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蚀骨帝王欢

蚀骨帝王欢小说

蚀骨帝王欢

作者:漓江渔者 分类:古代  时间:2020-09-17

乐无霜齐晟渊小说的名字是《蚀骨帝王欢》,提供乐无霜齐晟渊小说全文阅读。乐无霜齐晟渊小说节选:父王对她的监视无处不在,当初也只有和她断的干干净净才能护她周全。三年牢狱已是父王最大退让,若不是齐晟渊从中周旋,早在三年前她就会被寻个由头杀死。,“这样有失君子风范,看爹爹给你带回了什么。”乐清文见到乐无悔这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颗心差点就疼死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蚀骨帝王欢》,作者漓江渔者,欢迎阅读~

门房小厮见有人站立在外,便走了出来,一看是个满身臭气熏天的叫花子,就立即皱起眉恶声恶气的开口:

“滚滚滚,哪来的叫花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地方不是你个叫花子能来的,快滚快滚!”。

看了那小厮一眼,她不认识,是了,三年未回的乐府。

她这堂堂大理寺少卿嫡女的身份都能变,还有什么是不能变的。

而现在乐府一个小小的门房小厮被换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住口,乐府大小姐岂是你一个小小门房可以训斥!”

此时,一位朱钗满头,全身绫罗的妇人从门内走了出来。

同时后面亦跟出来一位眉目清秀行为却很跳脱的女子。

三年未见,她却还是能从其女子的眉眼间看出,这正是当年一直追在她身后跑的那个云姨娘之女乐无忧。

乐无忧小她两岁,年方十四,只是此时的乐无忧已不再是那个整日里跟在她身后跑的小尾巴,而摇身变成这乐府里的嫡小姐。

见云氏呵斥,这小厮愣了一下,随即眼珠咕噜一转,似想到什么。

忙堆起笑脸对乐无霜恭敬开口:“请大小姐恕罪,小人是新来的不识大小姐还请大小姐恕罪。”

这句话说得恭敬无比,看来云氏掌管府中一切事宜后,将这些下人调教的很好。

说完这句,小厮便不着痕迹的退到一边。

而云氏则开口了,言语中似有掩不住的惊喜:

“知道霜儿你今日回来,没想到这么快,老爷早朝还未归,我刚打算和忧儿出门去迎你,这霜儿你就回来了!”

“多年未见,云姨娘是越活越年轻了!”

乐无霜颊边梨涡加深,状似无意的打了声招呼。

此话一出,却见云氏和乐无忧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到底还是云氏开了口:

“霜儿有所不知,你不是一向和我亲近吗,如今好了,霜儿也可以如同忧儿般唤我一声母亲了。”

乐无霜却佯装不解,挑眉询问:“哦?这是为何?”

“你不知实属正常,那么便让我来告诉你好了”,这时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乐无忧很似得意起来。

“在你被下入牢狱后不久,母亲便被父亲给抬作了夫人,如今母亲已是府里正经的当家主母,你唤一声母亲无可厚非。”

乐无忧说这话时,眸子里有高傲与得意闪过。

而乐无霜却是笑容加深,语气温和:

“如此甚好,霜儿还未恭喜母亲,那霜儿在此就先恭喜母亲了!”

当家主母,一家主母是那么好做的?

恭喜之余,乐无霜嘴角也翘了下,她是知道云氏的最后下场的,真真是好不凄惨。

当然,这也怪她云氏自己作死怨不得他人。

云氏是小门小户出身,母家在京都布衣巷中过活。

前世云氏起初在作为父亲姨娘时是真的很谨小慎微,谨慎的仿若府里就没有这个人。

要说转变应是从被抬上这乐府夫人后开始。

变得自私自利、心思狠辣,却也将诺大的乐府给掏成了一个空壳。

至于那些钱财倒是都贴了那个怎么扶都扶不起墙来的娘家人,呵,娘家人?!

当初她生母随身陪嫁过来的那些嫁妆也是这么被挥霍了一空。

真是可惜了,堂堂一个大理寺少卿府里居然会入不敷出。

甚至一度连小厮婢女的银钱都发不出,实乃可笑至极!

想到此,她眼内有狠厉闪过,全因为后来的乐府有钱了。

只因为这钱是来自定王齐晟渊的。

她乐无霜现世的身份是名医者,一个接受过严格训练后上岗的高医术医者。

不然也不会受到国家器重成为宇宙空间站里负责人员健康的先锋一员。

前世她至来到这世界后,曾经所学也没忘记,再结合这里的医术,她仅用三年时间便成就神医之名。

这对她来说无关紧要的身外之名,那些亲人不知,整个乐府不知,整个乐氏一族也不知。

包括曾经那个即将成为她夫君的齐晟渊也不知。

前世她出狱后,不再是当初那一心只迷恋定王齐晟渊的痴情人。

而是运用起自身所学大放光芒,力挽乐府颓势。

只因机缘巧合的救了齐晟渊。

后来齐晟渊正是看到了她很得外祖家看重及拥有一身高超的医术,才又再次来乐府提亲。

而她的这位好庶母以及那位好父亲竟都同意了。

她坐过牢狱不假,也一度成为京中那些贵妇娇女们的饭后谈资。

当数之不尽的嫁妆一抬抬被抬进乐府时,不知羡煞了多少那些曾嘲笑过她的人。

只可惜最后出嫁时她的那些陪嫁所剩无几,而抬进王府的竟然是一个个空木箱。

也是在那时她更成了京中笑话,但那时的她却觉得这些都无所谓。

金银珠宝、玉器财帛,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她根本就不在乎。

嘴长在别人身上,一人两人的嘴可以堵。

然整个京都乃至整个天下的嘴怎么堵,悠悠众口难堵。

她不在乎,谁叫她又死灰复燃的爱上了那个人。

最后结局,还当真应了那句天作孽犹可赎自作孽不可活!

纵观如今云氏已掌管府里中馈三年。

照前世乐府的时间看,此刻府中银钱也还能撑上一段时日。

只是她从牢里醒悟的太晚,且一开始也不知晓那些事,现在想再盲羊补牢挽回些母亲的嫁妆已于事无补。

看目前情形,她娘亲的嫁妆也已所剩无几。

只是这世云氏若还想如同上世那般打着将她送进定王府里换取高额聘礼的想法,怕是无法如愿。

“都是自家人,什么恭喜不恭喜的,霜儿你的院子我早早就命人收拾了出来,你这三年里受苦了,母亲光想着就心里疼”。

“如今好了,霜儿你回来了,也算是母亲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翡翠!大小姐刚从牢里出来,身体疲累的很,快些送大小姐回临霜院里休息。”

云氏说着不经意间用帕子按了按鼻翼,而后向身后那个叫翡翠的丫鬟吩咐。

复又拿开手帕转头面向乐无霜温和道:

“临霜院里如今只有洒扫搬物等几个粗使丫鬟,午后已让牙行里的人专门带了些聪明伶俐的丫鬟过府,到时霜儿你再挑些合心的。”

说着又不经意的用帕子按了按鼻翼,而一旁的乐无忧则满脸嫌弃的早就闪到云氏身后几步开外处。

见此,乐无霜不觉有何不妥,只是温柔有礼的对着云氏开口:“劳烦母亲费心,如此无霜便先行离开。”

说完便侧了侧身,不待云氏开口再说什么,就往临霜院方向走去。

见她离开,这时身在云氏后面几步开处的乐无忧才来到云氏身旁开口:

“娘亲,你还让她回来干什么,这是让整个乐府里的姑娘都受她这污名连累!”。

“我看还不如直接找个庵子让她住进去得了,何必做那些麻烦事?”

说着便见乐无忧挽起云氏的衣袖撒起娇来。

“忧儿慎言,要知这府里可不是就住着我们大房一家,还住着你二伯三伯两家。”

“有些事做多了反而不美,继母难为,母亲心中都有数”。

“你不是说这府里的姑娘会受这污名连累吗?勿急,府里可也不止你一个姑娘不是吗!”。

云氏说着,眼神便眯虚起来,显然似打着什么主意。

而乐无忧不知自己母亲在想什么,但看自己母亲这神情似乎已有打算。

因此她只管静坐一旁看着这出好戏就行了。

小说《蚀骨帝王欢》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