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帝后谋

帝后谋小说

帝后谋

作者:弱水千流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01

《帝后谋》小说南泱万皓冉章节目录,小说南泱万皓冉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娘娘,明溪向前一步,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南泱,又小心翼翼地朝她身后的内殿看了看,迟疑地说,皇上他……,“啪——”一道皮肉被扇打的清脆声响忽作,殿中的众人皆是如梦初醒,都有几分震惊地望着眼前的情景,黎妃的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帝后谋》,作者弱水千流,欢迎阅读~

接下来的时日倒是难得的清净,皇帝并未再踏足过织锦宫。

一晃十日,南泱仍是每日卧床,将养着遭了大病的身子,期间来探望过她这个废后的人,更是屈指可数少得可怜,原因很简单,却倒不是因为宫中的众人都遗忘了这个曾兴风作浪独揽朝纲的前皇后,而是,大家都持一种隔岸观火的心态,在打望着。

一个曾叱咤风云了整整三载,堪称一朝女尊的前皇后,心狠手辣歹毒无情,虽说如今已被废,后台也垮了,却仍是余威震于殊俗的。

一个原本被打入了冷宫的废后,病于床榻之时,却得天子亲自探望,还搬到了织锦宫,虽说搬回的地方不是当年的凤仪宫,也足够令人咋舌的了。

再者,便是那起死回生一事,更是为这平素里便不安生的后宫,招来了许多怪力鬼神之说,有甚者甚至言道,南泱其人,眉间那朵生来便有的红莲,乃是妖花一株,是以精晓通灵之术。

南泱初初听闻这“妖花”一说时,正手端着一碗清粥慢条斯理地喝着,明溪的话音方一落地,她便被那口清粥和着自己的口水呛了个结结实实。

“噗——”

她黑着脸皮接过明溪递降过来的手巾,拭了拭嘴角,默默汗颜——

难怪现代人发明不出来火药指南针了……古代人民的想象力,真真是令吾辈自叹不如啊自叹不如。

明溪那一厢,仍是满脸的愤慨,忿忿道,“真是荒谬,想当年娘娘你刚出生,相爷与夫人见你眉间生着株红莲,便请来了普陀寺的主持大师判了一判,便道那是株祥瑞之花,是祥瑞之兆,此事普天下哪个不晓得!”

“好了,”她将手中的清粥搁到了案上,随意地摆了摆手,笑道,“不过是个胎记,得势之时是祥瑞之花,失势了便是妖花一株,这又有什么想不过的。”

“话虽如此……”明溪的双眸中掠过一丝异样,她微微朝南泱靠近了几分,面上凝重道,

“只是娘娘,你须晓得,今时不同往日,你如今的身世背景都不比从前了,往时候,你将一切心思都放前朝的国事上,后宫的那些女人亦不敢动你分毫,如今,你却要学会应付那些深宫怨妇。”

“……”闻言,南泱左眉微挑,眉间红莲更是为那张美艳的面容平添万种风情,她一阵沉吟,思索了半晌,方才端着嗓子道,“明溪,你的意思,我晓得了。”

明溪颔首,又道,“娘娘,如今这情形,你如履薄冰步步皆险,单是‘妖花’二字,便足以令你万劫不复。”

“……”她的双眸一寸寸地冷了下来,眼帘微敛,单手支着额角,半晌方才又道,“如今我失了记忆,这后宫里头如今呈一派如何的景象,你且说来。”

“回娘娘的话,”明溪恭恭敬敬地应声,这才同她娓娓道,“往时,这后宫里头,呈的是三足鼎立之势。”

“哦?三足鼎立?”她缓缓合眼,轻声道,“哪三足?”

“摘星宫的诤妃,礼部尚书唐潜之女唐梦雪;翰瑄宫的黎妃,户部侍郎江河源之女山璃蓉;还有一个,便是凝锦斋的笙嫔,护国大将军杜铁忠的义女,许茹茜。”

“笙嫔……”她微微蹙眉,又道,“不过一个嫔,却能与两个在妃位的三足鼎立,不简单哪。”

“娘娘,是以,奴婢才说那是往时的情景。”明溪一阵嗟叹,复又缓缓续道,“其实,那许茹茜原本非但是个妃位,还是个贵妃。前年中秋,皇上邀众妃嫔在谢婷苑中赏月饮宴,娘娘你以一句‘政务繁重’便推了这档事,皇上大发雷霆,笙贵妃替你说了句好话,后来便被连降数级,成了笙嫔。”

“如此说来……”南泱沉吟,凝眉道,“岂不是我连累了她?”

“也是谈不上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那许茹茜的家父许世清原是临水的一个士大夫,遭奸臣陷害本该抄家问斩,是相爷助了他一把,才让他许家沉冤得雪,后来相爷听说许家姑娘要入宫,便教杜将军将她认作了义女,让她有了座稳当的靠山,相爷待她同她父亲那般的恩重如山,她报答娘娘,亦是分内之事。”

闻完这席话,她心头一阵大惊,双眸蓦地便睁了开来——

从前,她只以为,南泱尚且是如此这般的一个手腕狠辣女强人,想来那南应天也不是什么好鸟,却没想到,生养了这么个闺女的爹,竟还是个老好人么!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微微颔首,一阵沉思过后,忽而又问道,“这后宫众人,对南泱……我这个前皇后的态度,又是如何的?”

“……”明溪垂眸,半晌方才开口,“娘娘封后三载以来,行事做派,素来便是以心狠手辣冷血无情著称的,想来,即便如今相爷遭了难,这后宫里头,敢打您主意的女人,也是不多的。只是……”

“只是如何?”

“只是……”明溪思量良久,终究还是换换道出了一番话,“娘娘往时,一心欲夺万家的江山,也只想令自己的孩儿继承大统,是以,你统共用计令四位嫔妃滑胎,而这四位嫔妃里头,却正有如今荣宠正盛的蒋璃蓉同唐梦雪。”

“……”

明溪一番话落地,南泱只觉一阵疼痛袭上了脑子,不禁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心道:这个短命的前皇后南泱,还真是忒会给她惹麻烦,毒害皇帝垂帘执政也便算了,竟还害了那倒霉皇帝四个未出生的孩儿,也难怪那万皓冉要这般待她了。而今,饶是这后宫里头的女人再忌惮她这个前皇后,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何况,那还是两个荣宠正盛的娘。

明溪抬起眼,打量了一番她面上的神情,一阵思量,这才缓声道,“娘娘,奴婢心头有个想法,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你且说来,我听听。”她点点头,眉心拧着一个结,连带着那株红莲也略微含羞一般。

“如今,皇上虽将许茹茜降为了嫔,但这后宫里头的众人却都晓得,皇上心中,却还是对笙嫔有情的,”明溪微顿,又续道,“如今娘娘你在宫中孤立无援,不如趁机拉拢许茹茜,也好有个照应。”

“这倒也不失为一个良策。”她微微眯眼,又道,“那许茹茜,是个如何的人?可信得过?可成得了大事?”

“笙嫔许茹茜,此人生性清冷孤高,傲骨铮铮,不常笑,亦从不与人多来往,容貌算个上乘,然而,真令皇上动心的,却是她能奏得一口好笙。”

“奏笙?”

“嗯,”明溪颔首,又道,“皇上生性薄情,行事果决狠辣,这一点,几乎与娘娘你如出一辙,只是,娘娘你一心只系天下事,皇上却好乐,丝竹管弦,无一不精。而笙嫔的一口笙,却是教皇上也自愧不如。一日,笙嫔在碧海沉音阁外头吹笙,皇上偶经,这才同许茹茜结了缘,自此便对她恩宠有加。想当初,许茹茜她初次受临幸过后,便被封了婕妤,这实乃天大的殊荣,连着她许家上下也都鸡犬升天平步青云,她的兄长许世开还被封了个水师提督,也算拜了高官。”

饶是她对这婕妤、嫔、妃等种种等级再如何没概念,也是不能表现出来的,是以,她斟酌了半晌,终究还是不冷不热地回了句绝对不会出错的——

“哦。”

“娘娘,许茹茜虽心比天高,却也是本性纯良,相爷对她一家恩重泰山,如今南家落难,她必定不会对你坐视不理。”

“唔,”南泱颔首,再颔首,又颔了颔首,统共颔了三回首后,方才懒懒地抬眼,望向了窗外,只见有无数的鸟雀在天空盘旋,不禁缓声道,“世人皆道,一入宫门深似海,若我也像那些个鸟儿,该有多好。”

明溪见状,不禁心中一痛,眼眶顷刻便湿了,她双膝一弯,竟是生生朝南泱跪了下去,额紧贴着冰凉的地面。

“明溪,”她面上一惊,连忙起身,沉声道,“你这是作甚?快些起来……”

“小姐——”明溪哽咽着唤了声,缓缓抬起了头,满脸的泪迹斑斑,望着南泱,声泪俱下,

“小姐,明溪多年未曾如此唤过你了……”

望着明溪面上的泪痕,她心中一动,话音发颤道,“……你有什么话,好生说便是,先起来。”

“小姐,你壮志未酬,却落得如此田地的苦痛,明溪心头都是明白的……”一行行的泪珠子不住地滚落,她望着南泱,几近泣不成声,“可是,明溪今日却要以死相求——”

说罢,明溪的广袖间便落出了一把剪子,她流着泪,将剪子举了起来,对准了自己的脖颈。

“你——你这是做什么!”

这一回,南泱算是委委实实被惊到了,惊悚到了,她实在想不明白,方才分明聊的好好的,自己不过是发了句鬼扯淡般的感慨,这大姑娘怎么就被刺激到要自尽了?

“小姐,明溪求你,暂且忘却家仇,忘却自己所受的一切欺辱——”她的神情坚定而决然,望着南泱,一字一句道——

“向你的仇人,当今圣上,邀宠。”

“……”闻言,南泱不禁愕然,一时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怔怔地望着明溪。

“小姐,在这锦绣深宫里头,你再没有强硬的后台,没有家世背景撑腰的南泱,便是再如何聪明,再如何机关算尽,也难成大器,难为相爷洗冤,难为南家昭雪!而今,你唯一可以倚仗的,只有——”明溪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沉声道,“皇宠。”

她的双眸微动,眼睫微微掩下,教人望不清那双狭长双眼中的神色。

真真可笑。

她姚敏敏,从影十年,外形同演技都是一等一的,正是因为洁身自好这一点,她输给了许多肯脱肯陪的对手,为了自己的清白,她摸爬滚打了十年都只是一个二线演员,如今,到了这个鬼扯淡的时代,为了生存,她竟还是要牺牲色相么……

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她低低叹了口气,朝明溪微微颔首。

小说《帝后谋》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