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药香农女要当家

药香农女要当家小说

药香农女要当家

作者:渔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2

《药香农女要当家》的主角是沈大郎,给大家带来的药香农女要当家是渔眠倾心所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药香农女要当家小说全章节试读:她连忙说:“这些花我要很多。”沈大郎的脚步声又停了,她在耳边喃喃自语:“你把我放下,我的衣服还在花丛里。而且蛇能卖很多钱,不要随意丢……”他的脸更冷了,想着马上把这个麻烦送走,可是脚步卡住了,把陈小桑抱下来,放下弓箭和猎物。,陈小桑攥紧了小手,手心被汗湿,脑子不住地思索如何逃出去。这条蛇有两米长,从鳞片可判断是白眉蝮,无论从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药香农女要当家》,作者渔眠,欢迎阅读~

“青山家的田地房子都是他爹祖上留下来的,怎么能分给宝来一家?”有人讷讷道。

“宝来的家产也是祖上留下来的,也不该分给青山一家呀。宝来娘嫁过来就病歪歪的,宝来爹心疼她不让她干什么活,还得喝药,几十年也不能攒下什么家底,倒是药费花了不少。”

“宝来夫妇是能干的,还有五个儿子,各个能干,要是没宝来娘拖累,日子过得得多红火哟,我看啊,青山家还得帮着分一半的药钱。”

众人越说越带劲,都将矛头指向钱氏。

钱氏慌了,明明是来分家产的,什么都没拿到,挨了一顿打不说,还要给药钱。

那老婆子病了几十年,谁知道得多少药钱?

“跟宝来家比你们日子过得好,青山媳妇帮衬帮衬你二弟家吧。都是一个娘生的,总不能一个铜板也不给呀。”

钱氏尖叫:“老婆子都嫁给陈宝来他爹了,就是他们家的人,干什么要我们买药?”

“就是嫁给我公公了,也是陈青山的娘。几十年来娘花的药钱不说多,十几两是有的,你给二千文表表心意就成。”李氏冷着脸应道。

她往日不多话,那是怕娘伤心,怕宝来没脸面,可不代表她算不清楚这笔账。不说出来,钱氏还把她当傻子了。

村里人倒吸口气,以前就猜药钱贵,没想到竟花了十几两银子,普通人家一年到头也就攒个一二两,还得年成好,家里男丁多,各个努力干才成。

要是没宝来娘,他家得过什么好日子哟。

“谁知道你是不是胡说的,还两千文,亏你说得出口,真是可着劲坑我。”钱氏骂骂咧咧,往围观的人身后挤。

“她要逃跑。”陈小桑指着钱氏对着众人大喊。

围观的村里人回过神,几个往日与钱氏有矛盾的女人顿时将钱氏推回来。钱氏双手叉腰,对着人群就是一通骂,村里人谁都不孬,人又多,跟钱氏对骂,到后头骂上火了,钱氏竟是跟一个婆子打成了一团。

大家赶忙扯开两人,有人对她不爽,拉着钱氏却放松别的婆子,钱氏被明里暗里踢了好几脚。

“怎么都围在我家了?”一个洪厚的男人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

陈小桑透过人群看去,就见她爹一手拿着旱烟杆,另一手放在佝偻的背后,慢悠悠地走来。

她瞥了眼旁边跟人吵个不停的钱氏,扯了嗓子对陈宝来喊道:“爹,大娘要给奶尽孝,要给二千文的药钱。”

村里人听得哈哈大笑,“傻丫头听错了,青山媳妇是要分你家房子地的,可不是来送钱的。”

“宝来也太忠厚了,五个儿子还让人欺负到家里。要是我,非得让青山拿出一半药钱和一半办葬礼的银子,宝来娘是生了两个儿子的人,没道理只让一个儿子养老送终。”

挤到前面的陈老汉看着钱氏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众人又这么大阵仗,一脸茫然。

钱氏不管不顾,指着他的鼻子骂:“好你个陈宝来,说的话当屁放,你上午才说要跟我们分娘的家底,下午就不认帐,还让你媳妇打我,走,咱去找族里老人评理去。”

她扯了陈老汉的衣袖就要往外走,陈老汉如同烫手一般挣脱,连连后退,松了的眼皮往自己老婆那边瞥,见她没恼怒,这才松了口气,再看钱氏就更恼火了。

娘下葬前这些日子大嫂闹得还不够吗,如今还当着他媳妇的面拉扯他,是存心要挑拨他和她媳妇的感情呀。

“要分就让陈青山来跟我说,我不跟你个女人扯。”

跟她扯也扯不清楚,浪费口水。

李氏将小桑塞进陈老汉怀里,拽住钱氏的胳膊往外拖:“我陪你找族老们去,娘的药钱,还有丧葬费都不少,你们也该出一份。”

钱氏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拽着旁边人的腿就喊:“李氏你别扒拉我!我不跟你扯,我要找陈宝来!”

“想找陈宝来就让陈青山来,你来就是我招待。不是在娘灵堂闹吗,不是让娘不能下葬吗,咱们就找族老评评理。”李氏拽着钱氏往前冲,本来看热闹的人也纷纷让开。

李氏将钱氏拖去十几丈远,钱氏也不知怎么的挣脱开,拖着两裤子的灰撒丫子往家里跑,生怕被拉去要她给钱。

有年轻小伙子看着李氏不禁感叹:“婶子也太能耐了,力气不比我小啊。”

跟李氏同龄的一个老汉感叹:“咱们陈家湾可没哪个女人干活能比得上她的。”

陈小桑用力瞪着两条腿,陈老汉抱不住将她放下来,她迈着小短腿冲向她大胜的娘,抓住李氏的衣服高兴道:“娘你真厉害!”

被闺女夸了,李氏心情大好:“你娘在村里打架可厉害地很,要不是为了你奶走得安心,我老早抽青山媳妇了。”

陈小桑觉得浑身舒坦,哭哑的嗓子好似也没多不舒服了,甩着两个小辫子跟上她娘的步子。

有个厉害的娘就是省心,打架都不用自己动手。

没热闹看了,村里人纷纷散开,热闹的外头安静下来。

陈小桑还沉浸在刚刚打骂钱氏的爽快里,就听她爹道:“留三天口粮,把其他粮食都做成干粮。”

李氏吓了一跳:“家里可就剩下半个月的口粮了,都做成干粮干什么?”

陈小桑也立刻看向陈老汉,不知为何,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陈老汉“吧嗒”了口烟,满是皱纹的脸愁得拧成了一团:“刚刚在路上碰到村长,夏税要在二十号之前交完。我想来想去,只能让四个大些的儿子去县城码头扛包挣钱。”

李氏急得不行:“今儿都十号了,就是让咱们五个儿子都去扛包,也没法子凑出来十石粮食交夏税呀。”

陈小桑听得心里直发颤,她知道家里为奶奶花了不少钱,没想到竟然连之前预留出来的夏税都给花进去了。

每个十五岁以上的男丁都得交税,要是交不上就得去服兵役,那可是真正的九死一生。

“咱家还有一两银子,他们四个去扛包十天也能挣个一千来文,明天镇上赶集,我把娘葬礼收的鸡蛋和布拿到镇上去换粮食,也能凑个几百文,不够的再去借点也差不离了。”

家里是遇着难事了,可越难越不能慌了神。

陈老汉沉了声劝慰老妻。

小说《药香农女要当家》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