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金牌婚宠:小娇妻又飒又狂

金牌婚宠:小娇妻又飒又狂小说

金牌婚宠:小娇妻又飒又狂

作者:戳戳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1-10

傅沐阎立风小说的名字是《金牌婚宠小娇妻又飒又狂》,提供傅沐阎立风小说全文阅读。傅沐阎立风小说节选:「薛总助,帮三叔办理退职手续。」傅沐贴心道:你老别气坏了身子,哈~她环顾四周,办公室里顿时间四下无人,她努力工作,努力工作。,偏偏某个不要脸的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还在停车场大声囔囔。杜宜捂脸语塞,已经很多人想歪了。傅沐一时间挣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言情 小说《金牌婚宠:小娇妻又飒又狂》,作者戳戳,欢迎阅读~

竖日,早晨。

傅沐一身西装未褪下,耳中似乎听着什么音乐,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之上休息,睡觉的姿势极为警惕。

如果站在她身边观察会发现这个角度能俯观房间全景。

“老爷子有交代什么吗?”傅沐随意的拨了拨送进来的早餐随意问。

“薛小弟。”傅沐她丝毫不给薛凯面子,极其嫌弃的看着眼前一坨坨的“爱心早餐”:“你能不能对自己厨艺有点数。”

薛凯:“………”我有数。

她发现这个家里刻意的抹除了养母的一切痕迹,就连同她父亲究竟是谁也是个迷。

傅老爷子明知傅三爷对叔叔欲行不轨,却坚持让傅三爷身居高位。

眼下竟然还把叔叔藏了起来,连她都没有探视的机会。

傅沐可不相信一山能容二虎,老爷子这样子安排能安好心。

“老爷子如小傅总所料,什么交代也没有。”薛凯如实回答,他对傅沐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傅沐竟能逼得老爷子收回傅庭言的权利,甚至对老爷子心思了如执掌。

昨日傅沐交给他的一个录音笔,勒令他联合圈里的八卦博主给放大料。

尤琦露从一开始清纯玉女变为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的心机玉女。

微博头条热度持续不断,不少吃瓜群众挖出了以往的爆料,越挖越发觉尤琦露肮脏不堪,一夜之间跌落玉女神坛。

薛凯诧异的是傅诺的大学校长亲自辟谣发公告,一干优秀覆历甩同龄人十八条街的照片,彻底洗白了多年前的黑锅。

就连带着傅氏集团下的销售额都给增长了不少。

薛凯所在的小组营业额蹭蹭的网上飞,他这个月的奖金绝对超额。

“小傅总,傅三爷想请你去大厅议事。”薛凯兜兜转转还是绕在正题上:“阎家的阎总送了大礼盆过来。”

傅沐:“………”

傅沐有些好笑,她想起昨天茶色眼睛便知道昨晚遇上的男人阴魂不散了,竟还非的送大礼盆。

她知道这位年纪轻轻在商界叱咤风云的男人不可小觑。而且傅家和阎家有不少合作,以往他们只是有缘见面,而如今却是孽缘再相处。

这阎立云是想恭贺她洗刷万年背锅侠的称号,还是只想看戏,那就是个不嫌事大的主。

“傅三爷开了祠堂,说是二房遗留在外的骨肉回来了。”薛凯越说越激动,甚至有些八卦之心。

傅三爷甚至宴请了好友开了宴会,似乎想把事情落实。

这傅二爷虽出身傅家,可也挡不住有颗爱国之心参军。十八岁入伍,二十二岁成为最年轻的全国楷模。可好景不长天妒英才,傅二爷作为缉毒特战队员出当战国际缴清灭毒战中牺牲。

事后傅老爷子痛失爱子,却愣是让傅诺过继二房,承了傅二爷家的烈士后代,成了傅诺名义上的便宜爸。

全国楷模什么概念,百万军人脱颖而出天骄,傅沐没见过也听过。

“你说我这二叔会不会大半夜入梦斥责那三叔。”傅沐拆了根棒棒糖丢嘴里,来回滚动。

傅二爷牺牲年仅二十五岁,这才过几年啊孩子妈就找上门了。

傅庭言闲不住找给她事做,那她就得好好回礼。

傅家有单独的祠堂供奉傅家列祖列宗。傅沐刚到大门外,便觉得冷意扑来。

祠堂里传来小孩有一搭没一搭的孩子啼哭声,不知是冷的还是被吓得竟怎么哄都哄不住。

傅沐看见了阎家豹子抬头看了眼他,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容,眼里却竟有一丝好奇。

“小傅总昨晚玩的可好?”男声低磁很是好听,一身白色休闲服衬的男人温尔儒雅,如同沐浴春风。

阎立云风度翩翩上前寒暄:“恭喜小傅总有弟弟了。”

他的手搭在傅沐肩上有意无意的捏了捏,言笑晏晏的模样像极了亲密伙伴。

“阎总这话说的好像谁没个亲戚,阎大少不也是阎总哥哥!”傅沐清冷开口,脚愣是踩在阎立风鞋上摩擦几步。

阎立风一晃间笑意盎然,看着傅沐幼稚的讨伐方式,竟觉得有些好笑。

青年的眼睛温柔却看不到半点温度,让他一顿,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对世间如此心灰意冷。

“阿诺,过来见见你的弟弟。”傅三爷哑着嗓子,朝傅沐招手。

只见少妇看不大出年纪,腰肢扶若绿柳,凤眼眉目含情,似乎会做说话。芊芊细手套着翡翠镯子嫩的出水,环抱着不足六岁的孩子,安安静静的缩在沙发角落。

傅三爷似乎怕少妇收到刺激,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在视线里,叫人好生待着。

“三叔怎么这么肯定这位小姐怀里的孩子就是我爸的?”傅沐随意拉了把凳子,双腿肆无忌惮的叠加在桌子上。

万一是半路杀出来看上便宜爸的财产的饿死鬼呢?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与你爸当年出事的时间吻合。而且,这是老爷子默许的!”傅三爷郑重道,甩出一大笔证据。

傅庭言似乎铁定了要把孩子归入傅家,不仅请了好友见证,还搬出了傅老爷子。

“小傅总。”少妇凤眼含泪,楚楚可怜的开口:“我只想要给我儿子有一个保障的生活,不想跟你抢什么。”

她止不住的颤抖着身体哭泣,好不容易忘记哭泣的孩子哭声再次响彻祠堂。

傅三爷似乎心软了,搂住少妇不停的安慰,表情却是在极力克制。

“阿诺,她都说了只是想认祖归宗,不跟你抢什么。你忍心看你爸的亲生血脉流落在外?”傅三爷忍不住呵斥道,不断轻声的安慰少妇。

傅沐被一道道狐疑的目光盯得不大自在,目光犀利打量一番少妇。

“哦,我见过你。”傅沐突然开口道,凑近少妇仔仔细细查看:“我的确见过你跟我父亲在逛街。”

薛凯站在一旁闻话,险些心都给跳在嗓子眼。这位小爷回来压根没几天,别说跨市,把傅氏了解清楚就不错了。

少妇眼神飘忽不定,瞟了眼傅三爷反应,这才点了点头。

傅沐突然间抬眼,脸上讽刺意味极强,冷清道:“这是我见过最讽刺的认亲。我父亲从参军到牺牲前一直待在军方安排的鸟不拉屎的山旮旯,这期间他压根就没逛过街。你说你认识我父亲,还有了孩子……这我父亲总不能犯了军规在破山沟把你给办了啊。”

她起身悠悠踱步,寒意的目光不停的打量少妇出声:“你这手镯很漂亮,这保养的……我父亲要真养你,不得亏空家底。”

青年声音婉转的清澈,听得阎立风有些走神。

这人昨晚还夸他眼睛漂亮说要挖了他的眼睛,今天就夸别人的好,这是心变的挺快。

少妇被打量的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出一声。

“傅诺,你在干什么!”傅三爷忍不住起身呵斥,大声喧哗:“你父亲给心爱的人买点好的怎么了,你若是不肯承认你父亲的血脉,容纳不下她们母子直言,何须如此!”

傅沐阖了阖眼,手中不知把握着什么不紧不慢的靠近呆滞的孩子,亲密的拍了拍孩子的头,低语道:“不要怪哥哥哦~”

她的手握着匕首,不动声色抵在孩子的脖子。

“我的刀不长眼,什么时候会伤人就取决于你的真话。”傅沐提着孩子,眉眼厉色:“我问你,这到底是谁的孩子!”

阎立风诧异,眼里多了份欣赏。青年处事不惊的质问,犹如晨阳下的钻石熠熠生辉。

“傅诺,你给我住手!”傅三爷怒斥,急得企图上前抢人。

“我问你,他到底是谁的孩子!”傅沐历声质问,刀子在嚎啕挣扎的孩子脖子下划出红色血迹。

“我说!”

傅庭言闻话目露凶色死死盯着傅沐,仿佛要把人扒皮抽筋。

“我说我说,只要你放过我的孩子。”少妇哭的溃败不成军,无力的瘫在地上求饶:“孩子……孩子是傅三爷的。他说只要我咬着傅二爷不放,我的孩子就能分到遗产。”

少妇哭的梨花带泪,见眼前的青年笑的放肆,一股恐惧感上头紧紧抱住孩子。

傅沐收起刀子,眼里带着笑意:“这事得说清楚对不对,千万别让孩子喊错爹。否则我父亲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傅三爷气的隐忍不发,被目光盯得脸上火辣辣,他恨不得立刻弄死傅诺。

傅沐若无其事的收起刀子,指挥着薛凯吆喝道:“今天三叔孩子认祖归宗,傅家酒店今日三叔买单都别客气啊!”

阎立风见着傅沐俨然一副土大款的模样,邀请所有人看完这场戏,又打着傅霆言名号给了好处笼络人心手段,着实把傅三爷给坑惨了。

“家丑让阎总见笑了。”傅沐淡然道,打着哈欠的模样仿佛刚刚不曾发生那事。

阎立风盯着青年慵懒的眼睛,不甚在意靠近傅沐耳边,嘴唇几乎贴近耳垂:“你……究竟是谁?”

他得知傅诺失踪接近两个月任何消息也没有,却突然间在前几日傅三爷在机场大动干戈,可眼前的人竟然钻了空子归来。

不知是傅老爷子有意赌约还是故意另有安排。

傅沐抬眼盯了许久阎立风的腿,淡然低语问:“阎总这腿是真瘸了还是.”

这么淡定的瘸子她还是头一回见。

“阎总您老还是多注意注意,影响了性福就不好了。”傅沐嘲讽道。

青年伶牙俐齿,笑得桀骜不逊的模样让阎立风气场冷了三度。

杜宜:“.”胆子肥了。

阎立风掩下笑容,不为所动道:“去查查他。”

傅家许久不出聪明人了。

小说《金牌婚宠:小娇妻又飒又狂》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