好撇撇嘴,不以为意,俗话说得好,好汉不提当年勇!好女不提当年衰!她心里暗笑:反正我现在跟你当年担任了高中三年的校草和现在依旧担任校草的陆竞骁上了同一所大学,诋毁我就是诋毁你自己!哈哈哈!

“你该不会是为了当年那点小事打算报复我吧?当年我没有放那么多的钠,只是稍微多了一点点,引起了一点点小爆炸,就算爆炸先毁的也是我的脸啊。再说了,你也没毁容啊!这不好好的吗?白皙嫩滑,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总有一天,你要为自己的无知负责任。就这么定了,周一到周五,摊位是我的,周六、周日,你随意。”陆竞骁说完,手里的烟也刚好抽完了,刚要掐灭,一直站在窗口往底下看的阿光走过来对陆竞骁低语了一声。

陆竞骁面容淡然地起身,瞟到梁好,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大步子迈过去,停在她的面前。

梁好见陆竞骁在冲着她诡异地笑着,那笑容像极了当年他看着她留在教室罚写英语单词时的笑。

只见他顺势把抽完的烟头塞进她的手里,淡然道:“小小年纪,少抽点。”

然后他转身两步就跨出了会议室。

阿光担忧地看了一眼梁好,跟着走了出去。

会议室的门一关,没过几秒又是一开,梁好还在研究陆竞骁抽的什么牌子的烟呢,再抬头竟发现她们计算机系的系主任站在了她的身边。

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中寒光一闪。

梁好立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学校明令表示校园内禁止吸烟!她慌张地把烟头扔在了地上,疯狂地摆着双手嚷嚷道:“主任!您听我解释!这烟不是我抽的!是陆竞骁抽的!您不信您现在去抓他,闻一闻,他身上一定还有烟味!”

“对啊,对啊!梁好平时不抽烟的!”这时,身后的姐妹团终于起到了一点点关键性的作用,帮梁好解释着。

“不用多说了,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再说了,陆竞骁是你们系的优秀学生,我不信他会抽烟。你现在马上回宿舍写一份检查给我,明天中午在广播室念!”

梁好欲哭无泪,还想开口解释,年级主任一个眼神就把她的话瞪了回去:“别以为你们上了大学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社会永远都是一所不会毕业的学校!”

—陆竞骁,你给我等着!

梁好一回到宿舍,气得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上去。

宿舍姐妹团之一邹晓音叹气:“梁好啊,这陆竞骁来头不小,你还是不要招惹他了。”

紧跟着进来的欢欢和安冉也道:“是啊,我听说今年他爸以他们家公司的名义向学校机房捐了几十台新电脑,校长亲自接待,还请他爸出去吃饭了呢。年级主任肯定不想找他麻烦的,而且人家要在学校招贤纳士和宣传公司产品也不为过,你的生意要不先放放?”

梁好一听就来气:“我说你们三个!不要被他的脸蛊惑了!否则人间的正义和公平何在?我们要杜绝一切暗箱操作与裙带关系!校园操场是大家的,摊位也是我先抢到的,凭什么他五天,我两天,还在周末?”

“主要是你推销了两个星期的补水面膜除了我们三个根本没人买啊,我觉得这家补水面膜口碑不是特别好,不然也不会着急找推销员!你要不再多了解一下产品,再决定这份工要不要继续打下去?”邹晓音在一边提醒道。

梁好想了想,其实这款面膜她自己也试过几次,效果确实不是特别理想,正所谓良效才是最好的宣传手段,看来她有必要做一下市场调研了。

但是,在做市场调研前,她得先把吸烟检查写了……万恶啊!

第二天中午的午休期间,意外地没播放即时新闻,反而是一个从没出现过的女声从喇叭里传了出来。

梁好是出了名的人缘王,从小到大一路靠着好人缘混到现在,高中时候班里除了陆竞骁没搞定以外,基本上性格正常的人都被她拿下了,关系跟她都算不错。家庭的缘故让她过早成熟,知道该怎么在这个社会上好好生存。

广播朗诵检查这件事情绝对是她眼中的人生耻辱之最,所以她一早就靠着好人缘,联系上了负责播音室设备的同学提前把话筒的线给剪了。

设备管理的同学拉着梁好急匆匆地往主任室里奔,一脸急躁中带着无奈的演技差点就能瞒天过海了,他道:“主任,今天话筒不太好使,我怀疑是哪根线失灵了,接触不良,今天的广播站被迫休息了。”

梁好低着头,拿着一份检讨书一脸委屈样,表示:没能念上,我很遗憾,可这又不能怪我对吧?

可惜主任推了推眼镜,一脸平静地道:“广播站的柜子里有备用设备,去换上。”

中午十二点,梁好拿着一份检讨书,对着话筒开始念:“我是一年级计算机新生梁好,我违反校纪,在校园内吸烟,给校园风气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喇叭声传遍整个校园,陆竞骁刚好从食堂出来,双手插在口袋里,仰头看着远处传来声音的喇叭,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

峰子跟在他后面走了出来,一听广播来了精神,道:“嘿!咱学校还有会抽烟的女中豪杰啊,这我得会会啊!万一我们俩合得来呢!”

峰子本名徐子峰,是唯一一个能忍受陆竞骁怪脾气的多年好友,两个人小的时候因为一言不合打架相识,后来上了同一所初中,感情慢慢变得好了起来,再到后来徐子峰中考发挥失常上了一所普通高中与陆竞骁被迫分开,这反而让两个人关系更好,经常有事没事就约出来打篮球、打电玩,直到最后两人因为都不太想远赴他乡上学,就报考了本市的重点大学,这才又同校。

后来,也是因为徐子峰的出现让梁好觉得陆竞骁原来是可以正常和人交往的,心里那个孤僻少年的印象仿佛没有那么强烈了。

听完峰子的一句话,陆竞骁本能地蹙起眉头盯着他道:“不适合你,别想了。”

“你知道是谁啊?那你得帮我联系联系啊!峰爷我可就喜欢这豪爽类的!”处于空窗期的峰子发现对方是陆竞骁的熟人,更是来了兴趣。

陆竞骁脸色一沉,声音阴森恐怖:“我不认得,你想都别想!”

随后他径直往前走去,留下峰子一头雾水地挠头,心中纳闷:“怎么了这是,你闹什么情绪啊?”

梁好可谓“一午成名”,吸烟检查全校喇叭播放完毕后,熟悉她的几个同学赶忙联系上了她,内容可一致概括为:梁好,有好烟吗?借两根抽抽?你这销售达人肯定有好货存着吧?

梁好无语,嘴角抽搐着,只想把手机摔出去,一考虑到摔碎了还得花钱去修,才按捺住了内心暴怒的情绪。

她无暇琢磨怎么报复陆竞骁,吸烟事件刚过去,她就开始各种逃课,跑出校园去参加公司的面膜宣传培训。

会议上,她拿一个小本子听得可认真了,之后准备凭借混迹江湖多年的朋友网做微商,在自己的朋友圈疯狂推广补水面膜。

微信好友多,留言评论自然也如潮水般涌来,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抱着手机回复客户的微信,偶尔想要大批进货的客户还会不停地找她私信要货。她正幻想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从天而降,在钞票的海洋里自由泳呢,梁岩发来微信问:干起微商了?

梁好直接回:没工夫理你,我很忙。

梁岩又回复:今晚约了T大的那帮爱装的小子打比赛,我们四缺一,赢了有奖金!

梁好顿了一下,指尖快速地在屏幕上敲出三个字:准时到!

小说《我的高冷同桌》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