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小说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

作者:不思量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9

《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的主角是容敬渊,给大家带来的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是不思量倾心所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小说全章节试读:容敬渊面上没有想象中的暴怒,依旧是不悲不喜。或者说,他一直以来便是这样,任何时候都是淡然的做派。“晚么?”他突然勾唇一笑,灿若星辰:“朕倒是不觉得。”“传朕的令下去,开城门,投降。”,皇帝神色不定地看着容敬渊,突然叹了口气,这是他最疼爱的长子,从小便表现出异于常人的聪颖,也从未让他失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作者不思量,欢迎阅读~

迎春花开,杨柳拂面。

这是每年盛京最热闹的时候,城外山头的狩猎场中,一众皇子摩拳擦掌,内心的兴奋溢于言表。皇家一年一度的狩猎大会,博得头筹的臣子会收到皇上特别的嘉奖,这正是众皇子与臣下表现的好时机。只是,这每年的头彩都是由年仅十七岁的太子殿下容敬渊得了去,去年他狩到一只神兽白泽,圣心大悦,赐了他一袭黄马褂加身。本就深受宠爱的天之骄子,如今又是光芒加身,让一众人都红了眼,许多人都暗戳戳地卯足了劲,立誓定要超过他。锣鼓打响,拉开了狩猎的帷幕,马蹄声响起,尘土飞扬,容敬渊率先驾着马扎进了丛林深处。混沌间,纳兰乱缨掉落在地上,她抬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纯白的天地中,周围什么都没有。“我这是死了吗?”她低下头,迷茫地看着自己伸出的双手,喃喃自语着。“纳兰乱缨——”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这空间的四面八方传来。她打了个激灵,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瑞凤眼中盛满警惕:“是谁?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周围一片寂静,只余下她的回音。不知过了多久,那声音才再次传来:“你执念太深,罢了,你便去完成你未完成的心愿吧……”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几乎要飘散在空中。纳兰乱缨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前方突然闪烁起一阵耀眼的光芒,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她的身体就像不受控制一般,飞快地被卷入那白光之中……“缨缨!”“小姐!”“纳兰姑娘!”纳兰乱缨刚恢复意识,耳边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似乎都是在叫她。她皱了皱眉,还来不及查看眼前的情况,便觉得一阵呼啸的风声传来,紧接着,她便眼前一黑,被一股力道带着后退,直到撞到一颗粗壮的树干上才停了下来。伴随着的是“铮”地一声。如此清晰的痛感让她“嘶”了一声,疑惑地伸手摸了摸头顶,一支飞箭斜插入她的发髻,把她钉在了树上。她皱了皱眉,手上一个使力,拔下那箭,有些迷茫,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来不及思考太多,黑压压的人群便挤了上来,把她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副劲装打扮的少女围在最前面,眼泪汪汪地看着她,似乎是在检查她有没有出什么事,小手把她浑身上下摸了个遍……纳兰乱缨看着眼前的人,眨了眨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试探性地唤了一声:“素陵?”“嗳!”被叫到的少女随意伸手抹了把眼泪,飞速地应道。还记得她的名字,嗯,小姐应该没有摔坏。殊不知,此刻的纳兰乱缨心底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素陵分明是在司州之战中替她挡了一剑,倒在了她面前的。记忆中早已死去的人活生生出现在了眼前,纳兰乱缨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马蹄声传来,停在她面前,一袭紫色蟒袍的少年翻身下马,半蹲在她身旁,关切地问:“纳兰姑娘,你有没有受伤?是大哥太过莽撞了,本王替他向你赔个不是。”虽这么说,但他那双狐狸眼中的暗喜,还是没能逃过纳兰乱缨的眼睛。她皱了皱眉,这个人她自然认得,是容敬渊一母同胞的兄弟,也是上一世同他斗的最狠的人。可是纳兰乱缨却毫不在意这些,咬住他话中的重点,又重复了一遍:“大哥?”那不就是……容清夜眼底的喜色扩大,看这样子,容敬渊似乎是和这纳兰乱缨结下了梁子,都知道这纳兰大小姐可是纳兰将军的掌中宝,得罪了她,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将军府。于是,他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一遍:“对,是大哥伤了纳兰姑娘。”纳兰乱缨攥紧了那只握箭的手。她想起来了!她方才就觉得这场景太过熟悉,现在想来,这分明就是她十四岁第一次参与狩猎,容敬渊误把她当成猎物,一箭刺在她头顶那一年!那他呢?他在哪里?她还能再见到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少年吗?一时间,无数个念头充斥了纳兰乱缨的脑海,她无视了那些惊异的目光,蹭地站起身来,眼睛飞快地环顾四周。身后传来踩在落叶之上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阵她熟悉的清冽香。纳兰乱缨的身子一僵,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转过了身。身披金甲的少年逆光而来,高大俊美恍若天神,一双平静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光亮,仿佛装满了整个星辰大海。他步步走来,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褪色成黑白,纳兰乱缨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少年,连呼吸的声音都放轻,生怕惊扰那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人。她爹从小便告诉她,男儿有泪不轻弹,她虽是女儿身,却生在纳兰家,就注定了要同那些好男儿一样,不能将软弱轻易露于人前。可是此时此刻,这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让她一向坚强的心几乎决堤,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眼底划落,流淌过面庞,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脖颈间。少年终于停了下来,瞧见她的模样,剑眉微蹙,双手温柔地捧住她的脸,指腹轻轻拭去泪痕,轻声问:“怎么哭了?”“好久不见…”阿渊。纳兰乱缨的唇瓣动了动,想要喊出这个名字,最终还是无声无息地咽进了心中。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容敬渊的眼神却是一暗,手指微不可察地轻颤了一下。纳兰乱缨上一世十四岁便与容敬渊相识,自此入宫陪读,再到后来为他征战天下,相伴十年,彼此早已亲密无间。所以,容敬渊这样的动作对她来说再正常不过,可是看在旁人眼里却是变了味道。素陵在一旁急得直跺脚,小脸涨得通红。她家小姐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就这样被陌生男子给亵渎了,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嫁人!偏偏对方还是大周最尊贵的太子殿下,她想去阻止却又不敢,只能急促地咳嗽,小声提醒纳兰乱缨:“小姐……”纳兰乱缨一把推开容敬渊,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她差点忘了,现在的她和他还只是陌生人。少年面上没有任何难堪,依旧风度翩翩,冲她微微颔首,真诚道:“纳兰姑娘,是本宫看走眼了,你没受伤吧?”纳兰乱缨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错开视线,快速道:“皮外伤,无碍。”容敬渊的眼神闪了闪,想再些什么,素陵却已经冲了上来,拦在两人中间。“小姐,夫人很担心您呢,我们快些过去吧。”说完,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便往猎场外走。纳兰乱缨下意识地想要甩开她的手,最终还是卸了力道,任由她拉着自己走。回过头看了容敬渊一眼,嗯,不急,有些事还应当从长计议。容敬渊眼里的星光黯了下去,凝视着她的背影,直到那身影越来越小,小到消失不见,他才勾起唇,近似呢喃。“好久不见,镇国。”

小说《将女在上:暴君请听令》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