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

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小说

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

作者:躺春茶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2

白梨薛琼楼小说在哪看啊?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讲述了一会儿,白梨看见他轻蔑地笑了,好象整个屋子的人都是哗众取宠的优伶,而他却是戏台下悠闲品茶的看客。「白道友,我比热闹更好看吗?」白梨树连忙收回目光,凝视着地砖上一丛正在吐蕊的花儿:“薛道友也在看我啊,我还比热闹好吗?”,薛琼楼乌黑的眼眸还在盯着她,平缓的语气,暗含一丝咄咄逼人的质问,“道友刚刚是想说什么吗?”白梨闭着眼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作者躺春茶,欢迎阅读~

三道人影浮显出来,清一色黄底镶绿边的法袍,其中一个还是女弟子,方才那道符便是她先出的手。

是闻氏弟子?

不可能,原著里他们这时候应当在掩月坊举办拍卖,再说那两个弟子死得悄无声息,甚至来不及与同门取得联络,他们不可能赶来得如此迅速。

火光照亮三人面容。女子身材高挑,发冠上还垂着两条绦带,夜风吹拂,飘飘欲仙。待看清白梨的面貌,她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哦?还以为有两个人呢,居然只是条落单的杂鱼。”

另外两个则是二十出头的男修,其中一个已经急不可耐地迈步欺近,道:“师姐,不用废话,这种余孽直接杀了便是,大师兄还等着我们呢。”

什么余孽?她是清清白白的受害者!白梨焦急地解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和闻氏的人没有半点关系!”

“狡辩!你不是闻氏余孽,为何拿着他们的剑!”

你是不是傻!那是我拿来护身的!

可那女修根本不听解释,眼底杀意昂扬,“杀了她!”

方才那显得最急迫的弟子率先上前一步,显然想抢这头功,奈何另外一人也当仁不让,两人金风玉露一相逢,“砰”一声撞在一块,各自狼狈地往两边踉跄了一下。

白梨:“……”这届反派好像不大聪明的样子。

女修捂着脸看不下去,“算了,我亲自上。”

白梨心念电转,忽然朝着三人背后望去,眼神一亮:“你终于来了!”

三人面色一变,齐齐往后看,只见得一片夜幕辽阔,人迹杳然,压根什么人都没有。

趁他们分神,白梨一瞬间早没了影。

女修最先知觉,紧追而上,低喝道:“被耍了,追!”

耳畔风声呼啸,脚下碎石嶙峋,随时随地有崴伤脚的危险。白梨肺腔里灌满了夜风,眼眶灼热异常,两条腿跑得毫无知觉。不时有符箓并剑光擦身而过,衣服被割开无数道口子,冷不防又被石头绊倒,狠狠摔了一跤,膝盖都被磨破了皮。

寒风乍起,伴随着杀意兜头罩下,白梨避之不及,这会儿终于想到自己怀里还抱着剑。

可是她不会挥剑。

火光暴涨,越逼越近。

管不了了。

她不能死在这种凶残的地方啊,至少……至少让她把攻略对象找到。

白梨双手紧紧握住剑,像大字不识的白丁满手抓着毛笔,明显是门外汉的姿势,看得那女修冷嗤不止。

锵。

剑锋与符箓铿然相撞,擦出一片璀璨夺目的火树银花,剑气占了上风,符箓成了一张废纸,乘着风飘然落地。

成功了?

她来不及多想,趔趄地想爬起来,那女修一击不成,面露恼怒,不知何时已经围堵在对面,冠带当风,裙摆猎猎作响,杀气腾腾地一挥衣袖。

“余孽,还想逃跑!”

白梨整个人撞上树干。

好疼。

头昏脑涨,眼前阵阵发黑,手里的剑也快握不住了。女修步步走来,纤长的五指凝聚着月色冷意,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不去看那手起刀落的场景。

“师姐当心!”

骤然间一声撕心裂肺,风声骤停,眼前漆黑一片,好似有只手抓着天幕往下一扯,漫天星光霎时坠落如雨,周围陷入一片寂静的漩涡。

“剑不是这样握的哦。”

无边暗境,因这一句话,绽放出一朵光,团团血花在空中飞溅,像画师笔下肆意挥洒的墨水,在黑夜中呈现出艳丽逼人的明媚。

少年蹲下身,伸出干净的手,在她脸上擦了擦,乌黑如墨的眼里盛着笑意:“别哭了,你做得很好。”

月华满地,如霜似霭。

驿站后有片峡谷,深不见底,老树参天,白梨蹲在树根旁,看着少年将这三人的尸首踹到坡底,两柄沾满血污的剑也一并扔了下去,峡谷像怪兽漆黑的血盆大口,鲸吞而入。

薛玉又抱着一堆木柴往地上一扔,坐在她身边,屈起两条长腿,歪头看着她:“你怎么不说话?吓傻了?”

白梨确实吓傻了,半张脸埋进膝盖间:“……我感觉自己在这里活不过三天。”

薛玉将一根已经点着了的木柴扔过去,一簇火苗蓬勃生长,将两人周身烘得暖意洋洋。他疑惑道:“难道你是第一次出来吗?”

白梨哭丧着脸点点头。

天知道一个小时前她还抱着大狗熊香喷喷地睡觉,突然就被强行拉入修真大逃杀,吓死个人。

少年敛起脸上的笑意:“既然害怕,为何要下山?”

白梨想了想。

原主是为了去秘境找寻草药。

至于她……她得找到薛琼楼然后攻略他。

对了,这个少年或许知道薛琼楼在哪。

白梨委婉地问:“你是波州薛氏族人对吧?那你知道薛琼楼吗?”

他黑亮如珠的双眸淹没在月光里,一瞬由缀满繁星密斗的夜空,变作朔风呼啸的冰河,不动声色地笑道:“为什么问起他。”

“就是问问啊,你认识他吗?”

“有所耳闻罢了,不过你这辈子还是别认识他了。”

“为什么?”

“我不大喜欢他。”

“啊?”

白梨心道不对啊,这沽名钓誉的反派此时风头正盛,离他身败名裂还早着,谁不知道光风霁月的金鳞薛氏。

少年淡淡道:“因为我与他同姓不同族,天下知他不知我,所以我讨厌他。”

“……额。”真是够中二的理由。

话题半途毙命,她打了个哈哈:“话说回来,你方才去哪了啊?”

他指了指哔啵燃烧的柴火:“我看你睡觉的时候冷得发抖,就去外面找点柴火取暖。”

白梨赧然偏过脸:“劳烦你了,就这一个晚上我还是可以熬过去的。”

“唔……我只是不喜欢欠人情,你帮了我,我也得帮回来。”

白梨心道她这是哪门子帮,明明一直是青铜被带。

“等这堆柴火烧完了,我们就走吧,这里不安全了。”他向后倒去,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起来。

白梨点头如小鸡啄米。

他睁开眼睛,眼里闪着零零星星的笑意:“你不担心一下我们分开之后,你该怎么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对哦,她一个人岂不是分分钟被人刷经验的节奏。

白梨赶紧凑过去,狗腿道:“你教教我。”没等少年回答,她连忙摆手:“杀人就算了,只要能保命就可以。”

“不想学杀人,碰到有人想杀你怎么办?”

“那我就避开他们啊。”

他闭眼靠上树干,笑道:“天真。”

“啊,你说什么?”恰好火堆哔啵一声,掩盖了他这句轻飘飘的低语,白梨没听清。

“我说,很简单。”他长睫覆下来,半阖着眼眸,“用腿啊。”

白梨恍然大悟:“踹裤裆?好主意唉!”

薛玉被呛了一口,沉默片刻:“我是说,用腿逃跑。”

白梨:“……”感觉有被冒犯到。

他拿树枝戳着火堆:“该逃的时候不逃,只有死路一条,不该逃的时候却想逃,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说来说去都是死,我可真难。”白梨嘟哝。

薛玉笑而不答,将树枝一扔:“等火烧完了就走吧。”

她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想到这个人一直在不遗余力地照顾自己,自己却连个真名都不告诉对方,未免谨慎得太不够义气了。

火光葳蕤,细碎如沫的火星腾旋飞舞,宛若夏夜流萤,拂树生花。

白梨鼓足勇气,字斟句酌地说:“那个,有件事我想对你说,我其实不叫……”

“有什么待会再说吧。”他忽然站了起来,打断白梨的话,“我离开一会。”

“诶?”白梨错不及防,心里有点慌:“你又要去哪啊?”

他有些无奈:“五谷轮回。”

白梨闹了个大红脸,复又抱着膝盖坐下来,尴尬地朝他挥挥手:“那你早去早回啊。”

他看上去很是哭笑不得:“知道了。”

夜色像墨汁泼在他身上,一笔一笔地浸染了少年的背影,直至将整个人悉数吞没。

火苗将白梨蜷缩成小小一团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渐渐的,她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淡。

火势小了,寒意刺骨侵袭,白梨抱紧手臂,盯着眼前那一簇奄奄一息的火苗,在冷风中摇曳挣扎,彻底归于一缕灰烟。

好像过去很久了。

白梨终于开始感到慌张,在原地兜兜转转片刻,下定决心要去找少年。

她只顾着享受对方的庇护,却忘了他也是重伤在身,独自一人出去,说不定又遇上了什么危险。

“该逃的时候不逃,只有死路一条。不该逃的时候却想逃,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脑中蓦然响起少年警告自己的话,白梨走到门口的脚步生生一顿,又开始犹豫起来。

她现在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别说能不能帮上忙,连找不找的到都说不准,说不定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

那些傻白甜电视剧的女主救人害己的情节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她一定得想个万无一失的方法。

白梨扒在门口往外看,此刻云破月出,积水空明,满地狰狞的树影中,又出现一道人影,贴着墙根移过来,呼吸被压抑得很浅。

回来了?

人影一闪,一个陌生少女从墙角跑了出来,一袭鹅黄色留仙裙,明媚夺目,猫着腰踮着脚,鬼鬼祟祟,十分可疑。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怔,少女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捂住她的嘴,比着噤声的手势:“道友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来逃命的。”

白梨震惊地睁大眼。

全书中喜欢穿鹅黄色留仙裙的只有一个。

这人,是女主绫烟烟啊!

小说《攻略病娇反派的正确姿势》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