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华仪传

华仪传小说

华仪传

作者:苏乐晨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1

《华仪传》是作者苏乐晨最新创作的小说,苏乐熙赵婉仪是《华仪传》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苏乐熙从来就不是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世家小姐,规则自然是不等人的,不见得让别人挑错了人,但私底下还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薄情帝王家,苏乐熙从来不敢在深宫里赌自己的前途,若说将来一定要嫁给皇族,还得为自己准备一个帮手,这帮手便是林氏医馆。,苏青云眼中重新恢复了神采,跟苏乐熙有讨论了一下其他的事情,见时候不早了这才回府。这次出门苏乐熙只带了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华仪传》,作者苏乐晨,欢迎阅读~

第三章庶女心思

今日大将军苏诚休沐自家,苏明哲和苏明清两人也在,一家人齐齐整整的在吴氏的宝华苑。都是自家人没有什么食不言的规矩,苏诚自认是个糙人,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没那么多讲究,一家人吃的到不拘束。

“几天不见妹妹怎么又清减了些,咱们将军府的嫡女瞧着倒像是吃不饱,越来越瘦。”苏明哲夹了一筷子肉放到苏乐熙的碗里,他这妹妹瞧着是越来越瘦了,这都快及笄了约摸着还不如别人家十三岁的女儿重,怕是骑在马上马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多了个人。

苏乐熙笑了笑,说:“到了春天身上的棉服早就换下来了,这才瞧着瘦了些,等到秋冬天衣裳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加,哥哥可别再嫌弃我胖了才好。”其他人听着也笑了,去年冬天苏明哲足足有两个月没有回家,见了苏乐熙第一句话就是问背着他吃什么好的了也不知道给大哥送些,养胖了一圈。

苏明哲也不恼苏乐熙拿他打趣,那是他妹妹,妹妹说什么都对,哪怕是错了,谁敢说她妹妹是错的?说说笑笑中吃过饭,两兄弟被苏诚叫到书房去考校功课,苏乐熙则进屋陪着吴氏说话。

吴氏出身书香门第,吴家也曾经位极人臣,到吴氏爷爷那一代退隐朝堂,专心做一个读书人,明令吴家子弟不可入仕,皇帝对吴家多了敬畏,少了忌惮之心,不得不说吴家急流勇退实在明智。吴家早年间已经举家搬迁至江南一带,只有几个已经嫁做人妇的女儿留了下来,吴氏就是其中一个。

说话间,吴氏问起了苏依依。“你三婶给苏依依寻了一门亲事,是一位从四品官员家的嫡子,门第是不高,那户人家我也知晓,以前还在家里做姑娘的时候就听说过门风严谨,这许多年过去也没出过什么污糟事,听说那小公子现在在重山书院读书,就连山长都称赞是个可造之材。不知为什么,你大姐姐就是不依,昨天跟你三婶说话还为了这事犯愁呢。”

苏乐熙听吴氏这么一说倒有些想通了。苏依依仗着是长女,又有几分姿色,三叔也疼爱她,就做起了春秋大梦,这几年越发眼高于顶起来,这是嫌弃四品官员家的门第低了,配不上她不成?大魏朝嫡庶之分严明,庶女就是庶女,苏家的庶女配四品官员家的嫡子也不能说是低嫁了,相反夫家看在镇国将军府的面子上还会对苏依依高看几分,凭着这份高看加上嫡妻的名分,苏依依只要不是个太傻的,以后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将来那小公子有了出息,可不愁没有她的好日子。

苏乐熙想了想,说:“今儿大姐姐来找我了,送了一盒桃花香膏来。”

苏乐熙仔细观察着吴氏的表情,吴家教养出来的女儿当然不傻,吴氏本身也不是什么纯良之人,这些年苏诚不是没有动过心思纳妾,一概被吴氏打发了。苏乐熙这么一说吴氏自然就明白了过来。问:“你带应她了?”

“她没有明说我就当不知道他的意思,打发走了。”苏乐熙说,从绣花篮子里翻了翻挑出来一些浅绿丝线,继续绣她的帕子,边绣边说,“苏依依心比天高,我要是真带她去了指不定还要惹上什么麻烦,皇家的宴会马虎不得。”

吴氏突然一激灵,说:“皇家,难不成苏依依……”吴氏抬手指了指上面,苏乐熙一下子惊出了一身汗,她只想到苏依依要给自己谋前程,倒是没想到苏依依把自己赌在了这一家。她已经是国母的不二人选,但若是苏依依比她更早一步进入皇家,难保皇帝不会起什么猜忌,到时候落难的可是整个苏家!

苏家有一个苏乐熙就已经够了,不能再有皇家妇了。就像苏家已经有了镇国将军,就绝不能再有什么状元府什么的,二叔曾经惊才艳艳一样为了保全苏家改行从商,三叔如今也是官职不显。表面上看苏家显赫无人能出其右,但是面对至高无上的皇权,苏家必定要想尽办法自保。既要尽忠职守为国为民,也不能让皇家忌惮,这其中的平衡太难了,苏家每时每刻都在如履薄冰。

苏乐熙又想到了自己的外祖一家,远在江南的吴家,当初也是无人出其右的显赫家族,如今吴家日子过得当是惬意快活,离了京城舍下了这里的繁华,也抛开了伴君如伴虎的顾虑。

只是,这事儿究竟是苏依依想要一步登天们还是背后有人指点?若是后者,那背后之人有打着怎样的主意?苏乐熙没有费心细想,这些事情可不是她坐在屋子里想想就能想出来的,还要遣人去查,不管事情到底如何,总是要小心些。

母女两人没有再谈论苏依依的事情,毕竟这是隔了一房的事情,且不说苏依依现在没有这个本事让自己去赏花宴,就失去了又何妨,皇室中人,哪里是她想攀上就能攀的上的?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清安苑,苏乐熙吩咐人去请林氏医馆的大夫来,说是最近夜里总是惊梦,请大夫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那丫鬟一听小姐身体有恙哪儿还敢耽搁,立刻就跑了出去。

林氏医馆在京城中名声甚好,传闻医馆的大夫林正泷有起死回生之能,到底也是没人见过。林正泷近两年才来到京城,说是大隐隐于市,便开了一家医馆,总共就他一个大夫,身边跟着一个徒弟,医馆连个伙计都没有。林氏医馆也是奇怪,单日开张双日闭门,医馆闭门任谁来也不接待,上门诊治诊金高的吓人,背地里也有不少人说林正泷贪慕权贵,浪得虚名,林正泷对此没有任何解释,依然我行我素。

苏乐熙时常找林氏医馆看诊,一来二去苏老太爷倒是动了情林正泷来苏府做府医的念头,林正泷甚至没有登门,直说是苏六小姐有恩与他,愿时时为其看诊,由此拒绝了苏府。为着这个苏府还有人说些闲话,无外乎就是大房的人得势,二房三房心里不舒服罢了。苏乐熙只当没听见这些,镇国将军府跟苏府可不是一道大门进出,隔房隔人心,镇国将军府还不需要低声下气的去讨好亲戚。

林正泷来了之后直接去了清安苑,苏乐熙遣退了人,说:“快把这面具摘了,看着不舒服。”

林正泷年逾五十,虽然为人医者保养得当,平时看起来也有些仙风道骨,可还是皱纹密布,到底是老了。林正泷没有因为苏乐熙这话生气,坦然的伸手往脸上一抹,扯下来一张人皮面具,要是官府的人在这里肯定会惊呼,这不就是他们苦苦通缉久不归案的天下第一盗行无踪?

“小姐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林正泷连声音都变了,妥妥就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去查查我那大姐姐最近有跟什么人接触,事无巨细。”苏乐熙没把林正泷当外人,说道:“苏依依近日突然来找我,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暗示让我带她去赏花宴,我怀疑她受人挑拨妄想嫁入皇室,如果是这样那么这背后之人居心叵测。”

林正泷一听也严肃了起来,镇国将军府荣宠太盛,深得帝心,府里又有一个未来国母,连着整个苏家都是炙手可热,树大招风,这几年党争愈演愈烈,若是有人想给苏家使绊子,让苏家失了帝心最好,上位者向来多疑,若是苏依依事成,怀疑的重地一旦在皇帝心里埋下,后果不堪设想。

苏乐熙说:“苏依依的事情你亲自去查,这几天多派人在京城中查探,一有异常随时来报,我总觉得最近有事情会发生。”

林正泷应是,听到外面有人来忙把面具带上,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声音比变得苍老但是中气十足,嘱咐了几句让苏乐熙好好休息一类的话,写了张方子让丫鬟拿了,便要告辞。

苏乐熙看了看天色,怕是要下雨,有些无聊的坐在美人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绣花。苏乐熙爱看书,也学过功夫,吟诗作对琴棋书画刀枪剑戟骑射打猎也都是会的,可最喜欢的还是绣花,倒不是因为多喜欢女红,而是随手拿起绣花针便能消磨一天的时光,渐渐地,练成了一手飞针走线的绝活,只是这绝活儿没多少人知道罢了。

小说《华仪传》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