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穿书后我所嫁非人

穿书后我所嫁非人小说

穿书后我所嫁非人

作者:凤久安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8

这里提供小说《穿书后我所嫁非人》在线阅读,小说穿书后我所嫁非人的男女主是云念念楼清昼,由凤久安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云念:“……”她润润指尖,抖动手指,将露珠轻轻抹在楼清昼的唇上,女配在出嫁前,染上了蔻丹,现在手指上的鲜红被云念沾湿了,轻轻抹在楼清昼的唇上,这画面,云念自己也抖动,越抹越红。,云念念推开柴门,走进别院。“有人在吗?”云念念喊道,“竹老先生?”无人应声,云念念刚要弯腰擦鞋上的泥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穿书后我所嫁非人》,作者凤久安,欢迎阅读~

无脑的女配身边,要么搭配一个愚蠢的丫鬟,要么就安排二五仔,随时反水。

雪柳,两者皆占。

原文中,雪柳前期和女配狼狈为奸,负责给女配出各种愚蠢至极的主意,忠心爱主,并积极主动的用这些馊主意坑女配。

俗话讲,多行不义必自毙,所以雪柳给女配出的馊主意最后都会反噬到女配身上,可谓是,雪柳搬起石头用力砸主子的脚,之后再被暴怒的女配揪着头发扇耳光骂没用。

于是,后期的雪柳黑化了,原文女主趁此机会拉拢雪柳,在最终的大清算时,雪柳扑通跪下,对着主角团和楼家人告发了女配犯下的数十桩恶行,并凄凄惨惨向众人展示脸上的手指印以及身上被女配责打的伤,含泪说道:“那些事我若不做,大小姐就会狠狠打我,我都是迫不得已的……”

雪柳长得纤瘦柔弱,给人印象又是个呆呆笨笨,没坏心眼的,她梨花带雨一哭,效果拔群。

老太君发话:“你起来吧,坏心的是你主子,不是你。都怪我当初点头允了这门亲,这才害死我的孙儿,若不是看她八字与清昼相配,我们楼家是万万不会将她娶进门,唉,当初娶的要是妙音就好了……”

于是,雪柳进行了最后一波卖主,助攻女主推塔:“老夫人,有句话雪柳一直不敢说……大小姐的生辰八字是假的,大小姐并非丙寅正月生,而是生在年尾,送去楼家的那庚帖是大小姐动了手脚的,我原本也是不知道的,后来大小姐亲口说过,她图的就是楼家的钱财,嫁过来后每天都盼着楼少爷早死,自己快活……”

此话一出,女配的盒饭也算热好了,而雪柳因告发女配有功,得了个善终。

剧本回忆完毕,云念念伸出手,制止了靠近的雪柳。

“小姐?”雪柳愣住。

“你下去吧,我要睡了。”云念念道,“有什么事我会叫你……好好睡吧。”

雪柳伸着脖子,越过云念念望了楼清昼一眼:“小姐,不怕吗?”

“怕什么?他好好的,又不会吃了我。”云念念起身,推着雪柳出了门,“去吧去吧。”

雪柳会黑化是因为经常被女配责打,但女配成婚时,雪柳还是个忠心耿耿的笨蛋。用是不能用了,但她会试着改造这个瘦丫头,看看是否能改变这个丫头的剧情线。改好了,皆大欢喜,没改好,雪柳依然黑化,她也不会手软。

她关门时,瞥见远处的草丛一抖,吓道:“有人?”

草丛中低低传来两声“咕咕”,假的不能再假,云念念立刻明白了,这是楼家的那对儿双胞胎在“盯梢”。

这对儿双胞胎向来喜欢云家的二小姐云妙音,楼家抬回女配时,两个双胞胎万分失望,原书中,他们半夜跑来,恰好见女配推雪柳进屋替“睡”,她自己则暴躁踢开门,一脸嫌弃的骂着楼清昼,夹着玉枕睡偏房。

弟弟楼之玉原本想去教训她,但哥哥楼之兰阻止道:“这女人不和大哥睡也好,省的恶心大哥。”

不知道现在,这两个小子有没有在骂她。

云念念无奈一叹,深吸一口气,故意大声说:“啊,原来是夜枭啊,我还以为是人呢!”

说罢,冷酷合门。

她闹了一晚洞房,现在又累又困,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整理整理混乱的思绪。

哪知她吹灯时,忽然见床上的楼清昼似是动了动手指。

云念念呆了一下,端着灯走过去,灯火映亮了他的脸庞,这次,云念念看清了,他蹙起了眉头,像是十分痛苦。

云念念:“嗯?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她闭上眼细细搜索那本小说的内容,忽然想起了个细节。

结局清算女配时,楼家的对话中,透露过一个细节。

楼清昼新婚这三天,会在夜里吐血,而在书中,楼清昼在睡梦中吐血时,女配根本不管他的死活,彻夜照顾楼清昼的是雪柳。

看来这才是结局雪柳安全存活的主要原因,楼家人恩怨分明,有仇必报,有恩必还,雪柳照顾过楼清昼三日,楼家人就报答她余生。

云念念只好放下手中灯,从箱子中翻出了一条柔软吸水的布,端了一盆水放在床头。

再回来看,楼清昼的脸色苍白了不少,眉头蹙得更紧,看这样子,病美人今晚一定要吐血了。

云念念和衣而卧,小心翼翼躺在他身旁浅眠。

子时,楼家的更夫敲梆,打更声刚落,一直很安静的楼清昼突然颤动起来,云念念立刻睁开眼,打湿了帕子,扶着楼清昼起来,让他倚在自己的身上咳血。

楼清昼额头抵在她肩上,那头乌黑柔亮的长发一缕缕滑落到身前,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他低低咳了几声,血滴落在云念念的手背上,莹白的手上绽放殷红的血花,温热的血没有腥味,而是像晒干了的花,温暖又淡淡的香味。

云念念拿着手帕,轻轻拨开他的头发,擦拭他唇边的血。

楼清昼吐出一口血后,似是突然没了力气,倒在云念念身上,这男人虽然是个植物人,可身子却沉得很,云念念根本抬不动他,只好调整坐姿,让他躺在她的膝上。

一线血从他的嘴角滴落,滴在云念念大红色的嫁衣上,红得更深了。

云念念一边擦拭,一边观察,血比刚刚少了许多,应该已经过了凶险之时。

只是,楼清昼吐血是什么原因呢?病了吗?

楼清昼紧闭着眼,鸦羽般的睫毛微微颤着,一张脸似欲化的雪,苍白到透明,唇角留下的星点血痕似红梅艳放,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仍有着摄人心魄的美。

云念念看着他这张凄艳的脸,忽然想起了印红誓时,随着那一吻出现在脑海中的紫衣仙人。

“对哦,这是本修仙小说。”

有仙人出现,也不足为奇,毕竟女主那边还有个开挂金手指仙人为人家指点迷津。

云念念思索着那个紫衣人和楼清昼的关系,她是在触碰到楼清昼嘴唇的时候,看到那个紫衣仙人的。

“楼清昼……”云念念低头看着枕在她膝上,虚弱呼吸的男人。

紫衣仙人是重伤状态,而楼清昼则是昏迷不醒,无缘无故吐血——这应该对上了,不算牵强。

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印证她的猜想。

云念念的手指抓着那块染血的锦帕,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她盯着楼清昼的嘴唇,大脑在“亲下去,证明你是对的!”和“荒唐,你不会是有变态癖好吧?”这两个想法中反复横跳。

楼清昼又咳了起来,这次,他吐出了许多血,即便云念念擦拭了,他的唇也染着淡淡的血色。

这奇异的血的香气更浓郁了。

云念念大脑“嘣”的一下,象征理智的弦再次被她扯断,她一边低声骂自己脑子怕是泡水了,得病了,一边扔了手中的锦帕,低下头,轻轻触碰他的唇。

——灰茫茫一片。

云念念睁开眼,眼前又是那处悬崖,可这次,浓雾弥漫,不见紫衣仙人。

云念念呆了呆,走进迷雾,行至悬崖边,云雾渐渐散去,而她则震惊的瞪圆了眼。

她看到了那个紫衣仙人,就在她的眼前,她的鼻尖前。

他被层层铁索荆棘束缚住,悬在天海之间,立在山崖边,与她咫尺之距。

他白皙的手腕高高缠在荆棘藤蔓之中,血线般蜿蜒滴落,而他则垂着头,长长的黑发遮着脸,只能窥见发间苍白的脸。

猝不及防的,这浓烈的烟紫殷红撞进她的眼,染血的美,痛苦的凄艳,奇异的香味儿弥漫着,如同迷幻香,让云念念挪不开眼。

云念念呆愣愣道:“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气息,紫衣仙微弱地挣动了一下。

云念念退后半步,又慢慢走上前,伸出手,拨开他脸前的黑发。

荆棘锁链缓缓而动,紫衣仙低低痛吟一声,纤长的睫毛慢慢睁开,他微微张开眼,虚弱的抬起头,看向云念念。

他轻轻启唇,对着满脸惊愣的云念念无声说了什么。

云念念猛然回神,桌上的红烛淌下蜡泪,她的活死人夫君仍然枕在她的膝上,呼吸已恢复平静。

云念念怔怔看着膝上的男人,低声自语:“楼清昼……”

那个紫衣人,有一张和楼清昼一模一样的脸。

小说《穿书后我所嫁非人》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