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齐人之欢

齐人之欢小说

齐人之欢

作者:姜眉扇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3

《齐人之欢》小说齐胭慕采蘅章节目录,小说齐胭慕采蘅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刚才父亲生气的时候,齐舒无奈点头,心中为阿姐着急,又跪在齐子身边,言语认真:“爹要阿姐明天进宫,如果此时身上有新伤,就给宫里交代好。”“如果爹同意,舒儿愿意替阿姐进宫。”,“哪成啊?将军府是什么,你当进宫是去哪儿,怎么的,想让别人又来说我针对你?”二夫人乍然一惊,脱口而出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齐人之欢》,作者姜眉扇,欢迎阅读~

一月之前。

“皇上,这些都是负责选秀的内监收集上来的秀女画像,还请您过目过目。”太后身边的心腹小安子躬身压着嗓音说道,怀中抱有好几轴画卷,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太监,与他一样抱着画福着身子行礼。

他们保持这个姿势半晌依然不见有任何回应,不知觉间有些麻木,小安子偷偷抬眼望去,又飞速垂下头,“是太后娘娘的吩咐,说,皇上应该看看,心悦哪家女子到时可立为妃。”

御书房里一片静悄悄,入夜时分,外面的天暗沉沉的,沈晏看了眼依旧看着奏折的慕采蘅,迟疑了一会,才小声提醒,“皇上。”

一袭明黄色龙袍的慕采蘅缓缓从案前高高低低状若小山的奏折中微停顿小会,晚风有点急吹进来时引得窗户嘎吱嘎吱晃悠,御书房内一排烛火摇曳,有几根红烛忽地被风吹熄,沈晏怕慕采蘅感染风寒,忙走到窗户边慢慢的关好窗子。

扭过身来,便听见慕采蘅轻斥的声音,他把摊起的奏折合上,动作有些粗鲁,摔在书案上:“个个都上书催促选秀一事,现今你区区一个太监,也拿太后来压朕?”

小太监们屏息静听,知晓皇帝怏怏不乐,吓得魂不附体,立马跪下磕头,小安子颤抖着说:“皇上恕罪……奴才们这……就告退。”

他们抱着一大堆画像直直告退,仓皇而离,沈晏忽地叫住:“慢着,把所有画都留下罢,放在那张桌上。”他指了一下角落方向,再看一眼沉思的慕采蘅,他没看他,也没说话,算是默许。

小安子听了沈侍卫的话虽有几分犹豫,可知道两人关系亲近熟络,形影不离十几年,朝身后的几人使了个眼神,便把画像悉数放在一旁的桌上,草草退出门后跑去太后宫殿里复命。

御书房里显得比之前静谧,门窗紧闭。

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笼上烟雾般,心也似眼睛,如烟雨蒙蒙中的行舟,隔着绮雾朦胧的让人看不清。沈晏见他心不在焉的,又走到烛台边换上几盏新的烛火,屋内顿时明亮几分,漫不经心的说:“自从那件事以后,你们母子二人总是争吵,这次你若不依她,恐怕你又要挨骂了,怎么说,她……也是你的母后。”

“就是因为她是朕的母后,朕才处处让步,可这次选秀……”慕采蘅凄然一笑,无奈道,他用手撑在案上支着脑袋,失落犹如夜色席卷而来。

沈晏望着他这副神色,踌躇一会儿,转去看画像,一边品,一边语气淡淡的道:“你,放不下她?两年了,她的尸骨也早已化作黄土。再者,你皇帝的位子还没坐稳,江山大业为重,选秀一事也不算大事,选了,搁一旁,不就行了?”话一说完,沈晏悔意满满,他不该在他面前提起她,提起一个已隔绝人世的女子。

更不该,勾起他的往昔,让他心里又涌起翻山倒海般的罪恶感和亏欠。

他的心里刹时不好受,“对不起,我……”

“无妨。”屋里的灯影打在慕采蘅的脸上,长而直的睫羽垂下来时一片阴影,他抿紧簿唇,脸色一沉,“只是不想再多几个南贺瑄。”

翌日清早,皇上久违的往永寿宫去,向太后省视问安。

身边的宫女伺候着太后梳洗,小心翼翼的将一枚衔珠金钗插入她云鬓间,生怕弄疼她一分,又把太后亲自挑选今日要戴的按序点缀在她发间。

宫女陪笑奉违道:“太后娘娘今日光彩照人,佳丽美艳呐,您瞧瞧今日的妆发可还满意?”

太后虽在后宫多年,真话假话还是分辨的出,这种讨好的话信不得,可心里头还是爱听夸自个儿的好话,不禁弯嘴一笑,揽镜自照后甚为满意,回头望了眼身后的张嬷嬷,“嗯,瞧着是不错,手倒是巧的很,跟张嬷嬷下去领赏去吧。”

宫女谢过便跟随张嬷嬷退下,小安子从外头小跑进来,知道太后不喜欢冒冒失失的人,定了定脚跟一跪,隔着帘子瞧见太后在铜镜里打量着妆容,细声道:“禀告太后娘娘,皇上来请安了!”

“哼,哀家老早就想宣皇帝来宫里问问,他到底把不把我这个母后放在眼里!”太后火冒三丈,大早的好心情被火气捣腾尽,转而瞟了一眼跪在地上发愣的小安子,吼道:“还在那儿愣着做什么,快扶哀家去见这个逆子!”

小安子猛然跳起,跑到太后跟前伸出手臂,一双戴着金色护甲的手搭在上面,他咧嘴一笑,“太后娘娘,请。”

坊间传闻,新登基的皇帝不近女色,把选秀的事从元年拖到二年,迟迟不展开,无论是朝臣上书还是太后催促,他总是一副事无关己的样子。

慕采蘅在正殿前候着,听到里边传来脚步声,随即看到母后僵着脸坐到殿前的正座上,便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双手搭在一起,掀袍跪着温和说:“儿臣给母后请安。”

“起来吧,皇儿,今日母后亦不想训斥你,这要是被满朝文武和后宫知晓,怕人人暗地里说我这个做母亲的过于严苛,不给堂堂天子留个体面。”太后拿起桌上一茶盏,掀开半边盖,拨开茶叶,抿了一口,又放回。

接着正色道:“只是,选秀一事,不可再耽搁下去。”她注视着默默站在自已面前的人,继续道:“为皇家开枝散叶,繁衍子嗣,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皇儿,母后也是为你着想……到时皇宫佳丽三千,倾城美貌肌容玉颜的人随处便是……”

“母后该不会忘了,儿臣心里只容下令仪一人。”慕采蘅不留情面的打断了太后的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连话也没带有温度,仿佛他已经飘远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而不是囿于眼前的皇宫。

“你就为了一个女人暗自神伤了那么久?”

“皇帝!”太后用宽袖一拂桌台,啪啦一声,热茶盏便摔碎一地,茶叶渣都看的清楚,飞起的茶渍溅了几滴在慕采蘅的靴子跟前,周围侍立的宫女太监知道太后发怒连连跪下低头,又闻太后拍案咆哮道:“你可知道,为助你顺利登上皇位,哀家在你身上花了几多心血和精力?又和丞相废尽多少心思,去拉拢多少朝中大臣,铲除多少势力?而你呢,为了一个女人,连你父皇驾崩都不曾去看望一眼!”

慕采蘅一动不动听完,冷冷一笑,握紧袖下的手,修长的五指发白,无奈恨恨道:“可不是嘛,为了讨好父皇,解他燃眉之急,取得他的信任,母后把手下的女官送去他国和亲。”

“蘅儿,母后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若不然,现在坐在皇位上的是你大哥,不是你,你我母子二人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吗?”太后切齿道,额上青筋暴起。

他缓缓垂下眼睛,实在不愿面对眼下的一切,可心里是懂得母后渴望把自已培养成像父皇一样的有为君主,发觉内心无力计较了,“感谢母后如此牵挂心肠,选秀的事,全由母后打点就好,或是,皇后主持。”

还没等太后说话,慕采蘅便寻借口离开永寿宫,“儿臣朝中事务繁忙,恐不能抽身,母后若无事,儿臣便回长明宫处理折子。”

太后心中也是极疼爱他的,但她此刻不愿承认自已亲手多年培养出来的只是一个知儿女情长的皇帝,合该是一位座在天底下最尊贵的位子上指点江山为天下大作为那番,这样方对得起列祖列宗,只要能稳住慕家江山和南贺一族的势力,路上得铺多少人她都会不择手段,在得到慕采蘅的话后,脸色稍有和缓,微微一笑,点头同意。

她还是有信心的,于慕采蘅而言,自已而言,想到这,她的笑容更深了。

小说《齐人之欢》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