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

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小说

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

作者:冬菇面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7-11

这里提供穆红衣宋之言小说《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全文完整章节,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穆红衣小说节选:‘陛下,让我来抚琴,怎么样?’还是放心不下穆红衣,宋子义“腾”了一下。「不愧是年轻人,那就一起去。」看到这样令人愉快的一幕,皇帝心情很好,挥手示意宋子义也上台。,不出所料,是岳轻鸢跟上来了。真是一点让自己舒服的机会都不给,穆红衣停下来叹了口气,无奈转身:“鸢姐姐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作者冬菇面,欢迎阅读~

萧玦身后的侍卫狠狠地一哆嗦,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晋王今天不在场,他们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左右只是两个奴才,就算晋王事后知道,也不会和镇北军少讲多做计较……

萧玦脸色铁青,可一想到整整三十万所向披靡的镇北军,又憋着气装出温柔的神色:“红衣,我知道你心里有气,我不是故意来晚的,实在是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太晚……”

“晋王不必客气,此次晋王能前来搭救,已是末将之幸,幸而我未婚夫君还算有几分本事,最终能护得末将的周全。”

穆红衣抬手制止了他的话,扶着已经穿戴好出了军帐的宋之言,轻声道:“怎么不在里面好好休息,出来作甚?”

“此次实在是事出匆忙,是我失了礼数,我想前去同穆将军赔个礼。”宋之言面色沉静,看着穆红衣的眼神温润,却还是克制地和她保持着几分距离。

穆红衣越看宋之言越觉得喜欢,刻意又靠近了一点:“你我本有婚约在身,不拘于那些俗礼,我带你去见我父帅,他若是看见你来,肯定很高兴。”

萧玦看着相携而去的一对男女,咬牙暗恨,不过是个家道中落的侯府世子,居然敢来多事!

“圣旨到——”

穆红衣拉着宋之言还没走到主帐,一个捧着明黄色卷轴的小黄门便带着一众阵仗到了军营门口,穆戎韬只来得及匆匆朝宋之言微微点头,便带着军营中的人前去营前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北将军还朝之际突遇敌袭,皇恩浩荡,特派宫中御医前来为镇北将军和晋王爷诊断……”

穆红衣冷笑,镇北军在沙场征战没丢了性命,却在得胜还朝的途中被自己人给暗算了,虽然是晋王布的一场局,想要将她逼至孤立无援的地步再来个英雄救美,笼络她的芳心,可这其中到底有没有皇上的推波助澜,还并未可知。

此事被晋王拿去四处宣扬,连闭门不出的宋之言都能得到消息,此时皇上若是不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似乎也说不过去。

穆戎韬和女儿对视了一眼,俯身谢恩领旨,突然当着全军的面沉声开口:“劳烦公公带个话,此次若不是有忠义候世子相救,我儿红衣危矣!臣已年迈,只想安享晚年,女儿长伴膝下,此次回京之后,希望皇上能够容臣辞去镇北将军一职。”

“将军!”

镇北军一众将士纷纷急了眼,却被穆戎韬抬手制止。

圣旨里绝口不提查找真凶的事,穆戎韬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此时若不趁机拿个乔,这事说不定能被有心人就这么给掀过去了。

“这——”小黄门尴尬地笑了笑:“此时干系重大,小人还需回禀了圣上,这就去传,这就去传……”

小黄门扔下带来的两个御医,几乎是同手同脚地甩开膀子跑了。

“穆三,一会御医给父帅和晋王诊完了,请他来给世子看看。”穆红衣匆匆交代了一句,便带着人前去查看士兵的上亡情况。

穆戎韬虽然中了埋伏,但所受不过是一点轻伤,晋王更是被一队铁骑护得连根头发丝都没掉,但奉旨前来看病,御医总不好让人觉得自己太没用,只得一人熬了一碗安神补血的汤药送过去,便跟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等着的穆三去了宋之言的帐中。

只是走到半路,就被之前对宋之言出言不逊的两个侍卫给拦住了。

一通忙活,穆红衣刚回到营帐歇脚,一个与军营格格不入的窈窕娉婷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红衣妹妹,我能进来吗?”

听到声音,穆红衣的手微微一顿,险些将手里的杯子捏碎,半晌之后才掩去眼中的恨意,起身去掀了帘子:“鸢姐姐?你怎么在此?”

岳轻鸢看到对方眼中的亲狎,心中微微一松,笑着拉着她的手坐下:“听到消息,便从家里偷偷跑了出来,要不是晋王让我假扮他的侍女,只怕还没出城就被我爹堵了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穆红衣点了点头,心中却冷笑,只怕假装的不是侍女,而是晋王的侍妾,两人一路勾勾搭搭的来的。

前世她嫌弃宋之言,在成婚三日前从家中逃出,溜进了晋王府,却被萧玦左哄右骗当了个妾,还以让岳轻鸢陪她护她为由,抬了岳轻鸢为正妃,结果这一护,就剥夺了她为人母亲的权利,最后还和萧玦狼狈为奸,陷害穆家满门忠良,自己却扶摇一跃成为六宫之首!

她这个好姐妹,也是个胸有谋略的呢!

“红衣,你一个女孩子家,昨夜怎可呆在宋公子帐中整整一夜?”岳轻鸢满脸写着不赞同,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像是担心她坏了名声一般小了几分:“忠义侯府早已败落,你却是有军功在身的镇北将军府嫡女,身份上早已不相配,而且你又不是不知,晋王一直属意于你,你如此这般,可是要放弃晋王了?”

穆红衣勾唇笑了笑,不答反问:“此次镇北军回朝的队伍左右不过三千余人,走的都是山路,怎么我前几日刚遣人跟姐姐报了平安,转头就险些送命?姐姐你看,这平安啊,果然不能随便报,说不定什么时候报着报着就不平安了。”

岳轻鸢心中大惊,一时间后背全被冷汗浸湿了,连忙打着哈哈:“妹妹瞎说什么?呸呸呸!这等晦气话以后可别再说了!”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说是闲聊,但也各有试探的心思,快一个时辰下来,各自却什么也没问出,岳轻鸢心中又慌,连忙寻了个理由匆匆离开。

夜幕低垂,萧玦在帐中急得来回踱步,过了许久,岳轻鸢掀了帘子走了进来,他立刻上前去,将人拉过坐在榻上:“怎么样?她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此番我倒是并未试探出什么,还望王爷赎罪。”岳轻鸢轻轻地攀着他的脖子,说是告罪,言语中却带着娇意。

萧玦的手无意识地在她的腰背上徘徊,眸中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回京后,你约她去寺庙上香。”

“知道了,王爷……”话音未落,一双红唇已经凑了过去。

和岳轻鸢一番姐姐妹妹的,穆红衣感觉有些恶心,心思却不自觉地飘到了宋之言的帐中,经历一世,她也不再是当初瞎了眼又扭捏的人,索性一掀帘子,朝宋之言的营帐走去。

只是还未近前,远远地就看到挑着火盆的木架上挂着一个破布一样的尸体,心下疑惑,不由快步走了过去。

小说《飒爽女将:这世子我要了》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