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帝女途

帝女途小说

帝女途

作者:彼岸花主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7-15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古言宫斗《帝女途》全本阅读,帝女途是彼岸花主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曼罗云池,主要内容:听风听雨看了一眼曼罗,见她点头便也鞠躬退出。有一段时间,房间里只剩下曼罗和祁渊。曼罗心思百转,看着祁渊,莫名的心里竟有一丝愧疚,他是婧国的三皇子,前世虽然也回到了婧国夺得帝位,但在天下之争中却被云池算计丢掉了江山,落得了逃入空门的下场…,此时方倾涵也赶到了,眼中分明是懊恼,脸上却是担忧,“师妹如何了?”她自己跳下马车而去,方才那样危险的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帝女途》,作者彼岸花主,欢迎阅读~

祁渊走后,清风阁内便只剩下了曼罗一人,钝痛当即袭来,她伸手紧紧揪住胸前衣襟,心口疼的无以复加,她想痛哭一场,可夜深人静她的声音必定会惊动许多人,她不能哭可也无法忘记云池和孟清茹带给她的伤害,她的宁儿才刚刚六岁,六岁啊,就被孟清茹狠心让人溺死在池子里,最可恨的就是云池了,那个冷血无情连痴情蛊都不能让他动情的混蛋,不仅纵容孟清茹杀了自己的儿子!竟然还是覆灭曼国的罪魁祸首!

那时曼国灭亡,云池帮她杀了周素,她对他几乎是感恩戴德,事事都顺从他,他病了她衣不解带的在旁伺候,他出征她以女子之身随侍在侧,用自己的医术拯救受伤的将士,甚至在危险来临时以血肉之躯为他阻挡,她为他生为他死,生怕自己做的不好失了他的欢心,更是用她曼国帝姬的身份将覆亡曼国并到云国的版图内,在他面前她将自己低至尘埃,却努力辅助他登上天下帝位……最后才知道那不过是他的倾心算计,那不过他的一场利用!

曼罗惨然一笑,那个时候可真是傻啊,怎么就没往他身上怀疑呢?

前世种种,如今想来,竟恍若隔世……也确实隔世了,她不再是那个软弱可欺好蒙好骗的曼罗了,她是曼国的公主,即便不受父皇疼爱,现在还只是个外放的公主,她也要用自己的行动书写出不一样的历史,她要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全都匍匐在她的脚下,接受她的惩罚!

翌日清晨,还未及去向师父问安,大师姐方倾涵便来了她的房里,见曼罗已经起床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就被她掩去。她轻移莲步走到曼罗跟前,面有担忧道:“七师妹,可是全好了?”

曼罗面上尽是笑意,“师姐来了,我已无碍,正要去向师父问安呢。”

“那刚巧,我也正要去向师父问安,一起去吧!”

曼罗点点头,吩咐听风取来狐裘披风,已是数九寒冬的天了,穿的再厚她也觉得冷。

六年前的寒冬她突然患上天花,未及太医施药医治就被父皇一道圣旨送出皇宫,当时病的快要死了,幸好遇上师父倾力相救才捡回了一条命。从那以后,每到冬天她都觉得十分寒冷,也不知是身体冷还是心里冷!

也正因如此,当年师父问她学武还是学医的时候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学医,父皇的冷漠让她心寒,只要她懂医术,至少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一路上曼罗都不曾主动开口和方倾涵说话,以前她被方倾涵那种尊师重道、爱护师弟师妹的表象欺骗,以为她是真的爱护她,若不是有楚青衣和祁渊维护她,她都不知死在方倾涵手中几回了。

方倾涵见她不似往日那样与她亲厚说话,心里不由怀疑,难道前日她用内力推曼罗如水,被她察觉到了?这怎么可能呢,那日她做的很严谨,周旁都没有人,她又是用内力逼得曼罗自己脚滑跌入池中的……

“师妹今日倒越发安静了,可是身子还未好透彻?”

心虚了么?曼罗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方倾涵,淡淡一笑:“那日跌入池中太过突然,受了惊吓,眼下还有些心思不宁,劳烦师姐挂心了。”

自己研习医理身子骨却是这样孱弱,说出去还真是丢人!方倾涵收起脸上的不屑,试探着问道:“那日我就在你身旁,不过眨眼的功夫你怎么就跌入池中了呢?”她顿了顿,看了一眼曼罗的脸色,见并无异样才继续道:“说来也怪我,我在你身旁,也没来得及拉住你……”

“师姐!”曼罗脸上挂着淡笑,“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了脚,怎么能怪师姐呢,那日若非师姐施救及时,我恐怕就溺死在池子里了。”

方倾涵至此才确信曼罗是真的没有丝毫察觉,便也放下心来。她笑的和婉,“师妹无碍便好,你是咱们师兄妹中最小的,我们理应多多爱护你。”

曼罗没有再吭声,脸上始终平静如水,没有半点异色。

入了临渊阁,便见几位师兄师姐已经在等候师父了,二师姐杨静璇见曼罗来了便嬉笑着跑过来,先对方倾涵微微倾了倾身算是见礼,然后便拉着曼罗问道:“师妹,你可算是好了,你昏睡的两日我可担心死了。”

二师姐杨静璇,是个毫无心机的人,生性活泼洒爽,后来也被方倾涵害死了,在这凤翔山也是真心待她的一个。也算是这凤翔山最特殊的一个,她原是选择学武的,可是见着血就晕,师父无奈便又教她学医,因着晕血她也不敢瞧伤病,武术和医术学的都不怎么样,可人却是出奇的快乐,好像这世间没有什么烦心事儿一般,但也正是这般性情,使她丢了性命。

曼罗握着她的手,感激道:“我昏睡的那两日,多亏了二师姐为我下方开药。”

杨静璇嘿嘿一笑,刚要再说什么,却听到师父身边的墨竹姑姑通报师父来了。曼罗便拉着杨静璇的手往殿内走,三师兄和五师兄正站在殿前。

她的视线不经意间落在殿前那个白衣胜雪的男子身上,那人墨发玉冠,不浓不淡的剑眉下时一双仿佛能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此刻温润如沐春风,他迎风而立,双手背在身后,衣袂在风中飘扬,像是入了画一般。他脸上总挂着温和淡定的笑容,浑身散发着高贵儒雅之气,怎么看都像是个无害的人。这人正是她的五师兄祁渊——璟国的三皇子!她知道,身处皇权漩涡,他断不是那无害之人。

“三师兄,五师兄。”

祁渊伸手帮她拢了拢狐裘,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外面风大,快些进去吧。”

楚青衣看了一眼方倾涵,又看了一眼曼罗,也说道:“七儿,快进去,别再着了凉。”

曼罗淡淡点头,随大师姐、二师姐一同进了大殿,祁渊和楚青衣跟在她们身后进去。

他们师姐弟、师兄妹七人,不是三国皇族、就是世族豪门、再不然就是富贾大家,总之不是有权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同时也都是被家族抛弃的孩子!

两年前他们一同下山执行任务时四师姐不幸身亡,当时师父沉着脸色一言不发,后来还下山去了好几日,回来的时候面色还很难看,那是曼罗第一次见师父生气。后来,她才知晓,四师姐是曼国大将军的庶女,被大夫人嫁祸,母女都被赶出将军府,到后来竟是母女俱亡……

韩筱依一身蓝色长袍端坐于高位之上,凤眸淡扫下面诸位弟子,原本七位徒弟,老四已经死了,老六眼下也回了云国,现在只有五位徒弟在这山中,前几日又发生了曼罗失足落水之事……她一直以为兵不在多而在于精,徒弟也不需要多,只要个个都是利箭就成,这几个徒弟可是再不能有半点闪失,只要有他们在,她便能让这天下不宁!

曼罗他们行了礼便静静站在一旁,听候师父吩咐。

韩筱依素指轻动便有一根红线绕到曼罗腕上,不过须臾便又撤回,她微微点头,只是轻微风寒,已无大碍了。

“为师今日将你们都召来,实是有要事吩咐,近些日子声誉鹊起的星罗阁想必你们也都听说了,原本以为这星罗阁也是个遵从江湖道义的组织,没想到也是个不干人事的,竟然劫了璟国发放到沧州的赈灾粮食,为师想问问你们谁愿意去将那赈灾粮食要回来送去沧州,好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说着她侧头看了一眼祁渊,璟国可是他的母国,虽然母国舍弃了他,可是她更希望他去,毕竟这是在为他积攒声誉,为他以后重回璟国皇宫做打算。

祁渊见师父的视线投向自己,便知师父的意思了,他脸上笑意依旧,从容地看向韩筱依,刚要开口应承下来,就听见方倾涵上前一步率先应承下来,“师父,此番便由我去吧!”

韩筱依看了看方倾涵,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驳道:“那星罗阁究竟是怎样一个组织我们都还不甚清楚,为师以为此番由男弟子去为好。”

曼罗心道,果然如祁渊所言,师父想要派他前去要粮。

方倾涵犹不放弃,再言道:“师父,沧州雪灾,民不聊生,恐有疫病发生,我以为可由三师弟或者五师弟去星罗阁要粮,小师妹医术精湛可为沧州百姓布医施药,我和小师妹即刻赶赴沧州,师父以为如何?”

祁渊眉梢微扬,没想到方倾涵竟然将曼罗也牵扯了进来,不由看向曼罗,但见她面色平静,心中微讶,确实是不同了,不过昏睡两日她竟让人有些看不懂了……

韩筱依点头,这样也算周虑,眼下他们多做一件善事,将来他们便都多一分争权夺势的筹码,遂看向曼罗,“七儿,你身子能否下山?”

曼罗心中苦笑,她明知方倾涵带她下山定是没安好心却也不能拒绝,师父方才已然为她悬丝诊脉过了,只是轻微风寒,若说身体不适师父定然不满,若是去了定是凶多吉少,这还真是个难题啊。

众人见她不答话,皆疑惑地看向她,楚青衣见她眉间似有愁容,心里一疼,上前一步说道:“师父,七儿从小身子就不好,又素来怕冷,不如让二师姐和大师姐一同去吧?”

曼罗感激地看了一眼楚青衣,淡淡一笑,“多谢三师兄挂心了,区区风寒,不打紧的,若说我怕冷,那些正身处雪灾的百姓们更是觉得寒冷,我方才只是在想,若是能为沧州百姓再送些衣物避寒就好了。”

“这件事情为师自有打算。”韩筱依说着看向祁渊,“就依倾涵所言,老五你去星罗阁要粮,老大和七儿径直去往沧州!”

小说《帝女途》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