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羡煞全世界

羡煞全世界小说

羡煞全世界

作者:时梧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1

这里提供小说《羡煞全世界》在线阅读,小说羡煞全世界的男女主是木桐利泽野,由时梧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这一声很微弱,利泽野还是听见了,他面不改色地用余光瞧了她一眼,对姜云点点头:“你跟凯哥商量,可以的话就行。”,姜云说:“人家想向你求婚不行啊!”木桐:“?”空气里一阵尴尬的沉默。在前排缩着肩膀瑟瑟发抖的小助理一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羡煞全世界》,作者时梧,欢迎阅读~

高口碑高人气的影帝利泽野跟小他五岁的青梅竹马小女友木桐结婚了!

这条消息迅速发酵,成为整整一个月的国民话题。

两人从公开恋情到登记这七年来的点点滴滴都被挖了出来,有老粉丝剪辑大神甚至将木桐刚出道时在公司当练习生的短暂一个月的练舞视频都发了上来。

配字:“天然小美女木桐青涩蜕变的历程。”

“小美女个头啦!我是大美女!”木桐吐槽道。

微博现在不能玩了,漫天遍野都是两人爱的细节,她不敢去看。

忙不迭躲进“亲爱的李建国”职业黑粉群里,看到刷屏的李建国表情包,木桐顿觉呼吸顺畅,空气香甜。

黑粉1:“你们不觉得他们公开结婚证前的那晚,木桐发的一个‘唉’字很有深意吗?”

黑粉2:“有圈内大鹅告诉我,他们是被家里人押着去民政局登记的,并不是自愿要登记的。”

黑粉3:“哇哦!大新闻啊!”

木桐加油呐喊,拿小号发信息。

痛痛痛痛:“继续爆料!不要停!”

黑粉2:“没了。大鹅告诉我,他们小夫妻俩其实还挺开心的样子,有说有笑。”

木桐:喵喵喵?

她哪里跟利泽野有说有笑了。

这个黑粉的信息来源很令人怀疑啊。

黑粉1:“那大概就是,本来还想不那么早结婚的,被家里人押着去结婚了觉得惆怅吧,毕竟木桐这么爱玩。”

黑粉2:“嗯,大鹅告诉我,木桐就是个小孩子脾气,特别耿直任性。”

木桐:你才小孩子!

黑粉3:“那什么……虽然我是黑粉,可是我感觉利泽野这种成熟型男,跟木桐这种可爱耿直人设的小姑娘,很搭很养眼……”

黑粉1:“+1。”

黑粉2:“+2。”

黑粉56:“+10086。”

眼看着黑粉群里的动向越跑越偏,木桐立刻退出了微信,发愁。

签合同没多久,《新婚燕尔》的第一期棚内录制很快就提上了日程。距离木桐去内蒙古草原拍戏就一周的时间。

木桐眼看着剧本背得差不多了,乖乖地跟着利泽野,在经纪人和助理们的陪同下去录制现场。

录影棚在Z省台内部,节目是由星月传媒和省台联合制作的。

木桐综艺节目参加得多,跟Z省台合作也不少,因此还挺熟悉省台大楼内部结构。

利泽野就不一样了,他常年在外拍戏,极少参加综艺,最多参加个访谈类节目,Z省台只去过一两个小摄影棚。

木桐扬着下巴骄傲道:“我告诉你,C录影棚在五楼!”

利泽野看着她:“所以呢?”

“我知道,你不知道!”

利泽野轻笑一声:“不是有Staff带着路吗?”

他指了指前方的工作人员,木桐脸色一僵,冷哼了一声不理他。

姜云在一旁叮嘱木桐一定要好好表现。

化妆间除了他们还有另外三对一年内刚结婚的明星夫妻。木桐也很诧异,这节目真厉害,每年结婚的明星夫妻也就那么几对,他们居然都能凑得到。

三对夫妻中,一对是男方离婚后再婚的,据说还是出轨了的,男方比女方年纪大很多,争议很大,但也是节目看点之一。木桐跟他们俩没什么交集,也不是很喜欢。

另两对年纪都挺年轻的,一对都是演员,交往三年,合作了四部剧,终于在半年前结婚了,办了盛大的世纪婚礼。木桐还出席了,利泽野因为在美国拍戏没赶回来出席。

最后一对是歌手妻子嫁给一知名网络公司老板,男才女貌,很登对。重点是,这个歌手叫金晨。

木桐大呼:“金子!”

金晨惊讶地回头:“咦?桐桐?”

两人都震惊了,没想到会在同一个节目里遇到曾经同组合的小姐妹。

木桐略一想就明白过来了。

节目组一直对外界保密邀请的几对夫妻是谁,连他们也不知道还有谁参加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而且金晨和木桐都是当年红极一时的JOY组合的成员,节目组到时候也可以没皮没脸地宣传JOY组合合体。

真是实现了利益最大化啊。

俩姐妹带着另一位小演员,三个女人一台戏,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金晨的丈夫徐旭跟利泽野套近乎:“没想到利影帝会来参加这档综艺。”

利泽野带上温和客套的笑,笑意没有直达眼底,疏离地点点头:“嗯,陪她来的。”

利泽野很忙。他接的戏,拍摄周期都特别长,而且在拍摄前后都需要努力调控身体去适应角色的要求。这是专业演员的要求,不是木桐那种入组前还可以喝着啤酒趴沙发上看漫画的类型。

但是他仍旧执意参加了这档节目的录制。

虽然姜云一直央求薛凯让利泽野参加节目,但是薛凯知道这对利泽野并没有什么帮助。利泽野的影坛地位摆在那里了,并不需要任何综艺和噱头去提高他的人气和咖位,他只需要作品让自己不断得奖。

然而,利泽野在薛凯随口一提打算略过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答应了下来。

薛凯问为什么。

利泽野说:“木桐需要这个节目。”

没有别的理由,只是因为木桐需要。

在两人刚结婚的最佳时机,继续搭这趟热度的顺风车,通过超高人气的综艺将身价和人气拔高一大截。

利泽野想,就算木桐再不愿意参加,她还是需要这个机会,错过了就再没有了。

木桐还在那边叽里呱啦地讲段子一般聊自己结婚的心得,听得另外两位小姑娘咯咯直笑。那对再婚的老夫少妻组合,妻子年纪比木桐大了十岁,跟这几个小姑娘聊不来,一度尴尬地在一旁沉默不语地化妆。

利泽野拍拍木桐的肩膀,木桐扭头疑惑地看他。

“化妆了。”

木桐冲金晨和小演员摆摆手,坐到贴着自己名字的化妆镜前,任由化妆师拾掇自己的脸。

利泽野已经化好了妆,坐在一旁说道:“金晨的丈夫人不错。”

木桐欣羡地说道:“那是啊,人家斯坦福毕业的呀,智商高,会做生意,还是大老板。”

这句话说得酸溜溜的,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利泽野知道她是在埋汰自己。

“北大很差吗?”利泽野沉声问。

木桐闭上了嘴。

利泽野,北大保送生,一直保送到研究生,法学专业毕业。然而读本科的时候就想不开去当了演员,以至于把当时还在读中学的木桐也带跑偏了。

利泽野又问:“Z省戏剧学院很差吗?”这是木桐的母校。

木桐回答:“世界第一。你可以闭嘴了。”

木桐斜着眼瞪利泽野,利泽野收到她鄙视的眼神,发出一声轻笑,从胸腔共鸣出来,带着无尽的宠溺,却被木桐屏蔽了。

化妆师在给木桐化眼妆,感慨道:“你们俩感情可真好。”

木桐噘嘴:“拉倒吧,我们俩感情才不好呢。”

利泽野附和:“嗯,就是不小心结了婚而已。”

化妆师:“……”感觉被喂了一嘴的狗粮。

《新婚燕尔》这节目,形式很特殊。第一期是棚内摄影,会请四对MC,隔开答题,测分数,测出每一对的感情指数。木桐也不知道这所谓的感情指数是什么,大概也就是一噱头,然后会有专家来针对他们的答案和分数来评价每一对夫妻的相处模式和感情的深浅。最吸引人的是,专家还会神乎其神地分析出他们是否会离婚,大约几年后离婚,生几个小孩儿。

这一点特别准,这位专家已经成功“拆散”了三对参加节目的夫妻了,被爆出来的离婚时间也八九不离十。

在节目的最后一期,会回顾前面十一期节目的经典镜头,并且重新答一次题,再由专家做第二次分析,来看看参加完节目之后,两人的“离婚”指数有没有变化。

这是这档节目,最大的看点。

而中间十期节目,则会有专门的跟拍团队,跟在每一位嘉宾身边跟拍一个月,记录他们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几乎无孔不入的地步。有时候会安排剧本,比如跟嘉宾商量着去配偶的片场探班,制造一些撒狗粮的镜头之类的。

真实、玄妙,是《新婚燕尔》受欢迎的原因。

木桐有些忐忑,拉着利泽野小声地问道:“怎么办,要是专家分析出我们俩之间根本没有感情,下个月就离婚怎么办?”

利泽野无语:“你当专家是上帝吗?还下个月……”

木桐讷讷地说:“好怕啊!”

利泽野拍拍她的肩膀,好心安抚道:“安心吧,他不可能看出来我们俩之间没感情的……”说完,他觉得这话说得很不是滋味,轻啧一声。

木桐嘟囔着:“你这是在夸奖自己演技很好?”

利泽野皱着眉瞥她一眼,前边一位工作人员路过,利泽野顺手揽住木桐的腰,将她带入自己怀里,低下头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我的演技,不会用在这么无聊的地方。”

他的声音明明很清冽,然而压低声音,带着气音说话的时候,就充满了磁性。吐气温热地呼在她的耳畔,木桐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几近战栗。

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木桐的心又沉了沉,几乎沉得发疼。

无聊?喜欢她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吗?

又一位工作人员经过,看见两人亲昵地相拥,红着脸羡慕地看了眼。

木桐看着对方盯着自己这边不放,于是伸手也搂住利泽野的脖颈,将他的脑袋扣在自己耳边。

木桐带着幸福的笑脸,咬牙切齿地说道:“抱歉,我演技差,可能会露馅儿。”

“你不会的。”利泽野松开她,直起身来,看见周围已经没有人围观了。

木桐靠在角落的墙上,微微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

“你什么意思?”

“你比你想象中,演技还要好。”说完,利泽野就回了化妆间,不再在走廊死角跟木桐闲聊。

木桐僵着脸,脸上面无表情。

她紧咬着牙关,喉间轻轻微动。

这是夸奖,还是讽刺?木桐越来越听不懂利泽野的话了。

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足够一个人去忘记对另一个人的爱。

木桐做不到。

如果说不喜欢一个人需要花喜欢一样的时长,那么木桐想,她这辈子都没办法不喜欢利泽野了。

没错,他们分手了。她每时每刻都在diss利泽野,喜欢惹恼他,喜欢让看起来波澜不惊、冷静自持的他暴跳如雷。

她只在等利泽野一个明确的答复。

没错,我们分手了。我们真的不爱对方了。

那么她也可以趁早松口气,远远离开利泽野,告诉全世界她单身了,然后扭头就投入大千世界寻找下一站的幸福。

可是利泽野没有,或者有些模棱两可的答案,她却不愿意去相信,仍旧心存侥幸,或许利泽野是在讲反话。

拖得久了,思绪越重,她跟利泽野的关系就越发复杂,以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分手不分离的状态。

木桐是真的不甘心。

她情窦初开的豆蔻年华里,就恍恍惚惚地喜欢上隔壁高大英俊还学霸的小哥哥,一喜欢就是十多年。凭什么要在这种不明不白的状态下跟他分手后还结婚,浪费了她太多的青春。

利泽野不听家人劝阻,执意要进入演艺圈,木桐还是唯一支持的人。

彼时利泽野十九岁,木桐不过十五岁。

刚成年的年纪,还免不了中二,甚至对于中学生的看法总抱有偏见。

“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就来支持我。”利泽野对木桐的无脑支持很无语。

少年的声音更加年少清冽,面容有着少年的清瘦和秀气,体格也没有现在这样高大精瘦。

木桐抱着膝盖,坐在秋千椅上,满心满眼只有利泽野的身影。她摇了摇头,笃定地说道:“不啊,我觉得利泽野你很厉害啊,肯定什么都能做好,一定能成功的!”

“我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利泽野被姐姐利泽晴批评加打压了一通,心情很郁悒,甚至有点丧失自信。

木桐眨了眨眼睛,眼里除了信任就是崇拜:“就是很厉害嘛。唔……反正全身上下,从内到外都很厉害!”

大概是女孩儿的眼神过于热忱,也或者是言灵这东西真的存在,语言的力量很可怕。

木桐这个年龄什么苦都没吃过,但是她话里真挚的信任和鼓励让利泽野整颗心都在发烫。

利泽野低着头,凝视着仰头认真看着自己的小姑娘,心一点点地软下来。女孩儿的眼里倒映着自己渐渐成熟的面庞,鉴于青涩少年和成熟男人之间的模样。

她眼里只有自己,真好。

这是利泽野当时唯一的想法。

刹那间,他充满阴霾的心脏瞬间光风月霁。

“嗯,那我坚持下去。”就算不为自己,他也要为木桐对自己的信任努力下去。

利泽野的想法很简单。

木桐的想法更简单:“好哒,只要是利泽野你的决定,我都支持!”

女孩儿从情窦初开以来,就从没有吝啬过自己对少年告白的热情,只要有时间,她就洗脑式地表达自己对他的崇拜和信任。

利泽野参演第一部电影就一炮而红,拿下了当年金鸡奖最佳男配角。

他是天生的演员,靠天吃饭的演艺才能,任何人都挡不住他的成功。

木桐高兴疯了,不分场合地给利泽野告白,也给利泽野带来了很多麻烦。

一开始的时候,利泽野还没有那么红,跟拍的狗仔不多。利泽野一回浮城,木桐就跟在他屁股后面不放,接机的时候还做了个大大的灯牌,喊着超级夸张的口号。

后来,他渐渐红了,木桐却仍旧不管狗仔在不在,在浮城还是要跟在他身后,缠着他,不顾场合地大声表达她对他的崇拜。

利泽野害怕传出绯闻,于是他逃了。他离开了浮城,寒暑假也不再回家,不是在北京读大学,就是投身到一场又一场的拍摄中。怕又被人看到一个高一女生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毫不吝啬溢美之词地夸奖自己,表达崇拜,眼神里还满是爱意。

木桐很聪明,在利泽野第一个暑假没回家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对自己的躲避。

她还没有正式向利泽野告白,很不甘心。

眼看着利泽野越来越出名,演艺之路越来越顺畅,从此以后利泽野不再是自己一个人支持的了,木桐焦急得很。

于是,她请求利泽晴帮自己出道。

利泽晴从小就疼这个邻家的小女孩儿,也知道木桐对自己弟弟的感情,心里恼火弟弟渣之外,也心疼木桐热脸贴了冷屁股。

于是,她在跟家人商议之后,买下了利泽野所在的公司,陆世传媒20%的股份,把木桐送去象征性练习了一个月,空降在JOY组合里,横空出世,出道了。

然后发生了什么?

木桐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么经典的场景,她居然花了好几秒才回忆起来。

现在,面前屏幕上显示的第一道测试题是:“TA是你的初恋吗?”

木桐选择了“是”。

她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瞧我这记性!”

噢,那是木桐第一次见到,利泽野发这么大的火。

他把木桐送给他的出道演唱会的门票揉成一团放进了垃圾桶里。

就算是读了研究生,利泽野似乎还只是个孩子,以为木桐只会满心满眼看着自己,绝对会原谅自己一切的行为。

当时木桐的确原谅了,她噙着眼泪,歪着脑袋问利泽野:“我就是刚好在北京开演唱会,所以想着……请你来看嘛……爸爸妈妈、伯父伯母、晴姐姐都会来……你发那么大火做什么?”

利泽野似乎也知道自己偏激了,靠着宿舍的墙壁,平复了很久的心情,才问道:“你要当明星?要出道?你怎么不先问问我?”

木桐愣了一下,心里浮起一丢丢的愧疚,急忙抹了把眼泪,笑着问:“那你支持我吗?”

“不支持!”利泽野提高声音说道。

木桐脸上的笑瞬间僵住。

“啊……为什么不支持啊?”

利泽野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像是炸开了一样焦躁、难受。

他来回踱步,踹了一脚墙面,气道:“你知道你们这种偶像组合是做什么的吗?”

“唱唱歌、跳跳舞……然后拍写真?”木桐只接触过日本的那些偶像少女,也有自己喜欢的小姐姐,觉得挺有意思的。

利泽野气笑了:“唱歌跳舞?拍写真?你想得也太简单了。这个圈子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一股脑地就钻进来,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木桐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嗫嚅道:“多……多危险?不是有你和晴姐姐吗……”

“哈?”利泽野嗤笑一声,“我姐她哪懂那么多。我在这圈子里三年了,我能不懂吗?我当然可以护着你,但是我不可能一辈子都保护得了你,万一我没保护好你怎么办?”

木桐委屈地说道:“我相信你可以的嘛……再说,能有什么危险啊……”

“你愿意去陪肥头油面的大老板吃饭喝酒唱歌,甚至陪睡吗?”利泽野见她太单纯,忍不住打击她。

话一出口,他看见木桐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然后缓缓转变成煞白。

“啊?会这样?我不知道啊!”木桐揪着衣角,轻声说道。

“特别是你们这种偶像出道的,什么特长都没有,就光长了一张青春漂亮的脸,最讨那些色男人的喜欢了。”利泽野又投了颗重磅炸弹。

木桐紧闭着嘴,瞪着眼害怕,小心翼翼地说道:“可是有晴姐姐在,不会有事的吧……”

利泽野气道:“她能每时每刻跟着你吗?你还没断奶吗?”

木桐被他的话噎得双眼含泪:“我不是……”

“你就这么想当偶像?”利泽野打断她的话,反问道。

木桐眨了眨眼睛,眼里的泪水还没干涸,脸上生气的红晕还没消,她被问得一愣:“不……不是……”

利泽野扬起下巴,等着她的回答。

“我……是因为,偶像少女的要求最低,不需要什么特长,好看就行……”说着,木桐有些尴尬,“以后慢慢学,就能成长的嘛……”

说白了就是想成为明星的愿望太急切,自身也没有什么才能,赶鸭子上架才进了偶像组合而已。

利泽野被她彻底气到了,物极必反,他反倒没有一开始扔门票那么激动了,心里平静了很多,脸上的表情也安定下来。

“这么想成为明星?”

木桐摇了摇头,咬着下唇,犹豫再三,才说道:“我……就是想离你更近一点。”

利泽野一愣,怔住了。

“你躲着我嘛,也不回我发的信息。”木桐挠了挠脸,“我就想……也许我成为明星,以后能跟你在工作上有来往……你就不会躲着我了。”

多么简单直白的理由。

利泽野感觉心脏烧得慌,仿佛安在炭火上炙烤一样。炙烤了一面,另一面却仍旧带着冰霜,喉咙都艰涩得说不出话来。

他的错?还是他的错。

利泽野听见自己声音低哑地问面前不知不觉矮了自己一个脑袋的小姑娘:“为什么?”

这时候他还在走神,心想,女孩子真的到了高中就很难长高了,他到了大学还蹿了五公分,木桐比自己矮了这么多,一年多没见,他才发现。

这样一想,他心里颇有些不甘心。

木桐仰着脸,像只小狗一样,眼睛里湿漉漉的,额头因为刚才的着急恼火冒了汗,刘海凌乱着。

她犹豫着,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利泽野的双眼,大胆直白。利泽野被她澄澈单纯的视线看得几乎无法招架,想撇开双眼躲避她的直视。

木桐却在这时候,大声地告白:“因为我喜欢你啊!”

“啧。”木桐嫌恶地轻嗤一声,手上的电子笔在触摸屏上划过的手感并不好,让人无比烦躁。

“我怎么那时候没给他一巴掌呢?”木桐碎碎念着,心里无比后悔。

说白了,那个时候利泽野就是不高兴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宅男们热烈打call之下唱唱跳跳,大声说爱你们罢了。直男癌作祟。

她到现在,可从没碰见过什么行业潜规则,娱乐圈哪里复杂了嘛。

虽然后来利泽野有道过歉,而且解释过原因。

但是,现在木桐还是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傻了。

好心送演唱会门票给他,还被他扔垃圾桶里,劈头盖脸就被训了一通,她还得说“我喜欢你啊”,她是不是傻?

喵喵喵?

木桐在答题区用力画了个叉:“这种男人就不应该存在在世界上!”

这道题的问题是:“如果丈夫认为妻子是自己的所有物,不能给外人见到,你怎么认为?这是爱的表现吗?”

利泽野在隔壁的单间里答题。他们都被关在一个房间里,为了综艺效果,还得时不时对问题提出质疑和吐槽,有时候还会有画外音跟他们聊天开玩笑。

利泽野从来没有参加过综艺,但是他看过木桐参加过的所有节目,因此对于综艺这一套理解颇深。

木桐参加综艺走的是野路子,她讲话有趣,而且梗多不烂,身为漂亮的女孩子,还是偶像出道,但是根本不在意形象,开黄腔的时候毫不客气,要跟男嘉宾肉搏时也从不把自己当女人,因此在综艺圈愣是野蛮粗暴地开辟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但是,这条道利泽野走不通啊,他塑造了十一年的高冷沉稳人设,怎么能在综艺里坍塌。于是他决定,走毒舌人设,这是他早年的人设,并不过时。

画外音:“利老师,你觉得题目怎么样?”

利泽野:“跟木桐的化妆品一样多。”

画外音:“哈哈哈哈,这样吐槽自己媳妇真的好吗?”

利泽野:“而且并没有什么用。”

画外音:“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头的木桐。

画外音:“木桐,利老师说你的化妆品又多又没用,浪费钱。”

木桐在屏幕上大大地画了坨便便,翻了个白眼:“我花他钱了吗,嘁!”

画外音:“他还说你卸了妆判若两人。”

这个不能忍!

木桐撂下笔,捋着袖子站起来:“给我开门,我要去卸妆让你们瞧瞧!”

画外音:“哈哈哈哈哈,你们俩好有爱哦。”

木桐“呵呵”两声,吐槽道:“我看你是瞎啊!”

题目真的很多,木桐发誓,绝对比她的化妆品和衣服加起来都多。木桐粗粗算了一下大概有三百道题目,从单选题到多选题,再到判断题和简答题。

木桐对画外音吐槽:“我觉得我可以去考公务员了。”

画外音:“哈哈哈,公务员考情感测试题吗?”

做完这三百道题目,中间还要被画外音时不时地骚扰,木桐整整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完成答题。

在等待专家分析的过程中,木桐和利泽野之间的那面墙升了上去,两人打了个照面。

木桐笑:“Hey!What'sup!”

利泽野看着她:“你看起来很开心。”

木桐点头:“对啊。”

她在第286题的简答题“你觉得利泽野在你心目中是怎么样的形象,请用简笔画来表达”中,用了一坨便便来表达利泽野在她心目中,高大伟岸的形象。

她,感觉非常愉悦。

画外音:“……”

利泽野走到木桐身边,在镜头前,牵住木桐的右手捏了捏。

木桐读大学期间就很少提笔写字了,握了这么久的电容笔,右手中指的上关节有些泛红,利泽野在这个地方轻轻捏着按摩。

“答得怎么样?”他的声音很温柔,眼神也饱含了深情,眼中只有木桐一个人。

就好像,他真的全心全意只爱着木桐一样。

木桐的心漏跳一拍,脸颊微微泛红,侧开脸看平板电脑屏幕上的“已交卷”三个大字,嗫嚅道:“跟高考一样。”

利泽野轻笑道:“你高考有这么认真?”

“我好歹也是本科毕业的,谢谢。”木桐黑着脸回答。

她双手抓住利泽野的左手,也学着他去找他左手中指泛红的地方,翻来覆去翻找了半天,疑惑道:“你不是左撇子吗?怎么没拿笔吗?”

利泽野点点头,眼里满是戏弄成功的笑意:“嗯,没拿笔。”

木桐疑惑地看着他:“嗯?”

利泽野回答:“有语音输入的功能。”

木桐瞪大眼睛:“What?!”

画外音:“是的,利老师眼尖,找到了我们藏在角落的语音输入键。”

木桐脱口而出:“你他……”

利泽野乜斜了她一眼。

木桐急忙转变语气和用词:“你怎么不告诉我!”

画外音:“您没问呀。”

木桐:“……”MMP。

画外音:“嘻嘻!”

木桐沉着脸,不高兴道:“我好想退出这档节目哦。”

利泽野说:“违约金是两倍。”

木桐掰着手指头算了下他们俩的片酬,于是憋住了心里被调戏的不甘。

每个人答题的单间里都有小沙发,利泽野拉着木桐在她这个房间的沙发上坐下,等待结果。

密闭的空间里,时间总是流淌得很慢,跟前男友坐在逼仄的沙发上更显得尴尬。

她贴着利泽野的耳朵小声地说道:“你离我远一点。”

利泽野无奈道:“沙发就这么大,我能去哪里?”

木桐指了指相隔十米,利泽野那间房里的沙发。

利泽野指了指房间里四面安放的镜头:“你信不信,现在也是评估分析的重要环节,我若是坐到那边去……”

木桐一摆手:“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再讲下去难保不会被录音,木桐觉得还是小心为妙。

利泽野是一名务实的男人,身为一名坚定不移的辩证唯物主义论者,对这个节目神乎其神的婚姻分析抱有学术上的好奇心。

没有别人可以聊,于是他就开始给木桐讲解自己内心的猜测。

“我觉得,他们专家的分析,最重要的数据并不是来自题目答案,而是从两人各自在房间里,跟场外主持人聊天的神态、回答,以及两人相处时候的互动表现来评判的。”利泽野的声音带着磁性和清冽,木桐听着直翻白眼。

“嗯,你好棒棒哦,这都被你知道了。”木桐做了一个“请继续你的表演”的手势,“那么,你可以告诉我,根据这些数据要怎么分析呢?”

利泽野淡定地说道:“这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我学的是法学,不是行为心理学。”

木桐指着自己的双眼,道:“看见我的眼神了吗?”

利泽野看过去,木桐回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两人肩挨着肩,腿挨着腿,他们有大半年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了。木桐觉得肩膀在燃烧,室内的温度都上升了好几度,有些口渴。

她伸手喊道:“有饮料吗?”

画外音立刻回答:“有的,木老师需要什么饮料?”

还能点餐?木桐立刻上道地说道:“维他柠檬茶有吗?我有点饿,最好再来一碗猪排饭!”

利泽野提醒她:“姜云不让你喝饮料。”

木桐立刻高声喊道:“你们都保密不要让我经纪人知道哦!”

画外音轻笑一声:“好的。”

画外音的声音很耳熟,是《新婚燕尔》节目组的总导演,跟木桐在另一个节目里有过合作。他很喜欢木桐的性格和综艺感。

工作人员在一旁发愁:“我们没有维他柠檬茶提供啊……”

总导演摆摆手:“走廊的自动售卖机看看,没有的话到二楼的超市买。”

工作人员:“……”

总导演说:“多买几瓶,我也渴了。给你报销。”

“好的。”

画外音:“猪排饭没有的哦。”

木桐遗憾地叹了句:“那好吧,有柠檬茶也可以啦。”

利泽野问:“你这么饿?”

木桐摇了摇头:“单纯口渴加上嘴馋了。”

利泽野摁住她头发揉了揉,像小时候一样。

“今天你多喝几口,下次少喝点,糖分太高,不健康。”

他语气语重心长,木桐“嘁”了一声,心里很受用,嘴上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念叨:“管得真多。”

等冷冰冰的柠檬茶被工作人员送进来,木桐刚喝了几口,分析报告就出来了,效率高得仿佛提前做好了剧本一样。

木桐顺口就吐槽了出来。

画外音急忙解释:“我们没有剧本。”

木桐耸耸肩,喝了口柠檬茶。

一份纸质报告递到两人手里,导演在场外用话筒做着总结解读。

薄薄的两页纸放在利泽野的手中,封面写着两人的名字,后缀“婚姻分析报告”。

木桐喝了两大口柠檬茶,感觉有些紧张。

“不会真的看出来了吧?”她轻声地说着。

利泽野瞥了眼正前方的摄影机,轻咳一声,提醒她:“注意言辞。”

木桐点头,说道:“就是紧张啊!”

“不要紧张,现在,请两位打开报告,由我来给你们解读报告内容。”

跟读书时候老师画重点一样,画外音正儿八经地开始讲解起内容。

木桐一手捏着柠檬茶的铝罐,另一只手揪着利泽野衬衣的袖子,都捏皱了。

利泽野看了眼自己的衣袖,伸手抓住木桐的手,从自己衣袖上移开,然后塞到自己胳膊底下,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获取力量来减压。木桐没有在意他的举动,盯着封面不放。

利泽野打开封面,里面密密麻麻的一面分析报告,还有很多数值,看都看不懂,木桐只觉得眼花缭乱。

画外音:“现在,请两位看最后一段。”

“经专家分析,利泽野&木桐夫妇,默契十足,感情深厚,只有经过二十多年的相处才能达到的深度。”

木桐:“?”

“木桐性格,天真烂漫,可爱耿直,偶尔会犯小迷糊,比较任性;利泽野性格,沉稳大气,包容性强,体贴爱护妻子。两人的感情已经达到一个稳定持久的状态,但是仍然存在一些小问题,在以后可能会爆发出来,但经过这些考验,两人的感情会更加深厚,真挚。”

利泽野:“……”

木桐:“等等……”

画外音:“经专家分析,利泽野&木桐夫妇,相伴偕老的概率为98%,离婚的可能性1%,丧偶的可能性……”

木桐大喊:“停!”

画外音:“……”

“丧偶就不用提了,你算命的啊?”木桐尴尬地笑了笑,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场面一度很尴尬。

许久,画外音突然吼道:“恭喜!鼓掌!”

然后从扩音器里传来噼里啪啦的鼓掌声。

木桐抽了抽嘴角,抬头问利泽野:“我是不是……要说声谢谢?”

利泽野黑着脸:“不需要。”

木桐僵着脸:“我也这样觉得……”

小说《羡煞全世界》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