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作者:南珣 分类:古代  时间:2020-11-20

宣玥宁裴寓衡小说叫《重生成病娇心尖宠》,作者是南珣,剧情非常饱满,为您提供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完本阅读。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小说主要讲述了:裴寓衡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副任你说甚我自岿然不动的态度,把肖氏气了个仰倒。嘴里念叨着,“小没良心!”宣月宁拉拉肖氏袖子,“伯母,阿兄就是这么个任性的性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洪亮的声音炸得宣月宁耳鸣,她吃力地想站起身,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地扶她起来,慢吞吞走出房门,就这两三步她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重生成病娇心尖宠》,作者南珣,欢迎阅读~

老婆子停下往门口走的脚步,颇有些气急败坏,转头便破口大骂。

言语中的粗鄙透露着她现在的不安与心慌。

两个孩子早已气得鼓鼓,他们从小到大,何时听过泼妇骂街,涨着通红的小脸,想扑到老婆子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反倒是宣月宁就那么安静的听她话都不重复的骂她,脸上表情变都未变,前世她跟着裴寓衡没少跟老婆子这样的人打交道,嫁到萧府四面楚歌,更是狠狠锻炼一番。

在她眼中,老婆子这点段数着实不高。

此时院门大开,已有三三两两的人被老婆子的声音吸引,聚在一起看热闹,每个人看她们的目光都冷漠麻木,甚至还有的人流露出她们一样被欺负的欣喜。

宣月宁从他们身上看过,等老婆子骂累了,她才开口:“阿婆这么着急作甚,还没告诉我,我们欠了阿婆多少钱?”

老婆子骂的嗓子冒烟,声音都哑了,被叫住不能走,已是焦躁起来,“你这小娘子还能拿出钱来不成?加上这个月一共二百文铜钱!”

裴景昭杏眼溜圆,跑到宣月宁身后,才敢探出脑袋出声:“我们才住了一个半月,怎么就要交两个月的钱了?”

她不敢再说拿孩子抵房钱的事,警惕地瞪着宣月宁:“老婆子当初可是好心让你们先住下的,到如今你们连第一个月的钱都付不上,谁知道你们会赖到什么时候,不得早早把第二个月的钱要过来。”

宣月宁的目光隐晦的从混入人群中那几位膀大腰圆的大汉身上扫过,冷笑一声。

二百文铜钱,区区二百文铜钱,就将他们逼成这般模样。

二百文铜钱就想将两个孩子买走!

如今的大洛正值盛世,物价稳定,升米七文,卖人都得七贯钱起,七贯钱那可得有两千多文铜钱了。

眸中酸涩,她心中腾的升起一股无名怒火,简直欺人太甚!

用衣袖擦干净风寒之下透出的汗水,她突的笑了,这个笑容来的太不是时候,让对面的人无端心中一紧,只听她道:“阿婆何必百般相逼,我也没说,不给阿婆钱啊。”

“阿姊(姐姐)?”

宣月宁摸摸两个孩子的头,“今日,我就当着大伙的面,将钱交给阿婆,大伙也给做个见证,不过阿婆得等上一会儿了。”

老婆子死死盯着宣月宁,对他们家状况了如指掌,“小娘子你哪来的钱,想拖延时间等你兄长回来?老婆子告诉你,就算你兄长回来也没用!”

“阿婆且等一会儿,这么多人我跑不了,”放下这句话,宣月宁低头对两个孩子说,“扶我进屋。”

屋内除了尚在床榻上的宣夫人,一眼就看到了头。

“阿姊,我们哪里有钱?你别乱说,可怎么办呀!”裴景昭眼眶通红。

他们现今就连抓药吃饭的钱都快没了,哪能拿的出二百文钱。

“有的啊,”宣月宁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沾上濡湿,“有的啊,你们将姑母的包袱打开,里面有一个红木小盒。”

裴景骥听话地将找出小盒交给她,她闭上眼睛不接,说道:“打开它,把里面的东西拿出去当了吧。”

两个孩子凑到一起,红木小盒里一个巴掌大的金锁躺在黄布绸中,那金锁上花纹繁复,制作精美,一看便是出自簪缨之家。

裴景昭将金锁拿了出来,望了望宣夫人,迟疑道:“可,阿姊,没经阿娘(母亲)同意,我们能拿出去当了吗?”

宣月宁听闻此话,缓缓睁开了眼,一直被她控制在眼内的泪水,愣生生憋了回去,她伸出手去,手指在即将碰到金锁处停了下来,手指弯曲攥握成拳。

只听她哑着嗓子道:“这金锁是阿姊的,你们放心去当就是。”

“不过是一死物,哪里比得上活人。”

裴景昭迟疑不定,还是裴景骥将金锁拿了过来放进小盒中,拉着她要去当铺。

房门一开,喧闹声立刻被传了进来,宣月宁背对他们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轻声说:“死当!”

裴景骥这个向来内秀的男孩,回头抱了一下宣月宁的大腿,“阿姊,我们去了。”

“恩。”

“你们做什么去?想跑?”

裴景昭大声道:“我们去当东西,给您交钱!”

“你们怎么可能还有东西,哎,哎。”

宣月宁转过身来道:“阿婆又如何知晓,我们没有东西可当?阿婆在这里等一会儿吧,当完东西,就给您钱。”

老婆子烦躁地走了几步,对上宣月宁沉静的小脸,也不知怎的,开口道:“你当真有东西典当?小娘子你可要想清楚骗我老婆子的下场!”

宣月宁微微仰视着老婆子,知道她这是动摇了,拉不到孩子去卖,能收到钱也是极好的,当下说道:“阿婆,我不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骗你,阿婆若不放心,不如叫人跟着我们家两个孩子。”

顺便也保护一下两个孩子的安全。

最后一句她没讲出来,老婆子舔舔嘴唇,指着门外的彪形大汉,“你们两个,跟着他们一道去,看紧点,别让他们跑了。”

说完话,她转过头来看宣月宁,刚才她带来阴影还留在心里,三月草长莺飞,天气凉爽,她却出了一身的汗,结合那肥硕的身体,宣月宁别过了头。

不一会儿,两个孩子就气喘吁吁地从人群中挤了进来,齐齐扑到她腿上,却克制着力气没撞她。

“阿姊,我们回来了!”

从长安往越州来这一路,他们典当了不少东西维持生计,孩子们已是轻车熟路,一个给她典当的单据,一个给她钱。

被他们这一扑,宣月宁身上格格不入的疏离感一下褪去了,整个人暖融融的,揽住孩子们,手里拿着鼓囊囊的钱袋,她心里终是有了底。

打开钱袋一看,她便知晓他们两个孩子没有被骗,里面是五百文铜钱和一张飞票,这五百文想来是两个孩子特意要的。

她无力走到老婆子那去,便从钱袋中拿住二百文让裴景昭给她送去。

见她真典当了东西,拿出铜钱,围观的人齐齐吸了口气,一个个瞧她手里的钱袋都眼冒绿光。

那老婆子接过铜钱,一个一个数着,正正好好二百文。

“阿婆,这钱可对?”

老婆子难看的脸上多了点热乎气,摩擦着这些钱,珍宝似的放进自己的钱袋中,“对的对的,小娘子要是早给钱,也就没那么多误会了,你瞧把两孩子给吓的。”

宣月宁没有反驳是老婆子一进门就要抵孩子,而是特意说道:“那我们房租付了,是不是可以住到这个月末?”

她话里暗示自己不会搬走,老婆子一张胖脸笑成菊花,“当,当然,小娘子是明白人,这全都是误会,老婆子我就是吓唬吓唬你们,哪能真要你们家孩子,下个月到日子我再来收房租。”

得到老婆子说下月再来,宣月宁才翘起自己的嘴角,“是呢,是误会,那,阿婆慢走。”

老婆子毫不留恋转头就走,这回走的比上次要快的多,生怕宣月宁再把她叫住。

她是有备而来,只是她没有通天眼,料不到她宣月宁巧在此时苏醒,不再是前世那个什么都不懂的闺阁女子,刚一露面便用官人身份打压她的气焰。

在她要走时,又将她叫了回来,典当了东西给她铜钱,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只能强行揭过此事,灰溜溜而去。

院子里本就不大,三两步老婆子就走到了门口,身后跟上了几个彪形大汉。

宣月宁彻底放下心来,她没有功夫整日提防老婆子,打一巴掌再给一甜枣,顺便再破坏破坏老婆子和背后使坏之人的关系,省的他们恼羞成怒,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阿姊你真厉害!但是我们偷偷把金锁当了,阿娘会生气吧?”两个孩子安全地窝在她的身边,得意的看着老婆子的背影,想到宣夫人,苦着一张小脸。

“不会,有阿姊在,阿姊会跟姑母说的。”

金锁?金锁啊……

宣月宁望着手里典当之后的票据,眨了下眼睛,一滴泪猝不及防掉了下来,她愣了一下,手指擦净那滴泪留下的痕迹,不经意抚过右眼下的小痣。

一滴泪足矣。

她没骗人,那锁,是她的。

是郑家为她打造的一个小金锁。

她和郑亦雪被抱错,宣父宣母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金锁,知道怀中的小婴儿不是他们的孩子,可他们也不知道她是谁家的孩子,便将她当做亲身孩子悉心教导,盼望着他们的孩子也能得到足够的宠爱。

将她养到五岁时,他们两个双双撒手人寰,临死前,将金锁连带着秘密告诉了宣夫人。

而宣夫人亦是将这个秘密压在心中,从未跟她吐露,跟她的父母一般,只在死前,告诉了裴寓衡。

裴寓衡这个傻子,做了和宣夫人一样的选择,他继承着裴家风骨,没有动过这金锁的半分念头。

直到郑家找上门来,他拿出被保存完好的金锁,替她和郑家相认,她才知道,竟然还有金锁这个金贵物件。

明明,明明当时条件那般恶劣,他们两个人就连活着都已经费劲心力,将它当了,能帮他们不少忙。

而她甚至跟他没有任何血缘,可他却不曾抛下她,时至今日她都记得,他站在门口望着她马车远去的孤单背影,背后的天是从没见过的蓝。

不止裴寓衡,包括姑母和宣父宣母,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保留金锁,将她交到亲生父母手中,认为这对她而言是最好的,她会获得父母宠爱,不会同他们吃苦受累。

心倏地缺了一块。

可能郑家会那般对她,是谁都没有料到的,现在想来,她死死抓住郑家宛如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除了不甘心,也是想抓住,裴寓衡他们小心呵护为她打造的“家”。

郑家同他们相比,不,郑家不配和他们比!

能够表明身份的金锁一旦死当出去,再无可以证明她是郑家女的东西了,若不是老婆子逼的紧,她一定会将那金锁给融了。

她摸了摸裴景骥的发,裴景昭不乐意了,绕了一圈挤走裴景骥,她也摸了摸裴景昭的头。

真心实意地笑了笑。

今生,她宣月宁与郑家再无瓜葛。

她,姓宣!

赖定在裴家,偿还一世恩情。

“因何都聚在吾家门口?”

“裴,裴郎?裴郎回来了!”

呼啦,挤得嘟嘟囔囔的门口一下子空了起来,围观的人们一哄而散,就连老婆子都带着彪形大汉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街口。

裴寓衡出现在门外,一身青色暗竹绣纹宽袖大袍,神姿郎彻,如诗中月华,盈盈如水,见之莹然。

春华秋实,时光荏苒,那开合的红唇,一如记忆中妖艳。

心里缺失的地方,一下就被填满了。

小说《重生成病娇心尖宠》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