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

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小说

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

作者:谢知景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0

沈挽卿梁逸《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是由大神作者谢知景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沈挽卿梁逸小说精彩节选:瞧她沈挽卿还能笑到几时。二人拉着脸向镇国公府走去,丫鬟们忙得团团转,都络绎不绝。沈思琦压低声音问:“娘,我看沈挽卿似乎……已恢复了一点神智,是不是因为这些日子没有吃药了?”,当时她不放心梁逸,哭着恳求苏怀谦一同前去,希望他能护住梁逸。此战历经半年,终于凯旋而归,可苏怀谦回到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作者谢知景,欢迎阅读~

“小珠,你下去休息吧。”这一世,她要为小珠觅良缘,过幸福美满的一生。

小珠低头行礼,“是,小姐。”心底对于自家小姐的变化仍存疑惑。

以前小姐待她爱搭不理,动辄打骂,今日为何……

难道是大小姐又对小姐说了什么?

这般想着,小珠忍不住开口,“小姐,东房那边没有一个好人,您莫要再受蛊惑了。”

沈挽卿微微一笑,“我知道。”

“以前是我蠢笨,太过轻信于人,日后不会了。”

小珠有些惊讶,喜极而泣,赶忙低下头遮掩泛红的眼眶,“小姐想通就好,想通就好。”

“奴婢先行告退。”

透过窗柩,看到小珠蹲在树下抹眼泪,沈挽卿垂眸一笑,笑容中含着苦涩。

若不是死过一回,恐是也想不通吧。

就在这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频率急促,咚咚直响,“七小姐。”

“七小姐,该喝药了。”

沈挽卿凤眸幽深,划过一丝冷意,不紧不慢打开房门,面上带着纯良笑容,嘴角弯弯,“今儿这么大雪,吴嬷嬷还来给挽卿送药,真是辛苦嬷嬷了。”

吴嬷嬷大方脸皱起,趾高气昂道:“知道就好,赶紧喝了,我好回去交差。”

“小姐……”小珠站在吴嬷嬷身后,摇了摇头,神色担忧焦急。

沈挽卿垂眸扫了眼飘着水雾的药,黑乎乎的味道有些难闻,伸手端过,突然惊呼。

“哎呀好烫!”

下一秒碎裂声响起,药碗掉落地上,碎成渣,药汁四溅,染脏了衣裙。

吴嬷嬷脸色铁青,扬起手就想打沈挽卿,“你个贱蹄子,端个药都端不稳。”

小珠上前拦下,巴掌落在她脸上,留下五个血红的指印,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泪水在眼眶打转,“吴嬷嬷,小姐不是故意的。”

沈挽卿低垂着头,好似知错了,再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眸色转冷,捏紧指尖,再次抬头时,一脸害怕委屈。

“嬷嬷,太烫了……我不是故意的。”

吴嬷嬷看着外面愈下愈大的雪,咒骂了几句,转身撑伞离去了。

沈挽卿扶着小珠的肩膀,见她红肿的脸颊,有些心疼,“小珠,傻姑娘,下次别再挡了。”

小珠只含泪哽咽道:“小姐身子金贵,怎能让下人辱了去。”

沈挽卿自嘲一笑,“在这府中,只有你把我当主子。”

她生母是镇国公府的嫡小姐,年少嫁于沈天为正妻,多年未孕,沈天以此为由,抬了一任又一任妾室进府。

所幸,五年后,生下一女,不曾想在沈挽卿三岁时,突发病疾身亡。

一年后,沈天将木盈儿扶为正室,自此沈思琦成了众人眼中的嫡小姐。

“小姐,奴婢受点皮外伤没什么,只希望小姐……不要再受蛊惑了。”

沈挽卿轻声道:“不会了。”

“这药”小珠低头看着地上一片污渍。

“小珠为何不让我喝这药?”

小珠误以为她又怀疑自己,忙道:“小姐,东房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善心的,小姐明明没有病,可她硬是要让小姐喝药,不用想都知道不安好心。”

说着,声音低了下去,“尤其、尤其是小姐今年十二了,可却如三岁幼童纯真。”

说难听点,就是傻子。

沈挽卿艰难挤出一抹笑容,“是啊,喝了九年的毒药。”

致使人心智低弱的毒药。

前世沈思琦得意的笑声仿佛还在耳边,“沈挽卿,你还真是可怜,每天把毒药当补汤喝。”

在她嫁给梁逸后,许是断了药,心智慢慢恢复,可却亲眼看着苏家满门抄斩,方知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

前世,京城有人吟唱,丞相有七女痴傻,一心只为逸王,奈何蠢人哪能配谪仙,当是沈大配逸王。

在他们眼中,丞相府沈大小姐才配得上梁逸,可悲她当时被蒙蔽了双眼。

“小姐,那您”

沈挽卿摸了摸她的发顶,凤眸幽深莫测,“扮猪吃老虎,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嗯!”小珠重重点头,随后不知想起什么,“小姐,三日后是镇国公的六十大寿。”

自从夫人去世后,小姐就再没去过苏家,而苏家常年派人前来看望小姐,只是都被木氏以各种理由推辞了去。

有时候拦不住,木氏便会将小姐带去大小姐的院子,应付他们。

如今小姐想报仇,单靠只身一人很难,如果背后有镇国公府就不一样了。

沈挽卿却是眼眶一红,“小珠,听好。”

“我的仇人不单单是木盈儿,还有整个沈家,包括梁逸。”

她要把前世所承受的通通付诸于他们身上,哪怕是杀他们千万遍,也难以消除心头之恨。

“苏家,我不能把苏家牵扯进来,”沈挽卿嗓音沙哑,“我只要看着他们一世无忧就好了。”

前世苏家为她做了太多太多,今生,她会和苏家疏离关系,以免有心人利用。

小珠不明白她这满身伤意从何而来,更不清楚从未有过交集的逸王为何和小姐有仇怨。

但这些她都不会去问,她对小姐忠心就够了。

“小姐,奴婢明白。”

沈挽卿笑中带泪,“外祖父大寿,我自是要去,届时若外祖父他们问起什么,你只管报喜不报忧便是,莫要多说,知道吗?”

“奴婢知道了。”小珠点了点头。

“好了,去敷一敷吧。”

待小珠离去后,沈挽卿坐在梳妆台前,铜镜里的容貌模糊,但依稀看得出还未长开,带着稚嫩青涩,可眉眼间总是萦绕着一股郁气,那双凤眸不再澄澈,幽深如无底洞,无人可窥探。

东边院落,屋子宽敞明亮,木架上摆放着晶莹剔透的瓷器,中央点着火炉,木盈儿身上披着雪白的貂皮大氅,容貌娇艳,面颊红润,把玩着护甲。

听见脚步声,漫不经心瞥了眼,语气慵懒,“喝了?”

“回夫人,药碗被沈挽卿打碎了。”

闻言,木盈儿眼神骤然一冷,护甲划过衣袖,“打碎了,也就是没喝?”

吴嬷嬷战战兢兢,“那药只能做一碗…”

小说《在偏执王爷怀里撒个娇》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