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大明伪君子

大明伪君子小说

大明伪君子

作者:南墙的那头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7-15

方唐镜方小二小说叫什么,这里提供《大明伪君子》全文阅读,小说大明伪君子讲述的是方唐镜方小二之间的故事,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听到这“好梦中杀人”的典故,老族长猛地瞪大眼盯着方唐镜,脑子里电光流转,瞬间便联想到方唐镜这些日前后的种种反差,可不就跟“脑疾患者”“梦中杀人”有几分相似么!“这么说你殴打侯府公子的事......不是见义勇为,而是那啥发作?”老族长脑补种种可怕的情节之后,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士农工商,难怪商要排在最后,商人为了银子,什么下作事都做得出,面前这庞掌柜便是活生生的典型,还做得如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大明伪君子》,作者南墙的那头,欢迎阅读~

第二天清晨,将养好七八分的方唐镜走出家门。

整晚胡思乱想,足以认清,穿越这种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事实,铁一般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站在门前的小土坡上,远晀这美丽壮阔的,大明成化十四年的江南早春。

朝霞烂漫,照得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更加的绚烂多姿。

飘雪般的绿柳,半开的桃花,如黛的远山,倒映的湖水。

采花姑娘在地里曼声而歌:

“江南可采莲.莲子何甜甜,鱼戏莲叶间,柳荫拂过脸,脚儿小又纤......”

柔柔的歌声,绮妮的词句,充满了轻柔的诱惑之意。

这是不是一个多情的少女,正在用歌声喑示,少年人胆子要大些?

方唐镜在心里叹了口气。

现在正是春天.他今年才十七岁,正是最容易动心的年纪。

十七岁的读书人,哪怕已经潦倒,可毕竟曾有功名,不但识文断字,人又长得俊俏无比。

这样的独身少年在十里八乡简直奇货可居,打着灯笼都难找。

方唐镜却连看都没有去看远处采花的小姑娘—眼,他此时的心情异常复杂。

无比落寞的抬头望天,忍不住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没有手机,没有游戏,没有网络,没有外卖,什么都没有......”

即来之则安之,方唐镜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叹气了!

再叹气,就未免太对不起自己这张英俊到没朋友的脸了。

这次死来死去都没死成,功名被革又被刘家退婚,又饿了一夜之后......

方唐镜总算认清现状,这个家已经一文不名,再不出去找生活,真的会饿死人的!

不过方唐镜并不是太担心自己会饿死,成化朝有一个特点,就是地震特别多。

地震被视为上天之怒,每一次地震都会影响深远,改变无数人的命运。

甚至是当今皇太子,下一任的皇帝的命运也是因为地震才得以保全。

若是自己穿越前看的史料没错的话,此时已经发生了一场波及数省的大地震。

只不过震中远在数千里之外,消息暂时还没有传到自己所在的松江府罢了。

这场地震先是从陕西开始,西安,凤阳,凤翔同日地震。

史载“震声如雷,尘灰蔽天,城无完市,人畜死伤无数,余震十数日不绝......”。

接着便是二次地震,以咸宁,泾阳为震中,十数村镇倒塌得如同平地,不知压死多少人。

余震数日之后便波及到九江,连松江府也被余震波及。

不过余震并不是很强,只使得桥梁道路断绝无数,并没有死伤什么人,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等天灾谁也无能为力,方唐镜也无可奈何,就算自己说出去也没人理会。

毕竟松江相距震中千里之遥,在灾祸没有发生之前说这话,人家只会当他是疯子,

现在第二次地震还没有爆发最后一波,还没有波及到松江府,算算时间,也就这两天了。

不能改变历史的轨迹,却不妨碍方唐镜借这快人一步的消息,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

当此时,江南纺织业发达,利润也高得惊人,尤其是海外贸易对于布匹的需求无比巨大。

朝廷的海禁之策在巨额的利润面前形成虚设,无数豪强巨富都有私人船队出海。

松江府历来是产布匹大户,松江布乃是远销海内外的知名品牌,占出口的三成以上。

此时方唐镜只需要在地震前囤积大量的布匹、生丝棉纱之类的生产资料。

一旦地震发生,不但道路受阻,便是连产量和原料都会大量减产。

这些货物必将是数倍乃至十数倍的暴涨啊!

方唐镜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快的弄来大量资金,就算坑蒙拐骗也在所不惜。

正是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

当然,除了这些迫在眉睫的事外,方唐镜想得更多的还是以后。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嘛。

现在是成化十四年,当今天子在历史上也算是第一个开启了宅男模式的皇帝了吧。

本人毫无责任心也就罢了,身边除了围绕着权阉,宠妃,太后,外戚这些正统的乱政之主,还有和尚道士这些非主流乱政高人,乌烟瘴气。

朝廷由“纸糊三阁老,泥朔六尚书”把持,名臣正人大多贬谪到地方。

又有西厂,东厂,锦衣卫横行不法,京城,成了深不见底的漩涡。

好在宅男皇帝并不喜杀大臣,地方正因这些被贬的正人维持,相对政通人和,稳定平和。

以方唐镜的想法,只要运作得当,避开京城这个绞肉机,想要混成个数钱数到手软的土豪,外加混一顶不大不小的官帽,难度相对应该不大......吧?

比如说,宁王还在准备造反状态,等着自己去换个侯当当吧?

北边还有鞑靼人的外患可以让自己建功立业吧?

江南初萌的资本主义可以让自己发家致富吧?

海禁什么的可以考虑走私吧......

想到这里,方唐镜甚至有些激动,如此看来,这还是一个建功立业的好时代啊。

上一辈子因为考博的需要,很是花了数年心血钻研明史。

不但对三百三十二卷的明史了解甚深,两百七十多卷的《太祖皇实录》也能掌上观纹,了若指掌。

便是关于这个时代的院试,会试的试题,以及这江南诸多地方的地方志,相当多一部份自己也都记得七七八八,说句难听的话,金榜题名便如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

这样想着,来到这个时代,似乎也并不坏。

在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时候还能有如此远大志向,连方唐镜都佩服自己......心,真的很大。

努力是不会撒谎的,虽然不一定会成功,但至少老了以后能有一个自我安慰的借口:

“没有努力过,你都不知道什么是绝望。”

作为一个穿越者,搞搞发明什么的当然不在话下。

飞机坦克驱逐舰这些可能有点不靠谱,但是报纸内裤卫生巾之类的应该很合理吧......

现在缺的就是一个契机而已!

所以,还是要走出去,外面的天地何其广阔,有大把的肥羊等着他去收割。

大明王朝讲究士农工商,既然功名暂时没了指望,那么就先老老实实的朝着发家致富这个目标努力好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到了那时,功名利禄也便水到渠成了。

什么淡泊名利都是扯蛋,一个人若是没有了名利,怎么淡泊得起来!

这丢失的秀才身份无论如何也是要夺将回来的!

开什么玩笑,士农工商,士字排在最前面,堂堂一等公民不做,岂有去做贱民的道理。

说实在话,方唐镜有很多赚钱的点子,但前提都需要有一个拿得出手的身份。

秀才乃是士大夫阶层的最基本单位,无数人十数年寒窗苦读,所为还不是这么个身份?

既然是属于自己的,怎么可以舍弃呢?

当然,为了这个身份,就必须走出去,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从更现实的角度来说,既然前身是被“鸠杀”,自己现在“复活”,幕后黑手也没有放过自己的道理,所以,只有走出去,抱上够粗的大腿,小命才有保障啊!

窝在这么个小村庄里能有多大出息,再说,这些穷鬼村民也没什么油水可捞。

我方唐镜要赚就赚大的,就赚那些地主老财,达官贵人们的钱,要替天行道,发大财,当大官,白富美,我全都要......

大明,我来了!

想到激昂处,方唐镜不由得从袖子里取出一面小铜镜,深深的凝视着里面那张盛世美颜。

没有个家财万贯,妻妾成群,怎么对得起这张脸呢?

在大明,靠脸吃饭绝对不是笑话,乃是绝对的政治正确。

若要论以貌取人,大明在历朝历代中若是自谦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这是从太祖高皇帝就有的,当仁不让的优良传统。

洪武四年,国朝首次会试,山西壶关人郭翀高中殿试第一,就因为相貌平平,不如才气平平的吴伯宗长相“丰神俊秀”,于是太祖皇帝大笔一挥,将吴伯宗列为状元。

到了建文二年,同样的戏码再次发生,殿试第一的王艮实在长得太丑,建文皇帝朱允文左看右看都看这货不顺眼,索性直接将仪表堂堂的胡广定为状元。

如此事例数不胜数,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吏部各司选官同样如此,若是长得獐头鼠目,不好意思,好官先让那些相貌堂堂的人做了再说,你这样的人有碍大明天国的市容国体,往最偏僻的地方挪挪,眼不见为净。

所以,大明就是一个看脸的朝代啊,有一张出众的脸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都说“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现在上天把自己孤零零地扔在这大明朝,这张脸就是补偿了吧?

虽然比上一世差了那么一丢丢,可在这大明成化年间,也算得上是花见花开,力压潘安宋玉柳下惠了吧?

看着看看,方唐镜不由有些呆了,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这张脸不但帅,而且白得出奇,更要命的是还有一种能让少女尖叫的忧郁气质。

怪不得那采花姑娘的歌声里,总觉得透着那么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那啥味道。

此时若是出一个大明自恋排行榜,也许还可以叫“不要脸”排行榜,方唐镜绝对是状元,那些史书留名的奸佞也要掩面拜服。

“咕噜”,肚子相当不给面子的把他拉回到现实中来。

好吧,任谁饿了一天一夜上脸色都会白得出奇,尤其是在灌洗肠胃之后,饿伤了气质都不免忧郁的。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下一顿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虽说秀色可餐,但是,帅,真的是不能当饭吃的!至少现在不能!

方唐镜恋恋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又一眼......

“咳,咳......”

身后极不合时宜的传来一道破风箱般的咳嗽,打断了方唐镜的关于家国与脸的深深情怀。

方唐镜一惊,连忙收回铜镜,回头一看,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出现在眼前。

这老家伙怎么来了?

小说《大明伪君子》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