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

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小说

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

作者:盐渍油梨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10

《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小说作者盐渍油梨,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是一本古言重生小说。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小说完本阅读:李云琰也不恼,云淡风轻:殿下要是想杀了我,今天白天就不会再来访了,现在更不会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了。她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变得严肃起来,凝视着顾申,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父亲,已经废太子元璟太子了,对吗?,先帝的决断也疑云重重。李云琰心中轻笑,看来不拿出点顾申不知道的,今日恐怕是真的不能善了。“殿下,您是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作者盐渍油梨,欢迎阅读~

什么?

王嬷嬷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耳畔响起一道严肃的声音。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抬头,见到是老爷,心下又是一惧,晕乎乎的脑袋瞬间清醒,瞧着屋子里乌泱泱的一堆人,王嬷嬷眼珠子转了转,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动作利索的跪在地上,脑袋砰砰的磕在地上,哭喊着,“老爷冤枉啊。”

“今日例行给夫人喂药,谁知大小姐平白跑了进来,还打了老奴,将那药碗打翻。”

“平日里任由大小姐百般刁难,老奴都无怨,老奴的伤是小,但大小姐血口喷人也是要讲证据的不是?”

李云琰淡漠的看着王嬷嬷的表演,嘲弄的勾了勾唇,泼脏水也要看她愿不愿意接才是。

“这倒是奇了,你是沈姨太太房里的人,怎么跑来嘉和居喂药了?还是在阖府都无人注意的时候?”李云琰冷笑一声,随即又顿了顿,有些讥讽,“爹爹,还有那药,大可以请大夫过来,一查便知!女儿若是冤枉了嬷嬷甘愿领罚,可若不是……”

李云琰笑意冰凉,“王嬷嬷是二姨娘的乳母,这毒害主母的事情,不知道谁是主谋啊?”

她话未说完,王嬷嬷惊惧的眼皮子直跳,紧张的攥着自己的手,这平日里嚣张惯了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口齿伶俐,逻辑如此清晰了?

“老爷!”

一道惊呼声传进前厅,二夫人沈氏带着下人,身旁还跟着李云瑾,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来。

沈氏一进来,那双美目已经通红,含着泪水看了看王嬷嬷,惊惶之色拿捏的恰到好处,悲切的哀声哭喊道:“老爷,我这乳母是犯了什么错事?竟被人打成这样?”

见李奎黑着脸不做声,李云琰又是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沈氏暗暗咬牙,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来人啊!还不赶紧将王嬷嬷抬下去,找个大夫治治伤口。”

想走?

见状,李云琰歪着脑袋笑了笑,“二夫人急什么,一点小伤口而已。”

说着又轻笑了一声,李云琰的语气里似乎带着调笑,“她是二夫人您的奶娘,做了什么事,难道不是该二夫人最清楚?”

“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呀?”沈氏收起了思绪,眼睫低垂,似乎还没缓过来,已然做出了一副委屈神色,“妾身在房中睡得安好,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若不是下人来找妾身,都不知道妾身掌家期间竟还有此事。”

李云琰冷笑,“是吗?”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看到王嬷嬷夜半出现在嘉和居,灌我母亲喝下一碗药,口中还念叨着什么,二夫人您会帮大夫人管教我,让她为了我的前程,喝下去。”

李云琰语气从容,却带着不容置疑的魄力,目光清泠,“二夫人倒是跟我说说,这碗药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嗯?”

感受到身侧男人的目光,沈氏捏了捏帕子,心中着实慌了一下。

老爷一向重视嫡庶,这件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了结······

定了定神,沈氏抬眸看向李云琰,语气隐隐带着委屈,“这药老爷也是知晓的。是给姐姐治身子的药,妾身恐嘉和居的奴婢不好好照拂,才让嬷嬷前去。”

说完,她又看向李奎,更添柔弱,泫然欲泣的道:“老爷,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诬陷妾身要毒害大夫人?如若这样,依妾身看,就将日常看诊的陈大夫请来,好好看看那药,还妾身一个清白!”

陈大夫可是她的人,有了陈大夫,李云琰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沈氏戏中思索着,目光定定的看着李云琰,嘴角冷不丁的扬起一抹讽刺,就这样的手段还敢跟她斗?

李奎目光沉沉,似乎在考虑可行性,半晌后缓缓道:“把府内的陈大夫请过来。”

“慢着。”李云琰挑了挑眉,忽而冲着沈氏微微一笑,“爹爹,女儿已经命人请了城中的蒋大夫。陈大夫女儿问过了,身体不适已然睡下,也不好再麻烦人家的。”

沈氏一愣,手指忍不住绞紧了帕子。

李云琰难道知道了?

如若不是知道陈大夫是她们的人,又怎么会提出换大夫?

“也好,请他过来检验。”李奎点头,似乎是察觉到什么,看向沈氏的目光带了些许的探究。

沈嫣抿着唇,捏着帕子不语。

此时反对,无异于是平添怀疑。

李云琰冷笑,这府中的陈大夫怕是早就跟沈氏母女俩蛇鼠一窝了,重来一回,她怎么可能再犯傻。

蒋大夫由耿二带过来,已经候了多时,他上前小心的接过碗的碎片,闻了闻上头药汤残留的气息,半晌后摇头皱眉。

“这药汤中放了两味药材,一味是桂枝,另一味乃是王不留行。这二者,前者乃是温补气血,可遇上后者这等疏通气血的药物,不但没有进益,反倒更使病症加重!夫人最近又偶有咳血症状,有无法凝结气血,呈两亏之现象,怎好再喝此等疏通气血的药呢?”

李奎死死的皱着眉头,沉声问道:“你确定?”

“老朽不敢说谎!即使大人再叫多少大夫来,都是一样的!”

李云琰微微一笑,淡漠的看向沈氏,“二夫人,事已至此,您还有什么好说的?”

“大姐姐别信口雌黄!我娘一直在积珍阁陪着我,何时去毒害大太太了!再说了,若真要有个凶手,那也是王嬷嬷!”

跪在沈氏身后的李云瑾突然说话,她是李府的三小姐,也是李云琰深恨的人。

李云琰将目光分了一点在李云瑾的身上,意味不明的笑了。

如今她重生到十四岁,这会儿的李云瑾也不过是十三岁上下,一张娇美的面容此时微有怒意的看着她。

好啊,她今天本来只想收拾了沈氏的,没想到李云瑾自己要撞上来,看来怪不得自己了。

前世的时候,她常因为性格刚硬惹李奎不喜,如今想来,也是沈氏有意为之,将她的性子捧的天不怕地不怕,再松手的时候,她就摔得极惨。

思及此,李云琰眼含笑意,只是那笑意森然冰冷,“三妹,你这话说的,王嬷嬷难道不是二夫人的人?她做什么事,难道不是经过二夫人授意?”

李云瑾看了看那王嬷嬷,又看了看李云琰,自知是无理,咬了咬牙根,眼底深处划过一点决绝,“许是这婆子陷害我姨娘也未可知啊,姐姐不要太早下定论了。那里头不是两味药材幺?或者保不准府中谁想陷害大太太,平添了一味进去,就想栽赃在我姨娘身上!”

她的话音刚落,沈氏便泪眼朦胧的看向李奎,身子一软跪在了地上,“老爷明鉴,妾身掌家以来对夫人和大小姐都恭恭敬敬,从无逾矩,这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啊!”

李云琰挑眉,“那依二夫人的意思是,王嬷嬷是主谋了?”

闻言,沈氏眼中闪过一点淡淡的犹豫,似乎是被什么所掣肘有话说不出口,李奎见状面上有了一点波澜,“沈氏,你有何话,直说就是。”

“老爷,这几年夫人身体孱弱,妾身掌管后院,从未有过不臣之心。除了这几日妾身父亲即将回京任职,妾身多方打点,对后院之事也是多有遗漏,这才纵的下人阳奉阴违啊。”

沈氏句句恳切,而李云琰俨然听出了另一种意思。

她看向李奎,见对方面有迟疑,心中冷笑,果然。

沈家即将升迁,沈氏这时候说起这件事,无非就是提醒李奎,她有沈家,无论这件事情是不是她做的,李奎届时都不能过于责罚。

前世的时候她只道父亲不怎么管后宅之事,也总是心软,如今却是更恨这样的李奎!

就是因为他一日日对沈氏的轻纵,对沈家百般的忌惮,才让她和她母亲落得那样的下场!

一旁的李云瑾也赶忙接上了话,一双顾盼生辉的美目里带着淡淡的愁意,“父亲,姨娘向来心善您也是知道的,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我和哥哥都是耳濡目染深受教导的。姨娘这样,又怎么会去对向来尊敬的主母下手呢?”

她意有所指的看着李奎,见李奎未有反应,低下头用手帕按了按眼角,“哥哥回来若是知道姨娘受此冤屈,定会怨女儿不能保护好姨娘。让人没口子污蔑我们。”

李云瑾口中的哥哥,正是李家的庶长子李琪,乃沈氏所生。

李云琰心中冷笑。

这一番话可真是精彩至极暗藏锋芒。

李云瑾提起李琪,沈氏又说起了沈家,顺带暗指这嬷嬷可能被人收买诬陷她们。

让李奎分不清真凶之时又忌惮着沈家日渐势大。

她极力忍耐着,才没让自己冷笑出声,看着那对恶毒的母女,“三妹妹的意思是,是我害了我的亲生母亲,李府的大太太,然后栽赃在你们身上了?”

“大姑娘或许也是被奸人蒙蔽。”

沈氏缓缓说着,心头仿佛在滴血,她并不想舍弃王嬷嬷,但是眼下的情况,只能如此。

她看向李奎,语气柔婉,“此番,怕是妾身和大姑娘都深受其害啊!”

片刻后,只见李奎突然冲着那王嬷嬷冷声道:“来人,将这毒害主母的虔婆子给我捆起来扔出李府!”

李云琰冷眼看着小厮将人拖下去,半晌后才上前将李奎扶着坐下来,“父亲当心身体,别气坏了自己,母亲现在已经无事了。让女儿来处置吧。”

王嬷嬷虽未认罪,但李奎这个意思也十分明显了,无论今天这件事是谁做的,只能推到王嬷嬷的身上。

李云琰眼底满是微凉的恨意和不屑,却不能展露,只能忍耐。

她早该知道,只要沈家一天不倒,沈氏一天是庶长子的生母,那沈氏和李云瑾就不会出任何事。

王嬷嬷原本还想再反驳什么,但是看到李奎的目光,以及李云瑾和沈氏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终于面如死灰,认命般的点了点头。

李云琰轻笑,“王嬷嬷,我往日倒是没看出来,你有这份胆识和心胸。”

小说《权倾天下:皇后背景太强大》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