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邪王宠妻:神医纨绔妃

邪王宠妻:神医纨绔妃小说

邪王宠妻:神医纨绔妃

作者:猫可爱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6-02

《邪王宠妻神医纨绔妃》江楼钥李瑾言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江楼钥李瑾言by猫可爱小说完整章节。最多以后她又碰见一个血淋淋的男人,绝对不会再上去搭理了。李瑾言看了看江楼钥,眼神颇有玩味。洞穴中的光线角度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江楼钥估计的时间差不多了,她不可能消失太久,太久给侯夫人也是一个好办法。,被人一问,顺嘴就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那可不一样,一个不知道站那里的小侯爷,一个王爷,当然是靠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邪王宠妻:神医纨绔妃》,作者猫可爱,欢迎阅读~

四年后。

“你们江家到底是哪里找来的人家?天底下有这么糟践人的父母吗?小姐这生完孩子四年,觉都没有睡好过,你们江家不闻不问,现在你们一句话就让小姐回京城去退亲?我呸,想带走小姐,先从我老婆子的尸体上跨过去!”

江楼钥是被门口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江楼钥就听见薛妈妈的嗓门扯的老大。

“薛妈妈这话说的,说的好像是我们大夫人不懂规矩一样,到底是谁没教养啊!还在家做大小姐时候就怀了野种,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

“啪!”

“狗东西,小姐再怎么说也是小姐,是你这样的奴才能编排的?”

“你竟然打我!”

再之后就是各种粗话和婆子尖叫声,顺带还有巴掌落在皮肉上面的清脆声音。

江楼钥下了床站在窗口,就看见薛妈妈站在门口,跟门外一个穿着酱红色长衫的婆子撕打在一起,别看平时柔弱的薛妈妈哭起来跟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泪人一样,但只要是打起架来,手上那力道对着谁都绝对是占上风的。

眼看着差不多了,江楼钥站在窗口,适时的开口了,“薛妈妈,怎么了?”

所有人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被薛妈妈堵在门口的那个婆子讪讪的收回好巴掌,站在门外,对着江楼钥的方向福了一福,“见过小姐。”

江楼钥压根不认识这个婆子,只得让人先进门说话。

婆子身后还停着一辆马车,两个粗壮的大汉,也不知道是车夫还是江家派来抓江楼钥的打手。

江楼钥还没睡醒神儿,把人叫了进来,她就躺回了床上,只露出了一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旁人看着反而以为她被刚刚那场面吓到了,怯弱的躲了进去。

来人是江楼钥继母身边的一个老婆子,姓符。这符妈妈脸上脖子上挂了不少彩,发髻也散了,进来就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只说了一句,“二小姐远山侯夫人让您亲自回去退亲,您与宋家的亲事是老爷当年酒席上的醉话,当初定娃娃亲的时候,宋家只是单单下五品小武将,如今宋家老爷沙场上军功了得,二十年来,一路高升封为了远山侯,二小姐您自然是应该懂得,嫁娶都要讲究门当户对……更何况您现在……”

符妈妈说话直白,刺棱棱的看着江楼钥。

更何况江楼钥还未婚先孕,破了身子不说,还生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今年都四岁了,哪里有脸能嫁进远山侯府这样权势显赫的人家?

江楼钥当然懂。

薛妈妈站在江楼钥的床边,冷哼了一声,反口讥讽,“符妈妈真是年纪越大脸越大了,当年这亲事定下跟老爷一点关系都没有,老爷一个上门女婿能有几斤几两?人侯爷都是看在我们大夫人和老夫人的面子上主动求亲的,两家都去了官府签订了公文,怎么?如今爵府里那位姨娘就这么按捺不住,想拉扯下小姐,让自己的女儿去顶替攀附?”

符妈妈被薛妈妈这一张嘴刺的脸色快跟身上衣服顺成一个颜色了:“怎么?都这样了,你难道还想着嫁去侯府不成?”

偌大的京城里,光是侯府跟侯府,爵府跟爵府之间的等级差别都是天差地别,远山侯家的位置是真刀明枪一点点打上去的,比江楼钥家这种女婿承袭的爵位等级高出太多了。

江楼钥脑子转的快,她在这个朝代生活了四年,该有的规矩背景她基本都能消化,像是这种娃娃亲,双方当事人都没见过对方的,大可以双方父母出面退婚就行,为什么一定要她本人去?

况且她当初来乡下一来就是四年,是个人都会怀疑吧?

符妈妈见薛妈妈和江楼钥都没有说话,挑着眉尾,转头对江楼钥说道,“二小姐,远山侯家重信守诺,当年和老爷定下亲事的时候,走过公文,所以夫人希望您亲自去撤了公文,主动退亲,以全两家之好。”

嗯,江楼钥明白了,合着这退亲还只是她这个继母一头热呢?远山候那边还不一定是什么态度。

不过她又不傻,穿越前原主闹了这么大动静,她不信一点风声都没透出去,就算没人知道,她那个继母也会着急上赶着说给想听的人听,她这样的境况和名声,侯府那边应该也是想要观望一下。

只不过她都来乡下了四年,按照荣坤国的风俗,男孩子十八岁女孩子十六岁就基本都定好人家嫁娶了,算下来这个身体都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老姑娘了,远山侯府家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重新定人?

反过来说,她江楼钥也不稀罕,要她穿越过来就要走对方面都没见过的包办婚姻?想都不要想。

“符妈妈说的,楼钥明白了。”江楼钥垂下眼睛,整个人都快缩进毯子里了,顺带着说话声音都细声细气怯懦无能,“如果这亲事真让父亲母亲这样为难,那楼钥去退了就是。”

江楼钥答应了。

她还真得回这侯府,会会江家这个虎狼窝,看看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玩意到底有多少能耐,四年的生活让她明白了很多事情。

不说过往恩怨,就是她,也不能带着孩子一辈子住在乡下庄子,她需要钱,也需要找到孩子爹。

指不定,她还能顺手帮原主出口气,把侯府给夺回来。

打定了主意,江楼钥也不管薛妈妈如何的痛心疾首想要跟符妈妈同归于尽,就开始收拾东西。

薛妈妈连忙又过来帮忙收拾,给江楼钥端着一碗温度正好的鱼汤,自己在那边数落,“小姐,你真的是不长心,你还以为大夫人对你怎么好呢?这亲事怕是她早就惦记上了,你倒好,每一次亏都吃下,还说他们是好人……哎!”

薛妈妈拿着包,把江楼钥柜子里的银钱首饰都包了起来,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怜白哥儿白姐儿,这么小就得去江家受那帮人的眼光……”

江楼钥眼看着薛妈妈已经包好了钱,又收拾孩子的东西,吹了一口鱼汤,忽的说了一句。“两个孩子不带去。”

“啊?”

薛妈妈被江楼钥突然说的这一句话吓到,抱着被褥回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江楼钥。

小说《邪王宠妻:神医纨绔妃》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